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戰艦內的戰斗2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戰艦內的戰斗2


但對于朱天刑來說,人類科技的強大顯然也超乎了他的想象。

由于生物們已經進入戰艦內部,因此原本阻擋朱天刑精神磁波探測的裝置已經失效,戰艦內部的所有場景,朱天刑都能夠看的一清二楚。

那些身穿戰斗盔甲的士兵所表現出的強大攻擊力,遠遠要強于光明帝國的那些低階天使。

盡管生物們依靠各自的能力和方法都能夠破門而入,但真正能夠走到最後的並沒有多少。

尤其是靠近戰艦主控室位置的那一小片范圍。從生物們進去到現在,已經有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但依然還是沒能突破那里的防線。

除此以外,在戰艦內的各個通道上幾乎都散落著生物們的尸體。

好在生物的數量還算比較多,因此,人類的情況並不容樂觀。

“天刑,為什麼還要讓生物們過去。”身邊一直在觀戰的卡梅莉塔有些不解的問道。

在她看來,既然對方的主要人員已經逃出去了,那麼現在讓生物們進入戰艦內無疑是一種浪費。

盡管卡梅莉塔知道,這點小小的損失對朱天刑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但根據她對朱天刑的了解,這樣的作戰方式似乎並不是朱天刑的風格。

“呵呵,你是不是認為,我只要讓高階物種發動攻擊,很快就能夠這艘戰艦摧毀?”朱天刑看出了卡梅莉塔的疑惑,笑著說到。

卡梅莉塔只是點了點頭。並看著朱天刑。等待他地回答。

“我們剛來這個星系。對這里地一切都不了解。根據先前戰艦傳來地信息中。可以明顯知道。對方在這個星系已經呆了很久。面前地這個只是一艘戰艦。這個文明究竟有怎樣地實力。我們一點都不清楚。再說了。從剛才和生物們發生戰斗地那些機甲以及這些士兵身上地裝備來看。這個戰艦似乎還並不是一個真正用于戰爭地。”朱天刑眼睛時刻緊盯著面前地屏幕。

“你怎麼知道地。再說這跟你派生物們進去有什麼關系?”卡梅莉塔依然有些疑惑。

從剛才到現在地表現中。無論是戰艦還是那些機甲地實力在卡梅莉塔看來都已經十分強大。盡管數量上有些少。

“卡梅莉塔。你對戰爭地了解還遠遠不夠。雖然我不知道。這艘戰艦在這個文明中屬于什麼級別。但從他上面地配置上看。還遠遠沒有達到戰場上地需求。無論是兵種武器還是數量上都不夠。”盡管朱天刑還不甚了解這個科技文明。但對于戰爭方面他還是有自己地見解。這艘戰艦上所配備地兵種數量和它地體積明顯有很大地偏差。“那跟你讓生物們上去有什麼關系麼?”卡梅莉塔再一次問道。他實在無法理解朱天刑為什麼要在這上面浪費時間。

“我想到這艘戰艦上去看看。盡可能地多了解一些有關科技文明地東西。這對我們以後再這個星系上發展很重要。”自從朱天刑在魔法星球上地死亡深淵里見識到那些五花八門地科技文明裝備後。就一直很想了解一下科技文明。同時。他也想從這些人類士兵地意識中獲得一些有用地信息。

而且最主要的那就是朱天刑想通過這艘戰艦,了解一下那種能將精神屏蔽地裝備,或者是遠離,看看蒂娜是否能夠破解開。

上次進入死亡深淵時,由于環境太過惡劣,再加上當時朱天刑的實力並不高,因此他沒有讓蒂娜一同去冒這個險,現在居然有這麼好的機會。不去看看就太可惜了。

盡管他對蒂娜能夠破解開這個裝置,並沒有報多大希望。

而卡梅莉塔似乎還想說什麼時,朱天刑接下來的一句話徹底打消了他的念頭。

“我知道你是擔心對方很有可能會大量派兵過來,但是你難道不想了解一下這個文明是不是當初攻打你們精靈一族的文明?”朱天刑說道。

“能在上面查出來麼?”卡梅莉塔連忙問道。“不知道,試試吧,反正對方肯定不可能這麼快派兵的。”朱天刑說道。

他之所以有這個判斷完全是因為從對方一直的表現上看的,自從朱天刑地生物們展示出了強大的數量之後,對方便立刻開始了撤退,這就足以說明在附近的甯P系這個文明並沒有任何占領星球。

再者。從對方所說的這個叫做克里斯托爾人類聯邦是三千年前才占領這個星系就足可以判斷,對方的勢力范圍還遠遠沒有擴展到這里。

要知道,發展一個星系所需要的時間並不是幾年就能完成的,即便像J3那個小星系如果想要發展開也需要上千年的時間,更不用說這個星系要大的多,上百億顆甚至更多地星球,即便是搜索工作都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更別說需要一個星球一個星球的發展。

畢竟他們不是生物文明。不像朱天刑一樣,建立幾個繁殖塔就行了。

這一點。來自地球的朱天刑還是能夠想象的到的。

此刻。戰艦內部。生物們正以極大的數量優勢不斷的推進著戰線。

人類盡管有著強大的火力,但在面對著如此凶殘和強大地生物時。依然是節節敗退。

對于這些普通士兵,朱天刑並沒有放在眼里。依靠精神磁波地觀察和探測,現在基本上,戰艦的後半部分幾乎已經全部淪陷。

大量地人類士兵正在逐步的向中間靠攏,那個地方正是戰艦的主控室。

要不是內部空間太小,或者說,朱天刑不想將戰艦過多的破壞的話,只需要猛犸和坦克蟲這兩種生物進去,就完全讓對方束手無策。

因為,這些士兵身上的武器根本無法穿透兩種生物身上的盔甲。這也是為什麼朱天刑會認為,這艘戰艦並不是專門用于戰斗的緣故。

兵種數量太少了。整艘戰艦內的士兵幾乎都拿的是同一樣武器。

很快,生物們就將所有地人類士兵給逼進了靠近主控室的位置。

整艘飛船上將幾千的士兵們此刻幾乎都集中在了一起。

強大而又密集的火力輸出直接造成的結果就是生物們根本無法再繼續往前推進。

人類士兵的攻擊方式很有特點,或許單個地小狗完全能夠單挑二到三個人類。但是,一旦讓這些士兵們集中起來的話,數量超過一定程度,那麼就會形成一個強大而又密集的火力網,那個時候即便是相同數量的小狗也無法討得好處。

