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酸甜苦辣  
   
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酸甜苦辣

人生百味,各有酸甜苦辣,家家都有難念的經。L市的第一醫院也在其中,李傑的益生藥店開業,對其是一個很大的沖擊。

李傑一直認為,當醫院變成了生意,其性質就會變了。鼓勵競爭是正確的,但是競爭中帶來的負面影響確實著實讓人痛苦。

醫院如此重視換腎手術的原因也就是好為了競爭,一個大的手術完成,無異于一個巨大的廣告,向全市人民宣布,看病還是要到實力強大的醫院來。

李傑對此也並不感冒,其實病人去什麼地方看病都是無所謂的。他的益生也沒有打算賺多少錢,首先它不過是送給姐姐的一個禮物而已,其實就是想讓百姓買到便宜的藥,減少一些家庭負擔罷了。

可是現在,醫院竟然搞惡性競爭,為了為了做手術,采取欺騙患者的辦法,這就很過分了,已經超出了李傑容忍的范圍。王飛的妻子跟他的配型根本不符,腎髒移植也就根本就無從說起。

同時進行兩台手術也讓人擁有了無限的想象空前,李傑感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是在欺騙王飛妻子的腎髒移植給另一個患者。而王飛很可能就是一個假病人,所以移植不移植都是無所謂的。

這不僅是李傑的想象,王飛的症狀也說明了他並不是一個尿毒症的患者。這也更加堅定了李傑的想法。

醫院的院長如果真的干作這樣地事情,那可真是膽大包天。腎移植手術現在是這個醫院的救命稻草,看看醫院大廳就能明白,稀稀落落的人群。完全沒有了往日的喧囂。

不僅僅是醫生,掛號處護士最近都很悠閑,平時他們總是在叫嚷著工作勞累,不過此刻清閑了下來卻又懷念勞累的日子。

因為病人少了收入也少了,效益太差,醫院也是無力負擔獎金。這個社會很現實沒有錢什麼都沒有。

想起獎金,掛號的護士就唉聲歎氣,這個護士就是上次那個收李傑母親入院的護士。因為她魯莽的將李傑母親收入醫院,惹怒了院長,差點被辭退。

他知道自己升為護士長地希望是沒有了,工作不順利也就算了,可是最近醫院效益不好,她們的收入都少了很多。

在愁眉苦臉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說道:“姐姐好久不見,怎麼愁眉苦臉的樣子。是不是想我了?”

小護士抬頭一看,忍不住驚訝的‘咦’了一聲,然後杏眼圓睜,怒道:“怎麼又是你。上次你都害死我了,這次又來搗亂啊?”

“姐姐別生氣,我怎麼會害你,我是來幫你的,這醫院要完蛋了,沒有什麼發展了!益生藥店最近擴招人員,不如姐姐去試試?我可有熟悉的人。”李傑也不理睬她地憤怒,嬉笑著說道。

“你是騙我吧,你怎麼能有熟人?我可沒聽說他們招人。”護士怒氣全消。疑問道。

李傑一看她上鉤了,于是把頭貼近這個小護士,小聲說道:“你們這里的江海洋醫生你知道吧,我們是鐵哥們。我保證你能去上,我也是益生的醫生,你知道我不會騙你的。如果去了益生,我還可以照顧 你……”

李傑不等他回答,繼續說道:“在益生藥店工作要比這里不知道好了多少啊!最重要地是在益生藥房我還可以幫忙,照顧你一下。”

可能是李傑最後的一句話‘照顧你一下’起了作用,她紅著臉,有些害羞的點了點頭同意了。

李傑雖然不動聲色,心里卻樂開了花。其實益生本來人手就不夠,天天忙的要死,早就應該雇人了,此據算是一舉兩得。這算是第一個,雇傭到了有經驗的護士,其實就是要打探消息了。

“其實我是來探望我舅舅的,他要坐腎移植手術,不知道在哪個病房?”

