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三十四章腦部手術和闌尾炎  
   
第三卷 第三十四章腦部手術和闌尾炎

傑為了確認患者的認知能力,又接著指著手術室里, 器物,患者也都一一的辨認了出來。

“好了,可以開始了!”胡澈看著李傑的目光,又看了一眼生命監護儀。

這一回李傑依舊是主刀,他先用是用龍膽紫試劑,在患者剃的光滑溜圓的頭顱上,劃出了一道矢狀線和幾道手術切口線。

由于先前李傑已經給患者做了針灸麻醉,所以在胡澈切開頭皮的時候,患者並沒有流多少的血。

在李傑將滲出的少許血液用脫脂棉球 乾淨以後,胡澈將少量 025組織。

在注射完成以後,又逐步的向向眶緣部緩緩的推注,使患者的整個帽狀 膜下充滿了藥液。

在完成了第一步的注射以後,胡澈緊急的做了第二步的操作,在每切開一段的 膜以後,便立即用手指壓緊頭皮防止出血,

胡澈每切開一段,李傑便手腳麻利的遞過來一把止血鉗,胡澈將兩側的帽狀 膜緊緊的用止血鉗夾住,並將它翻轉,以達到壓迫止血的目的。

將患者的全部顱骨暴露在手術視野之下以後,胡澈將早已確定好的手術區域准確的定位。

定位完成以後,胡澈接過李傑遞過來的開顱鑽,先是那在手里試了一下,開顱鑽發出了幾聲“嗡嗡”的聲音。

胡澈小心翼翼的在顱骨上鑽了幾個孔,便將開顱線鋸穿入顱骨上的幾個孔,在胡澈穿線鋸地過程中。李傑還在繼續詢問著患者一些常識性的問題。

很快的幾個問題就飛速的問完了,可是胡澈還在那里,兩只手拉著線鋸,可患者那堅硬的顱骨,做著艱苦卓絕的斗爭。

李傑又接著憋了幾個問題,胡澈終于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李傑看著胡澈的樣子,也在心里暗自地放下心來。患者更是誇張的說了一句: “李傑醫生。你終于停下來了!”

當打開患者的顱骨以後,患者那灰白色的腦組織,展現在手術室的無影燈底下。錯綜複雜的血管,緊緊的包繞著這個人體中最為複雜和精密的器官。

患者地這個血管網狀細胞瘤,它的是處于一個非常敏感的位置,緊緊的挨著大腦掌管語言和判斷中樞,如果在細胞瘤切除手術中,將以上地兩個中樞。不小心傷害的話,那麼這個患者的下半輩子,就極有可能生活在,不斷的判斷和無法說話的生活之中。

看著無影燈底下的腦組織。李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腦組織看起來很正常,和其他人別無二致。

不過,真是由于這種正常的腦組織,讓李傑的額頭上開始出現了密密麻麻地細小汗珠。他打開的不是一個正常人的大腦,而是一個患有大腦血管網狀細胞瘤的大腦。

在手術之前的准備中,李傑和胡澈已經對那個細胞瘤的供血血管,做了一些處理,由于患者這個血管細胞瘤只有在勞累地狀況下。才能清晰的顯現出來。

所以,他們將一種血管造影劑,注入到了血管之中,好讓患者在靜息狀態下,那個血管網狀細胞瘤,還可以明顯的出現在李傑的手術視野中。

可是現在倒好。手術前已將被造影劑填充的那個血管瘤,現在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壓根的不存在一樣。

李傑知道,那個經過造影劑處理的血管瘤,還在那里。只不過由于消失的造影劑而看不見。

站在一旁的胡澈,看著李傑站在哪里不由繼續做著手術,不由得轉過頭來,想患者打開地顱腔里看了一眼。只是一眼看下去,胡澈就感覺自己好像處在冰窟里面一樣。

在手術前已經進行過染色的血管網狀細胞瘤那根主要供血血管,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就像是從來沒有染過色一樣。

李傑和其他幾個手術室里的人,一個個都開始冒冷汗,本來就指望著染色劑將那一條病變血管,異常明顯的指出來,現在倒好,費了老大的力氣,好不容易的把顱骨打開以後,那條血管,竟然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下面該怎麼辦,胡澈和手術室里其他的幾個人,看著李傑,在心里不約而同的問了這樣的一個問題。

停手還是繼續,停手的話,改如何對患者解釋,善後工作又該怎麼處理,這是一個很難辦的問題。

繼續,該怎麼繼續,那根染色後失蹤的血管,改如何的找到,這就是一個比較難辦的事情。

站在手術台前,李傑也在問著自己同樣的問題,患者的顱腔已經打開,原本標記染色的血管消失,難道要讓患者再做一次標記染色?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那該怎麼辦?這句話在李傑的腦海里不斷的盤旋,開顱第一次就遇上這樣的事兒,真不知道是自己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

