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三十二章偷了一個病人  
   
第三卷 第三十二章偷了一個病人

星醫院和往常一樣,開始了重生之後的繁忙的一天。

“胡醫生,胡醫生。”李傑推開門,向胡澈的門診室里看了一眼,發現除了胡澈的一個新手下之外,那個走路拉風,白大褂從來不系扣子的胡澈,根本就不在。

“我扣你獎金,扣你工資,我扣死你,上班不在門診室!”李傑一邊想著,一邊向辦公室走去,還作勢握了握拳頭。

“阿嚏!”在二院的候診區,一個戴著帽子,戴著口罩,穿著一身不太合體大衣的病人,在皕讀澈リ滿A還是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噴嚏。

“李傑,又是你在罵我!”隔著厚厚的口罩,胡澈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然後有些不甘心的說了一句。

胡澈看著陳志峰趾高氣揚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為了讓那個陳志峰在二院丟面子,他胡澈可是冒著被李杰克扣工資的危險,來二院 的。

在二院那寬敞明亮的候診區,轉悠了半天,胡澈終于找到了陳志峰的門診室,遠遠的看去,陳志峰門診室的門口,和其他醫生的也沒有什麼兩樣。

靠著門口兩旁的牆邊,擺著兩排椅子,幾個手拿病例的病人,不停的將手里的病例搓來搓去,在有些焦急的等待著。

看著三三兩兩的病人,胡澈沒有說話,他認為,一個醫生技術的優劣,並不是以治病的人數來衡量的,感冒發燒的治好再多,也不如幾個疑難雜症。

胡澈在靠門最近的一張椅子上,側著耳朵聽了半天。除了幾聲模糊地聲音,別的什麼也沒有聽到。便拉了拉身上這套借來的衣服,用手指頭輕輕的將閉起來的門,慢慢的推開了一道縫隙。

透過窄窄的一道門縫,胡澈費勁的打量著門診室里面地樣子,靠近門口的地方,擺放著一個茶幾,茶幾周圍擺著的六七張椅子上。坐滿了病人,還有幾個病人是站著的。

在正對著門口不遠的窗台下,一張不大的桌子靠牆擺著,桌子的一角,一疊病曆高高的擺放著,旁邊是幾張處方單。

血壓計陳志峰一身乾淨整齊地白大褂,背對著門口,趴在桌上。不停的寫著。

怪不得你的門診室門口沒有幾個病人,感情你把他們全部都叫了進去,我還以為你真的變性了,原來還是老樣子。胡澈拉了拉口罩。又將帽簷往下一拉,遮住了自己地臉。

對于陳志峰的這種只記數量的看病方式,胡澈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就在胡澈打算將門縫繼續擴大,打算將陳志峰門診室里的情況一覽無余的時候,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爺爺,你怎麼不進去啊?”

胡澈回過頭來,一個穿著紮著兩個羊角辮,穿著一件小坎肩的小姑娘,正睜大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胡澈。

胡澈向兩邊看了一眼,確定自己地身邊沒有任何一個年齡在五十歲以上的男人,心里暗暗的想著:爺爺?難道我這身打扮一下子就老了一大截麼?

看著胡澈沒有說話,這個羊角辮的小姑娘,拉著胡澈的手,奶聲奶氣的向胡澈勸導:“爸爸說了。生病不看,不是好孩子?”

聽著這個小姑娘奶聲奶氣地話,胡澈的面部肌肉開始抽搐,你叫我爺爺也就罷了,還說不是一個好孩子,你讓我哭都哭不出來了。

“叔叔在這里等人,你媽媽呢?”胡澈面對著,這個一說話便露出幾枚亮晶晶牙齒的小姑娘,實在是沒有能力把“你趕快走,我要辦正事兒”的話。說出口。

“媽媽頭上插了幾根管子,在樓上睡覺!”這個羊角辮的小姑娘,忽閃著自己的眼睛,跳到胡澈身旁的椅子上,晃蕩著兩只腳,神情有些沒落。

頭上插了幾根管子,在樓上睡覺?胡澈頭上“唰”的一聲,全部都是汗,在心里暗暗的佩服這個小姑娘的用詞能力。

胡澈現在也沒有功夫管這個“頭上插了幾根管子,在樓上睡覺”病人地女兒,反正一會兒以後,會有家長把這個小姑娘給領走的。便轉過身,將門診室的門,慢慢的推開了一點,好讓自己看清里面的情景。

“醫生,我頭疼。”一個身穿碎花上衣,面容憔悴的中年婦女,甕聲甕氣的向陳志峰說道,似乎她的頭疼,已經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這個中年婦女用手捂著自己的額頭,一副頭痛欲裂的樣子。

胡澈一看到這個中年婦女,真是有點生氣。他從剛才這個婦女甕聲甕氣的說話中,就知道,這個就不是一個頭疼。

一般人頭疼,不外乎就是腦部血管出了什麼症狀,或者是屬于神經性頭疼。而這個中年婦女,只是一個勁的捂著自己的額頭,並沒有出現與腦部血管或者是神經類的症狀。

陳志峰在觀察了一番以後,微微一笑,詢問了一下病

透過門縫想里面不住張望的胡澈,聽著病史,在心里“切”了一 聲,真是有病沒事兒干,感冒引起的副鼻竇炎,都要跑到這個二院來 看,這個本來就是一般的醫院可以解決的事兒。

