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阿特米斯之北極圈大戰 第三部分 第23節:爸爸的女兒  
   
第三部分 第23節:爸爸的女兒

第5章爸爸的女兒

地下世界,黑文市東海岸,科比實驗室

科比實驗室建在黑文市東海岸的石頭上,整個是用石頭雕出來的。它有八層樓高,六邊形的建築有五個邊周圍全是半英里厚的花崗岩,要進入實驗室只能從前門進。管理層加強了這里的防衛力量,但是誰會責備他們呢?畢竟巴克爾特喜歡攻擊科比,老是向他們縱火。參議院甚至特許該公司使用特殊武器——如果科比破了產,整個黑文市的防衛網絡都會和它一起完蛋。

如果有巴克爾的地精想要突襲科比實驗室,他會和DNA編碼的電動加農炮狹路相逢,這種武器在開炮之前會先行偵察侵入者的信息。整個建築連一個盲點都沒有,根本無處藏身,這里的防衛系統是十全十美的。

但是地精們才不用煩惱這些,實驗室的防衛系統實際上是為了對付那些可能會在不適當的時間過來巡視的LEP警官。正是奧珀爾?科比本人建立了地精三合會,針對科比的襲擊實際上全是煙霧彈,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免得人對她起疑心:小仙子才是電池事件和最近越來越頻繁的巴克爾犯罪活動的策劃人,唔,是策劃人之一。但是,為什麼一個富可敵國的人會和地精地下團伙扯在一起呢?

自打奧珀爾?科比一出生,父母就沒有對她寄予太多期望。她出生在公國山上一個富有的名門望族家庭中,本來嘛,小奧珀爾只要進個私立學校,拿張平凡無奇的文科文憑,然後嫁給一個合適的副總統,她的父親就很心滿意足了。

實際上,依她父親法拉爾?科比的心意,夢想中的好女兒應該是不精也不笨,長得很漂亮,當然,還得懂得自我滿足。但是奧珀爾並沒有展現出法拉爾所期望的特征。長到十個月時,她已經可以獨自走路了;到了一歲半時,她的詞彙量就已經達到了五百個單詞。在她兩周歲生日之前,她已經拆除了她的第一個硬盤。

不僅如此,奧珀爾還長成了一位早熟、固執、美麗的姑娘,這三個特點真是危險的組合。法拉爾多次勸說女兒把手頭事業交給男性小仙子,他都想不起來到底自己勸了她多少回了。到最後,奧珀爾干脆拒絕再和他見面。她所表現出的露骨的敵意令他父親非常擔心。

法拉爾的擔心是正確的。奧珀爾在大學里的首次行動,就是把自己的曆史學學位扔到一邊,跑去加入了基本是男生一統天下的工程學碩士兄弟會。她很快控制了這個協會,隨後立即開辦一家商行,專門和父親作對。專利很快如雪片般飛來,有可以兼做能量整流器機車的發動機消聲器、3D娛樂設備,當然,還有她的特別發明——雙層飛行翼。

摧毀了父親的生意後,奧珀爾以最低價購進父親公司的股權,然後將她的數家公司合而為一,舉起了“科比實驗室”的大旗。沒出五年,科比實驗室手中的防務合同就超過了其他所有公司。沒出十年,奧珀爾?科比私人注冊的專利發明就蓋過了所有其他仍在世的精靈。但是,半人馬弗利不包括在內。

但這還不夠。奧珀爾?科比渴望得到自從這個國家建立以來,所有其他精靈都不曾擁有的力量。幸運的是她知道有人可以幫她實現這個夢想。那人是LEP里一個理想幻滅的警官,是她大學時代的同班同學,他叫布萊爾?庫金……

布萊爾有足夠的理由厭惡LEP,畢竟朱利葉斯?魯特曾公開羞辱了他,而LEP卻沒有懲罰魯特。還有,自從他倒黴地卷入阿特米斯?法爾事件後,他就被解除了司令官的徽章……

對奧珀爾來說,在黑文市某個時尚餐館里偷偷往庫金的酒里放顆吐真藥,是件輕而易舉的事。奧珀爾高興地發現精神扭曲的庫金已經在構思一個計劃:他要推翻LEP。這是一個天才的計劃,他現在只需要一個同伴,一個擁有大量金子、手里還有一處安全設施的伙伴。奧珀爾很樂意提供這兩樣東西。