.長說不能探監的!你要先去請示一下醫 生。”

“好了,你明天就去報道吧,就說是李傑讓你去的。”說完李傑轉身離開了,醫院地4都是病房,人很雜,所以也就沒有什麼人注意到李傑。

李傑本想直接去病房找這個患者,不過在走到半途,他卻突然轉彎跑進了一個屋子里,沒有幾分鍾李傑出來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了一個穿著白大褂,帶著眼睛的醫生了。

一個簡單的裝扮,讓李傑變成了一個醫生。雖然沒有醫生的胸牌,但是也不會有人追究,這里的醫生那麼多,誰又會在乎這個有些陌生地家伙是誰呢?

當病房中的患者看到李傑的時候,只是覺得這個家伙有點陌生,也沒有過多的懷疑什麼,只是奇怪平時監護他的醫生怎麼換人了。

“您好,我來給您做個檢查,順便了解一點情況。為了您的手術坐准備,主刀的醫生是我的導師。”李傑平靜的說道。

“那麻煩你了。”

李傑對患者的檢查主要是針對他地患病情況,查一次下他是不是真正的需要換腎。這樣的檢查說簡單也不簡單,說難也不難。

如果用一起檢查那是很容易的,或者在實驗室對尿液以及血液檢 查。可是現在他什麼都沒有,只能用最簡單,最土的手法來檢查,這就需要很多的臨床經驗了。當然患者不會對李傑懷疑,以為檢查就是這 樣,如果其他的醫生在這里,恐怕要驚呼上帝了,一個二十幾歲的醫生竟然什麼都會。

患者很配合李傑

,這是一個50多歲的人,雖然滿面的病容卻是依然注 容,他頭發整齊而光亮,就連他的睡衣都不是隨便的穿的,熨燙地整整齊齊。

“你不要緊張,其實手術很容易的!”李傑突然說道。他是故意找點話來跟患者說,目的就是想多了解一些情況。

“手術成功的機會有多少?”患者突然問道。

“這主要看給您移植腎的人。一般手術中不會出什麼問題,如果你們兩個人排斥比較小,術後沒有排斥反映,就沒有問題。”李傑回答 道。

“哎,我都半截身子埋進土里的人了,還要連累我的妹妹。”患者突然歎氣道。

“您放心,就算把腎移植給你也不會對以後的生活造成太大地影 響。”李傑安慰他。同時也結束了檢查,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檢查完畢以後李傑靜靜的推出了病房,這個病人很明顯需要腎髒移植,他雖然還不能掌握整個的情況,但是也猜測的八九不離十。

醫院在搗鬼,這個病人的如果需要腎移植,那麼他的腎源肯定不是他的妹妹。應該是王飛地妻子,因為這個病人的可以接受王飛妻子的 腎。

這個患者沒有必要騙一個不認識的醫生。所以他說地自己妹妹的腎髒移植給他,肯定不是亂說,那麼他妹妹難道也要開一刀?

李傑雖然想不明白這個,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在需要的是去找王飛,把實際的情況告訴他,具體是怎麼處理就要看他自己的了。

脫掉白大褂,摘下眼睛,李傑將這些東西物歸原主,悄悄的放回到那個屋子里。然後靜靜的走出了醫院,回頭望了一眼白色的外科大樓,這個白色的如天使一般聖潔地大樓,里面卻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坑髒的黑色交易啊。在長籲短歎了一番後。李傑找了個出租車直奔王飛的小飯店去了。

李傑再次看到王飛的時候,他正在獨自喝著小酒,悠閑的哼著歌。似乎死亡距離他很遙遠,似乎他根本就沒有疾病一般。

“你不要命了麼?喝酒是大忌,難道你不知道麼?”李傑一把搶過他手中啤酒瓶子大聲呵斥道。

“李醫生,你怎麼回來了?偶爾喝點而已。沒事,沒事!呵呵 呵!”王飛笑道。

“我不來你肯能把這啤酒喝光了,我已經弄明了,你騙了我!”李傑厲聲說道。

王飛聽到這話以後表現地異常緊張,趕緊拉著李傑坐下,小聲說 道:“小聲點,不要讓我妻子聽到!”

