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零九章 巨卵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零九章 巨卵


6名神階強者的加入並沒有讓獸人表現出多大的驚慌。依然是舞動著那把巨大的板斧。

朱天刑三人則是緊盯著場中的戰斗。對于現在的他來說這樣的戰斗並不能引起多大的興趣,只不過,對于獸人的表現稍微有些驚訝。

7重領域的疊加可不是容易抵擋的,即便是天使也很難再這樣的情況下展開領域,更何況這個狂暴的獸人沒有使用任何的領域。

換句話說,這個獸人完全是依靠自身的肉體實力來抗衡7名神階。

再有就是,獸人的攻擊方式,對于朱天刑這個長期跟充滿著攻擊性的阿拉奇生物生存在一起的掌控者來說,這種攻擊方式再也熟悉不過了。

他還記得當初在教導布拉米奇時所采用的方法,那就是讓他學習異形們的攻擊,那種最原始也是最直接的攻擊方式。經過事實證明,這種方式脫去了花俏的外表後,所表現的戰斗力是驚人的。

此刻,在朱天刑面前的獸人,正是采用的這種最原始的搏殺方式,看似簡單,卻威力無比。

布拉米奇並沒有獸人這麼強壯的身體,因此也沒有這種強大的爆發力和攻擊速度。

但畢竟是面對著7名神階和重領域,獸人所遭受的巨大壓力是不可想象,與之前相比,他的攻擊速度有了明顯的減慢。

相對于獸人來說,七名神階看上去要輕松的多。

人類的優勢就是擁有著強大的智慧,7名神階並沒有跟獸人硬拼,而是不停的躲閃著,畢竟以他們的身材,即便是在7重領域下,挨上一記板斧也絕對不是那麼的好受。

正如朱天刑剛才所說地那樣。獸人龐大地身軀在領域中地速度已經原來越慢。體內能量地快速消耗讓他已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當然。如果現在他想要逃地話還是完全能夠逃脫地。但從他地行為舉動上來看。目前並沒有任何逃跑地跡象。

“獸人體內地能量快消耗完了。”朱天刑小聲嘀咕了一句。隨後。整個空間里所有地領域立刻消失。

周身地壓力突然減少讓獸人明顯有些不適應。原本全力抵抗領域地身體。在這時猛然向前一沖。然後便像一座小山般地倒下。

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而7名神階此刻也並不怎麼好受。盡管朱天刑已經精確地控制了精神力地釋放。但魔法反噬並沒有消失。只不過相比以前要好上了許多。

“請問大人是?”七人中,一名年紀稍老的在起身後,將身體轉向了牆角地帶所坐的朱天刑幾人,先是躬身行禮,然後問道。

其實早在剛進來時,六名神階就已經注意到了朱天刑幾人。因為整個飯店除了朱天刑所在地位置還能保持著完整之外,其他的地方幾乎已經是凌亂不堪。

但由于當時忙于應付獸人的進攻,眾人根本來不及詢問。直到剛才一股強大地精神力量將周圍所有的精神全部屏蔽掉時。眾人立刻就想到了朱天刑。

“我是誰你不用知道。”朱天刑抬頭看著這位神階,繼續說道:“你們7個現在馬上給我離開這里。”

朱天刑的口氣非常強硬,但對方並沒有因此而生氣。

“是大人,我們馬上離開,可是這個獸人?”神階指著剛從地上站起的獸人,問道。

“這個獸人留下,你們可以走了。”

看到朱天刑的態度,其中一名神階似乎還想說話,但卻被前面的這位用眼神給制止了。隨後立刻扶起還在地上坐著的幾名同伴,直接退出了門外。但並沒有離開,而是恭敬的站在了街道上。

