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六十六章 夜宴  
   
第三卷 第六十六章 夜宴

不愧為在法國!”安德魯說出這句話的到時候,手里 紅酒。此時他身上穿著一件佛羅倫薩的襯衣,外面套著一件全手工制作的小夜禮服。

看著安德魯的打扮,李傑有些無奈的撇了撇嘴,對于這種高級酒 會,李傑一向是沒有什麼好感。

“果然是一個豪華的宴會!”安德魯站在李傑的身邊,打量著整個大廳。然後,靠近了李傑耳邊,輕輕的說道:“除了你的這麼一身衣服以外!”

李傑雖然是換了一身衣服,不過和周圍衣著光鮮的各色紳士相比起來,還是顯得那樣的格格不入。

對于那些“皇室成員”,李傑一直都沒有什麼好感。當然,那個有著紫羅蘭色眸子的天使艾米麗小姐要除外。

這是艾米麗口中的那個宴會。周圍都是那些和李傑沒有什麼交集的“皇室成員”,李傑當然顯得是,不是那麼的有興趣。

衣香鬢影,川流不息。侍者們都是黑色的小夜禮服,能說標准的意大利語,西班牙語。他們輕盈的從各色賓客中間走過。像是靈活的魚兒。

遠處的樂池里,古典的樂隊演奏的輕盈的小夜曲。

李傑掃視著周圍,心里將這些貴族狠狠的鄙視了一下。這里的裝飾極盡奢華。翡翠色金合歡花紋的地毯鋪滿了每一寸地面。

牆上懸掛著主人的大幅油畫肖像。數十英尺高的的穹頂上,垂下華麗輝煌的水晶燈。像是一座倒立著地寶塔。

李傑看著眼前的這一切,覺得有些無趣。這一次參加宴會,只要是因為艾米麗的邀請。可是現在倒好。從李傑進來到現在,連艾米麗的影子都沒有見著。

安德魯站在一邊,在銀質的餐盤里,尋找著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東 西。對于李傑的東張西望和悶悶不樂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

夏宇和于若然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仗,有些局促地看著里面的一切,顯得十分的小心翼翼。

對于安德魯見了精美食物,就挪不動腳步的天性,李傑早已是司空見慣了。他此時的腦海里全是艾米麗的樣子。心里還暗自的嘀咕。

艾米麗這一次請自己來參加這個宴會,究竟是什麼想法,李傑心里是一點兒底都沒有。要只是艾米麗的一種感謝,也不會是這個樣子地感謝啊?

安德魯看著李傑有點魂不守舍的樣子,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讓艾爾的離去,對所有認識他的人來說,都是一個悲傷地消息。

“李傑……”安德魯放下手中的酒杯,拍了拍李傑的肩膀。有些揶揄的說了一句:“作為客人,要開心一點!”

對于安德魯的話,李傑沒有發表任何的看法。他知道,安德魯揶揄自己的話。也是為了讓自己開心一點。于是,他非常努力的擠出了一個笑容。

安德魯看著李傑僵硬的笑容,便將侍者托盤中地一杯香檳遞給了李傑。他知道,李傑現在憂郁的樣子,還是要艾米麗來解決。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

看著安德魯遞過來的香檳,李傑也只得無奈的笑了一下。酒,不管是任何種類,他是一滴也不沾的。

看著杯中那金黃色的液體,一個個細小晶瑩地氣泡。緩緩的上升,串成一串細微的細線,在液體的表面破裂開。仿佛就像是讓艾爾的生命一樣。

“出去走走?”安德魯看著李傑出神的樣子,暗自的歎了一口氣,向李傑建議到。現在,只有盡可能的分散李傑的注意力。

安德魯在夏宇和于若然的俄耳邊低聲叮囑了幾句。便不由分說地拉著李傑離開了宴會的大廳。

李傑只得將手中的酒杯放下,就這樣的,被安德魯又拖又拽的帶了出去,消失在富麗堂皇的宴會大廳。

就在李傑被安德魯拉著拖出大廳的時候,艾米麗正在二樓的一個燈光昏暗的角落,靜靜看著李傑一行人。

在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以後,艾米麗轉身離開了昏暗的角落,重新的出現在明亮的燈光下。

這里是自己的家。而自己卻沒有一點家的感覺。沒有和讓艾爾在一起的時候,那樣安心和快樂意境。

和讓艾爾在一起,感覺周圍充滿了快樂。沒有什麼自己可以擔憂 的。而在這里。自己是康斯坦伯爵家的長女,要肩負起康斯坦伯爵一半的責任。艾米麗低頭看著自己華麗的禮服,目光有些黯淡。這樣的責任,對于一個少女來說

