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同人亂侃 聖徒與魔鬼  
   
同人亂侃 聖徒與魔鬼


黑色的魔鬼與白衣的聖徒不過一線之間!

“病人心肌損傷,具體心肌裂口數目不明,噴射出的血液充滿包腔內,目前心包已經堵塞……”

李文育一邊在護士的幫助下穿衣服,一邊聽著回報,這個醫院雖然技術先進,能人輩出,但是心髒穿刺傷的縫合卻是李文育做的最好,成功幾率最大!

李文育剛剛穿好衣服,就聽見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與氣急敗壞的吵鬧聲。

門砰的一生被撞開了,進來了一個50來歲的中年人,衣衫有些凌亂,似乎因為太多趕時間的緣故。

“兒子!”在手術台前他的腳步緩和下來,情緒激動的說道。

“羅書記,我們先出去吧!別在這里影響了手術!”剛剛跟著他進來的副院長勸道。

李傑看著副院長那幅奴才相,不由地有些鄙夷,手術室是誰都能闖的麼?特別是他李文育的手術室,如果不是副院長在,巡回護士不會放行!這個羅書記肯定是進不來的。

“小子,我告訴你,我兒子如果救不活我讓你陪葬!”羅書記惡狠狠的道。他這話一說出來,在場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這些人不由得擔心起來,當然他們擔心的不是李文育而是在擔心這個羅書記。

如果一個父親因為兒子受傷而做出一些魯莽的事情,比如闖手術室,也許大家還可以原諒他。

但是如果喪失了理智,如瘋狗一般亂咬人,那可是罪惡了!

瘋狗就可以亂咬人麼?那也需要看咬誰,如果咬到到鐵人銅人,不但咬動,還會崩了那一口瘋狗牙!

整個手術室,安靜的只有儀器的聲音。

李文育僅僅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他一眼,並沒有說什麼。

“你快點動手啊!還等什麼?”羅書記繼續吼道。

副院長本來還想勸阻,但是看到盛怒之下的羅書記,他卻不敢說話。

李文育伸出手,器械護士一愣,立刻反應過來,將手術刀遞給李文育。

“死了!病人沒有救了!”李文育說完,用手術刀在自己的手指上一割,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你說什麼?你他媽站住!你給我回來!”羅書記怒吼道。“快給我換醫生!這個混蛋是誰?***醫生快來啊!”

羅書記的咆哮聲幾乎傳遍了整個醫院。

副院長已經被眼前的情況震驚了,李文育在醫院里是出了名的好脾氣,可他今天是怎麼了?竟然為了這點小事不惜得罪羅書記。

“去叫老王!”副院長對一個護士說,接著他又對手術室的助手說道:“你先開胸,不能浪費時間!”

“不好意思,我手也破了!”助手伸出汩汩流血的手指說道。

“你們***什麼意思?”羅書記怒道,可是沒有人離他,第一助手離開了,接著,第二助手也伸出了流血的手指然後離開了。

“院長,老王說他剛剛給人做清創縫合割破了手……”

副院長搖了搖頭,李文育做手術從來沒有失敗過,這一點在醫院所有人都很佩服。但是沒有人嫉妒他,醫院里年紀大的醫生都將李文育當作自己的學生甚至子侄一樣看待,年紀小的則將他當作哥哥當作老師。

他從來不搶功勞,從來都是溫文爾雅,從來都是一個救死扶傷醫德高尚的人。

他被病人親切稱呼為聖徒。

但是聖徒的心中也會有魔鬼的一面!

李文育扔掉手中的報紙,提起旅行箱。在走到門口時,李傑再次回頭看了一眼這個他居住了許久的房間。

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留戀的了,或許早就應該離開這個城市,離開這個讓人傷感的地方。

砰的一聲,門關上了。

整個屋子整潔且空曠,只剩下躺在茶幾上的桌子與鑰匙。

報紙的頭版赫然寫著幾個大字前書記“羅XX因貪汙,受賄雇傭他人行凶背叛無期徒刑”

“你們不用送我了,都回去吧!”李傑回頭對送行的朋友們淡然說道。

“讓我們送你上飛機吧!真沒有想到,我們的團隊就這麼解散了,這個世界上在也沒有我們聖徒了!”張碩說道,他是李傑的好朋友之一,同時也是李傑醫院的麻醉師。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但是有永遠友誼,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的!這兩年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李傑笑道。

