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一卷 阿拉奇生物文明 第十章 逃亡  
   
第一卷 阿拉奇生物文明 第十章 逃亡


走在寬敞的大街上,看著道路兩旁充滿歐式風格的房屋,不時可以看到一些手拿巨劍身穿盔甲的人們和一些裝飾精美的馬車從身邊走過,使朱天邢感覺仿佛來到了中世紀時期的歐洲。Www.

“奧帕特城是夏洛特行省的主城之一,因為靠近凱其拉森林,每年都有大批商人和魔獸販子來城里交易,因此這里的繁華程度和首都也不差上下,由于來往人員比較複雜,為了保證商人們的利益不受侵犯,所以奧帕特城的城防也是全國最好的。”盧恩迫不及待的給朱天邢介紹著,臉上充滿著自豪的表情。

“我怎麼說,怎麼這麼多穿著盔甲拿劍的人,原來是士兵啊。”朱天邢恍然大悟。

“你不是說你們國家正在發生戰爭麼?怎麼看城里的人一點也緊張,絲毫沒有戰爭的樣子。”看著周圍一片和平的景象,朱天邢心中泛起疑惑。

聽到朱天邢的話,盧恩低下了頭“其實,我們國家基本上每年都有戰爭爆發,人們似乎已經習慣了,反正不管發生什麼樣的戰爭,最終都會由科布拉帝國出面平息的。因此人們都不怎麼受戰爭的影響。而且今年的戰爭發生在南部,對這里幾乎沒有影響。”

這可能就是弱國的悲哀吧,朱天邢似乎有些同情這個國家的人民,打仗都已經打到麻木的地步也算是一種境界。

“凱林,我終于找到你了,你什麼時候出來的。”正當朱天刑在欣賞城內的風景時,一道高昂的聲音傳了過來。

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穿著銀白色盔甲騎著一匹棗紅駿馬的年輕武士走了過來。

一身銀白色的裝束配上一頭金黃色的頭發再加上一幅棱角分明的臉龐,活像漫畫里走出來的人物,看的朱天刑內心一陣贊歎。

看了看自己的這身打扮,然後再和對方一比較,朱天邢就像一名鄉下來的乞丐。數不盡的寒酸。

“嗨,弗萊克,你怎麼到奧帕特城了,你不是去前線了麼?”凱林對年輕武士的到來有些吃驚。

“戰爭都已經結束了,聽說你去了凱其拉森林,我就直接來這里找你了,哦,天哪,烈焰魔獅,你們是怎麼抓住它的。”武士來到凱林跟前一個翻身下馬,動作乾淨利索。

“對了,這是我們在森林里遇到的一位朋友,就是朱大哥幫我們抓得烈焰魔獅,不過巴布他,被魔獅給殺死了。”凱林撫摸著魔獅,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悲傷。

“別難過了,凱琳。”武士說完後轉向了朱天邢,用眼睛打量了一遍,仿佛有些不相信朱天刑的實力,“這位朋友,非常感謝您對凱林的幫忙,我叫弗萊克,是國家第二軍團的一名大隊長,也是凱林的師兄,這一路上沒給你少添麻煩吧。”

朱天邢一眼就看出這個小白臉明顯非常喜歡凱林,在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滿了敵意,尤其是剛才的介紹中還著重說明是凱林的師兄。

這讓朱天刑的心里非常不爽,“神氣個毛啊,打扮得跟圓桌武士一樣。”當然朱天邢只能在心里這麼想想,必要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千萬別這麼說,舉手之勞而已,任誰看到這麼美麗的小姐遇難都會伸出援助之手的,所以麻煩根本談不上。”朱天邢對弗萊克虛偽的寒暄著。

弗萊克的注意力根本沒在這里,只是隨便的“呵呵”兩聲就轉身向凱林問長問短去了,讓站在旁邊的朱天刑看得牙癢癢的。

“我們去前面的酒店喝一杯去。在森林里呆了這麼長的時間,一口酒都沒有喝過,走,朱大哥讓你嘗嘗這兒的特制酒,保准你上癮。”可能感覺到朱天刑的不爽,盧恩和莫卡趕緊拉著朱天刑走開。

“你們去哪兒,等等,我麼一塊。”看到朱天刑三人的離開,凱林趕緊打斷了弗萊克的喋喋不休,追了上來。

當然弗萊克也厚顏的跟了過來,凱林的表現讓他對朱天刑越發的不待見了。

酒店很大,里裝修得非常簡單,沒有任何華麗的裝扮,但卻讓人感覺很舒服。

幾人來到二樓的房間里面,剛一坐下,就聽到弗萊克的聲音又想起。“大家想吃點什麼,隨便點,今天我請客,不用客氣。”雖然說的是大家,但眼神卻始終都沒有離開凱林。

“朱大哥,你想吃點什麼。”凱林並沒有理會弗萊克的善意而是詢問著朱天刑。

看著凱林的表現,弗萊克的眼中閃過一絲嫉妒的光芒。

“對了,朱大哥,你的戒指還給你。”凱林將手中的空間戒指取了下來。

“想不到,朱先生還是一位魔法師?不知道是什麼屬性的?”看到空間戒指的弗萊克稍微有些驚訝,有些懷疑眼前這個齷齪無比的人物怎麼可能是魔法師。

“我並不是魔法師,這枚戒指是我的仆人的。只不過我拿來裝些東西而已。”朱天刑將戒指帶到了手上。

“忘了介紹了,那兩位是朱大哥的仆人,一位是武士,另一位是魔法師,而且實力很強大,這位先生的手就是被烈焰魔獅的炎天火雨給弄受傷的。”當朱天刑說出自己不是魔法師的時候,盧恩就開始給他打眼色,見朱天刑根本沒在意,盧恩只好自己向弗萊克解釋。