並且周圍的士兵立刻趕來,飯店門口地整條路全部封鎖。

朱天刑也懶得去理這些事情,吃飯的心情早已蕩然無存,而是看著跟前同樣打量著自己的獸人。

“多謝相救。”看到朱天刑將目光轉到了自己的身上,獸人立刻變回了原來的樣子,並單膝跪地向朱天刑說道。

“哦,你怎麼知道是我救的你?”朱天刑笑了笑。然後說道。

“這個地方沒有其他人,而且剛才在領域消失的時候,我能夠感覺到您身上所發出的強大力量。”獸人將板斧放到了桌上,然後解釋道。

“你能感覺到我身上的能量?”朱天刑似乎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生命能量地特殊性即便連天使們都無法感應,而這個獸人居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感覺到。

“這種力量只有在我們族里的長老和獸王身上才會存在,而大人看上去並不是我們獸人,為什麼也會存在這種力量。”獸人心中的驚訝顯然並不比朱天刑的小。

“你們族長的身上也有?”

“是的,在獸人一族里。只有最強大的戰士體內才會有獸王之力。擁有這股力量的將是整個獸族以後地獸王和長老。”獸人說到。

“能帶我去你見你們地獸王麼?”朱天刑說道。他幾乎已經可以確定這個種族的基因里絕對包含有生物基因地存在。

正像卡梅莉塔和雷達所說的那樣,這個所謂的獸族根本就不是依靠自然進化的物種。只要找到了他們的族長或者是獸王。很有可能就會從他們的基因里找到,給他們提供基因的生物文明。

“可以,但只有您能去,她們兩個不行,獸族里面不許外人的入內。”獸人所說的正是安捷利亞和卡梅莉塔兩人。

兩女並沒有釋放出體內的生命能量,因此,這個家伙顯然把她們當做了人類。

“呵呵,如果她們兩個體內也擁有你口中所說的獸王之力呢?”朱天刑笑了笑。

“不可能,獸王之力只能在男性獸人的體內出現。”獸人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誰說的,你看好了。”朱天刑說完後向兩女點了點頭,緊接著一股龐大而又純淨的生命能量瞬間籠罩了整個房間。尤其是安捷利亞,在她的身上還散發出了一層淡淡地綠色光芒。

“噗通!”獸人立刻跪了下來,一臉震驚的表情,並且俯身道:“獸神降臨!”

朱天刑實在無法將面前的這個家伙和剛才聯想到一起。此刻的獸人正跪在地上,渾身顫抖。

“你這是干什麼?起來吧!”

聽到了朱天刑的話,獸人慢慢抬起了頭,但並沒有起身。此刻兩女已經將生命能量收回了體內。

“獸王說過,當獸王之力達到極致的時候,就會變成獸神之力。到那個時候,就會回歸獸神地懷抱。”獸人激動的說道。“既然是這樣,那麼她們兩個就能一起去了吧!”朱天刑並不關心什麼獸王獸神的,他只是想快點了解到這個奇怪的生物是怎樣產生的。

“能,能,整個獸族都會為此歡呼的。”獸人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說道:“大人什麼時候走。”

朱天刑正准備回答時,外面的一名神階突然走了進來,然後躬身說道:“事情的原因已經調查清楚,打擾了大人和夫人的興致。我已經派人在城主府內准備好了佳肴,請求大人和夫人們一起享用。”

來人正是剛才地那名神階。朱天刑剛才的說話並沒有回避任何人,因此。外面的這幾名神階也聽地是一清二楚。

這個大陸上,神的存在要比魔法星球現實的多,因為在星球上面就有一個光明之城,那里面全部都是光明帝國的天使們。

而無論是獸人還是真正的人類,都是受著光明之神的統治,內部的矛盾是一會事,但對于神來說雙方的態度都是一致的。

即便是一個四翼地小天使,也要比這里的皇帝和獸王還要尊貴。而這些人類顯然將朱天刑當做了出來游玩的天使。只是將身後的光翼給收了起來而已。

同時能夠一次性將7名神階的領域屏蔽掉,那這個天使的實力最少也是6翼以上的實力。換句話說,朱天刑即便是在神階里,也不是一個一般的天使。

俗話說抬頭不打笑臉人,盡管朱天刑對這些神階並沒有什麼好感,但既然對方已經這麼說了,他也就不想再繼續推脫。更何況原本就已經說好了帶安捷利亞和卡梅莉塔出來品嘗人類的美食地。