他的表現超出了李傑的估計,不過李傑立刻就明白了,這個家伙恐怕真的有事情瞞著自己。

李傑不過是對他開個玩笑,沒有想到竟然瞎貓碰到死耗子。讓自己碰上了,于是繼續說道:“你為什麼這麼做?”

“你知道麼?我跟我妻子都是農村上來的,我們摸爬滾打了才有了今天這麼一個小的店面。”王飛說著,點著一顆煙,靜靜的吸了一口然後又說道,“我的兒子才5,我奮斗了20年,才讓我來到城 里。奮斗了20年,才給我的兒子創造了這麼一個環境。他不用跟我 一樣,需要在奮斗20年才能成為成立人,也不用跟我一樣, 才能脫離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

王飛看著李傑地呆呆的樣子,苦笑了一下,又說道:“可能你永遠無法了解我的心情,我病了,我需要換腎,但是這需要一大筆錢,我不可能犧牲我們的生活來換取我一個人的健康。”

“你難道想這麼靠著透析活下去麼?這樣不但更痛苦,而且話費也不少吧!還是你想就這麼撐下去?”李傑厲聲道。

“我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不想因為我的病,讓我的家庭就這麼毀了,也不像讓我的兒子背負著他父親的看病欠下的債務長大。李傑醫生對不起了,我騙了你,其實我也不是有意的,我一直聽說你們的醫術高超,我本來打算碰碰運氣的,後來才想到騙下我妻子。”

李傑對王飛的話哭笑不得,他剛剛做完透析就去看病,整個身體機能顯示的都是健康的,然後他又隱瞞了實情,就算是李傑是神醫,也沒有辦法診斷出他的病況。

“我在C市有一個醫院,雖然c移植手術不收手術費用,至于藥物費用還要你自己拿。不過這比起你兒子死去爸爸,我看要合算的多。”李傑淡淡的說道,這是他能坐的最大努力了,雖然他被這個王飛騙了,但是他並沒有那麼生氣,反而更多地是同情。

王飛沒有說話,此刻他陷入了深思。有的時候人的想法很奇怪,而且固執起來就是解放大卡車也拉不動。

他此刻已經有了死的想法。在最初病倒的時候,他還幻想將自己的病治好,但是現在他已經放棄了。

甚至他開始喝酒,吃東西也沒有了忌諱,他想在最後的日子里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下去。

可是此刻李傑告訴他可以康複,雖然省去了手術費,但是他知道吃藥也是要一筆錢地。而且數目也不少。

“你要知道,沒有丈夫的家庭。是不幸的,沒有父親的孩子,是不完成的。”李傑說完頭也不回的走開了。

走出小飯店已經下午了,李傑肚子都餓的咕咕叫。他沒有想到這個事情是這麼的麻煩,雖然又累又餓,但是他必須還要走一趟。

“出國之前竟然給自己找了這麼多地麻煩,累的自己連飯都吃不 上!”李傑想到這里不由得覺得自己真是倒黴,但這也沒有辦法的事 情,誰讓自己心軟,誰讓自己愛多管閑事呢?

第一醫院的院長辦公室里,脾氣暴躁地老頭子院長近日來心情很是不好。當了二十幾年的院長的他從來也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事情。

前一陣子,不知道什麼地方冒出來一個毛頭小子。把醫院攪和的烏煙瘴氣。不但拐跑了胡澈與江海洋兩位醫生,而且還在市里開了個大藥房,外加醫生坐診。

便宜的藥價,以及胡澈的醫術很快就吸引了大批的患者,雖然去看病的都是一些小病,但本來這些患者都應該屬于自己醫院地患者。

看著患者的流失。他不能不著急,于是他定制了一個計劃,他要讓全市的人都知道。小診所不是醫院能比的,即使醫生的醫術高明。

院長的計劃就是腎髒移植手術,只要手術成功,必定能夠在城市造成轟動效應,隨之而來地將是大量患者的回歸,同時也是大量金錢的回歸。

在他感覺即將見到黎明的時候,煩心事又來了,手下報告說。患者竟然跑掉了。在對手下發了一通脾氣以後,他派出了大量的人員去找那個患者。

此刻他正氣呼呼的躲在辦公室里抽煙,可是沒有等他安靜等他安靜一會,門外又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難道這麼快就找到了?手下這幫廢物什麼時候這麼效率了?”院長不禁想到,他將煙頭掐滅,整了整衣領,喊道,“進來!”