“文育!我舍不得你,我怕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送行中的一個小女生說著竟然哭了出來。他是李傑的一個小師妹叫王雨琪。

“別哭!別哭!再哭就不漂亮了,我又不是在美國不會來了!”李文育拍著小師妹的肩膀安慰道。

“文育啊!你放心的走吧!小鑫家里我會常去,青青的哪里也放心!”楊柏說道,他是李文育的很敬佩的一個醫生,比李文育大不了幾歲,但李文育總是覺自己跟他比就是一個小孩子。

“嗯!好了,你們都回吧!聖徒今日解散了!但我們的友誼不會散!”

李文育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對是錯。他的老師曾經教過他,無論是多麼貧窮或則多麼富有。無論是多麼卑賤或者多麼高貴。在手術台上他們都是一樣的!

他們都是病人!對所有的病人要一視同仁。

那一日的情景依然曆曆在目,他看到了憤怒的羅書記,不應該是羅叔叔,憤怒讓頭腦變的不清醒,他甚至沒有認出帶口罩的李文育。

看到了奴顏婢膝的副院長,雖然他為人軟弱了點,喜歡討好領導上司,但他為人還不壞,從來不欺負手下。

看到了器械護士燕琳,這個乖巧中透著任性的護士,手術台上猶如機器一般,每次都能恰當好處的遞上需要的器械。但是生活中確開朗大方,總是喜歡說說笑笑,可惜有的時候喜歡耍些小脾氣,不過她從來不真正的生氣,只需要一個冰淇淋。

看到了麻醉師張碩,這個總想著配制超級麻醉劑的家伙……

巡回護士劉瑩……

第二助手于志剛……

第一助手……

李文育看到了站在第一助手位置的是小鑫,他的最好的兄弟小鑫!

還是那張熟悉的笑臉,那精湛的技術……

突然他覺得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年,那年他剛剛到這家醫院……小鑫自願成為他的第一助手,其實他技術並不比自己差……他們同時認識了青青……

突然他覺得,小羅不是躺在手術台上,而是與小鑫還有自己三個人在一起喝酒,是啊!

那段時間三個人不分彼此,雖然小羅是後認識他們的,但是對彼此的友情卻是一樣的。從此兩兄弟變成三個人。

接著青青也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三個人變成了複雜的四人眾。

一天李文育喝醉了,他這是他從小到大第一次喝酒……左右為難的時候李文育選擇傷害自己。

又是一天,青青嫁人了,新郎不是李文育期待的小鑫,也不是他李文育,而是小羅。

他們四個人又變成了兩個人。

最後變成了現在李文育單獨一個人。

青青與小鑫最後終于能在一起,現在小羅也去了,或許三個人在下面能和平相處吧!

“後悔麼?”李文育問自己,“或許吧!”他自己也沒有確切的答案,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後悔。

小羅生命終結也是一種解脫吧!還有他的父親羅書記,李文育不明白為什麼小羅會向著他父親的那個樣子發展。

他們四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多麼快樂啊!可是人總是要長大,總是要變得自私。就在他跟小鑫相互推托著猶豫著的時候,小羅第一個長大了!

但是這種突然的長大讓他不成熟,雖然他贏得了青青,但青青的消逝了,小鑫的凋亡了。

小羅他又得到了什麼?

李文育親手葬了青青與小鑫,他們兩個睡的很近……

生前不能同眠死後能在一起也是一種幸福吧!

他又回到了手術台前,小羅就躺在手術台上,他曾經憎恨這個手術台上的人,如果沒有他,小鑫跟青青不會死。

但是現在看著他,那英俊瀟灑的臉是蒼白如紙,他是一個傷者,他是一個病人,他也是一個痛苦的人,一個尋求解脫的人。

當他的父親在手術室咆哮的時候,他終于做出決定。

讓小羅如願吧!就讓他如願的去找青青跟小鑫去吧!

這一刻他有一種報複的快感,隨後是一種深深的孤獨!

上篇:同人亂侃 意想不到的結果     下篇:同人亂侃 第八十六章 狙擊洋中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