是難以承受的。

艾米麗看著裝飾華貴的房門,用力的捏緊了自己纖細的手指。指節由于用力,而失去了血色,變得一片慘白。

終于,艾米麗還是鼓起自己的勇氣,輕輕地敲了一下門。厚重的 門,從里面悄無聲息的打開了。

當艾米麗走進去以後,臉色依然是一副快樂的樣子。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門口。許久的沒有說話。



“艾米麗!”一位和艾米麗一樣有著紫羅蘭色眸子的老人,站在一副油畫的前面,看著自己的女兒,走過來。和艾米麗擁抱著,和深褐色的眼睛里,充滿了關愛。

這位老人就是艾米麗的父親——康斯坦伯爵。斑白而又梳理整齊的頭發,有些稀疏的眉毛下邊,是和艾米麗一樣的,紫羅蘭色的眼睛。

這雙眼睛閃爍著剛毅而又果敢的目光,高聳的鼻梁上,猶如刀片一樣的雙唇。渾身上下散發著果斷與干練。

“父親!”艾米麗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一句,就再也沒有說話,對康斯坦伯爵的關愛,沒有給予父女間應有的回應。

“你長大了!”康斯坦伯爵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女兒,由衷的發出了一聲贊歎。自己的女兒,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活潑而又調皮的小姑娘 了。

雖然現在還是又那麼一點點的任性。不過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對于艾米麗的任性,康斯坦伯爵也是沒有辦法,可能嫁了人,她的任性會有所改變吧?

以前就是這樣,那個憂郁的詩人,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方法,將自己的女兒迷戀的是神魂顛倒。

本來嫁入皇室的時間早已是定好了的。不過在她的堅決要求之下,日期還是拖後了半年。

現在,那個詩人已經不在了,也應該是時候了,在今天晚上,自己就要宣布,女兒的終身大事。

艾米麗看著父親那充滿了喜悅的笑臉,依然是那樣的微笑著。自己和父親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

一個美麗的夢,就要結束了。自己將嫁入豪門,和那些自由的時 光,統統說再見了。不過有了讓艾爾留給自己的快樂,這一切,都不算什麼了。

艾米麗就這麼微笑著,靜靜的站著。對于父親對自己說了什麼。她一句話也沒有聽清楚,只是在回憶和讓艾爾度過的那一段快樂的時 光。

康斯坦伯爵看到艾米麗快樂的樣子,便認為自己的女兒,一定是在憧憬著,結婚以後那幸福的時光。艾米麗在康斯坦伯爵說完了以後,便恭敬的退了出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床頭擺放著的詩集,艾米麗將它們緊緊的抱在懷里,沒有說 話,拼命的忍住自己奪眶而出的淚水。

讓艾爾,你看到了麼?我還是很快樂!和你的希望一樣,我沒有哭泣!艾米麗輕輕的撫摸著詩集,喃喃的說著。

這是和讓艾爾約定好的!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哭泣,我要讓快 樂,永遠的綻放在我的臉上。艾米麗紫羅蘭色的眸子里,散發出一種堅定的目光。

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艾米麗知道,今晚的宴會,自己要以最美麗的姿態,出現在所有那些參加宴會的來賓面前,

艾米麗將手里的詩集輕輕的放下,眼睛里充滿了關愛。她的動作是那樣的輕柔,仿佛自己手里的詩集,是讓艾爾虛弱的身體。

“您是今晚最漂亮的人呢!”給艾米麗梳頭的一個女傭,看著鏡子里那個臉上浮想出無限快樂的艾米麗小姐,發出了一聲感歎。

最漂亮的人!是啊,自己將是今晚矚目的明星,是宴會的主角。讓艾爾,你看看見了吧!艾米麗回頭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詩集,快樂的笑容,更加的濃厚了。

這就是自己想要的麼?在以後的時光中,用讓艾爾帶給自己的快 樂,來消磨那些鎖在深宮里的時間!

將自己失去愛人的痛苦,永遠的埋藏在心間。就這麼一輩子,將自己寶貴的年華,全部的浪費掉。

艾米麗看著詩集,緊緊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讓艾爾,你帶給我的快樂,是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我不能就這麼浪費了它!

你帶給我的快樂,我不能就這麼消磨在漫無目的的旅游,度假中 去。我要把著無限的快樂,帶給每一個需要它們的人。

上篇:第三卷 第六十五章充滿悲傷的歡樂     下篇:第三卷 第六十七章 一個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