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回家探親  
   
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回家探親

大就是勇敢的面對命運,享受這個世界為自己准備的 李傑是一個普通人,他不是神仙。他所做的手術不過是技術允許的范圍之內,他不過是將手術的技術發揮到了機制。

人體本身就是一個奇跡,這個奇跡是無法破解的。即使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人體的未解之謎依然無數。

先天性心髒病有很多是不能做手術的,夏宇的心髒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李傑不能認同他的觀點。

“生命如煙花一般打燦爛,即使那璀璨過後便是滅亡。但起碼能證明我存在過,起碼我照亮過黑暗的夜空!”夏宇平靜的說道。

“我明白了,准備一下吧,到時候我們一起走!”李傑對夏宇說 道,接著他有轉頭對安德魯說道,“我要回家一趟。”

“好到,反正我還要幫你們辦簽證,這也需要很多時間,你就安心的回去吧。”安德魯攤手道。

李傑想起家里,就想到了年邁的父母,以及為了自己付出無數的姐姐,還有那個淘氣的弟弟。

本來這次應該早一點回家看看的,但是卻因為紅星醫院耽誤了行 程。現在塵埃落定,一切都已經解決了,再也沒有什麼阻攔他會醫院的事了。

C市距離L市並不遠,也就是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當然這還是因為這個年代的路況不好,如果是李傑作為李文育的那個年代,高速公路只需要一個半小時。

坐在車里的李傑有些忐忑不安,好像小媳婦初次進婆家門一般。說起來這次離家的時間並不長,但對于家地思念卻是異常的強烈。

李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這次回來家人就能永遠的團聚了,在李傑的眼里家人比什麼都重要。

正是這個觀念讓李傑放棄了留在BJ這個大都市,轉而選 不懂的C市,雖然這是一個省會城.u| 城市。

這也是中國的特色,不僅僅是地域發展不平衡,公民也是也一樣。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另一部分人則依然貧困。

李傑很幸運。他擁有超人的醫術,可以讓他輕松地擁有令人羨慕的收入。可以讓自己的家人過長富裕的生活。

車速飛快,車窗外的防風林飛快的倒退著,不時還可以看見一些行人。盡管如此,歸心似箭的李傑依然覺得車子太慢了。

下了車,李傑隨手攔了一輛出租車,一屁股坐在里面然手對司機說道:“師傅,益生大藥房。”

司機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他通過後視鏡看了看李傑,然後說道:“去看病麼?益生地主治醫生胡澈出門了,不過他的徒弟也不錯,醫術也算高超。你算是找對地方。現在像你們這樣從外地趕來看病的人真是越來越多了……”

徒弟?李傑已經愣住了,胡澈什麼時候有了徒弟,自己怎麼不知 道?這個益生藥店名以上的擁有者李傑竟然不知道這個事情。

本來他還擔心胡澈不在這里,可能會耽誤病人看病,但是現在看來自己地擔心是多余的。

胡澈竟然找了一個徒弟,而且這個司機的評價還不錯。另外讓他高興的還有就是益生藥店的名聲遠播,看來生意是非常的好啊。

明亮的落地窗,川流不息的行人,已經忙碌的員工。這是李傑下車第一眼所看到地。益生藥店因為藥品價格便宜,又擁有醫術與醫德並重的名醫,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功。

“您好,是看病還是抓藥?看病請去領排隊號碼牌,抓藥這邊 請。”李傑剛剛進門就聽到一個甜美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

‘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女孩子,十七八歲地年紀。應該是衛校畢業的吧!’李傑心想。這麼年輕應該是剛剛從學校里出來,很多年輕的衛校學生出來工作都很難讓人滿意。但是這個卻與眾不同。

這讓李傑很是欣慰,自己不在這里,卻搞的比自己在這里還要好。李傑不僅感歎,自己是小瞧了這個姐姐。

“我找經理,李英。她在後面的辦公室?”李傑問道。

“啊?你怎麼知道?”小護士驚訝道。

李傑也不回答,徑直想辦公室走去,可是沒有走出幾步他有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這個熟悉的人此刻正襟危坐,正在給病人看病坐檢查。一會聽診 器,一會又把脈。舉手投足之間,頗有幾分胡澈醫生的樣子。

