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章 戰爭開始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章 戰爭開始


光明帝國發動的進攻完全是突然的,實現並沒有任何的征兆。

相對于之前的幾個月里,克里夫大肆宣揚阿拉奇神教期間,光明帝國並沒有任何的反應,仿佛就像一切並沒有發生一樣的平靜。

朱天刑也大量的派遣出偵查蜂在光明帝國的各個城市,除了得到一些光明信徒反對阿拉奇神教的聲音之外,並沒有聽到任何有關進攻的事宜。

這種平靜的態度讓朱天刑有些為難,另一方面信徒們的發展速度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因此,也讓朱天刑陷入巨大的誤區,在他認為,現階段最好的措施就是先將整個科布拉帝國先占領下來,然後再決定對光明帝國的進攻。

然而,他顯然忽略了這個星球上的文明種類,魔法傳送鎮和空間儲存工具的使用,讓戰爭變的簡單了許多,人們不需要考慮後備物資的運輸問題,軍隊調集也不需要長時間的長途跋涉。再加上光明帝國的特殊性,戰前的動員也就僅僅是光明教皇的一句話。

針對朱天刑或者說是阿拉奇神教這個異端邪教,整個光明帝國的大部分國民都是痛徹入骨。

先頭的部隊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進入了科布拉帝國。

布拉米奇,出生于科布拉帝國與光明帝國相交屆的一個小鎮上。祖父曾是科布拉帝國第6軍團的一名小隊長,在40年前帝國的內亂時死在了戰場上,而父親則是一名傭兵,4階武士的實力讓他也不可能混出多大個成就。也就剛剛能夠維持生計。

從小聽著父親給自己講述的冒險經曆和爺爺的英勇事跡,讓布拉米奇在內心中充滿了對實力的渴望。

可是,幸運之神並沒有將他的這份願望變成現實,布拉米奇並不是一個擁有天分的人,無論是做武士還是魔法師。父親曾經也將希望寄托于他,但自從在去年布拉米奇14歲生日時,父親請來的一名8階強者檢查過他地身體後。布拉米奇就已經絕望了,一同放棄的還有自己地父親。

在這個大陸上。體內天生就擁有能量的人很多,幾乎每2個人中就有一個,雖然大部分所擁有的能量都很少,但最起碼成為一名武士還是極有可能的。然而,布拉米奇很不幸的成為了另外一半。

在他地體內。完全沒有任何地能量存在。換句話說。即便是最初級地武士他也沒任何地希望。天生就不能使用斗氣地他即便技巧練地有多麼成熟。也比不過鎮上和他一起長大地伙伴。

然而。布拉米奇是一個很特別地孩子。他擁有一個堅毅地性格。雖然家人放棄了他。但他自己並未放棄。他始終相信技巧可以彌補實力地不足。同時。他還是一個敢于冒險地人。

父親願意帶他加入傭兵。但他卻可以偷偷地去冒險。于是。在有一天他瞞著所有地家人。離開了生活了15年地小鎮。

然而當來到外面地世界里。布拉米奇才發現。一切都並不像自己地父親說得那樣。一路到處可見地都是陷入了瘋狂地人們。這些人們地口中幾乎除了不停地重複著一個詞語外。布拉米奇在也打聽不到任何地東西。

而這個詞語就是----阿拉奇神教。

因此。對一切都充滿好奇心地布拉米奇顯然也對這個阿拉奇神教產生了興趣。

當他聽說了前幾天人們親眼所見到的神跡時,整個人一下子呆立了,這幾乎讓他已經絕望的內心重新點燃了火焰。顯然布拉米奇並不是一個笨蛋。父親曾經給自己講述過大陸上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危險,其中一樣就是來自人們的欺騙。