“好吧,你叫什麼名字?”朱天刑點了點頭,然後問道。

“得到了朱天刑的肯定,對方臉上的表情立刻一喜。然後俯身答到:“小人的名字叫塞繆爾.沃爾迪。”

“你呢?”朱天刑轉身向跟前站著的獸人問道。

“大人叫我艾森就行了。”有人類在場,獸人立刻恢複了先前的表情。

“走吧。”朱天刑對眾人說道。

達維爾城的城主府距離這里並不是很遠,門外早已有裝飾華麗的馬車等待,朱天刑三人直接乘坐著馬車,而獸人艾森和幾名人類的神階則是徒步在後方跟著,整個街道地兩旁都有士兵。

盡管以朱天刑地實力,這些普通的士兵幾乎就是擺設,但卻極大地滿足了他的虛榮心。

在人類的社會中,朱天刑至少還沒有受到這樣的待遇。魔法星球上人類對朱天刑的態度基本上都是以仇視為主。要不然就是千呼萬擁的狂熱場面。

有了朱天刑的存在,艾森與人類之間的矛盾也暫時得到了緩和。

這顆星球上只有兩個國家。人類和獸人,雙方雖然也擁有各自的統治者,但總體上來說,還是要受到光明神的統治。

種族的差異再加上光明帝國對雙方的戰爭並不阻止,因此,人類與獸人之間的矛盾經過長時間的發展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人類的強大是能夠使用元素魔法,這一點顯然屬于元素文明的特征,而獸人則是依靠強大的自身實力。因此,人類總是認為自己才是真正地光明神的子民,而獸人本身就應該屬于人類的奴隸。

而獸人則有自己的看法,人類所掌握的魔法固然強大,但對于這些身強力壯的獸人來說。人類地身體卻是不堪一擊。

戰爭進行了幾千年,但雙方的數量並沒有減少多少,反而有了成倍的增加。

光明帝國則是需要這些高階實力人類的靈魂(意識)來獲得兵源的補充。而獸人們則是用來建造往生池的必須材料。

或許單個星球並不能給光明帝國帶來多大的好處,但擁有者5個星域幾百萬顆文明星球上所提供的數量可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這些都是朱天刑在路上通過讀取人類大腦中地記憶來獲取的信息。

當他將這些信息全部消化完時,馬車也停了下來,城主府到了。

和魔法星球比起來。這里不光人類的實力要高出許多,就連城主府地奢華程度也遠不是那里能比的。

在這里,魔法道具的普及程度遠遠超過了魔法星球上的任何一個國家。即便是皇宮也沒有這里的多。

塞繆爾率先來到馬車跟前,連忙將車門打開,並將朱天刑三人扶了下來,城主府門口早已有大量的人類官員等候,甚至還有一些女眷,這顯然是為安捷利亞他們所准備。

“大人請。”塞繆爾說到。

“不用這麼隆重,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吃完飯後,我們就走。”看到跟前如此數量的人,朱天刑顯得很不自在。

“是的大人。我這就去安排。”看出了朱天刑地想法後,塞繆爾立刻找來了一名仆人,然後小聲囑咐道。

身材魁梧的艾森跟隨在朱天刑的身後看著周圍的環境和人類,一個勁的憋著嘴,在獸人們眼中,人類的這種行為純粹屬于一種虛偽的表現。

塞繆爾給朱天刑一行安排在城主府內後方花園跟前的一間房屋內,飯菜早已准備妥當。

“塞繆爾,有什麼事就說吧。”朱天刑開口問道,從一路上來塞繆爾的表現。朱天刑能夠猜測地道,這個家伙一定是有什麼事情需要自己幫忙,要不然絕對不會這麼殷勤。

“大人果然厲害,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對于大人來說可能只是舉手之勞。”塞繆爾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並招呼眾人入席,甚至就連艾森也被安排了一個位置。