弗萊克臉上露出了一個極具風度的微笑,裝作毫不在意。

“來,朱大哥我們喝一杯。”莫卡端起了一杯酒。

第一次嘗到這個世界的酒,朱天刑感覺有點像地球上的啤酒,但比啤酒要甜,很好喝。

正當幾人開懷暢飲的時候。

“砰!”一聲,房間的門打開,一對手持巨劍的武士沖了進來,而且領頭的一位還帶著一只厄姆倫斯獸。

眾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厄姆倫斯獸那根火紅的獨角。

“咣當”,杯子直接從正准備向朱天刑敬酒的凱林手上滑落。

一切的解釋都是蒼白的。

清醒過來的眾人目光“刷”的看向了正在悠然自飲的弗萊克。

“你為什麼要這樣?”凱林一臉憤怒的看向弗萊克。

“作為一名軍人這是我的職責,國家法律規定,沒有獲得魔法師身份不能佩戴空間戒指,而且你們所說的魔法師仆人,我根本不信,你們有誰聽說過有法師給人當奴仆的麼?因此,我懷疑這家伙是故意接近你們的,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面對凱林的職責弗萊克振振有詞。

弗萊克將國家法律般出來讓眾人根本無法反駁。

凱林臉上充滿了焦急的淚水,一方面是對弗萊克的痛恨,另一方面是對朱天刑的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將戒指拿出來,那麼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依照我國法律,請出示您的魔法徽章,接受檢查。”其中一名武士對朱天刑說道。

“我沒有”朱天刑的回答乾淨利索。事情既然到了這個份上,基本上已經不需要解釋了。朱天刑現在滿腦子想的是該怎麼逃跑。

就在幾名武士上來抓捕朱天刑時,施奈克突然發難,只見一道綠光閃過,其中一名武士連人帶盔甲一般身子瞬間融化變成一股血水。

毒液腐蝕所產生的濃煙和氣味,以及士兵發出的撕心裂肺的慘叫將所有人都嚇呆了,趁著眾人還沒回過身來,朱天刑立刻翻身從窗戶跳了下去,道格也不再隱藏自己受傷的胳膊,兩柄短刀瞬間劃過跟前兩名武士的脖子然後轉身爾逃。

朱天刑掏出軍刺,飛快的向城門方向奔去,道格和施奈克也在身後緊緊地跟著。

城門口的士兵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依然在正常的檢查者來往的行人,不過隨著一聲刺耳的警報聲響起,士兵們立刻舉起手中的武器擺好了一幅禦敵的樣子。

看來這種事情經常發生,要不然士兵們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做出反應。

眼看著巨大的城門在警報聲中即將關閉,朱天刑恨不得能夠飛出去,他知道一旦今天出不了城,很有可能被抓起來,按照盧恩在森林里的描述,自己的行為足夠被處死幾次了。

然而,幸運最終還是沒有降臨到朱天刑的身上,當他來到城門口時,面對他的卻是一排排整齊的長槍和緊閉的城門。

後面的武士們這時也追了上來,其中還有一個讓朱天刑恨之入骨的身影。

“朱先生,我看你和你的仆人還是束手就擒吧!要不然,我們有權將你當場擊斃的。”弗萊克奇在馬上看著朱天刑,一連洋洋得意的表情。

“束手就擒,沒那麼簡單。”朱天刑看著周圍的士兵,似乎並不害怕。

“尊敬的隊長大人,你應該認得這個東西吧,聽凱林說過,你們當上隊長的每一人都有一塊兒,對麼?你說我要是將能量輸入里面,會發生什麼事?”朱天刑從戒指里拿出一塊元素水晶。

在看到朱天刑手里的東西後,弗萊克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那麼大的一塊元素水晶如果引爆後所造成的後果,他的心里很清楚,這不是他一個小小的隊長能夠承擔的。

“朱天刑,你想干什麼?”

“我想干什麼,你很清楚,我現在數到三,你們必須打開城門讓我出去,要不然,這麼多人就一起陪葬吧。”朱天刑手舉著元素水晶,一幅視死如歸的模樣

其實他的心里也是非常緊張,以他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自殺的,但弗萊克並不知道,因此在朱天刑剛喊道“二”的時候就聽到了一聲

“打開城門,放他出去”。

第一次寫書,難免有些不足,請給位朋友多多指點。

上篇:第一卷 阿拉奇生物文明 第九章 人類城市     下篇:第一卷 阿拉奇生物文明 第十一章 重返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