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六章 城陷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六章 城陷


朱天刑的到來並沒有影響生物們對人類展開的屠殺,只不過嘶吼的聲音停了下來。

朱天刑喜歡看著自己的生物,但卻不喜歡聽那種刺耳的叫聲,因此,每當有朱天刑存在時,它們都會表現出相當的安靜。或許,這將是他對生物們所剩下的最後的抵觸情緒。

將近四年的時間,從朱天刑成為了掌控者到現在,他對生物的感覺幾乎每一刻都在發生著變化,從剛開始的惡心到後來的習慣適應以及到如今的喜歡,或者說,這也不能叫喜歡,當朱天刑看著這些生物時就感覺自己像是一個父親在看自己的子女,盡管他還是個處男。甚至有的時候,當他看著這些生物的時候,還感覺它們有那麼一點可憐,它們沒有感覺,沒有情緒,沒有欲望,甚至連人類感覺最美好的愛情都不存在,如果說人類之所以區別于其他動物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可以隨意的支配發情期的話,那麼阿拉奇生物們被剝奪了這項權利則是為了,能夠更加容易的被控制或者說管理。

城內依然可以看到,四處逃竄的人類和後面緊追的生物,到處都是充滿了各種的慘叫聲,人們在這個時候唯一能夠選擇的就是死亡的方式,是被小狗撕成碎片還是被異形搗爛頭骨,又或者是被刺蛇的毒液融成一攤血水。

大型生物們此時已經沒有了用武之地。面對如此密集的建築,它們僅僅是移動一下就會造成大面積的倒塌。

城市內平坦的道路已經不見,到處都是被生物們砸出的坑窪,即便是稍微平坦一點的地方還被堆滿了尸體。

對于這些大量的尸體,朱天刑現在已經有了解決的方法,幾只蠍子高舉著身後地尾巴,慢慢的來到了尸體相對密集的地方,然後迅速放出了大量地寄生生物。無論多高實力的強者,一旦死亡之後,體內的能量也就會隨之消失。寄生生物們快速的繁殖速度,幾乎可以在2天的時間內,讓整個城內的尸體消失,而這些生物們在沒有了寄生體後,便會在短時間內死亡。

“你的阿拉奇神教不是不屠殺平民麼?你這個惡魔。”此時,被三王子殿下“保護”著地妮卡也來到了布拉巴城內。

看樣子,這個六公主殿下明顯已經適應了這種場面。沒有了之前每次的嘔吐和嘶叫。不過從睫毛上沾著的水沫還可以看出,她剛才明顯哭過。

“問的好,原本我還准備在下個城市時讓生物們放掉平民,但你剛才的話提醒了我,從今天開始,阿拉奇生物在光明帝國所到的地方,不許有活著的生物存在。”朱天刑慢慢的轉過身去,用血紅的眼光緊緊的盯著妮卡,低沉地聲音透著濃濃的血腥。

聽得妮卡渾身充滿了寒意。

“將她給我扔下去。”

朱天刑地話音剛落。身邊地布拉米奇就立刻跳了過去。一把抓起還在發呆地妮卡。遠遠地扔了出去。

將近40米地高空。對于妮卡這個純粹地血肉之軀來說。是致命地。即便擁有斗氣也無法改變命運。

妮卡這次是真地害怕了。拼命地呼喊著。急速地向地面落去。整個身體在空中來回地翻滾。

眼看距離地面越來越近。絕望地六公主已經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時。一只飛蟲急速地穿過。強大地利抓瞬間抓住妮卡地身體。整個身體在往下沉了一下後。便飛向了天空。在將要靠近黑龍地時候。又是一甩。拋出地身體又回到了布拉米奇地手中。

“這次是給你的警告,記住我地話,我不會讓你輕易的死去,尤其是在你得父親還活著之前。只要你們雙方有一個死亡。那麼另外一個也別想活下去。”朱天刑結果了布拉米奇手中提著的妮卡,然後在其耳邊輕聲地說道。

此時的妮卡顯然還未從剛才的驚嚇中反應過來。而是目光呆滯的看著朱天刑,然後緩緩的點了一下頭。

朱天刑也不管她是否聽明白自己所說的話,而是直接將人撂了過去,交給了布拉米奇。

光明帝國的城市和其他的國家的有所不同,這里的城市並沒有什麼城主府,而只有一個教堂,管理整個城市的人員便是教廷的神職人員,最高的職務便是教主,其次便是一些主教和牧師以及所謂的聖騎士。

