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一百零一章 森林急救  
   
第三卷 第一百零一章 森林急救


經情場浪子李文育也就是現在的李傑很快就明白了自過了,那美女于于慧仙的腳分明是她的敏感地帶。

雖然是幫忙吸毒,如此以來卻也不免的有些尷尬!因為他的腳受傷了,沒有辦法移動,李傑只能背著她回去,因為那個艾東還昏迷在那里。

于慧仙紅著臉趴在了李傑寬闊的肩膀上,她第一次與除了父親以外的男人有這麼親密的接觸。

此刻心如鹿撞的她臉色緋紅,露出一副小女人的樣子,多虧了周圍沒有人看到,否則她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找個地洞鑽進去。

兩個人行走在叢林中一時無話,為了避免尷尬于慧仙說,“為什麼還要救那個混蛋呢?”

“我是一個醫生而且他只是一個病人,我必須救他!”

“沒看出來你年紀輕輕的卻是這麼古板的人,他那種人罪有應得,死了活該!”于慧仙不悅道,接著她便將艾東決定拋妻棄子將參茸廠賣給她的事情複述了一遍。其中說道他的可惡之處,于慧仙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

李傑聽的直皺眉頭,這個艾東果然膽大包天,自己也多虧了運氣不錯,提前來了一天,否則交易達成不知道要吃多大的虧。

參茸是中藥的代表,參茸的質量不達標,那中醫館其他地藥物再好也要打一折扣。

如果聽于慧仙的口氣似乎對這個參茸廠志在必得。看來還是要想個辦法讓她把這參茸廠讓給自己才好。

背後雖然背著于慧仙這樣的絕色美人,可李傑一點興奮的感覺也沒有!從山上滾下來的他遍體鱗傷,此刻又給樹枝掛破了幾處!

而且進山尋人到現在他連休息都沒有過,此刻背著一個人可謂舉步維艱啊!

艱難的走出樹林,他還不能休息,那個艾東此刻流血不止,已經失血過多,臉色鐵青,看起來非常駭人。

李傑將背上的于慧仙放下,“你在這里休息。我去救他,不要再跑了,這里除了蛇還有狼!”

于慧仙剛剛被蛇嚇的夠嗆,早已經打定主意不會跑了,乖乖的點了點頭,看李傑的解救。

眼下缺醫少藥,甚至連清水都沒有!李傑只能用最簡單地辦法救治艾東這個胖子。

首先的是要止血,人失血超過1L就危險了,這艾東雖然神寬體胖,但再強壯的人也流那麼多血還沒事。

李傑將他的衣服撕開。對傷口查看了一番!艾東這家伙滾下山坡的時候一點自我保護的意識也沒有。

渾身的傷不知道有多少,最嚴重的就是頭部的傷口,頭皮已經血腫。必須放血包紮。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在這個荒山野嶺的什麼也沒有,李傑用什麼東西包紮呢?用什麼東西放出淤血呢?

左看右看,李傑是在找不出什麼東西,最後他地目光鎖定在于慧仙的身上。于慧仙看到李傑盯著她,不由得想起了剛剛兩個人在一起的尷尬。

這年地人都比較單純,沒有二十年以後那麼開放,很多人甚至被異性注目就會不好意思。于慧仙就是這樣的人。她覺得心跳加速,很是尷尬,有些惱怒有有些喜歡。

李傑想于慧仙走過去,每多走一步,于慧仙心就跳的快一分。眼前這個陌生的家伙,給于慧仙的感覺是她從來沒有過的!

“你的發卡借給我用一用!”李傑走到于慧仙面前說。

“給你!”于慧仙摘下發卡扔給他。

李傑看著有些惱怒地于慧仙,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惹得眼前這美女如此的生氣,不過她的此刻生氣的樣子卻別有一番韻味。特別是那紅撲撲的臉,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在害羞。

沒有時間多考慮他揀了發卡。在石頭上磨了幾下。趕緊跑到艾東的身邊!這胖子此刻已經昏迷不醒了,隨便怎麼折騰都不會痛。

其實李傑對這個胖子沒有一絲好感。甚至還非常的痛恨!如果不是艾東的貪婪自私與狂妄,恐怕也不會有這麼多的事情。

艾東如果知道會是今天地結果,恐怕他覺得不會鋌而走險。此刻他非常的痛苦,李傑給他吃地那果子麻痹效果非常強,現在地他昏迷了還好,如果醒過來恐怕會覺得死了也比現在好一些。

昏迷的人不能用嘔吐地方法來結局中毒的問題,因為有可能阻塞氣道,食物的殘渣會把人被憋死。

艾東此刻已經昏迷到也不用催吐了,他中毒不深而且那毒藥消退了也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只不過是比較痛苦,算上對于他的懲罰也不為過。

目前患者最大的問題就是出血,他身上沒有什麼大的傷口,可是傷口卻很多,到處都在流血,積小流

河,傷口多了也是很可怕的。

首先要解決的出血點是頭皮的血液,李傑一手拿著發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另一只手扶著艾東的頭。

他的因為很胖,滿腦袋都是油。細菌滋生,這麼作肯定會感染,但不做他肯定會立刻就死!