“難道他就是胡澈醫生徒弟?”李傑不僅想道,可是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一點。

此時此刻這個人也看到了李傑,但是因為手頭上有病人,他不方便來迎接,只能遠遠的喊:“李傑老師,您來了?小…李英經理在後面辦公室。”

他本來想說小英,但是卻沒有說出來,最後改口直接說出了李英的名字。李傑對他地表現有些奇怪,但也沒有追究。

一句李傑老師讓在場的患者都用一種特別的目光注釋著李傑,這個年輕人竟然被稱為老師。

李傑不僅皺了皺眉頭,這個醫生正是原來L市醫院的江海洋。白白淨淨的大學畢業生,整天在李傑身後叫老師的那個。

在這個年代大學生是很值錢的珍貴物種,李傑不知道他怎麼會放棄正規的工作,跑到這里來當坐診醫生。難道這麼短短的幾個月大學生就貶值到這個程度了?

如果說圖錢,那是不可能的。眾所周之,醫生的收入不能用工資來計算,在一個大醫院會有很多灰色收入,L市的第一人民醫院雖然不能算是超級大醫院,但是在這個北方小城市卻也算的上是最好的醫院了。

第一醫院的醫生,所得收入並不僅是紅包,首先大醫院地福利待遇很好。有很多獎金等等。另外當醫生通常都會有一個很好的人脈關 系,這也是中國人心里在作怪,無論干什麼手喜歡找熟人。

醫生因此會交下很多的朋友,所以幾乎所有的醫生都會搞一點副 業,比如做點小生意,這都是醫生的收入。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醫生非常的有錢,但是他們的工資卻很少。很多人都猜測是紅包,其實紅包沒有多少錢。只有主刀的家伙能拿到紅包,但是一個醫生一年又能坐多少個手術呢?

李傑帶著疑問,在各位患者各異地目光下想著經理辦公室走去。這個辦公室是自己當時專門為姐姐准備的,他知道,這個姐姐不是干這 行,所有的人都需要直接雇傭,害怕姐姐太年輕管不了這些人。所以他讓姐姐當經理,同時也專門為姐姐准備了一個經理室。

李傑剛走幾步。辦公室的門卻開了,然後李傑就看到姐姐走了出 來。此刻的李英與李傑印象中完全的不同幾乎

個人一般。

一身傳統的花紋連衣裙,顯得李英無盡的嫵媚與美麗。可能是因為心情變好了地緣故吧。

李英從來也沒有像今天這麼高興過與輕松過。一個人的狀態很大的程度上取決于心理,擁有一份好心情。看起來自然漂亮。

李傑回家沒有事先通知,雖然李英知道李傑在C市,早晚會回來,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弟弟,你回來也不通知一聲,快來坐下休息一會!”

“不用,我不累。姐姐找個白大褂給我,這里這麼多病人,我怕江海洋醫生忙不過來。”李傑說。

“他啊。你不用管它,他這樣已經很久了,不用擔心,胡澈老師在的時候他就這樣。他也很喜歡這樣。”說起江海洋李英地臉上泛起幸福的微笑。



李英說道江海洋時的神情讓李傑覺得奇怪,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因為他也看到了江海洋看李英的眼神。

李傑同時也明白了,姐姐為什麼會變得光彩照人。女人在愛情滋潤下最美麗的。特別是過慣了苦生活的李英,很享受現在的生活。

李傑笑了笑,放下手中的背包,然後找了一間白大褂穿上。坐診雖然不是他的長項,可只是相對于他地手術技術來說。

他的醫術跟一般的醫生相比還是很不錯的,比起江海洋也要高出了不少,雖然江海洋跟胡澈學習了一段時間,醫術提高了不少。

看病的人很多,一直到晚上李傑等還沒有忙碌完,江海洋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一點都不覺得累。

李傑卻感覺腰酸背痛,口干舌燥,如果他還是李文育肯定會以為自己老了,但是現在自己明明是二十歲地身體怎麼會老呢?