布拉巴城也是一樣,不過由于朱天刑的事先交待,生物們並沒有對這里的教堂進行破壞。盡管如此,現在的教堂也有些破碎。

給生物們這樣的命令,並不是朱天刑良心發現,自從在科布拉帝國的皇宮發現了存有寶藏的密室之後,朱天刑便對這樣的地方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幾乎每一座城主府里都有這個地方,區別僅僅是密室的大小和寶物的多少而已。

如此巨大的戰爭要塞城市,不可能沒有留下任何的東西,最起碼元素水晶是肯定有所儲存的,畢竟這是支持魔法傳送陣的必須物品。

整個城內唯一的淨土,顯然也成了唯一的避難所。生物們緊緊地將整個教堂圍了起來,虎視著里面恐慌的人們。

朱天刑來到了教堂門口,然後從黑龍上跳了下來,一共跟著的還有布拉米奇。

當看到三米多高的朱天刑從生物閃開的通道內走進時,里面的人類開始出現了慌亂。

“不用害怕,這里是神聖的教堂,是光明神賜與我們的避難所,即使是最強大的惡魔也會被淨化。”這時,一名身穿紅色長袍的老頭,用威嚴的聲音向慌亂的人們說著。

這家伙裝神棍的造詣已經達到了極致,克里夫與其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即便是在這麼危難的時刻,人家還能保持著沉穩,說出那樣充滿神聖氣息的語言。

顯然,這個紅衣主教將外面包圍著的生物看成了不敢進入。以為這個神聖的教堂有著驅除一切邪惡的能力。

可是,阿拉奇生物並不是什麼惡魔,而光明神也不是什麼真正的神靈。

一切都是這些人的自我催眠而已。

當朱天刑和布拉米奇跨進教堂時,讓剛剛已經平息的民眾在一次陷入了慌亂。

這次,紅衣主教沒有在發表什麼言論,因為他也感覺到了害怕。

“你們的教主呢?”朱天刑在門口停下了腳步,然後說道問道。

“惡魔……去死吧。”這時從大殿兩側突然沖過來十幾名騎士,渾身散發著潔白的光芒,雙手高舉著舉劍。

光從外表上,朱天刑不得不說,光明神教在這方面確實做得不錯,這些騎士即便是在發怒的時候也是充滿了聖潔。沒等朱天刑動手,身邊的布拉米奇就立刻拿出了朱天刑給他的軍刺,瞬間迎上了沖過來的騎士。面對這樣的戰斗,根本用不上粒子光刀。

實力的懸殊讓整個戰斗結果變成了必然,布拉米奇在跟異形學來的經驗終于在這次大放光彩。

僅僅是2分鍾的時間,在上千名人類的注視中,十三位騎士全部倒下。

布拉米奇,一共攻擊了十三次,每一次都是無比精准的將手中的軍刺貫穿了對方的喉嚨,酒連每個人的位置都幾乎一樣。

特殊的傷口,讓大廳里瞬間出現了十三道血柱,一時間就剩下了,騎士們發出痛苦而又沙啞的低吼。

這和生物們的恐怖不同,布拉米奇明顯是個人類,但從他臉上的表情中可以看出這個人類對生命的藐視。

沒有任何的語言,布拉米奇在解決了所有人後,又重新回到了朱天刑的身邊,軍刺上還在滴著鮮血,他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動物,既沒有看正在呻吟的騎士也沒有看前面那數千人類,而是自顧自的在擦著軍刺上的鮮血。

這一刻,人們對朱天刑這個怪物的恐懼瞬間轉移到了布拉米奇身上。

“你們的教主呢?”朱天刑再一次問道。

“教……主……大人他……不”斷斷續續的聲音已經停止,原因是從布拉米奇手中飛出的一把匕首,依然是貫穿了脖子。

“你說?”朱天刑指著先前的那個老神棍。“你要是也告訴我同樣的答案,那麼死的可不止你一個人。”

有雷達的存在,沒有人能夠從城內出去,即便是傳送卷軸也不行。況且如此快速的戰爭,教主就是想跑也來不急。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五章 猛犸的強大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七章 感化院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