在這個中年婦女,拿著自己的病曆走出門的時候,胡澈快速的看了一眼陳志峰的診斷,發現和自己的診斷一樣,只是處方單上的藥品,都是選用的高價格抗生素。

胡澈站在門口冷笑了半天,心里暗自嘀咕著:陳志峰,你小子還是和以前一樣,為了完成自己的紅包和提成,對不知情的患者開始下手 了。

在一個上午的診斷中,陳志峰一連看了二十幾個感冒,胡澈都快在門診室的門口發狂了,這二十幾個感冒,陳志峰開的藥品都是價格不菲的藥品,顯然是把這些患者當成了一個個地搖錢樹。

就在胡澈打算撕掉自己的偽裝。沖到門診室里面,揪著陳志峰的脖子,讓他把計劃多收的提成吐出來的時候,胡澈被人無情的打斷了。

“老大爺,這個內科的陳志峰醫生是不是在這里啊?”一個梳著個背頭,戴著一副眼鏡,年齡大約在四十歲左右,說話間談吐不凡的中年男子。向胡澈客氣地問道。

老大爺?兄弟我和你的年齡都差不多啊?胡澈開始怨恨自己的這一套打扮,難道是自己打扮的很老氣麼?

怎麼今天這個陳志峰是又毛病啊!胡澈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發現他和正常人並無二異,只是眉目間多了幾分憔悴,似乎有點睡眠不足的樣子。

看著胡澈的目光,這個男子扶著胡澈的手哆嗦了一下,胡澈也感覺到了他地異樣,便將這個男子讓了進去。自己則躲在門口繼續偷聽。



陳志峰坐在門診室里,看著桌上一疊處方單,摸了摸自己的禿頂,顯得非常的得意。在一個上午的時間,經他之手開出地藥品,除了價錢高,就沒有什麼值得院方表揚的了。

就在陳志峰翻看著,自己開出的處方單,滿臉得意的時候,發現又是一只肥羊自己送上門來了。

“什麼名字?”陳志峰一邊將病曆接了過來,一邊向這個男子詢問著。

“郭全益”

……

胡澈在門口佝僂著腰,努力的聽著里面的對話。生怕一不小心就漏掉了什麼,從自己剛才的初步觀察來看,這個叫郭全益的人,似乎有些神經方面的疾病,至于是什麼病,他可沒有十足地把握。

胡澈想要下一個准確的診斷。還必須要把這個郭全益的病史仔仔細細的聽上一遍,神經系統方面的疾病,病史中每一個細節,都有可能是這個疾病的突破口。

所以在診斷神經系統疾病地時候,要讓病人將自己的病史敘述的詳詳細細,每一個細微的細節和變化,都要仔仔細細的記錄在病曆上。

讓胡澈感到欣慰的是,陳志峰將郭全益的病史詢問的是相當的詳 細,陳志峰在仔細的詢問了郭全益地病史以後,寫下了幾個化驗單。既然是一只肥羊,而且這個肥羊的病情又比較特殊,那讓他去做幾個化 驗,也是一個以防萬一的手段,更好的是,還可以給自己的提成上,多加那麼一點點化驗的經費。

躲在門外的胡澈,在聽完郭全益的和陳志峰的對話以後,看著郭全益拿著一疊化驗的申請單遠去,坐在椅子上,摸著自己的下巴,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郭全益的病史。

首先胡澈肯定的是癲 ,在剛才郭全益的敘述中,他也提到,有時候會出現胳膊或是小腿的輕微抽搐,但是不嚴重。如果是勞累以後,這種胳膊或是小腿的輕微抽搐,會頻繁的發作,而且會出現有節律性眨 眼,低頭,兩眼直視,及上肢抽動。

胡澈知道這兩種症狀都是癲 發作的表現,如果在郭全益的幾個化驗中可以知道是什麼引發了癲 以後,便可以對症下藥了。

陳志峰坐在門診室里面,將郭全益的病曆反反複複的看了幾遍,都不知道這個癲 的發作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他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一個癲 。

但是只能是確定了癲 ,卻無法確定癲 的病因,就沒有辦法對症下藥,如果各項化驗和影像的指標都正常,就不知道這個癲 的原因,那只能是先給郭全益開一些調節癲 的藥物了,雖然說不能有效的治療癲 ,但是也可以緩解一下癲 的發病症狀。

