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三十六章夏宇的想法  
   
第三卷 第三十六章夏宇的想法

李傑忙碌的工作中,沒有一絲的先下時光,每天不是 院的人手和資金操心。還要為紅星醫院的手術費勁。

不過整個紅星不只是李傑一個人忙忙碌碌。就是連李傑的那個小跟班夏宇,也在門診室忙個不停。

夏宇對李傑內心是充滿了感激,想想自己原來的生活,就是在包子和蒸籠之間轉悠,頂多就是在學校的課堂里,趁著老師講病案分析的時候,過一把當醫生的癮。

雖然,現在自己還不是一個可以獨立診斷的醫生,可是能夠在醫院里嗎干活,就已經是向著自己的願望,大大的前進一步了。

想著李傑對自己的關心,夏宇干活干的更加賣力了。不過,自己還有一個問題要李傑院長來解決。

李傑將自己案頭的那一疊厚厚的資料,全部處理完了以後,靠在椅子上舒舒服服的伸了一個懶腰,舒展了一下自己已經快要硬成一塊石板的腰部。

心里面暗暗的想著,真是不當家,不知道當家的難處。自己這麼才干了多長時間,旁邊還有一個了不起的能人,韓磊幫忙照顧著,就有點受不了了。

“院長!”夏宇推開虛掩著的門,有些靦腆的向李傑,打著招呼。在紅星醫院工作的這一段時間,李傑對這個“包子”醫生一直照顧著。

當李傑看清楚是夏宇的時候,便將自己的姿勢調整了一下,對于夏宇,李傑還是有點可惜。

這樣的一個勤奮而又有天賦的人,上天又是那樣地不公平。雖然自己是一個心胸外科的專家。但是對于夏宇的這種病情,自己還真是無能為力。

也是照顧到夏宇的病情,李傑並沒有讓他,干很多的活,也就是幫韓磊打打下手,夏宇起先也是一個勁的點頭應承了下來。

可是當李傑想韓磊詢問了一下,發現夏宇並沒有和答應自己的一 樣,只是幫韓磊打打下手。

韓磊對這個看起來有點文弱的小子。從其他人哪里或多或少地聽說了一些,也沒有給夏宇安排太多的工作。

夏宇將韓磊安排給自己的工作完成了以後,經常性的去幫忙,不是在門診哪里跑前跑後,就是在住院部哪里忙上忙下。

韓磊有幾次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也給夏宇說過幾次,可是沒有見效的時間,都不是很長。在萬般無奈之下,便暗地里給幾個醫生打了招 呼。

這一下,夏宇可有點不太樂意了,在和韓磊商量了一下。他好韓磊都做出了一點讓步。韓磊將夏宇安排到了一個工作相對輕松。卻又一刻也不能離開的工作崗位上。

夏宇也找過韓磊幾次,讓韓磊給自己重新安排一個崗位,韓磊都已夏宇的身體狀況不允許為借口,給推辭掉了。

看著夏宇的樣子,李傑心里便將夏宇地目的猜到了七八分。

夏宇站在那里,努力的咽了一口氣,講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李傑,他希望李傑可以答應自己的要求。

“夏宇,你的心情。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不過……”李傑聽完夏宇的要求以後,臉上流露出難辦的神色。

這個夏宇怎麼一點都不知道愛惜自己,他的身體情況,夏宇他自己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了,可是這個夏宇。卻好像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一 樣。

本來就有先天性心髒病,雖然是紅星現在很卻人手,但是,一個好地身體,是一切的先決條件。

夏宇這樣的拼命,以他的身體狀況,有很大的可能,會堅持不了多久。

李傑再一次給夏宇解釋了一番,還給夏宇提出了幾個條件。聽完李傑的解釋,這一次。夏宇沒有和前幾次一樣,非常爽快地答應了李傑的條件。

“院長,我的情況,我自己最了解!”夏宇對于李傑的條件,絲毫沒有什麼接受的余地,反而向李傑提出了一個自己的條件。

“不可能!”當李傑聽到夏宇的條件以後,就里面從椅子上,挑了下來,異常干脆的拒絕了夏宇的這個荒唐的條件。

夏宇地條件很簡單,就是讓李傑為自己做一個心髒病的手術。好讓自己恢複正常人的生活。雖說是現在自己的生活,已經比以前游客很大的改觀,可是總是像一個保護動物一樣,被這麼保護著,也不是一個長遠的辦法。

夏宇,你小子也真是的!李傑看著夏宇,沒有說一句話,就這麼氈子椅子邊,心里面有一種要發怒的沖動。

夏宇的先天性心髒病,是一種不可多見的心髒病,就已目前國內的水平來說,這個手術的難度是無法想象的。

這種手術的成功率只有區區的50%,況且,手術以後的成活率也是很低。也就意味著,在手術台上的夏宇,只有一半的機會可以走下手術 台。

即便是手術成功了,手術五年,十年,二十年的的存活率也是少的可憐。李傑不想看著,夏宇在做完手術以後,過不上幾年正常人的生 活。

“院長!”夏宇看著李傑發怒的樣子,猶豫了片刻以後,再次的鎮定了下來。打算再次將自己的想法,給李傑解釋一遍。

“夏宇,這個手術的風險,你又不是不知道!”看著夏宇執著的樣子,李傑在心里歎了一口氣,然後搖了搖頭,向夏宇緩緩的解釋著。

對于手術的成功率和存活率,夏宇比誰都要清楚,可是他不想自己這一輩子,就這麼一直背負著心髒病的枷鎖。

生命的意義就在于自己究竟幫助了多少人,而不是被多少人所幫助過。以前夏宇受到過許多人的幫助。李傑也好,還是其他的什麼人也罷。夏宇的內心都是充滿了感激。

雖然說是,手術存活率低地可憐,但是一個正常人的生活

: 需要幫助的人。

看著夏宇一臉什麼都知道的表情,李傑再次的搖了搖頭,在心里暗暗地嘀咕了一下,看來這個夏宇是鐵了心的要做這個手術。

李傑對于夏宇的這個想法是完全的反對,雖然手術可以將夏宇變化成為一個,可以正常跑,跳的年輕人。但是在那短短的一段時間里,夏宇又可以感受到什麼呢?