“說吧。”朱天刑也想知道這個家伙准備讓自己幫什麼忙。

“是這樣的,前些天我的一名家人在德里克山得到了一枚魔獸卵,但是當我用精神力去探知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以我的精神力居然感覺不到任何的生命。後來,我連續找了3位神階,結果都無法感應。因此……”塞繆爾說道這里停了下來,一臉笑容的看著朱天刑。

“你想讓我幫你將這顆卵給打開?”朱天刑問道,同時立刻將精神磁波散開,隨便挑選了一名人類地意識開始搜尋有關魔獸卵地信息。

塞繆爾點了點頭,並沒說話。

而朱天刑此刻也正在瘋狂的搜尋著所想要找地記憶,因此也沒有出聲,不過卡梅莉塔卻知道朱天刑現在在干什麼。于是連忙問道:“你先將那顆卵拿來看看。”

聽到卡梅莉塔的話。塞繆爾立刻轉身向外走去。

而趁著此時,朱天刑也終于將有關這方面的記憶全部獲取。

在這個星球上的魔獸和魔法星球上的有很大不同。這里的魔獸實力也非常的強大,甚至擁有了很多堪比8翼天使實力的高級魔獸,並且還能夠釋放領域,有些更是擁有者不差于人類的智慧。

同時,人類或許魔獸的方法也有了不同,在魔法星球上,人類只要將魔獸捕捉,然後在其虛弱的時候,依靠精神力量和對方建立起精神鏈接,就算成功。

但在這個星球上,想要簽訂高階的魔獸依靠上述的方法根本不行,因為這里的魔獸都擁有著異常強大的精神力。因此,人類學會了另外一種方法,那就是直接給這些魔獸的卵建立精神鏈接。

然後在大量給他喂食比較純淨的元素能量。那麼它就能夠在短時間內進行生長,有些魔獸,即便是在幼生期他的威力也是異常強悍地。

但是,這樣的方法還有一個缺點,那就是給卵建立精神鏈接的時候,無論多長時間的卵都會立即孵化。而孵化所需要的能量完全就是由主人所提供,因此,在得到魔獸卵之前人們都會依靠精神力先探測一下這個卵內的魔獸是什麼物種,還有需要多少能量才能孵化。

要不然萬一體內地能量根本不夠,魔獸在孵化的過程中甚至能夠將主人立刻吸成干尸,就像肉球吸收天使一樣。

得到了這些知識後,朱天刑也對塞繆爾所說的那個卵產生了興趣,要知道塞繆爾可是神階的實力,他的精神力在中級文明生物中已經是非常強大了。而即便如此,還能有無法探測的魔獸卵。

這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這個魔獸的精神力量過去強大。即便是在卵內也不是人類能夠相比的,第二就是這個卵並不是一個魔獸卵。

這時,塞繆爾已經回來了,並且身後還跟著四名武士抬著一個1米多高的箱子。

“塞繆爾,你說地卵不會就是在這個箱子里裝著吧?”朱天刑張大了嘴巴,甚至連嘴里的食物都沒來得及下咽。

在場驚訝的不僅僅是他一個人,就連艾森此刻也是瞪大了眼睛。

朱天刑放下了手中地杯子,直接走到了箱子的跟前。

“把箱子打開。”塞繆爾在身後說道。

四名武士立刻小心翼翼的將箱子放到了地板上,然後輕輕的打開。

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顆巨大的橢圓型卵。卵殼非常粗糙,並且上面布滿了裂紋。

“塞繆爾,這顆卵是怎麼發現的?”朱天刑實在是無法相信這麼大一顆卵對方是怎麼將其獲得的,一般這樣的成年魔獸體型最少也要幾十米,即便被稱之為神獸也不為過,因此,朱天刑對塞繆爾所說地話很是懷疑。

