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五十五章 艾米麗的私人秘密  
   
第三卷 第五十五章 艾米麗的私人秘密

乎安德魯到了哪里都有認識的朋友,關系還不錯,沒 後,安德魯便十分順利的將李傑帶到了一個法國同行的面前。

在聽完了李傑的想法以後,這個法國同行也是面露難色,對于艾滋病的研究,世界各國也是剛剛起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醫療小組,敢于宣布找到了一直艾滋病的特效藥。

如果是真的可以找到一種,可以延長艾滋病患者的藥物,那對于世界來說,將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這個法國同行心里也是清楚,艾滋病不是和那些感冒一樣說好就可以治好的疾病一樣,就算是普通的流感,各國同樣也是無能為力。更別說是比流感還要可怕的艾滋病了。

坐在安德魯旁邊的李傑,對這個法國同行的顧慮也是清楚的,自己一個年紀不大的毛頭小伙子,擱到是誰都不會相信的。

安德魯在剛才就將李傑的想法認真的再次思考了一下,發現李傑的想法只是一個非常簡陋的框架。雖然支撐這個框架的醫學依據是那樣的充足,但也不過是一個框架而已。

要是想把這個框架想建成一座建築物的話,還是要費很多的周章,這期間的問題會一個個的暴露出來。

建構和豐富這個框架,必將是一個任重而道遠的任務。說不定這個看似結構緊密的框架,會在豐富的過程中轟然倒塌。

又很多事情,不是有一個理想和框架就可以成功的,李傑和安德魯心里也都是嘴清楚不過了。

李傑也知道,就是自己現在對于艾滋病的理解。在眼前這個法國同行看起來,也不過是略通皮毛而已。對于這種皮毛,他也是一知半解。

就在幾個人討論地時候,一個護士,腳步有些匆忙的干了過來,低頭在醫生的耳朵便耳語了幾句。

李傑看到這個樣子,就知道可能是有病人出事兒了,憑借著醫生的道德。他便跟在了法國同行的後面,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將打算閉目養神的安德魯也一起拉上。

坐在椅子上的是一個年齡大約在六十歲地老人,微微的有些禿頂,精神看起來很是不錯,就是嘴角有點癟。一身合體的衣服,熨燙的非常的筆挺。

“我的病是到了晚期麼?”看著一下子走進來三個醫生,這位老人還在短時間之內難以適應。

對于老人的這個顧慮。李傑也是深有體會,目前的這個樣子,地的確確是有那麼一點幾個專家聯合會診的架勢。

“他是我的助理!”這個法國同行指了一下靠在前面地安德魯,有些自豪的說道。自己以前和安德魯打賭輸了。到現在還欠著他的幾頓飯,這一次帶安德魯來,算是清了一頓,口舌上,還是多多少少的要占一回這個胖子的便宜。

對于這個醫生的說法,安德魯也是睜大了自己的眼睛,自己什麼時候又變成醫生助理了。你小子倒是挺會占便宜,我都沒有助理,你現在倒是把我當作你的助理了。

本來是說好了。幫個小忙,請這個醫生一條海魚,怎麼這回還要占自己口舌上的便宜,沒有問你要欠地幾頓大餐,就是和你關系很不一般了。

“他,是我的助理!”對于被法國同行揶揄的說法。安德魯馬上就把這句話給重複了一遍,說的時候,還把李傑給指了一下。既然你占我的便宜,我也不能饒了這個害我丟了面子的始作俑者。

就在這麼短短地時間里,安德魯變成了醫生的助理,李傑的地位更慘,由一個前來參觀的醫生,成為了助理的助理。

醫生助理的助理,難道是法國醫院特有的一個職位麼?李傑從安德魯的口中聽到自己的職位時,還是有點迷茫。

不過當李傑看到安德魯那副得意的笑容地時候。便立刻明白了,這個安德魯是變著法兒的對自己撒氣。撒就撒吧,誰讓自己有求于這個胖子呢?李傑對于安德魯給自己憑空捏造出來的這個職位,也沒有反駁。

看著眼前的三個人,這個患者的的眼睛里充滿了迷茫,這個醫生助理和助理的助理,自己還是頭一回聽說。不過既然是來看病的,就直接和醫生對話得了。

“您哪里不舒服?”法國同行拿起病曆,詳細的詢問著。

“我丟了一樣東西!”這位老人有些嘟囓的說了一句,顯得有些沮喪,似乎自己丟了東西對自己的打擊很大。

東西丟了!

醫生,醫生助理以及助理的助理,三個人臉上的神經有點抽搐,貌似這個遺失物品,不是醫院應該負責的!

難道是這位老人是一個老年癡呆患者,什麼事情都搞不明白了,把自己給搞丟了!或者是從其他精神病醫院里面跑出來的!

三個人的臉色都是有點不太好看,尤其是那個法國同行,都有一種立馬站起來,去叫護士聯系社會福利部門的沖動了,

“我的假牙丟了!”老人看著醫生,說出了自己丟失的物品。

這個還是有點靠譜,三個人不約而同的歎了一口氣,看來是不用聯系社會福利部門了,這個假牙丟了就丟了麼,大不了再去專業的牙科醫院配上一副。

不過聽著老人說話絲毫沒有漏風的跡象,這個假牙也應該配好了 吧,完全沒有必要再來醫院一趟。

“不過,假牙是找到了!”老人看著醫生,又是斷斷續續的一句 話。

假牙找到了!假牙找到了,你還來醫院做什麼啊?難不成是專門來和我們聊天的?這里可是醫院,又不是什麼聊天室,雖然說這里的醫生態度都很好

看著老人的樣子,三個人都吸取了剛才的教訓,眼前地這個患者。肯定還有什麼話沒有說完,光是剛才摘到丟失的假牙這件事,就讓這三個人,有點吃不消了。



這一回要又足夠的耐心,讓這位老人,把他想說的話,全部都要說出來,要不然等一下。再冷不丁的冒出幾句沒頭沒腦的話,三個人非要抓狂不可。

“假牙在我肚子里!”果然,這個老人說出了假牙的藏身之處。

假牙怎麼會在病人的肚子里?這個問題一瞬間就占據了三個人地腦海。難道這是一個異食癖的患者,還是一個瘋狂的有著戀物癬的病人。

吃假牙!想想李傑都覺得有點問題,哪一個正常人,會閑著沒有事兒,拿上假牙當蠶豆吃啊?