只能聽天由命了,發卡的很鈍,李傑只能將傷口坐簡單的處理,把泥土與石頭塊給挑出來。

至于頭皮中的血液,那是不能挑破的!只需要用繃帶用力的包紮就可以了,那些血液會被吸收自己消退的。

可是這情況下哪里有繃帶?李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全是汗水跟血漬,而且在山上滾下來已經破爛不堪。

這衣服有怎麼能當綁帶呢?于是他再次將目標轉向了于慧仙。臉上露出邪惡地笑容。

于慧仙看到李傑又在打她的主意,氣就不打一處來。這個黑皮膚的小子剛剛才戲弄過自己。

這次又來干什麼,這荒山野嶺的,孤男寡女!難不成他是真的有什麼壞想法?想想那昏迷的艾東,于慧仙覺得很有可能,特別是李傑的怪笑,讓她更加覺得可能!

其實她完全錯怪了李傑,這位一心想著救人的醫生根本沒有想那麼多,他只不過是看到了繃帶的來源。

于慧仙的衣服保持地很好,根本沒有怎麼破損。而且她衣服也比較多,就算撕了一件,里面還有一件。

如此一來這艾東便有救了,于是李傑帶著微笑匆匆的跑到于慧仙身邊!

“把你衣服脫下來,快點!”

“你要干什麼?”于慧仙恐慌的說。

“快點,要不就要死人了!”

李傑的意思是艾東要死了,于慧仙卻以為李傑是在威脅他,于是大叫一聲,施展除了無敵的女子防身術。

那招式對艾東效果不怎麼好,可是打李傑卻一下一個准。那粉拳直接打在李傑的臉上。

頓時鼻子一酸。眼前一黑李傑被打倒了。他迷迷糊糊的好一會在起來,于慧仙一副進攻的架勢,好像再說。你過來我就干掉你。

“你瘋了麼?”

“滾開你這個色狼,你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殺了你!”于慧仙話說的挺狠,卻有些底氣不足。

李傑一聽笑了,雖然被打的挺疼,不過這女人地確挺有意思!想想剛剛自己的確是心急了一些,沒有說清楚。

“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對你一點意思也沒有。你放心,我絕對對你沒有意思!”

這李傑不說還好,那于慧仙一聽更加生氣了!什麼叫做沒有意思?難道自己長的不夠漂亮?

說起容貌是一個女人最重視色東西了,于慧仙才色無雙,每個人都誇她辦事能力強,可是她最自豪並不是她地能力,反而她更在乎自己的容貌。

女人在任何時候都是女人,無論她處于什麼職業,就算是大公司的經理或者女總統這樣的女強人。或者女殺手這樣的冷血女人都一樣。

她都是女人,職業不過是一個外表。她們也喜歡在自己的男人懷里撒嬌。喜歡把自己打扮的更加漂亮一點,很在乎自己地形象外貌。

“滾開!你這個混蛋。我的衣服為什麼要給你,為什麼要救這個混蛋

于慧仙氣鼓鼓的坐在一邊,根本不理睬李傑。對付任何人李傑都有辦法,可唯獨小女他束手無策。

一陣秋風吹過,天氣漸漸的涼了起來。再抬頭看看天,已經接近晚上了!看來救援的人要晚上或者第二天白天才能來了。

“你怕鬼麼?”李傑問。

“不怕!”于慧仙咬牙說,其實她說的是假話!李傑只需要看她那表情就知道。

“你不把衣服貢獻出來,這艾東可就死了,還好你不怕鬼!要不然他變鬼一定很喜歡你,你看你細皮嫩肉的……”

于慧仙終于受不了李傑了,她氣憤的瞪了李傑一眼,然後怒道,“你給我轉過去不許偷看,我要脫衣服了!算是便宜這個死胖子,還有你這個混蛋,我會記住你的!”

李傑笑了笑轉過身去,他可不在這女人地報複,相反李傑有點喜歡這女人生氣的樣子,很有味道!

