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五十三章 天使艾米麗  
   
第三卷 第五十三章 天使艾米麗

到了,到了!”安德魯扶著李傑,站在一個樣式古老 在從褲兜里拿出兩張胸卡,遞給了李傑。

李傑看著眼前的這座古樸的建築物,腦子里一時又恢複到了剛起床的狀態,顯然是又有點迷糊了。他不知道安德魯帶自己和于若然,來這個類似于教堂的地方,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難道是來這里聽唱詩班的聖歌不成?

參觀?當安德魯說出此次前來的目的以後,李傑的腦海里都是這個詞兒,一座教堂又有什麼好參觀的,就是要參觀教堂,酒店附近就有一個,干嗎非要大老遠的跑到哦這里來。難道是這里一個什麼特別一點的名勝或者是古跡不成?

李傑上下大量了一下安德魯,將自己的想法給推翻了,有可能是這個安德魯發現了,這里的菜色不錯,他自己身上又沒有多少錢,打算讓我給他當一個冤大頭,好解決一下他的饞嘴問題。想到這里,李傑不由得伸手捂了一下自己的錢包,為即將要陣亡的金錢,先提前默哀了一 下。

安德魯看著李傑的樣子,有點揶揄的干笑了一聲,難得一見的主動給李傑說明,這一次來不是吃大餐的。

在安德魯的指點下,李傑和于若然才注意到,在大門旁邊,一個不是很引人矚目的地方,豎立著一個小小的指示牌。

李傑將牌子上的法文費勁的讀出來以後,便明白了,這座看似教堂的建築物,其實是一家療養病院。它的作用只有一個,就是為那些艾滋病晚期的患者,提供最後地一點臨終關愛。

以前,李傑也是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了解過艾滋病。不過這對于艾滋病的治療方法,他也只是知道一個皮毛,要是讓李傑親自治療號稱人類第一殺手的這個病,李傑他也是不敢下手。

在這家關愛醫院,有很多都是到了艾滋病的晚期。任何治療的方 法,已經是起不了哪怕是一點點的作用了。

這家病院,也就是為那些已經到了艾滋病晚期的患者,提供一個可以最後地安身之地,在外界,他們是一群被人誤解和排斥的病人,由于天生對死亡的恐懼,幾乎所有的人都會里開他們遠去。包括最好的朋 友,甚至還有家人。

以前他對于艾滋病的了解,也只是限于零星的文獻。這一次自己親眼看到艾滋病人的樣子,李傑地內心還是非常的不忍。

在參觀完一個病房以後。李傑異常頹廢的靠在牆上,醫院那空曠幽靜的走廊里,只有不斷走動地護士的輕微的腳步聲。

安德魯也是和李傑一樣,肥胖的身軀,坐在椅子上,連自己腦門子上的汗,都不想去擦一下,就這麼安安靜靜的坐著,有些微微的喘著 氣。

就在剛才。李傑和安德魯見到了一個艾滋病晚期的病人,按照陪同醫生的說法,安格病人地時間,最多也是只有一個星期了。

松散的皮膚,就像是一件寬大的衣服一樣,就那麼掛在骨骼上。兩只眼睛也是一種和臉色一樣的死灰色,全身上下沒有任何生命的氣息。

“醫生,我還可以會多久?”這是那個病人唯一一句可以順順當當說出來的話語,病人地免疫力已經崩潰了,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感冒,都隨時可以要了他的命。

是啊!可以活多久?這是每一個生患絕症的患者都要不止一遍,向醫生詢問的問題。不過這個問題對于治療艾滋病的醫生來說,是一個最難回答的問題。

就在李傑和安德魯一行人在感歎的時候,他們發現,又很多醫護人員。都急匆匆的想醫院的大門跑去。隱隱約約地還聽到一些“皇室來人了”之類的話。

皇室?當李傑聽到這一個詞兒的時候,第一個反應就是想到了那些“清宮戲”,一個個的拖著長長的辮子,在紫禁城里走來走去,矯揉造作。

很快的他反應了過來,這里是法國,不是中國,不過緊接著冒出的想法就是,那些法國的皇室,男的是不是都和路易十三一樣,頭頂上都帶著一頂假發,女的都穿著用寬大的拖地長裙,手里拿著一把陽傘,戴著手套。

安德魯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只是向李傑使了一個眼色,便轉過了拐角。對于安德魯這個家伙來說,那些歐洲的皇室家族,自己也是見得多了,和正常人沒有什麼兩樣,有一點區別的就是,那些皇室的家族病 史,很值得研究一番。

李傑就這樣的被安德魯七拐八拐的,帶著在這家關愛醫院里又繼續轉了幾圈,讓李傑再一次的感覺到,這樣一家關愛醫院的環境還真是優雅僻靜。

在醫院里,李傑絲毫沒有感覺到一絲喧鬧,這里只是彌漫著淡淡的寂靜,不過這種寂靜也是那樣的讓人從心底感到一絲涼意。

這里雖然是有修剪整齊的草坪,被人照顧有方的樹木。但是,這里不像其他醫院那樣,修剪整齊的草坪旁邊,沒有一個病人。

只是那些身穿白色衣服的醫生和護士,拿著一包包的藥品,步履匆忙的走過。還有就是那些偶爾從窗戶里,探出頭來的病人,他們的眼神里幾乎都是一樣的死灰色,沒有一絲生活的信念。

不過既然是來這里參觀的,那就不能浪費這個機會,對于這種關愛醫院,在中國還是沒有任何一家的。

鑒于這樣的目的,李傑參觀這家關愛的醫院的過程,就沒有被他們沒有見過面的“皇室”所打擾。

李傑轉過一間又一間的病房,他的心情也越發的沉重起來,似乎這家艾滋病臨終關愛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都對自己保護的非常嚴密。