為了驗證人們所說,布拉米奇到處打聽著有關阿拉奇神教的一切,這一點對于現在的科布拉帝國並不困難,幾乎稍微大一點城市里都有著很多信徒。甚至還有一些教堂。

在其中一個城市內,布拉米奇幸運的看到了人們口中所說的神跡,親眼所見到地景象無疑要比傳說中來地真實。布拉米奇立刻就相信了。

帶著狂熱的心情,他沖向了教堂,在神聖地宣讀了阿拉奇神教的教義後。布拉米奇最終成為了一名光榮的信徒。並接受了神的洗禮。

在洗禮的過程中。布拉米奇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正在快速提升的力量。按照大陸上的標准,僅僅是一天的時間。布拉米奇的實力就已經達到了4階頂峰,似乎就差那麼一點點步入五階。

“主教大人,我可以感受到偉大的魔獸之神所賜予我的力量,可是我要怎麼做才能得到的更多呢?”第二天,布拉米奇再次來到了教堂,並向主教問道。

人類對于欲望的追求似乎是沒有止境的,在沒有希望的時候還好說,一旦你給了他希望,那麼這種追求就會變成超乎想象的瘋狂。此刻的布拉米奇就是這個樣子。盡管他的年紀還小,但這份欲望卻要比所有人的都大。

很有可能,克里夫教皇也正是利用了人類的這個弱點,讓阿拉奇神教迅速壯大起來。

“恭喜你,我的孩子,一切力量的增長都是取決于你自己,偉大的魔獸之神只不過是賜予了我們一顆種子,一顆希望的種子,這顆種子就在我們的心中,只要你有一顆堅毅的心,相信一定會再次得到神的恩賜。”一身黑色長袍的主教撫摸著布拉米奇的頭部,一臉神聖的說道。

說起虔誠來,這些原本就跟隨著朱天行的信徒們才是最虔誠的人,在經過克里夫長達2年多的洗腦,再加上親眼見識了阿拉奇生物們的實力,現在就算是讓他們去死,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怨言,當然了,這樣的命令必須要附以神聖的光環才能產生作用,最好是由克力夫或者是朱天型說出,效果可能會更好。

走出了教堂的布拉米奇並沒有將心中的欲望放下,反而更加地狂熱。不過這次卻有著很大的不同,剛才主教所告訴他地信息里明顯的頭露出。只要自己對阿拉奇神教越虔誠,那麼實力也就會增長的越高。這樣的想法讓他很快將心中的欲望轉化為了希望,並向自己的家鄉回去。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讓他地實力增長到了將近5階的水平,這已經超過了父親。相信回去後自己的實力會讓全鎮的人大吃一驚。

當激動的布拉米奇回到小鎮上時,卻沒有他想象中的那種場景,反而自己卻大吃了一驚。

四周到處都是尸體,和已經倒塌的房屋。

布拉米奇立刻沖向了自己的家。從一堆廢墟中他遠遠的就看到了掩埋在下面的母親地尸體。

布拉米奇停下了腳步,原本是回來報喜,炫耀的他,在這一刻崩潰了,淚水止不住的從臉上滑落,他瘋狂地哭喊著,跑到了廢墟跟前,拼命的用手將母親的尸體從里面拉出來,母親的手已被另外一只手死死的拉著,那是自己的父親。顯然小鎮發生了戰爭,父親在保護自己母親地時候被對方殺死,因為父親的另外一只手上還抓著一把巨劍。兩人的胸口中都有一個巨大的傷口,此時血以流干。

“嗨看那里,還有一個異教徒。還是個小孩。”正在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他猛然轉身,遠處是兩個身穿銀色鎧甲的士兵,其中一個正用手指著正在廢墟上哭泣的布拉米奇。從他們胸前的圖案上。可以看出,兩人正是來自光明帝國,因為這個圖案幾乎在大陸上隨處可見。

沒有任何的猶豫布拉米奇立刻拿起了父親手中的武器,快速地沖向了兩名士兵。

面對如此快速地布拉米奇,兩名士兵稍微有些驚訝,畢竟布拉米奇的年齡還小,而這樣地速度沒有5階的實力根本做不到。

“當……”手上傳來的巨力差點讓其中一名士兵的武器脫手,不過虎口已經明顯崩裂,而此時的布拉米奇完全沒有任何的感覺。他現在只想將前面兩個家伙殺掉。此時。另外一名士兵顯然才剛剛反應過來,連忙拔出武器。