不做這個手術,還可以安安全全的活上二三十年,在這二三十年的時間里,夏宇可以做很多地事情。

可是做了手術又能怎麼樣,難道就是為了感受一下正常人的生活,說不定在手術以後,夏宇的時間會縮短很多。按照這樣的情況。李傑是堅決不允許夏宇做著手術地。

就在李傑和夏宇兩個人,在這里都不肯做出任何讓步的時候,院長辦公室的門,被一股猛烈的狂風給推開了。

“李傑。有辦法了!”這股狂風的源頭。腆著一個向外突出的,龐大的腹部,從外面拍了進來。

李傑看著手里拿著幾張紙的安德魯,低下頭,苦笑了一聲。這個夏宇的問題還沒有結束呢,這個安德魯又過來湊地是什麼熱鬧啊?



“啊,李傑,你的手現在是有救了!”安德魯也沒有理會這個夏 宇,一進門。就抓著李傑的手不停的搖晃著,一邊搖晃,一邊還沖著李傑的臉上,添加著自己的標點符號。

“你說,你說!”李傑快漲地用手抹了一把臉,招呼著安德魯坐 下。讓這個激動的不知所措的胖子,慢慢的將他的發現,詳細的說給自己聽。

“我給你說啊……”安德魯在李傑那寬大的沙發上,活動了一下自己肥碩的屁股,想李傑詳詳細細的解釋了一番。

原來,安德魯通過自己的關系,將李傑地病症發給了自己的幾個朋友,在努力的查找了一陣以後,安德魯發現,李傑的這個遺傳病。並不是無藥可治。

“真的?”李傑在聽完安德魯的解釋以後,臉上露出了狂喜的神 色,看來自己的手也是有救了,老是用放學療法,也不是一個長久之 計,雖然是可以暫時的緩解一下病情,但是始終會複發的。

安德魯將手里的幾張紙遞給李傑,就沒有說話了,順手從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用自己那蒲扇一般的大手抓住,就這麼當扇子一樣,開始給自己降溫。

李傑將手里的這幾份資料,前前後後的看了幾遍,內心的驚喜之 色,慢慢的浮現在自己的臉上,看來還真是想安德魯所說的那樣,自己的手是有救了。

在李傑看著手里資料的時候,安德魯將夏宇招呼到自己是身邊坐 下,對于這個李傑的小跟班,安德魯也是聽說過多次。

對于夏宇的工作認真勁,安德魯也是十分的欣賞,不過他更加喜歡的是夏宇的那一種不服輸的精神。

將夏宇認真的詢問了一遍以後,安德魯坐在哪里,也和李傑一樣,不再說話了,將手里的做扇子的病曆放下,用自己粗壯的手指頭,一個勁的揉搓著自己的下巴。

“安德魯,什麼時候可以走!”李傑在快速將幾張資料看完了以 後,打斷了安德魯的沉思,向他焦急的問道。

在李傑看來,自己手上的問題越快的解決,就可以越多的將幾個病人從死神的手里給解救出來。

“半個月!”安德魯頭也沒有回的說了一句,似乎被什麼問題困擾著一樣,眉頭緊鎖,一副思考難題的樣子。

“李傑,這回出去的話,將他帶上!”安德魯坐在沙發上眯起眼睛思考了片刻,然後,看著李傑,指著夏宇,態度有些生硬的說著。

夏宇?出去治療衛生麼要比他給帶上啊?李傑看著語氣強烈的安德魯,也不知道他那肥胖的腦子里,裝的是什麼想法。

“他的病,我有辦法!”安德魯的眉毛一跳,一起平靜的說出了一個讓李傑都感到不可思議的答案來。

夏宇睜大了眼睛,看著安德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傑也是一臉的疑問,除了那個存活率極低的手術,他是在是想不出有什麼方法。

“你為什麼要做這個手術?”安德魯沒有絲毫的理會李傑和夏宇的疑惑,只使用一種淡淡的口氣,想夏宇問著。

“我想以一個正常的我,來幫助其他的人!”對于安德魯的提問,夏宇還是那個想法,沒有絲毫的改變。

“你不在乎那短暫的生命?”安德魯睜大了自己的眼睛,看著夏 宇,又看看呆呆的站在那里的李傑,又問了一句。

“只要是可以正常的生活,不再需要其他人的幫助,還可以幫助其他人,就是一年的時間,我也認了!“夏宇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神情很是堅決,沒有一點的猶豫。

安德魯看著李傑,沒有說話,只是將自己肥碩的手指頭在沙發的扶手上,不斷的敲擊著,這個夏宇的回答也太讓他,感到驚奇了。

李傑看著夏宇義無反顧的表情,將手里的資料,慢慢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後坐回到椅子上,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然後將將頭靠在椅背上,抬頭看著天花板,依舊沒有說話。

夏宇看著李傑和安德魯沉寂的樣子,只是一直在那里站著。剛才從安德魯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心髒病病不是沒有辦法。

只要又活下去的希望,哪怕只有不到1%, 100%的幾率來 面對。對于安德魯口中的方法,如果不去嘗試一下,又怎麼可以知道,到底是行不行的通。

上篇:第三卷 第三十五章 闌尾炎的胖子     下篇: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回家探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