正在迷惑的時候,李傑才發現,其實不是自己老了,而是江海洋這個家伙太變態了,他是有愛情的滋潤怎麼會感覺到勞累呢?

其實江海洋天天都是這樣,工作在他眼中就是一個美好事情,通知情況下忙碌一天以後,又跑去幫忙干活,打掃衛生,傾倒垃圾……儼然一個活力小超人。

他所做的這些不過都是為了博得愛人的一個微笑,一句贊許,一點好感而已。這就是戀愛的人,他們的身體不能用醫學的理論去解釋。

江海洋這個家伙並沒有給李傑留下太多的印象,在李傑的腦海中他不過是一個很平凡地大學畢業生,醫術一般,但是人品卻不錯。

胡澈為什麼會選擇江海洋作為自己的徒弟呢?李傑用余光看著這個白淨的好像大姑娘一般的家伙,心里是一百個疑問。

江海洋不知道李傑正在盯著他,他此刻正在全神貫注的作診斷,眼前是一個中年的男子,面部略微的浮腫,身體虛弱,腰酸背痛,並且有肉眼可見的血尿,經過診斷應該是腎炎。

不過腎炎有很多種,很多的分支,每一種的藥物都不相同。益生藥店畢竟是一個小診所,沒有那麼多的檢查儀器,確診腎病需要很多實驗室的輔助檢查。

“大夫,我的病怎麼樣啊?”中年患者看到江海洋一臉地愁悶,心中暗自擔心。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

江海洋此刻也在犯難,像這樣的情況通常醫生們都是開中藥。中醫理論沒有那麼細致,但是卻一樣的有效果。

不過這劑中藥的副作用很大,需要監視治療,而且這個病人按照實際的情況來看去醫院坐檢查確診更加合適一些。

“您去醫院作點檢查吧,這個病不做化驗沒有辦法診斷!”江海洋說道,他知道自己可以給病人開中藥,治愈的機會也不小。就算不能治愈他也沒有責任。

但是這畢竟是一個人的生命,一個人的健康。這個病如果早期不能救治,很容易發展成為腎衰竭,然後變成尿毒症。

“醫生你要救救我啊!我還有妻兒老小等著我養活啊!誰都知道您醫術高超,你如果不能救我,醫院可定也不行了!”病人地聲音幾近哀求。

“對不起,我真的不行!我們這里不是醫院,沒有檢查設備。”江海洋解釋道。

患者似乎鐵了心一般。一定要在這里看病。他們覺得醫術就是一切,所謂的儀器檢測都是騙人的。

殊不知他們都被騙了,沒有各種檢查是不可能知道身體內部的狀況的,沒有檢查也就不知道身體內部病變的情況。又怎麼可能對因治療 呢?

“大叔,您別著急,您就按照這個條子寫得去坐檢查,坐完了再回來!”李傑看到江海洋擺平不了這個患者,于是將需要檢查的各種項目寫到紙條上,然後遞給患者。

李傑這麼做果然有效,在大家眼里,這個皮膚黝黑地小子,雖然看起來不怎麼可信。但是江海洋醫生叫他老師,這個小子肯定有那麼兩 手。

江海洋因為這個事弄的臉有些發燙,過來好一會才回複過來。他感激的看了看李傑,發現李傑正在專心的看病,于是他有拼命地集中注意力,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患者身上。