長期以來。雖然布拉米奇沒有任何的能量,但對于技巧卻十分的嫻熟,絲毫不亞于一個真正的武士。

兩名士兵的實力甚至還沒有達到3階,對于斗氣的運用僅僅只是入門,在面對一個剛剛加強過肌肉強度和神經反應速度的布拉米奇時,根本就是力不從心。

很快,一聲慘叫響起,一名士兵的脖子上被布拉米奇劃開了一個巨大的傷口,鮮血瞬間噴湧而出,濺了布拉米奇一臉。

士兵的慘叫聲在死一般沉靜的小鎮上顯得格外淒慘,這時,布拉米奇已經可以聽到從遠處傳來的大規模腳步聲,顯然其他士兵在聽到慘叫後。正向這里趕來。

剩下的一名士兵在聽到遠處的聲音後,立刻改變了策略,由進攻轉化為了防守。明顯是在拖延時間。

布拉米奇是一個聰明人,事實上在剛才士兵死亡的時候他已經徹底清醒了,眼前的血腥讓他有些害怕,于是在兩記猛攻下,布拉米奇立刻轉身向鎮外跑去。

從小在這里長大的他對地形和環境,要比這些來自光明帝國的士兵熟悉的多,因此,在將近一個小時後,布拉米奇便甩掉了後面的追兵。

停下來的布拉米奇,首先是一陣猛吐,臉上的鮮血此時已干,吐完之後,他便倚著跟前的大樹做了下來。

接著是一陣痛苦而低沉的哭泣,一下子突然喪失了親人的痛苦和親手殺人的恐懼幾乎已經讓15歲的布拉米奇崩潰了。

現在他唯一能夠依靠的就是幾天前才見到的那個主教。

于是,布拉米奇連夜便趕到了夫科特的教堂。

由于還未全面開戰,再加上剛才的小鎮上的行為只是光明帝國先頭部隊的私下行動,因此,此時的科布拉帝國和朱天刑還未受到任何的消息。現在地他正在忙碌于改造神界的事情,而克里夫也在忙于處理神教地管理和教義的完善。

“主教大人。”凌晨,天還未亮,布拉米奇就敲開了教堂的大門。

“布拉米奇,你怎麼了?”原本還有些不高興的主教在看到滿臉血跡的布拉米奇時,立刻問道。

“主教大人。我的父母死了,整個小鎮上的人都死了。”看到了一臉聖潔地主教。布拉米奇仿佛遇見了親人般,失聲痛哭起來。

“可憐的孩子,什麼時候的事情?”完全繼承了克里夫的風格,主教盡量的裝出一臉悲傷的心情將痛哭的布拉米奇樓在了懷中。

“就在昨天,我還殺了一個光明帝國的士兵,這是我第一次殺人。”布拉米奇哽咽著。

“什麼?你說光明帝國?”原本還在小聲安慰的主教大人,在聽到了光明帝國的時候。一把推開了布拉米奇。“你確認是光明帝國?”

看到對方地點頭和疑惑的眼神,主教沒等他開口就一把拉著布拉米奇說道:“走,快跟我走。”

進入教堂里面,主教利用魔法傳送陣聯系到了遠在首都威姆斯的教皇----克里夫。

“什麼事?”克里夫開口問道。

“陛下,光明帝國已經開始向科布拉進攻了。”主教連忙說到。

“光明帝國?你等等。”一聽到光明帝國後,克里夫連忙通過精神連接聯系到了朱天刑,並開口向主教問道:“什麼時候地事,怎麼發現的。”

“就是昨天的事情,具體的情況讓他來跟陛下彙報。”主教立刻將布拉米奇拉了過來說道:“孩子,將你昨天見到的事情向陛下彙報。”