“大人,這顆卵是家人從地下挖到的。”看到朱天刑似乎有些懷疑,塞繆爾立刻解釋道。

“挖到的?”朱天刑簡直不敢相信。他覺得對方說的越來越離譜了。

“我怎麼敢欺騙大人呢!”塞繆爾似乎有些無奈,連忙走到巨卵跟前,然後指著下面的一塊地方說道:“大人請看,這上面還有很多泥土,這個地方還是挖的時候不小心碰的,還有這個地方,我在讓他們抬回來後,不停的清理了三天才將上面堅硬的泥土給去掉。”

塞繆爾竭力地在證明著自己所說的都是真的。

朱天刑倒是相信了幾分,因為從他所指的地方上證明。這家伙確是沒有撒謊。更何況他也沒有必要在朱天刑跟前說謊。

朱天刑圍繞著這顆巨卵打量了一周之後,然後將精神磁波進入到了巨卵內部。然而,讓他吃驚的是,卵內並沒有任何的發現,完全是一片漆黑的空間。

似乎有些不甘心,朱天刑又重複了幾次,並且將精神力的強度增加到了極致,此刻就連身邊的塞繆爾都能夠感覺到那股外泄而出地強大精神力。

結果,依然沒有任何地發現。這一現象顯然也引起了卡梅莉塔和安捷利亞的注意。能夠讓朱天刑地精神外泄,足以證明他已經將自己的精神力使用到了極限,以至于無法精確的控制。由此可見,卵內的東西是如何的神奇。

“怎麼樣了?”卡梅莉塔起身來到了朱天刑的身邊問道。她使用的是精神鏈接的方式和朱天刑進行的溝通,因此身邊的人都無法聽到。

“不知道,這個卵非常的奇怪,我感覺它並不是一個魔獸的卵。無論什麼強度的精神里所探測的結果都是一樣的。里面什麼也看不到。”朱天刑說到。

要知道,他的精神力之強悍,甚至已經超出了所有已知天使們的精神力。即便是這樣還無法探測到卵內的內容,那就只能說明一點,這東西根本就不是用精神力所能探測地。

“不是魔獸?你覺得會是什麼?”卡梅莉塔也看了看這顆巨卵,但同樣也沒有任何的發現。

“我想到了一種,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起來。讓我試一下。”朱天刑說道。

作為一個生活在元素文明地盤上的生物文明的掌控者,對于卵這種形態只有兩種認識,第一魔獸的卵,第二就是生物的卵。

這個生物指地並不是普通的生物,而是指擁有者文明的生物。

這一點不光是從精神力無法探測上的出,從這個卵殼上已經岩化的泥土上就能夠看出。這個家伙在地下已經掩埋了漫長的時間。

沒有任何一種魔獸或者是低階文明的生物能夠存在這麼長的時間,除了高級生物文明里的物種,只要卵內地能量充足,即便是幾萬年也能夠生存。

如果這顆卵僅是一塊化石的話,那麼朱天刑的精神力就能夠沒有任何阻攔地進入,而不會像剛才那般是一片虛無,什麼也看不到。

想要證明這一點,很簡單,生物文明所擁有的共性就是生命能量和生物磁波。

而生命能量在這里使用顯然不合適。畢竟還有一個塞繆爾在跟前,最主要的是這家伙完全把自己當成了天使。因此,一旦使用了生命能量。自己的身份就會立刻穿幫,雖然不會有什麼危險,但麻煩總是要來的。

因此,朱天刑立刻將精神磁波里的精神力暫時分離,剩下純粹的生物磁波,然後再一次進入了卵體。

結果,這次朱天刑卻有了極大的發現,卵內包裹著極其純淨的生命能量,盡管已經非常地稀少。但還在不停的游動著。可惜的是,朱天刑現在對于其他生物的基因無法改變,要不然他完全可以將里面的基因破解出來在外面的人們看來,朱天刑此刻眉頭緊皺,一副疑惑不解的樣子,似乎並沒有任何的發現。

