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七章 感化院密室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七章 感化院密室


“我……我……不知……道。”被不幸選中的老神棍此時也沒有了先前的那份從容,尤其是在看到剛才的場面時,渾身打著哆嗦,連嘴唇都在顫抖。

不光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是恐懼到了極點,剛才老神棍所說的話已經被朱天刑用實際行動給徹底推翻了。

神聖的光明神並沒有組織朱天刑這個惡魔的進入,反而連最虔誠的子民,守護神教的騎士都給殺了。

老神棍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沖了上去,緊接著大廳里出現了一聲慘叫,和他飛出門外的身體。

替代主教位置的是一只體型2米多的恐怖生物,此刻正向周圍的人群展示著自己鋒利的抓牙和那讓人膽寒的舌頭。身後的尾巴還在空中不停的擺動,發出“嗤……嗤”的聲響。

主教完全是被異形的尾巴給甩出去的,這是朱天刑的命令。他已經不想在這個上面耽誤時間。

被甩出門外的主教並沒有死亡,而是手捂著一只胳膊,拼命的嚎叫著,胳膊已經從中間斷開,慘白的骨茬刺破了皮肉,暴露空氣中。地上的鮮血如同泉湧。

很快,在大廳里寂靜的人類視線中,出現了上百根密集而又柔軟的觸角,緊接著,一根尖銳的習慣從觸角中伸出,落到了主角大人的頭頂。

慘叫聲戛然而止。四周重歸平靜。只剩下一陣陣讓人作嘔地吮吸聲。

人們始終沒有看到宿主那龐大的身軀,只是從地面上籠罩出的黑影和上百根觸角以及那根已經**老神棍腦袋上觸目驚心的吸管來感受宿主的恐怖。

別說是里面的人們,即便是站在朱天刑身邊地布拉米奇也是一臉恐怖的表情。

“主人。教主並沒有走。在戰爭開始地時候。躲起來了。但具體躲到什麼地方。這個人類地意識里並沒有。”雷達在吸取了意識之後。便立刻向朱天刑彙報。

“他不可能走地。”朱天刑肯定地說道:“你現在帶領生物們向下一個目標進發。務必在明天中午趕到。不能給他們太長地時間准備。還有。派幾只坦克蟲過來。將教堂地地下給我挖通。”

地面上只要有人地地方。都不可能逃脫雷達和偵查蜂地搜索。顯然剛才朱天刑就是一無所獲後才做出現在地決定。

這次宿主空投地方法將戰爭地時間大大地縮減。即出乎了朱天刑地意料。那麼肯定也會讓對方大吃一驚。

光明帝國在接到消息後必定會改變先前地策略。他們不可能看不出在拉維斯行省境內地斯戴爾河地重要性。因此。現在所給朱天刑地時間並不多。人類大軍很有可能在前方某一個城市地路上已經開始等待。

雖然阿拉奇生物里地大部分地面物種都有鑽地地能力。但它們並不善于挖掘。只有坦克蟲例外。這完全是它原始地能力。

十幾只坦克蟲的挖掘速度幾乎可以在一個小時之內讓整個教堂所處的位置徹底塌陷。

但這次朱天刑並不是讓坦克蟲搞破壞,而是依靠它來挖寶。

很快,朱天刑就得到了由地下發傳來的信息波動。

“走吧。”得到消息地朱天刑立刻招呼著布拉米奇離開了大殿。向後方跑去。

教堂的最前面是一個高聳的建築,也就是剛才他們所在的大廳,除此以外,在教堂的後面還有相當大的一塊地方,這里除了各種用于信徒祈禱的房間之外,都是一些神職人員的住所。甚至連城市的感化院也在最里面地角落里。

感化院就是用于關押一些觸犯教義和法律地信徒,其性質就類似于其他國家的監獄。

至于建立在這里,則完全是因為教堂里地安防工作比較到位。

這一點從剛才被布拉米奇所殺的十三名騎士上可以看出,要不是雷達的精神力將整個教堂完全屏蔽的話,那麼布拉米奇也不一定能夠那麼快解決戰斗。畢竟里面還有3名騎士的實力已經達到了聖階的實力,而且其中最低的也是9階高手。

