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無能為力的選擇  
   
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無能為力的選擇

于艾米麗小姐的親自到來,李傑一行人,還是有些意 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貴族小姐,似乎和他們這些東方來客,沒有多少的交集。

艾米麗小姐還是像第一次見面那樣的一樣美麗,白皙的猶如白瓷一般的膚色,淡金色的長發在腦後綰了起來,細長的眉毛下,一雙紫羅蘭色的眸子,透露著無限關愛的目光。

歐洲人特有的高聳的鼻子下面,是一雙微微緊閉的嘴唇,整個一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從古希臘雕刻家手里誕生的雕像一樣。

她身穿著一件有著淡藍色細肩帶的素色連衣裙,垂下的裙角一直遮到了她的腳踝,同色的絲質手套一直覆蓋到上臂,晶瑩圓潤的手腕上,是一只黑色珍珠蓋的淡金色細鏈女表。典雅而又不凡。

在艾米麗剛毅進入這間套房的時候,安德魯就立刻覺得自己的呼吸有點急促,原本是自己選的一間最為奢華的房間,里面所有的家具都有著上百年的曆史,雖然是有點陳舊,但是處處流露著典雅。

每一處包金和鑲嵌的地方,都是出于名家之手,不過由于艾米麗的出現,一切亮麗的裝飾,都在一瞬間失去了光彩。

在李傑眼里看來,這個艾米麗小姐的眼神里,除了母性的關愛,還夾雜著不少的憂愁,這種憂愁,不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所擁有的,是一種從經曆了生離死別戀人的眼睛里才能出現的目光。

“對于你朋友的病,我也是無能為力!”李傑坐在艾米麗對面,不敢直視艾米麗地眼神。對于艾米麗自己所說的那個朋友,他覺得還是又很大的問題。

從李傑看到艾米麗擁抱著那個讓艾爾的時候。他就覺得兩個人的關系,絕對不像是字面上是朋友的那樣簡單。在李傑看來,這兩個人的關系,像是一對戀人。

看著艾米麗的眼睛,李傑再次地感覺到了一陣恍惚,他也再次的確認的兩個人的關系,並不是所說的那樣的朋友。

對于艾米麗的的八卦,李傑也沒有必要再接著往下挖掘下去。畢 竟,他只是一個有著強烈好奇心地醫生,而不是一個整天把其他人的八卦當作自己職業的小報記著。

對于讓艾爾的艾滋病,李傑是沒有任何地方法,這讓李傑感覺到了一絲無助。在強大的疾病面前,人類的生命總是顯得是那樣的渺小。

對于一個醫生來說,恐怕最為難以開口的,就是對病人的家屬說出自己無能為力的話語。這也是一個醫生的無助。

對于李傑的無能為力。艾米麗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就這麼靜靜地坐著,似乎變成了一座真正的大理石雕像。

面對艾米麗的沉默,安德魯和其他幾個人也同樣的陷入了寂靜之 中。他們也都不知道該如何勸慰這位貴族小姐。

安德魯也算是一個醫生。對于那個讓艾爾的病情,也是又所了解。雖然是免疫力沒有崩潰,但是由于氣本身就比較羸弱的身體,是其他地病情更加的嚴重。

醫生的對于讓艾爾的診斷是,由于身體抵抗力的下降,導致一系列的機體變化。就是利用手術治療好,也會因為艾滋病的原因而再次複 發。

最好的治療方法就是利用最為保守的藥物治療,將病情控制在一定的范圍內,這樣還可以讓患者多活上幾年。不過就目前地情況來看。如果用藥物治療的話,患者的生活質量會極具的下降。

在李傑看來,讓艾爾的手術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以病人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就承受不起手術帶來的創傷。

再加上讓艾爾是一個艾滋病患者,在術後恢複方面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如果在術後發生了感染,那到時候,將會使病人的免疫系統全面的崩潰。