不過這個法國同行還算是鎮定,努力的將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了以後。便開始向患者詳詳細細的詢問起來。

假牙是不會自己跑進去的,先要問清楚,這個假牙是怎麼會不知不覺地丟失,然後又毫無預兆的出現在患者的腸胃里。

李傑站在安德魯的後面。嘴角抽搐地聽著醫生的詢問和患者的回 答,腦子還不停的琢磨,假牙跑到腸胃里面,還真是第一次聽說,也是第一次見到。

在患者緩慢,斷斷續續,但是條理清楚的敘述中,幾個人算是有些明白了,這個假牙出現在患者腸胃中的來龍去脈。

按照患者的說法。以前的那個假牙已經是丟失很久了,剛發現假牙不見的時候,也沒有怎麼十分在意。

假牙麼,患者想,有可能是自己放錯了地方,找不到了。反正假牙丟了,就再去牙科醫院陪一個和原來一樣地就可以了。

丟失的假牙的也不是設麼貴重物品,找不到就找不到吧!只要新陪的假牙可以用就可以了。也就沒有太過于在意那個丟失的假牙。

知道最近,經常的感覺自己地腸胃有點不舒服,以為自己年紀大 了,腸胃鬧點小毛病,也是正常的事情。

一個值不了幾個錢的假牙,竟然都可以鬧騰出這麼大的問題,不僅讓患者本人吃了一驚,就是讓李傑他們三個。也覺的不敢相信。

至于街下來的問題,就好辦了,患者將留在醫院里,就收進一步的檢查,以確定那個假牙的准確位置,還盡快的進行手術。

按照目前的情況,要對付這個沒有離開過主人,而丟失地假牙,也只有手術一個方法可以執行了。

對于這樣的結果,李傑和安德魯多少也是有點欣慰,畢竟這個患者不像是其他艾滋病患者那樣。

處理完了假牙的病人,安德魯又是很不厚道的將李傑和于若然給大發了,還說是沒有什麼特別一點事兒,就不要在集合之前回到醫院門 口。

就在李傑一個人在醫院門口東張西望,為下一步的行動計劃而愁眉不展的時候,李傑忽然發現,那個給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艾米麗小 姐,出現在不遠的地方。

她不是一個貴族麼?怎麼沒有和其他人一樣,在參觀結束以後,就回去啊!難道是她打算再次的回到醫院里,去看看那些患者。李傑看著艾米麗的背影暗自琢磨了起來。

按照安德魯的介紹,這里周圍的地方,都是這家艾滋病關愛醫院的建築,這個艾米麗小姐難道有什麼小秘密不成。

懷著這樣十分八卦的想法,李傑便悄悄的跟在了艾米麗的後面,打算看看這個對艾滋病人如此關愛的貴族小姐的私人小秘密。

對于艾米麗小姐,李傑對她的印象和其他的貴族不同,似乎是她充滿了母性關懷的眼神,是李傑感覺和別人又不太一樣。

在其他貴族眼里,李傑看到的是一種高高在上,對平民充滿了不屑和眼神,似乎剛才那些貴族,都不太願意和其他人不願意多說話。

艾米麗給李傑留下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她就像是一個擁有著母性光芒的天使一樣,將活下去的希望帶給那些病重的人。

看著艾米麗走進了一幢類似于公寓的樓房,李傑有點開始明白了。由于艾滋病人的抵抗力都處于一種崩潰的狀態。

所以,幾乎所有的病人都擁有著單間的公寓,也算是為他們著想 吧。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其中的一個病人被感染的話,也不至于迅速的傳染給其他人。

這個公寓就是為了那些抵抗力持續下降,而又不至于短時間迅速崩潰的那些艾滋病人特意准備的。

這里的環境也是和那個醫院一樣的悠然寂靜,沒有絲毫的喧鬧。的確是一個示意療養的地方。

不過這個艾米麗小姐為什麼要來這個地方?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作為跟蹤者的李傑。他覺得還是有必要把這個事情給調查明白。

就在李傑打算繼續做進一步八卦的時候,從一間公寓里,忽然傳出了聲音。他從聲音就可以判斷,正是那個艾米麗。

難道是艾米麗小姐出了什麼事兒不成,李傑想到這里,便三兩步的向著聲音傳來的那一間公寓跑過去。

當李傑推開公寓的門時候,他看見艾米麗小姐,正跪坐在地上,懷里抱著一個臉色慘白的男人。在兩個人不遠處的地板上,還有一灘十分明顯,依然是鮮紅的血跡。

艾米麗抬頭也看到了李傑,紫羅蘭色的眸子里,充滿了絕望,當看清楚是李傑以後,便努力的說了一句:“醫生,請你救救讓艾爾!”

上篇:第三卷 第五十四章 勸慰     下篇: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無能為力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