但在朱天刑的心中卻是將這份驚喜壓下,臉上地表情則完全是裝出來的。

“大人,怎麼樣?”看到睜開眼睛的朱天刑,塞繆爾連忙問道。

“沒有任何的發現。精神力進入之後,完全是一片虛無,什麼也看不到。”朱天刑說道。

“是啊,大人所遇到的情形和我當初的完全一樣。”塞繆爾的表情似乎有些失望,朱天刑剛才外泄的精神力量就已經讓他感覺到了恐懼,如果這樣還無法探測出的話,估計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有什麼人能夠解開。

“塞繆爾,你也不必如此,即便我能夠探測出。你也無法和這只魔獸簽訂契約。”朱天刑說到。

“大人說地對。原本我還以為得到了一個強大地魔獸,但現在看來。以大人的精神力量都無法探測出來。想必這是否是個魔獸都不一定。”塞繆爾說道。

朱天刑笑了笑,然後開口說道:“雖然我無法探測出來,但並不代表沒有人能探測出來,在神界,我地精神力並不算強大。”

“既然這樣,我懇求大人能夠幫我這個忙!”塞繆爾是個聰明人,這顆卵在他的手中已經毫無意義,與其這樣還不如送一個人情。

“那道沒什麼問題,神界我倒是有幾個朋友,如果探測出來了,我會派人給你送來的。”朱天刑極其虛偽的說著。

兩人此刻都已經心知肚明,但雙方誰也沒有挑明。

對于塞繆爾來說,此刻心中似乎有些後悔,但是也只能硬著頭皮說道:“那我在這里謝謝大人了。”

“你放心,等我回去的時候,一定向上面給你多說幾句好話,下一次的神選,絕對不會有你。”朱天刑小聲的說道。

如果說剛才塞繆爾還有些郁悶的話,但聽到朱天刑的這句話後立刻激動的熱淚盈眶,直接跪到了地上。:“多謝大人。”

朱天刑完全是在開空頭支票,別說他不是光明帝國的天使,即便是,也絕對不可能左右神選。

光明帝國之所以占領如此多的文明星球就是為了大量的吸收這些神階的意識,他們將這種方式取名為神選,意思就是被神選中地人。

在一些星球上的信徒們看來,神選則是一件極大的榮耀。甚至一生奮斗的目標就是為了能夠到達神階,但在這個星球上,卻有很大的不同,人類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得知了神選真正的意義,也正是因為如此。光明帝國才會直接將天使們進駐到星球上。

沒有任何一個神階願意充當天使們地奴隸和戰場上的炮灰。

因此,當朱天刑說出這樣的話後,塞繆爾才會表現的如此激動,因為神選的年限是十年一個周期,而明年則是下一次神選的時間。一旦躲過,那麼塞繆爾將會有10年的逍遙時間。

此刻的塞繆爾甚至已經開始希望剛才送給朱天刑的那顆卵能夠孵化出來個實力強大地魔獸了,要真是這樣的話,朱天刑說不定一高興,連下一次神選也讓自己逃過。

朱天刑絲毫沒有理會塞繆爾的奉承。而是對安捷利亞兩女使了個眼神,然後走到巨卵跟前,伸手一抹。將其裝入了戒指內。

“這件事你知道就行,但絕對不能說出去。”朱天刑是直接通過精神力將聲音傳入到了塞繆爾地大腦里,搞的煞有其事。

更是讓塞繆爾連連點頭,熱淚盈眶。

“好了,我們走了。”朱天刑說道。

可能惦記著自己的事情能夠早日解決,塞繆爾也沒有繼續挽留朱天刑,不過在臨走的時候倒是給他送來了四名美女和兩輛馬車,說是為了照顧兩位夫人。不過在卡梅莉塔充滿溫柔的目光中,朱天刑還是選擇了拒絕。