“你是誰?”院長發現進來的人竟然不認識。

“我是C市紅星醫院的院長, 這個吃驚爆脾氣院長,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說道。

“我知道你,沒有想到你這麼年輕。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紅星醫院的事情在全省地醫療界都是有名的,那個解決了紅星醫院事端的李傑被說成了好幾種版本。

但是沒有一個人能猜測到,李傑竟然是一個20出頭的年 雖然能力不錯,又是院長,但是爆脾氣院長並不怎麼理睬李傑,原因很簡單。民眾或許都很喜歡李傑,但是醫療系統里沒有人喜歡李傑這樣的人物,甚至大家都在防范著他。

李傑在這些人眼中就是一個危險的家伙,是一個來破壞他們幸福而平靜的生活的家伙。

“我要跟你們合作這個腎髒移植手術!”李傑淡淡的說道。

“這不可能,憑什麼你要來分一杯羹?”爆脾氣院長近乎于嚎叫 道。

“原因很簡單,我知道你們的內幕。你們沒有經過家屬的同意,也沒有經過醫學倫理協會的同意,私自的換腎。你們將王飛妻子的腎髒移植給另一個病人,然後將另一個病人妹妹的腎髒移植給王飛。我說的對麼?”李傑冷冷的說道,話語中充滿了威脅的意味。

爆脾氣院長的那褶皺的臉上已經布滿的微笑的汗珠,李傑說的沒有錯,他的確是這麼打算的,畢竟這里是一個小醫院,腎源實在是太稀少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不做這個腎髒手術他拿什麼來拯救自己的這個醫院,這幾個月被益生藥房壓制的太慘了,醫院的業績直線下 滑。

“醫學倫理協會不會同意你這麼作的,即使雙方家屬同意也不行。這種事在外國是有先例的,這麼做只會促進器官的倒賣。”

“你欺人太甚了,我不能這麼無緣無故的把這個手術讓給你,大不了一拍兩散!誰都別坐。”爆脾氣院長怒吼道,他覺得李傑是在是過 分,用這個事情來要挾他。

“你先別生氣,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我來尋找腎源,然後我們共同的完成這個手術,名字還是記載您醫院的名下,我們紅星醫院不過是是一個輔助而已。”

“真的?你會這麼好心?”爆脾氣院長一臉不信的問道,生活經驗告訴他,這樣的好事通常不會輪到自己。

“這不是好心不好心,這是醫生的職責,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另外我也希望我們以後能多多的合作,您是前輩,你以後要多多的提攜一下我。”

爆脾氣院長聽到李傑的話,終于露出了笑臉。這幾天都是壞消息,而且各種災禍幾乎都是毫無理由的降臨到自己的頭上,這會毫無理由的餡餅掉到自己嘴里,他終于感覺到平衡,感覺到安心了。

李傑並不打算把他逼的太急,益生還不能在L市取代第一醫院的地 位。也許日後可以,但是現在卻不行,而且益生想發展也不能干惡性競爭的勾當,如果逼的太急,恐怕這個院長又會想很多歪點子,弄出一些坑害患者的事。

至于腎源李傑不著急,他打算回BJ求中華醫科研究院第 : > 幫忙想辦法,BJ的腎源比較多。不過這也要走走門路,畢竟人家也不會無緣無故的講腎髒捐獻出來。

李傑就這樣忙活了一天,這一天他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王飛家里一本,L市第一醫院院長也有一本,自己這里也算是一本。

不過在怎麼難也要走下去,勇敢的面對命運,享受命運,享受人生中的酸甜苦辣等各班滋味。

上篇:第三卷 第三十八章 真假病人     下篇:第三卷 第四十章玻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