李傑貌似在專心的看病。其實他的心中卻在想著這個江海洋。這個有可能是姐姐未來的真命天子的家伙。

李傑與他接觸的不多,對他也不是很了解。姐姐李英是李傑在這個世界上最關心的人之一。

這個為了自己差點毀掉一生幸福的女人,李傑絕對不會在允許她受到一定點地傷害。作為弟弟幫姐姐參謀一下未來的姐夫,似乎不是過 分。

李傑從剛剛開始就已經注意觀察這個江海洋了,雖然時間很短,不過從剛剛的那個事情上,李傑知道了,這個家伙為什麼可以作為胡澈的弟子。

剛剛江海洋明明可以按照中醫的方法來治療這個患者,這樣的診斷治療都是正確地,一般的醫生都會開中藥。

但是他卻為了患者著想。選擇了更加適合這個患者的西藥。在李傑看來不僅僅是江海洋醫術高超,根據不同的患者選擇最合適的藥物,同時也是他的醫德高尚。

這個世界上很少有醫生會把自己能夠治愈的病人推薦到別的醫院 去。江海洋這個家伙在李傑眼里雖然醫術不怎麼樣,但是醫德卻很高 尚。

一個好醫生最重要的是醫德,醫術可以培養,但是醫德確是天生。這就是胡澈看重江海洋的地方。

“醫德高尚地好心醫生,應該不會差到哪里去。”李傑心中想道,“如果表現好點當自己的姐夫也是不錯。說不定自己可以幫得上忙,撮合一下兩個人。”

想到這里,李傑又偷偷的看了姐姐一眼,發現姐姐正在含情默默的看著江海洋,心中不由得歎了一口氣,戀愛中的女人跟男人都是一樣的啊!

益生藥店一般都是晚上

. .| 為李傑的加入,那麼多病人很快都拿著藥回家了。

李傑的父母家人現在都住在藥店不遠處的新建小區里,這是李傑那次買藥店的時候一起買下來的房子。

上次走的太著急了,新家李傑還沒有去過,上次走的時候母親的病也沒有完全的好。雖然給家里打過電話,知道父母身體安康,但是在見到父母之前心中卻難免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其樂融融的家庭讓李傑感覺異常地溫暖,經曆了太多的鉤心斗角。身心疲憊的李傑真相永遠在家里。

但是他沒有時間,用不了幾天他還需離開,他需要出國治療自己的胳膊。同時還有一個不要命的夏宇想出去作手術。

一家人晚上吃了個團圓飯,父母總是有說不完的話,操完的心,李傑是一個成年人,他不會像小孩子一樣不理解父母的苦心,嫌父母嘮 叨。

這一天晚上李傑跟父母聊到很晚。父母似乎要在這一個晚上將所有地話都給說完一般。

李傑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夢中他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很多東西,沒有臉的,但又似曾相識的人,陌生的而城市,卻又有一點點的印象。

模糊地圖像漸漸的清晰,夢中的李傑又來到了國外,來到了手術 室。然而這次手術確不是他熟悉的場景。

習慣了坐主刀地李傑竟然變成了一個病人,然後他看到那個讓他厭惡的開胸器。當刺耳的電鋸聲響起時,李傑發現這個開胸器竟然對這他的胳膊割去。

他掙紮著,大聲的喊叫著。但是卻沒有絲毫的作用,沒有人來幫助他。他急的滿頭大汗,那個無面醫生雖然呆著口罩,但是李傑卻覺得他在獰笑,邪惡的獰笑著將李傑是如生命的手臂切掉。

“啊!啊!啊……”李傑大叫著做起來,他發現那個獰笑著地醫生不見了,周圍的一切都不見了。

這是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屋子,李傑突然想起來了,這里是他的房間。雖然他從來也不在家里住。但是父母還給他准備了一個房間。

刺眼的陽光穿過窗戶肆無忌憚的照射進來,李傑揉了揉有些干燥地眼睛,伸了個懶腰跳了起來。

不用看手表,李傑也知道現在時候不早了,如果不是做了個噩夢他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起來。

剛剛打開房門李傑就看到母親坐在客廳里,給他准備了一桌子的飯菜。可是這大清早的誰又能吃的下呢?