其實艾滋病病毒,並

人們想象中的那樣可怕,它地結構是地球上最為原始

只要一離開人體。這個人類最為凶殘的殺手,很快的就會嗚呼哎 哉。艾滋病病毒本身不會致病。

通常導致艾滋病病人死亡的原因,就是由于病毒摧毀了人體的免疫體系,而導致其他致病體,乘虛而入,然後使病人死亡的。

打個比方來說,人體就像是一個有著城牆的城池,城牆就是人體地第一道屏障。而在城牆上巡邏的士兵,就是人體的各種免疫細胞。

艾滋病病毒襲擊的就是那些巡邏的士兵,想想看,當一座城市的守衛的士兵,數量稀少的時候,會有很多地強盜回來劫掠一番。最後這個城市便陷落了。

只要醫生和護士在看護艾滋病病人的時候,避免血液或是其他體液的直接接觸,根本就沒有辦法患上這種病。

李傑幾個就這麼轉來轉去的時候。不可避免地和那些“皇室”成員遇上了。依靠著醫生明銳的觀察力,李傑的嘴角掛起了一絲嘲諷的笑 容。他回過頭看著安德魯,後者則是一臉鄙夷的看著全副武裝的那些皇室成員。

那些前來參觀的皇族,一個個的帶著乳膠手套。只是在每個病房的門口,一臉驚恐地向病房里探視了一下,就再也不敢做出什麼大的動作了。

不過還是有一個年輕的女性,吸引了李傑和安德魯的目光,她始終站在整個隊伍的最前端,當其他皇室成員在病房門口驚恐不定的時候,她總是挨個地走進去,一件病房也沒有落下。



白皙的猶如白瓷一般的膚色,淡金色的長發在腦後綰了起來。細長的眉毛下,一雙紫羅蘭色的眸子,透露著無限關愛的目光。

歐洲人特有的高聳的鼻子下面,是一雙微微緊閉的嘴唇,整個一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從古希臘雕刻家手里誕生地雕像一樣。

在一瞬間。李傑也有點遲疑,不知道是自己被那無雙的美貌,還是被那一種,無時無刻流露出來的母性光輝所吸引了。

李傑看了一眼一旁的安德魯,顯然這個整天腦子里除了大餐,就裝不下其他東西的胖子,此時也是一臉仰慕的看著。

此前安德魯臉上那種鄙夷的表情,現在也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 了,他的表情就是一種癡迷。

“安德魯,走了!”李傑還算是清醒。還麼有忘記自己這一次的主要任務,伸手便將安德魯拉進了一間病房。

對于一直帶領著自己參觀的法國同行,李傑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感激,不過李傑從他的話語里,也聽出了一些端倪。

那些皇室成員,也不過是來做做樣子,盡管醫生一再的強調,和艾滋病患者進行皮膚接觸,是不會感染艾滋病的,可是那些皇族,也只是站在門口看一眼就走。

就在李傑和法國同行交流的時候,那些皇室成員,也都一個個的聚集到了這間病房的門口,還是和剛才的一樣,一個個的站在門邊,連走進來的勇氣都沒有。

剛才讓李傑和安德魯同時感到意外的那位年輕的小姐,一個人就這樣的走了進來,當她看到兩個東方人的面孔時候,很顯然是有點意外。

不過,比起李傑和安德魯給這位小姐的意外來說,這位全身上下散發著濃濃母性光輝的貴族小姐,帶給李傑他們的意外要大得多。

“艾米麗小姐!”站在門口的一位醫生,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幕,簡直就是處于一種快要崩潰的狀態了。

“不會傳染的!”這位醫生口中的艾米麗小姐,在輪番和幾個艾滋病晚期的患者擁抱了以後,給了門口的醫生一個淡淡的微笑。

“謝謝你,艾米麗小姐!”正當艾米麗打算走出病房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個帶著明顯東方口音的話語。

艾米麗回過頭來,看著李傑,又看看那些躺在病床上的那些病人,馬上明白了眼前這個東方人話語中的意思。

在艾米麗剛進病房的時候,那些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眼睛里全是毫無生氣的死灰色,似乎一直在等在著死神的降臨。

可是現在那些剛才還在等在死神的病人眼睛里,似乎已經見不到那麼一種絕望的眼神了,其而代之的是一種對生活的眷戀。

“謝謝!”一個剛才被艾米麗擁抱過的病人,用自己已經是幾乎沒有力氣的胳膊,將上半身撐了起來,努力的吐出了這樣的一個單詞。

“父親,我可以和這幾位醫生談談麼?”艾米麗想一個頭發有些花白,但是腰杆一直挺的筆直的老人說道。

老人似乎是猶豫了一下,不過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

艾米麗站在床邊,彎下腰,挨個的和幾個病人聊了起來。李傑,安德魯,于若然還有那個法國同行也就這麼靜靜的站著,誰也沒有說話。

看著艾米麗那充滿關愛的目光,李傑覺得一時間有點恍惚,在他眼里艾米麗此時的表情,就像是一個慈祥的母親一樣。

不過李傑也注意到,艾米麗在看著艾滋病患者的時候,眼神里還是有呢麼一絲異樣的神情,似乎有一些不舍。

在等待了大約30分鍾以後,艾米麗走到李傑的跟前,淡. 句謝謝,便轉身離去了。

看著艾米麗轉身離去的背影,李傑還是有些不舍的砸吧了一下嘴 角。安德魯走過來拍了一下李傑的肩膀,不知道是在安慰李傑,還是在感歎那個猶如天使一般的艾米麗小姐。

上篇:第三卷 第五十二章 初到法國     下篇:第三卷 第五十四章 勸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