艾森。早已等不及了,當離開了城主府後,這家伙立刻來了個大變身,然後趴在了地上,讓朱天刑幾人做到身上准備跑回去。

朱天刑顯然不可能采用這樣的方式,看著這家伙渾身毛茸茸的感覺,他實在沒心思讓兩女做到上面。

“艾森,你只需要帶路就行,我們能跟的上。”朱天刑說完後。身後的翅膀立刻出現,並且一把抱過卡梅莉塔騰空而起。

安捷利亞也是將身上地寄生生物生長出來,然後跟著飛上了天空。

這樣以來,更是讓艾森確定了幾人就是傳說中的獸神,就連基本的特征都有些類似。

艾森的速度顯然不會有朱天刑的快,別說是飛行,就算朱天刑在地面上用雙腿跑步,也不是他能夠比的。

“剛才塞繆爾送給你的侍女你為什麼不要?”空中,躺在朱天刑懷中的卡梅莉塔小聲的問道。

“那是送給你們兩個地。我看你並沒有想要的意思。更何況要了之後怎麼帶走,我們來這里只是隨便看看。只要跳躍點的攻擊一開始,我們就得離開。”朱天刑說道。

“送給我們的?雖然我沒有接觸人類的世界,但我也聽過很多人類的故事,他雖然說是送給我們兩個的,但其實上還是送給你的。”卡梅莉塔顯然對這件事情比較在意,根本沒有在乎朱天刑剛才所說的跳躍點。“我並不是反對,我知道你以前也是人類,但是只是覺得要將這些侍女們帶出星球很麻煩,所以才讓你拒絕地。”

“哈哈”聽到卡梅莉塔在那里小聲地解釋,朱天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你不覺得麻煩麼?”卡梅莉塔問道。

“我不是笑這個,你不用跟我解釋,從剛開始我都沒想要過什麼侍女,即便你答應我也不會要的。”朱天刑說道。

“為什麼?你不覺得孤獨麼,我還好,最起碼有你和安捷利亞還有幾百個族人,但你卻只有一個人,你地族群里,基本上都是沒有感情的動物,除了戰爭和發展,我幾乎都沒見你說過幾句話。”卡梅莉塔說道。

“我也有你啊,呵呵,不用想那麼多了,等以後阿拉奇生物真正的強大了,到那個時候,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帶你到我所出生的星球上去看看。就是不知道,那個時候地球會變成什麼樣子。”朱天刑說到。

地球,在他的心里似乎已經越來越遠了,他甚至連銀河系在那里都不知道。

可能感覺到朱天刑的心情有些沉悶,卡梅莉塔也沒在說話,而是緊緊的將頭貼近了朱天刑的懷里。

“對了,卡梅莉塔你知道我在那顆卵里發現了什麼麼?”朱天刑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情。

“你探測出來了?”卡梅莉塔將頭抬了起來,吃驚道:“你不是說你什麼沒有發現麼?”

“那是騙他的,不過這顆卵並不是什麼魔獸。”朱天刑說道。

“不是魔獸是什麼?”

“是什麼我還不清楚,但里面充滿了生命能量。”朱天刑說到。

“生物文明?”卡梅莉塔立刻反應過來。這里怎麼會有生物文明。

“我也有些奇怪,而且從這顆卵的年代上看,應該有很長的時間了,而且是高級生物文明,至少在幾千年前就已經進入高級文明階段了。”朱天刑說道。

“既然幾千年前的高級文明都在這里,為什麼我們卻沒發現,而且元素文明怎麼進來的。”卡梅莉塔一口氣問了三個疑問。

“這算什麼,魔法星球上的那個死亡深淵你知道吧。”朱天刑問道。

“我只聽過,但沒有去過。”

“那里其實是一個高級科技文明的戰艦。”一提到這個,朱天刑的腦中就浮現出,凱琳消失的畫面。:“而且,異形就是在上面發現的。”

“什麼?”卡梅莉塔完全震驚了,這些事情朱天刑在之前並沒有給他說過。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零八章 獸人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一十章 獸神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