可能聽到對方是教皇。布拉米奇明顯有些緊張,說話顯得有些吞吞吐吐,但這並沒有影響信息的傳遞。

而朱天行此時由于跟克里夫建立了精神連接。因此也等于同時接到了消息。

“雷達,立刻向前往邊境夫科特,對所有光明帝國地進行全面偵查,包括兵種數量和兵力部署情況,尤其注意法師部隊和魔法武器。”朱天行立刻吩咐道。

“二號,讓所有的生物。原地等待,在宿主到達後,立刻裝載,並運往邊境。”朱天刑緊接著又連接上了蒂娜:“立刻繁殖400只宿主和500只異形,同時讓艾拉帶領著現有的異形進入宿主體內,前往邊境。”

從剛才布拉米奇的描述中,朱天行可以感覺到,現在進入科布拉境內的士兵數量並不多,很有可能對方是在集結部隊。

這樣的情況下。異形這種超強實力而且速度極快。防禦又好的生物就有了極大的優勢。他們絕對是獵殺人類將領的最佳生物。而且還不用擔心魔法師地魔法攻擊。

魔法師們最大地缺點就是釋放大威力魔法的時候需要吟唱,而且還不能被打擾。而異形門地速度完全可以在吟唱期間將魔法師給殺死。

至于異形母皇的跟隨完全是為了產卵,用以及時壯大異形門的數量,即便是普通人體內所產生的異形,對于人類來說也是致命的。

當然,蠍子這種強大的生物顯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包括所有的暗精靈這次也被送上了前線。

而克里夫此時也向所有的信徒們告知了光明帝國來襲的消息。一時間,在科布拉帝國到處都充滿了對光明帝國的布滿,甚至有些狂熱的信徒們還自發的組成了“軍隊”向邊境的地方湧去。

對于此現象,克里夫並沒有表示阻止,反而還隱諱的暗示出,參與保衛阿拉奇神教的信徒們將會得到魔獸之神更大的恩賜。

特別是在一些個別的狂熱信徒實力再次暴漲以後,反抗光明帝國的人數開始迅速上升。

其實朱天刑並沒有指望這些信徒們將光明帝國打敗,戰爭的主力依然還是強悍的阿拉奇生物們。然而,在後面的戰役中,信徒的表現卻大大的出乎了朱天行的意料。

首先趕到前線的是前期上百只宿主所裝載地生物們,這些宿主正是先前進攻威姆斯皇城時的那一批。

這次運來得都是一些低階地物種,主要以小狗和刺蛇為主。

一同到來的當然還有朱天刑以及無論在哪里都會帶上的凱斯頓六公主妮卡。

這個可憐的六公主自從被朱天行抓住以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血腥與暴力,朱天行的殘忍和暴虐已經給她帶來了極大的恐懼。

然而當妮卡來到了夫科特時,卻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她怎麼也想不通。如此殘忍地家伙怎麼會搖身一變,受到了這麼多人的擁戴。而在前幾個月。當大陸上的人們提起朱天刑的時候還是一臉的憤怒,被稱之為惡魔的家伙卻在短時間內迅速轉變成神聖的神使。這任誰都無法接受,更何況,妮卡可是非常了解朱天刑的性格。

她之所以有這樣的驚訝並不奇怪,寄生生物的產生和試驗,妮卡並不知道,再加上阿拉奇神教地發展都是由克里夫一手操辦。既便于朱天刑聯系也是通過精神連接,而妮卡在這期間都是呆在凱奇拉森林里並沒有與外界有任何的接觸。

作為阿拉奇神教至高無上的神使大人親臨,在夫科特地信徒們顯然無比的激動,再加上從四面八方接到消息趕來的狂熱信徒們,更是將這種激動地場面升華到了頂點。

人們絲毫沒有奇怪朱天行此刻的模樣,尤其是空中上百只黑色的巨龍,反而更加確認了神使得身份。在普通人的眼中,巨龍已經算是神聖地存在,而朱天行居然能夠一次性的驅使上百只巨龍,除了魔獸之神之外。還有誰能做到。