所以說,李傑的看法,還是傾向于用藥物進行保守治療還是比較保險一點,雖然說是可以使生活質量下降,但是還不至于手術治療那樣大的風險。

其實讓艾爾的的生命就像是一盞沒有多少油的油燈,用藥物的話,可以讓這站油燈的光芒微弱一點,雖然不能照亮多少。但是燃燒的時間可以長一點。

但是如果用手術的話,就好像是將這盞油燈的火光調的更加的大一點,雖然是可以照亮不少地方,但是這樣一來,油燈燃燒的時間,將會大大的縮短。

手術本來就是

的,但是由于手術存在的危險性,以及手術以後有可 種情況,李傑還是沒有建議手術。

這一次艾米麗來的目的,就是想勸說李傑給讓艾爾做手術,讓她剛到失望的是,李傑還是堅持了他自己的看法:讓艾爾不易進行手術。

對于李傑的堅持,艾米麗也是沒有什麼辦法,自己和讓艾爾的關 系,父親早已知道了一個大概,要是在這個時候,讓父親出面的話,肯定會大發雷霆。

當艾米麗神情落寞的走出房間以後,空氣中壓抑的氣氛,一直沒有辦法消散。安德魯看著李傑同樣是無能為力的樣子,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用自己肥碩的手指頭,不斷的敲擊著沙發的的扶手。

李傑回想起艾米麗臨走的時候,那種落寞的表情,心里也是有點酸楚。對于患者的情況,醫生是最為了解的。



但往往是這種了解,是醫生更加難以決定。患者家屬的請求,患者的願望,經常的都由醫生來背負。

李傑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去再次去看一下那個讓艾爾,還要從多方面的了解一下,如果讓艾爾確實可以進行手術,那就按照他的要求。

李傑再次的見到讓艾爾的時候,看著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懷疑,似乎眼前的這個人,眼睛里似乎有無限的活力。

這一間和其他病房不太一樣,牆壁是暖暖的乳白色,布置的簡單而又乾淨,只有一張床和一個不大的櫃子,櫃子上擺放著一只精美的花 瓶。

“東方來的李傑醫生吧!”讓艾爾看到李傑以後,立刻就煥發了法國人特有的熱情,給了李傑一個充滿生命力的擁抱。

讓艾爾有著半長的頭發,在墨玉一般的烏發里,隱隱約約的夾雜著不是很顯眼的銀色,額頭前的幾縷略顯凌亂,隨意的擋在眼睛前面,明亮的眼睛里,全部都是對生命的渴望。

消瘦的顴骨,尖瘦的下巴上,留著短短的胡茬。還有那因為長期生病,而有些蒼白的面容,這一切都讓讓艾爾看起來,有那麼一種病態的淒美。

真是沒有天理,李傑看著自己有些黝黑的手臂,和讓艾爾相比,李傑就像是一個常年在野外瘋跑的野小子一樣。

“你的病……”李傑打算向讓艾爾說明一下他目前的病情,不過讓艾爾用善意的微笑,給打斷了。

讓艾爾看著艾米麗,後者緩緩的拉著讓艾爾的手,似乎有些不舍,在將讓艾爾的手緊緊的握住片刻之後,艾米麗便有些留戀的推開門走了出去。

“好了,現在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讓艾爾用自己明亮的眼睛,就這麼笑眯眯的看著李傑,仿佛是知道李傑帶給自己的是什麼樣的消 息。

在讓艾爾看來,這個東方來的醫生,有著比自己還要漂亮的眼睛,黑色的眸子,仿佛是秋天午後,反射著太陽光芒的匕首一樣。

對于李傑的這次拜訪,讓艾爾已經是做好了准備,當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所能停留的時間不是很多的時候,他將會是沒有一絲的留 念。

在讓艾爾眼里,像一個死人的一樣躺在床上一年,還不如讓自己快快樂樂的活上一個一個星期。

李傑從讓艾爾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想法,對于一個已經是看慣了生死的醫生來說,李傑還不是很習慣讓艾爾的這種態度。

讓艾爾讓李傑覺得有點棘手,他意識到,想說服眼前的這個男人放棄手術,似乎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

讓艾爾柔軟而又林亂的頭發和光滑的前額,讓他看起來要比病曆上描述的35歲要年輕幾歲,正是這種老成而又略顯年輕的容貌 更加的著迷。

當讓艾爾笑眯眯的用自己明亮的眼睛看著李傑的時候,他的目光里帶著一種讓李傑感到像是秋天午後那樣的溫暖。

也許是個人的觀念不盡相同,李傑在勸說了讓艾爾很長的時間,依然還是沒有辦法,雖然是自己已經有了這方面的思想准備,不過還是有些懊惱。

“你自己看著辦吧,既然你對你的身體挺有信心,看來,我留在這里也沒有多少用處了!”李傑氣呼呼的說完這句話,便將病房的門拍的山響,一臉怒氣的走了出去。

上篇:第三卷 第五十五章 艾米麗的私人秘密     下篇:第三卷 第五十七章生如夏花絢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