這也正是布拉米奇能夠給人們造成那麼大震撼的主要原因。

“大人,剛剛那個生物就是雷達麼?”路上,布拉米奇終于鼓起了勇氣向朱天刑問道,自從剛才到現在。他的腦子里一直都在回蕩著雷達的畫面。

在來的時候。朱天刑曾給他逐一說過生物們的種類和特性以及攻擊的方式,但在說道雷達的時候。朱天刑只是用一句“它可以吸取人類的意識來獲得精神力,同時還能獲取意識里所包含的記憶。”因此,布拉米奇並沒有聯想到如此血腥的場面。

意識本身就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對于他這個大陸上的原住民來說,還不知道記憶儲存于大腦的具體方式。

“記憶不是處于人類的靈魂里麼?這樣的方式怎麼能夠獲取意識?”盡管布拉米奇是一個聰明的人,但對于這種從來都沒有聽過的東西他還是有些不解。

“布拉米奇,你記住,從今天開始,忘掉你在大陸上所學到的一切知識,靈魂本身就是一件虛無飄渺的東西,人類的所有意識都是來自于大腦,也就是你的頭部。”朱天刑停了下來,指著布拉米奇的腦袋說道。

被朱天刑這麼一說,布拉米奇頓時沒敢再繼續說話。

“你是不是認為這種方式有些殘忍?”朱天刑的聲音打破了平靜。

“沒…有”布拉米奇小聲的回答道。

“戰爭本身就是充滿了鮮血于殘忍的,尤其是宗教和種族之間的戰斗,而剛好,我們兩樣都占了,雖然雙方都是以神的名義去戰斗,但本質上卻是種族之間的戰爭。”朱天刑繼續說道:“事實上,在這個大陸上,最殘忍的並不是生物,這一點從大陸的曆史上就足以看出,而你的父母同樣是被自己的同類殘忍的殺害,甚至整個小鎮沒有一人生還,而阿拉奇生物,它們的體型和身體構造決定了攻擊的方式,而這種方式對于人類來說,看起來是比較殘忍,但這些並不是絕對的,它們最起碼不會折磨人,不會去耍什麼陰謀,他們只會從正面中直接的進攻。它們從來不會對自己的同類下手,其實,有時候,最殘忍的並不是**裸的殺戮,而是心靈上的折磨。”

朱天刑對布拉米奇所講的這些話,其實也是將給自己在聽。

可能是提到了自己的父母,讓布拉米奇回憶起了當時的慘狀,已經稍微柔和的眼神再一次恢複到了先前的那中決絕。

“到了。”朱天刑突然停了下來,看著前面的建築,說道。

出現在兩人視線中的是一座整體全部由石頭所砌成的建築,正是感化院。

感化院四周的環境充滿了蕭瑟和荒蕪,各種雜草叢生,給人的感覺似乎很少有人來過這里。

“大人,這是什麼地方?”布拉米奇有些疑惑。他不明白朱天刑為什麼要來這里。

“感化院,也就是監獄。”朱天刑的話剛剛說完,地面上就突然開始了一陣翻湧。

3只黑色的坦克蟲,緩緩的爬出。徑直走向前面的感化院,然後猛烈的撞擊過去。

“轟……”在一陣轟鳴中,面前的建築立刻變成了廢墟。地面上露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從倒塌的廢墟中可以明顯的看出,這個感化院完全是一個幌子,里面並沒有任何的東西,完全是一個空殼。

兩人隨即向坑內走去,由于上面已經被破開了一個大洞,因此光線可以直接射入。不過即使沒有光線,這里面也不會陷入黑暗,因為從破爛的牆壁上還可以不時的看到魔法燈。

感化院的地下室十分開闊,和可布拉帝國皇宮內的密室有所不同的是,這里面裝飾的十分奢華,與其說是密室卻更像是一個地下宮殿。

中間是的開闊地帶好像是一個大廳,四周都是一些小房間所組成,並且從大廳左側的樓梯可以看出,這個地下室並不是簡單的一層。

“下去吧,人們都在下面。”朱天刑向布拉米奇命令道。通過精神力場的掃描,朱天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下面有至少數十個人類。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六章 城陷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一百四十八章 光明中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