“李傑,停手吧!”胡澈在一旁焦急的說道,他知道

對比染色劑的病變血管,在目前的這種情況下,是無 到的

李傑一動不動的看著打開的顱腔,不打算就此結束,病患躺在手術台上,就把他自己的生命交給了醫生,絕對不可能就這麼把顱腔關閉,等著下一次的發作。

李傑將患者脖子上的銀針轉了幾圈,然後又抽出幾根銀針,在患者肩部的幾個穴位,用力的紮了下去。

然後立即想打開的顱腔里,迅速的看了一眼,大腦的血管非常的安靜,沒有出現李傑所期望的那樣。

李傑又抽出幾根銀針,看准了幾個穴位,用力的刺了進去,這一 次。他手上的力氣要大了不少。

“看見了,看見了!”胡澈在旁邊高興的說了一聲,李傑知道自己這一次成功了,由于患者地病症發作,每次都是在勞累之後。包括血管瘤的確診,都是在勞累後才確定的。

于是李傑果斷的尋找了幾個穴位,給大腦一個錯誤的信號,讓大腦誤認為機體處于一種非常疲勞的狀態。

當確定了血管的位置。以後的工作也就可以照常進行下去了。李傑非常小心地將血管網狀細胞瘤的主血管,進行了結紮,然後將這個腫瘤的瘤體,一刀一刀的將它,與正常的腦組織小心的給分離開。

在分離血管瘤的同時,李傑讓患者開始數數,他的要求很簡單,就是從數字“一”開始數起。中間不能有任何地停頓。



在做完最後一步的時候,李傑走到手術台的一側,從一旁拿起一張看圖識字的卡片,向患者問了一句。

“這是什麼?”

“月亮!”這回回答地倒是挺干脆。看來這個腦損傷的范圍不是很大。接著,李傑開始了新一輪的生活常識性提問。

“醫生啊,你這個問題都問了三遍了!”終于,在李傑的不斷提問下,患者終于忍受不了了。

“嗯,很好,你的大腦受到的損害,要比預想的要小!”李傑在聽到患者的牢騷以後,將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患者拉著李傑地手,神情激動。看來似乎是由于這個手術的成功,而對李傑充滿了感謝的一種表現。

不過這種神情在李傑看來,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是不是又出什麼事兒了?他看著患者的表情,暗自在心里想自己問著。

“醫生啊。太感謝你了,下此手術的時候,換我問你吧!”這個病人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原因無他,就是剛才李傑的問題,太讓這個病患剛到抓狂了。

“嗯!”被患者拉著胳膊,不停搖晃著地李傑,聽到這個話以後,只是淡淡的答應了下來,腦子里去又有點奇怪。

我剛才的問題很奇怪麼?怎麼我一點也沒有感覺到啊?不就是把一個“你昨天的午飯有沒有吃飽?”這個很簡單的問題問了三遍麼?李傑轉頭看了一眼胡澈。心里有點郁悶的想著。

胡澈也看到了李傑的表情,沒有說話,只是站在李傑的旁邊,等待李傑下一步的指示,現在手術可以說是已經是成功了。

“胡澈,關閉顱腔,剩下的就算是你地工作了!”李傑退到一邊,將手術的結尾工作,交給了,在一旁有些發呆的胡澈。

胡澈有些顫抖的開始關閉顱腔,對于如何操作,他已經在自己的門診室里,聯系過無數次,不過聯系歸練習,當真正的開始進行操作的時候,才知道,這個練習和實際操作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兒。

看著胡澈有些生疏的手法,李傑沒有做出任何的舉動,只是由胡澈這麼,略顯生澀,慢慢的將患者的顱腔關閉。

在關閉了顱腔以後,李傑立即對頭皮進行了加壓包紮,用的力氣在胡澈看來是非常的大。李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頭皮的再次出血。

李傑著幾天是有點郁悶,原因沒有別的,就是那個郭全益的血管網狀細胞瘤手術惹得禍,也不知道是那一路的記著,搞到的消息。將郭全益的那個手術大肆吹噓了一番。

搞得現在李傑,真想把紅星醫院的所有醫生給劈成兩三個用。光是每天來掛號的病人,就將那個不算太小的掛號處,給擠得滿滿當當。

看著快將門診室給擠爆的病患,李傑曾經又又一怔沖動,將紅星每天的門診掛號限量。不過在冷靜了下來以後,又將自己的這個想法給否決了。

如果將門診掛號的數量減少的話,可以讓紅星的醫生得到一定的休息,可是如果有那麼一個嚴重的病患,因為在趕往其他的醫院的路上,出現了病情惡化,雖說是和紅星沒有多大的關系,當李傑的心里,也是不怎麼好受的。