于慧仙是一個很有生活品味地人,或者說她小資也好,說她奢靡也罷!這樣地女人或許性格不怎麼樣,為人也不怎麼樣。

但不可否認她們打扮的很漂亮,很優雅。當然女人地內在美也很重要,不過通常男人們都是以外表美麗為第一關,而不是以心靈美為第一關。

于慧仙憤怒的講他的香奈兒扔給李傑的時候,還不忘大罵一番,以發泄心中的怒氣。

李傑可不在乎,他甚至還聞了一下她的衣服,當然他不是變態。他只

檢查這衣服是不是有很濃厚的香水味道。

這一舉動可加深偶了于慧仙對李傑的怨恨,同時自尊心也小小的滿足了一番,把剛剛李傑說對他沒有興趣地話當成了謊言。

對于手中的香奈兒李傑是沒有絲毫的憐憫。可憐那上千美元的衣服在他手中變成了最昂故的繃帶。

如果有裁縫再次肯定會羞愧萬分,因為李傑這一手撕繃帶簡直就是機械一般的精准。雖然有些誇張,可那擺弄了一輩子布料的也不一定比李傑厲害。

曆史上最昂貴的繃帶同時也是最漂亮的繃帶,那衣服本身就很漂亮,變成繃帶以後感覺更有一種美感。

那可憐的胖子艾東,圓圓地腦袋就這樣包上了一個漂亮的繃帶!于慧仙遠遠的坐在一旁,看著李傑摧毀了她的香奈兒,再看著她的衣服包紮在了那個仇人的腦袋上!

也不再知道是李傑故意的,還是巧合,那艾東腦門上正好由一個花!很柔弱的很女兒味道的花。

那話本來是于慧仙衣服上的。此刻跑到了胖子艾東地頭上顯得怪怪的!一朵嬌滴滴的花下確實張胖胖地邪惡的臉。

等李傑包紮好了以後,那效果更加明顯,于慧仙忍不住笑了起來。

“別笑了,來幫幫忙!”李傑滿頭大汗,那衣服太結實了,這胖子也太重了。

于慧仙帶著很無聊,此刻一笑又忘記了剛剛的不快,竟然沒有反對,跑過來給李傑幫忙。

艾東除了頭部的傷口以外就是大腿的傷,他大腿內側被一根樹枝紮穿了。不過並沒有留多少血。

可是只要李傑將樹枝拔出來,血液絕對會大量噴射出來。那個時候就算在醫院也是很難弄。

“我們去弄點火點起來,弄點草灰。順便弄出一些煙,營救我們的人就可以找到我們了。”

“沒錯,我還有點冷還能烤烤火!”于慧仙興奮的跑過去找柴火。

森林中斷裂地樹枝有很多,特別是這里曾經被濫砍盜伐,很多樹枝被砍斷了扔到這里。

可是柴火收集好了才發現,他們倆沒有火!李傑不抽煙,當然沒打火機!如果說鑽木取火。那是扯淡!說著容易卻根本取不到火。

“沒有火怎麼辦?”于慧仙著急道。

“涼拌草灰他只能用石頭砸爛一些草藥來止血。

那些草藥並不是止血草,可此刻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聽好了!我一會要脫掉他的褲子,然後把那插進去的木棍拔出來!你要幫我按住他,劇痛下他可能會醒。”

于慧仙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他行了傷害我怎麼辦?還是涼拌?”

“放心他失血過多,不會有力氣了!”

李傑估計的沒有錯。失血過多的人的確虛弱,可是他卻低估了人體的潛力。李傑撕開了艾東的褲子。然後快速的將那半截樹枝給拔了出來!

李傑地動作很快。也很精准,草藥穩穩的壓在了出血點上。壓迫是止血地一種重要地方法。

艾東吃痛果然驚醒了,不過卻不是李傑想想的那樣沒有力氣,他竟然坐了起來,此刻地他神智有些不清醒,然而昏迷前他卻在打斗,所以清醒的時候他充滿了好斗性。

當他看到李傑跟于慧仙的時候,唯一的年頭就是攻擊,他雙手如鉗子一般狠狠的抓住了李傑的胳膊跟脖子。

于慧仙看到艾東突然做起來嚇了一跳,雙腿都軟了下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艾東面目猙獰,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很是恐怖。

他狠狠的掐住李傑,可李傑只是用手扳著艾東掐著他脖子的手,另一只手依然在幫他止血。

于慧仙在幾秒鍾以後才恢複,爬起來幫忙,她找到了一個大棒子就要朝著艾東的頭砸去。

“住手,別打!把他的手搬開就好了,他已經昏迷了!”李傑因為脖子被卡住,說話的聲音很奇怪。

在于慧仙的幫助下李傑終于又可以呼吸了,這死胖子艾東的血也止住了,李傑熟練的給他打好繃帶,當然還是于慧仙的衣服。

于慧仙看到李傑脖子上的手指印,感覺有些慚愧,這個醫生是一個好人!甚至是一個有些過分的爛好人。

明明對方要害他,卻是一點都不在乎,依然以想著救人!雖然于慧仙對李傑的做法並不贊同,但卻非常欣賞這樣的人,起碼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上篇:第三卷 第一百章 毒蛇     下篇:第三卷 第一百零二章 秋夜冷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