當庫金走進來時,奧珀爾正像一只貓一樣蜷縮在氣墊椅里,竊聽著警察局的一舉一動。在她手下的工程師們為LEP升級系統時,她在LEP網絡中安裝了許多間諜攝像機。這些攝像機的工作頻率和警察局自己的監視攝像機是一模一樣的,而且其能源來自LEP的光纖中所散發出的熱能,所以誰都發現不了這些設備。

“怎麼了?”庫金問道,他像平常一樣干脆。

科比沒有轉身。來人肯定是布萊爾,只有他擁有進出密室的芯片,那個芯片就植在他的指關節里。

“我們上一批電池被查繳了,是在LEP一個常規監視站被查到的,運氣真糟。”

“D’Arvit!”庫金詛咒道,“沒關系,我們還有很多庫存呢。在LEP看來,它們不過是普通電池而已。”

奧珀爾深吸了口氣:“地精們配有……”

“別跟我說是……”

“軟頭激光槍。”

庫金重重一擊砸在工作台上。“那些白癡!我警告過他們不要使用這些武器。現在朱利葉斯可能知道我們正在醞釀的事了。”

“他可能是知道了,”奧珀爾安撫說,“但是他無法阻止我們。等到他們弄清我們的計劃,已經太晚了。”

庫金並沒有笑。他已經有一年時間不笑了,相反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好吧,我們的時機就快到了……也許我們應該自己生產電池。”他思忖著說。

“不行的。單是建個工廠就要花費我們兩年的時間,而且還不能保證弗利不會發現它。但我們沒有選擇。”

科比轉過椅子,面對她的同伙:“你看起來很糟糕。你用了我給你的藥膏了嗎?”

庫金輕輕地按著他的頭,他的頭上長著可怕的腫塊。“它根本不起效,藥里有可的松①,我對可的松過敏。”

庫金現在的身體狀況很不一般,也許該說是獨一無二的。去年圍攻法爾莊園時,他被魯特司令官注射了一針鎮靜劑。不幸的是這種鎮靜劑和他當時正試用的某種違禁的腦力增強物質起了糟糕的反應。結果庫金的腦門弄得像熔化的柏油,而且一只眼睛還向下翻。又變丑又遭降職,真是禍不單行啊。

“你應該切掉這些癤子,你這副樣子讓我都沒法看你了。”

有時奧珀爾?科比會忘了自己在和誰說話。布萊爾?庫金可不是她公司里的那些馬屁精。他冷靜地拔出一支專門定制的紅孩兒手槍,朝氣墊椅的扶手上開了兩槍。那個精巧的裝置旋轉著滑過繪有圖畫的橡皮地磚,把奧珀爾四腳八叉地丟在了一堆垃圾里。

被羞辱的LEP矮精靈捉住奧珀爾的尖下巴:“你最好習慣看我,親愛的奧珀爾,因為不久以後這張臉就會出現在地下世界每個顯示屏上,而且會占據最顯眼的位置。”

小仙子的手指握成了拳頭。她可不習慣別人反抗她,更別提粗野的暴力行為了。但是此刻她可以看出庫金眼睛里的瘋狂。那些藥不但毀掉了他的魔力和相貌,更重要的是,它們毀壞了他的大腦。

忽然間庫金又恢複了常態,他儀態優雅地把小仙子扶了起來,就好像啥事都沒發生過。

“親愛的,現在繼續作報告吧。巴克爾對鮮血極度饑渴呢。”

奧珀爾撫平身上女式緊身連衣裙前面的皺褶,說:“肖特隊長正陪同那個人類,阿特米斯?法爾到E37去。”

“法爾在這兒?”庫金驚叫一聲,“當然!我應該猜到他會被懷疑的。這太完美了!我們的人類奴隸會好好照顧他的——卡雷利已經被催眠了。我還有這個魔力呢。”

科比往嘴上塗了一層血紅的唇膏,說:“如果卡雷利被捕,可能會有麻煩。”

“別擔心,”庫金向她打包票,“卡雷利先生已經被催眠好多次了,他的大腦就像清洗過的光碟一樣空白。他什麼故事也不會講,就算想講也講不出。而且他一旦替我們做完那些髒活兒,法國警察就會把他關進一間漂亮的牢房里。”

奧珀爾咯咯笑了起來。雖然庫金從來不笑,卻擁有相當美妙的幽默感。

上篇:第二部分 第22節:法爾是清白的(4)     下篇:第三部分 第24節:照相(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