想到這里,陳志峰又是一陣高興,癲 這個病不是都可以治好的,如果實在是找不到癲 的病因,讓這個郭全益每隔一段時間來醫院檢查一番,也是一個抓住提成的好機會。

當陳志峰拿到郭全益的各項化驗報告以後,心里那個樂啊,沒有感染,沒有腦部創傷,大腦里面沒有任何的病灶,囊腫沒有,連一個腦腫瘤的影子都見

腦血管正常的就像是剛出場的自來水管線一樣,鉛、 、一氧化 碳、乙醇等其他可以引起癲 的有毒物質統統地找不到。

血壓正常,就是一個平均值,體內也沒有什麼營養代謝紊亂的症 狀。用一句話概括,郭全益的癲 是一種無法找到病因的原發性癲 。

當陳志峰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郭全益的臉色一變,手又抽搐了幾下。讓陳志峰覺得高興的是,郭全益主動提出,要在二院定期體檢,直到查出自己癲 的原因為止。

一直在門外偷聽地胡澈也聽到了,陳志峰的診斷。在胡澈的眼里,一個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發生癲 。既然是找不到病因,那一定就是病人說謊,或者是醫生遺漏了什麼。

病人可以說謊,醫生可以遺漏,但是疾病本身是不會說謊,也不會遺漏什麼的,就在剛才這個郭全益很明顯的是一次癲 的局限性發作。

不過究竟是郭全益說謊。還是自己遺漏了什麼,就憑借著現在的自己偷聽到地病曆,還是遠遠不夠的。

郭全益聽完陳志峰的診斷以後,拿起自己的病曆。轉身便走了出 去。一開門,便和躲在門口偷聽地胡澈撞了一個滿懷。

胡澈此時正一個勁的想著自己到底是遺漏了什麼,絲毫沒有注意到推開門的郭全益,一時間兩個人都趴在了地上。

郭全益手里的病曆和幾份化驗單也都散落了一地,胡澈也手忙腳亂的幫著撿。郭全益看著趴在地上的胡澈,以為自己把這個戴著帽子口罩的老大爺給撞出什麼毛病來了。

郭全益也顧不上撿自己的病曆了,趕忙將胡澈扶了起來。胡澈也就是裝作老的站不起來地樣子,任由郭全益把自己扶起來。

就在郭全益扶著胡澈站起來的時候,胡澈的臉上忽然出現了一種奇異的表情。因為。他感覺到在扶自己起來的時候,郭全益的手臂,又發生了抽搐。

胡澈這個時候也顧不上什麼了,將自己地帽子口罩,統統的摘掉,一把摟住郭全益。高興的叫了起來。

郭全益也是一臉的迷茫,不知道眼前的這個老大爺發生了什麼變 化,怎麼摘掉帽子口罩,一下子就年輕了許多,還不停了摟著自己大 叫。

陳志峰在門診室里,也聽到了外面的叫聲,他推開門,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穿著大衣,像個精神病一樣的胡澈。

“你來做什麼?”陳志峰看著胡澈,沒有好氣的問著。在他的眼 里,這個胡澈不是來給自己找不自在的,就是來搗亂。

“偷你地病人!找你的碴子!”胡澈倒也是非常的老實,看著站在門診室門口,怒氣沖沖的陳志峰將自己的真實目的都告訴了他。

“你……”陳志峰被胡澈的老師給噎了個半死,真不知道是把保安叫來,把這個給自己找碴的胡澈,給提著衣服領子給丟出去,還是對胡澈的誠實贊揚一番。

“我找到了,陳志峰,你輸了!”胡澈用力的將郭全益摟了幾下,向陳志峰高興的說道。郭全益在胡澈的懷里,一時也是難以掙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胡澈將自己摟了又摟。

陳志峰看著被胡澈摟在懷里,而不知所措的郭全益,便知道是怎惡魔一回事兒了,心里惡狠狠的想著,好你個胡澈,專門來二院找我的碴子,今天我陳志峰不發威,你還真是爬到我的頭上來了。

“你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就不告訴你!走,郭全益兄弟,去紅星醫院,我給你好好的看 看!”說著胡澈就要拉著郭全益的手往醫院外面走去。

陳志峰被胡澈的話給氣了一個半死,說自己錯了,還不告訴是什麼原因,這個胡澈還真是要命。

陳志峰和胡澈就這麼僵持著,一個讓說出自己錯誤的理由,一個把郭全益要拉到紅星醫院去做診斷。

“好好,胡澈,我不和你在這里扯皮了,咱們找幾個醫生會診,如果同意你的觀點,那我就算是輸了!”陳志峰被胡澈攪得頭都大了,在萬般無奈之下,只得提出了這樣的一個要求。

“還是算了!”郭全益看著兩個醫生,吵得你死我活,差一點就要動手掐架的樣子,選擇了回避。說完,還拿出了幾張病曆。

胡澈一看,這個郭全益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挺愛護的麼,就為了這一個病,把二院算在內,就又三個醫院了。

不過,這幾份病曆,沒有兩份是相同的,又一份病曆上面還誇張的寫著“精神類疾病”。

“好,你去找幾個專家,你說要會診,就在紅星會診!”胡澈笑嘻嘻的拉著郭全益,就出門攔了一輛車,直奔紅星。

上篇:第三卷 第三十一章 給你好看     下篇:第三卷 第三十三章不多見的腦部腫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