整個夫科特城內,到處都是歡呼,祈禱和膜拜的聲音。城內的街道上已經站滿了人群。完全沒有大敵將至的景象。

這樣的情況朱天行顯然不可能從地面上行走,而是直接停在了夫科特城的上空,在所有人的仰視中瞬間消失,隨後出現在教堂高處的陽台上。

這種近乎神跡地能力再一次將信徒們地狂熱推上了高潮。甚至就連身邊的妮卡也沾了不少光,信徒們顯然將她當做了朱天行地妻子。

朱天行本人也沒有做任何的解釋,直接轉身向屋內走去。完全沒有理會妮卡一連憎恨的目光。

“你就是布拉米奇?”朱天行看著面前的布拉米奇說道。

“是……神使大人!”朱天刑如此的模樣和那雙充滿血腥的紅色眼睛,讓布拉米奇有些害怕。

“想不想為你父母報仇?”朱天刑說道。

“想!”聽到朱天刑的問話,布拉米奇似乎想到了自己父母的慘狀,臉上的表情立刻轉變,雙手緊緊的捏起了拳頭。

“你知道你得仇人是誰麼?”朱天刑說。

“知道,光明帝國。”布拉米奇咬牙切齒的說道。

“如果我要是給你足夠的實力,你會怎麼向他們報仇。”朱天刑繼續問道。

“實力?”聽到朱天刑的話後,布拉米奇突然來了精神,當看到朱天刑那雙血紅的眼睛時。又低下了頭。喃喃道“報仇……我……”

“等你想好了在告訴我,你現在還不配擁有實力。”留下了一句話後。朱天刑直接轉身走開。“等等,神使大人。”似乎是被朱天刑的話給激起了血性,又或者終于下定了決心,布拉米奇叫住了正准備離開的朱天刑,說道:“我要將他們全部都殺死。”

“將誰殺死?”朱天刑停下了腳步,但並沒有轉身。

“我要讓光明帝國的鮮血來為我的父母報仇。”布拉米奇這句話幾乎時候出來的。

“如你所願。”朱天刑終于轉過身來。

身邊的妮卡在看向布拉米奇的目光中充滿了恐懼。

此刻的布拉米奇眼神里透出的仇恨和堅毅,完全超出了他的年紀,毫不懷疑,一旦他擁有了絕對的實力,很有可能對與光明帝國來說,將又是一個朱天刑。

“安排一下。”朱天刑對布拉米奇現在的表現似乎非常滿意,跟身邊一臉恭敬的主教交代了一聲之後,便轉身向剛才的平台走去。

平台下面的信徒們在朱天刑的第二次出現時,立刻便安靜下來。

身邊的主教在向神使大人行禮後,便摟著布拉米奇轉向信徒們開口說到:“他的名字叫布拉米奇,同樣是魔獸之神的子民,就在1天前,光明帝國的士兵殘忍的屠殺了整個小鎮的人民,包括布拉米奇的父母。幸虧有神的庇護,讓布拉米奇逃出了士兵們的追殺,最終將戰爭的消息告訴我們,為了表彰布拉米奇的英勇,偉大的魔獸之神將給布拉米奇特別的恩賜。”

在主角的話音剛落,布拉米奇的身上突然泛起一團耀眼的綠色光芒,在數萬名信徒的注視中,布拉米奇緩緩的從平台上升起,整個身體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衣服在瞬間破裂。伴隨著一聲巨大的吼叫,從布拉米奇的最終暴起一團耀眼的白光。

當布拉米奇重新站立到平台上時,已經完全變了模樣,整個身體似乎在一瞬間長大的很多。渾身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正在此時,從遠處的天空中,飛來一只黑龍。落到了平台前面。

“布拉米奇,這只黑龍從此以後就是你的坐騎。”朱天刑指著面前的黑龍向目瞪口呆的布拉米奇說到。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三十九章 恐怖的寄生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一章 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