“你要去哪里?不吃飯了麼?”李傑的母親問道。她在做了手術以後身體好了很多,這幾個月的修養讓她看起來比手術前還要好很多。

“不吃了,媽你不用擔心我去藥店。”李傑一邊說著一邊穿上了鞋子,然後直奔藥店跑去。

李傑這次回來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籌錢,紅星醫院的錢不夠 用,他的幾乎就是L市的藥店坐銀行貸款抵押。

現在李傑最在乎地就是家人,然後就是紅星醫院,這個醫院就想是他的孩子,承載著他的希望,是他生命的延續與發展。

益生大藥房一如既往的人多。李傑還在門口就看到了與昨日一樣的景象,滿屋子的病人與忙碌的員工們。

坐診看起來似乎只是動動嘴,寫寫字而已,其實這是也是很勞累 的。沒有當過醫生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一個醫生要承受多麼重的壓 力。

江海洋這樣一天接收幾十個病人,在李傑看來簡直是一種自我的摧殘。他昨天不過幫忙干了幾個小時,就累的腰酸背痛,很難想想江海洋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雖然勞累,但是李傑心軟的毛病又犯了,他決定先幫忙看看病,等把這屋子里的病人都看完在說。

“李老師您好!”李傑剛剛進門,那個昨天的小護士就恭敬的對他說道。這突如其來的李老師讓他不知所措。

“我是醫生,不是老師。換個叫法吧,叫我小李哥吧!”

“小李哥。”小護士甜美的聲音差點讓李傑迷失。

玩笑歸玩笑,李傑很快就穿上白大褂,搖身一變,從一個農村黑小子變成了一個充滿知性的醫生。

李傑的看病的速度要比江海洋快的多,畢竟他臨床經驗比較豐富,江海洋不過是一個剛剛出道的年輕醫生,在很多問題上都是按照課本上所說的來做,在診斷上都過于保守了

藥房內的病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新來的病人也有,但是比起離開的患者卻要少了很多。

李傑一直在數著屋里剩余的人,看著人數一點點的減少,他是越來越高興,暗自興奮著終于可以脫離這個苦海。

他決定以後絕對不心軟,坐門診這個活不是他能忍受的,繁複而無聊的工作讓人昏昏欲睡,不夠現在勝利的曙光已經照亮了黑暗的天空。

“下一個!”

“醫生,我要換腎!”

“嗯!換腎。”李傑符合著,然後他突然反應過來,驚問道:“換腎?”

“是啊,昨天你讓我去作檢查,醫院的人說了,我必須換腎。他們都安排我住院了。我有點害怕,所以偷偷跑過來問問,你們這里能換 麼?能換我就不在醫院里換了!”

這個患者正是昨天的那個腎病患者,他昨天聽從了李傑的建議去醫院做了檢查。誰知道他到醫院檢查一番之後,竟然被通知需要換腎。

這個中年人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個體商戶,雖然走南闖北的見識了不少,但是對于醫學這方面的東西確實一竅不通。

腎髒是人體最重要的器官之一,繞是他膽大,心中也忍不住犯了嘀咕。所以跑到這里來詢問一下。

李傑聽到他的話又是好笑又是吃驚,換腎手術是一個大手術,一般的小醫院都不能做,更何況這里。

吃驚的就是,這個家伙根本就不需要換腎。懂醫術的人都明白,換腎是尿毒症期才會換的。

而且換腎都是需要經過謹慎的討論,一般人換了腎不說身體不好,術後的費用也不是一般人能承擔的。

“你確定醫院讓你換腎?”李傑再次問道。

“是的!李醫生,你幫幫我吧。我聽說你是有名的外科醫生,我就在您這里換腎了,我不去一醫。”

江海洋也注意到了這個患者,雖然沒有聽到所有的對話,但是也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他有些氣氛,第一醫院明顯是騙人麼,是在是太大膽了。

他剛要發作卻聽見李傑說道:“別擔心,這事就交給我吧!”

上篇:第三卷 第三十六章夏宇的想法     下篇:第三卷 第三十八章 真假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