于是那些被李傑下放到住院部的幾個醫生,再一次的回到了門診 室,不過回到門診室的先決條件是,要把住院部的工作做完,還要經過韓磊副院長地審核批准。

當劉東聽到自己可以去門診室坐診的時候。差一點就

去,暗自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對于這個事情,劉東 笑,還是該哭。

你說該笑吧,可是那個李傑院長顯然是,將他們幾個當作絕對的棒勞力來使了,除了住院部的工作,再加上門診的工作。不被累趴下了,都是不正常的。

要是讓自己哭吧,萬一李傑院長收回了這個想法,讓自己依舊待在這個雖然是鶯鶯燕燕,但是時時刻刻,都是在嘰嘰喳喳的小護士們身 邊,估計再用不了幾天,自己非要被折磨地神經衰弱了不可。

看著人滿為患的紅星大廳。李傑又開始為紅星的人手問題發起愁 來,現在紅星的人員缺口,完完全全的可以用捉襟見肘來形容了。

所有的醫生護士,都忙的和陀螺一樣轉個不停。可是那些病人仿佛害怕,紅星的醫生還不夠忙,不少地都是提前早早的來到紅星的掛號 處。

李傑也不敢在大廳里多待,急急忙忙的趕回到自己地辦公桌,翻開手頭的手術計劃書,開始翻閱了起來。

這個手術是以前就定下來的,患者這幾天的情況也比較穩定了,所以李傑打算,就在最近的幾天。把這個手術給完成了,如果拖下去的 話,指不定病情還會惡化。

對于自己確定的手術,李傑是從來都沒有放松過,在李傑看來,病人讓醫生給自己做手術。就是對醫生的極大信任。

只手術的過程中,病患地家屬將病患托付給了醫生,是對醫院和醫生的信任。躺在手術台上的病患,被麻醉了以後,將自己的生命都交給了醫生,這又是信任。

背負著著兩重信任的醫生,如果在病患手術之前,沒有將病患的情況了解地十分詳細,沒有做好應付任何可能出現的意外,便是辜負了病患和家屬的信任。

就在李傑認真的查看著。病曆和手術計劃的時候,韓磊推開門,皺著眉頭,頂著一頭的汗水走了進來,

“院長,消化科那邊出了一點事兒!”韓磊將手里的幾分病曆放 下,來不及將頭上的汗水擦去,向李傑有些焦急的說道。

出事兒?能出什麼事兒?難道是又出了什麼醫療糾紛不成?李傑抬頭看著滿臉汗水的韓磊,內心充滿了疑問。

在紅星步入正軌以後,李傑有很多事兒,都十分放心地交給韓磊去做,他沒有一次讓李傑失望過。

交給韓磊的事兒,就像是放進了保險箱一樣的讓李傑感到踏實,韓磊的工作能力也在那里放著,如果沒有韓磊,那李傑估計早就累得吐了不知道有多少的血。

既然是韓磊都沒有辦法搞定的事情,那肯定就不是一件小事兒。李傑想到這里,將手里的病曆和手術計劃書合上,從椅背上拿起自己的工作服,推開門便向消化科走去。

當李傑和韓磊走到消化科附近的時候,發現這里圍了一群人,也不知道是來看熱鬧的,還是來這里看病的。

“院長來了,院長來了!”韓磊一邊費力的分開人群,一邊說著。看著韓磊費力的樣子,李傑也跟在他的身後,擠進了被圍的水泄不通的消化外科。

在消化科門診室的兩邊,站著幾個膀大腰圓的家伙,見韓磊和李傑過來以後,抬起全是橫肉的胳膊,將他們兩個攔了下來。

這是什麼世道,在自己的醫院里,都被攔了下來。李傑看著這幾個膀大腰圓的家伙,臉色一下子就陰了下來,火氣“騰”的一聲,就立馬躥的老高。

“我是院長!”李傑沒有多看一眼,只是口氣冷冷的說了一句,真是笑話,我李傑什麼人沒有見過!

韓磊站在一邊,有些戰戰兢兢的看著眼前的幾個人,剛剛抹去的 汗,又從額頭上冒了出來。他斜著眼角,看了一眼李傑,不知道院長是為何如此的鎮定。

幾個大漢看了一眼李傑的胸牌,又看了一眼韓磊,將他們兩個放了進去,然後又是面無表情的站在門診室的兩邊。

李傑也沒有多說什麼,臉色陰沉的走進了消化科的門診室。

一個光頭胖子,正躺在門診室那窄小的床上,他的身邊,還站了兩個和門外一樣的大漢,看樣子是這個光頭胖子的保鏢。

門診室里的幾個醫生,都有些害怕的站在一邊,當他們看到李傑進來的時候,仿佛就是看到了救星一樣。

“什麼病?”李傑生氣的問道,臉色陰沉的可以滴的下水來,在自己的醫院里,被人攔著,總歸不是什麼讓人舒服的事兒。

“闌尾炎!”劉東看著李傑,聲音小小的說。好不容易在住院部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就來這里幫忙,沒有想到,自己的運氣真是背到家 了,

闌尾炎?李傑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陰沉二字來形容了,臉上的寒 氣,讓劉東和韓磊幾個感到渾身的不自在。

上篇:第三卷 第三十三章不多見的腦部腫瘤     下篇:第三卷 第三十五章 闌尾炎的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