更別說現在連異形們都無法沖過。只有刺蛇和電磁蟲這兩種體型較小的遠程物種能夠稍微對其造成一點傷害。但現在由于地形的限制,狹窄的金屬通道中。最多只能一次性並排兩個生物通過,而人類顯然也看到了這點,因此,一旦這些遠程物種剛剛現身,便是鋪天蓋地的子彈。

並且,最關鍵的,這個地方地金屬材質似乎和別的地方有很大的不同,不但上面有一層能量護照不說,而且金屬地厚度也要遠遠的超出戰艦的其他方位。

想要快速解決這場戰斗。朱天刑就必須不計損失的依靠生物們強大的數量進行強行突破。

不過這樣一來,損失就有點大了。

朱天刑顯然不會這麼做。

就在剛才,藍妮已經靠近了戰艦。里面的生物們此刻早已停下了攻擊,雙方就這樣堅持著。

“又一種新的生物進來了,各個小隊注意。”主控室內,那名壯漢看著面前的屏幕,開口說道。

生物們的突然安靜,讓壯漢心里已經有所猜測,而這個時候從外面進來地幾只新的生物,引起了他的注意。

很明顯,那些生物們之所以停止攻擊。似乎就是在等待著什麼。因此,壯漢立刻提醒到。

不過這個時候所有的士兵都已經被逼在了一起,外面似乎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克制這種生物,就連走廊上的那些激光武器,也被生物們給破壞的無法使用。

這到不是生物們故意而為,完全是因為強大的撞擊和各種腐蝕性的酸液,將這些牆壁上的金屬完全融化地千瘡百孔,因此,安裝在牆壁上的激光武器也因此遭到了破壞。

這次。藍妮一次性放出了30只蠍子,依次按照所制定好的路線扭動著身後的尾巴快速的向主控室方向走去。

這個條路線完全是朱天刑給藍妮的,蠍子的防禦並不怎麼樣,而且速度也不算好,因此,它們想要安全到達,就必須繞過那些還沒有被破壞完畢的走廊。以防被激光摧毀。

這樣做盡管浪費時間,但卻十分安全。

“艾拉,立刻讓異形們去接應那些蠍子。”就在這時。朱天刑突然發出了命令。

通過生物磁波。他感覺到了在戰艦內,有幾個人類正快速的向蠍子靠近。

盡管朱天刑還無法知道。對方是怎麼出現地,但很明顯,這些人類完全是沖著蠍子。

異形們地靈敏速度在戰艦上可以說是人類最恐懼的。

數十只異形在接到了命令之後迅速脫離群體,直接向蠍子地方向沖去。原本安靜的走廊中立刻變得噪雜起來。

此刻人類可能也感覺到已經被對方發現,因而速度有了明顯的提升。

蠍子們此刻已經開始向後退去。避免和前面的人類接觸。朱天刑並不知道,這些科技文明的武器是否能夠無視蠍子的黃霧,畢竟這不是游戲。

由于人類距離比較近,因此很快便從走廊盡頭顯出了身影。

但當朱天刑看到這些家伙們的時候略微感到有些吃驚。

面前出現的是三個體型超過3米的機械,並沒有腿的存在,下半身完全是一個半圓,上半身則有點像最先朱天刑看到和生物們近戰搏斗的那些機甲。

圓盤似乎是懸浮在地板上,因此行動起來並沒有聲音,要不是剛才朱天刑特意的用精神磁波掃描了一下蠍子最前面走廊,還真無法發現他們。

從精神磁波反饋的信息上看,這三個機械似乎是有人在操控,不過讓朱天刑感覺到奇怪的是機械里面所散發出的生命氣息非常地弱小。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類生命所表現的那樣。

當機械出現後。走廊上的蠍子還沒能夠完全退出去,而這個時候,在整個走廊中突然出現了一陣黃色的煙霧。

黃霧中,只見三個機械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上半身開始不斷的旋轉,似乎一時間失去了方向。

朱天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然而,很快這絲笑容便瞬間凝固了。

黃霧中的機械在旋轉了一會兒後,便立刻停了下來,並且在肩膀上突然打開了一個小開口,從里面伸出了一根細長金屬杆,然後,這根金屬杆地前端瞬間分開,變成了3個茬口,看上去就像是一根天線。

事實上。這就是一根天線。朱天刑很快就明白過來。

因為當這根天線出現之後,機械頭部的眼睛紅光一閃,然後立刻將身子旋轉過來。並對著蠍子剛剛撤離的方向追過去。

“這是什麼東西?”同樣也在觀察戰場的卡梅莉塔問道。蠍子的黃霧她非常清楚,即便連高級天使都無法抵擋,而這個奇怪的東西居然能夠破解。

“估計是一種信號發射裝置吧。”朱天刑說道,他此刻也在密切的觀察場中的動靜。

“信號發射裝置?”卡梅莉塔問道。

“恩,就是類似于生物磁波的東西,科技文明里所使用地信息傳遞就是依靠這個。”朱天刑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蠍子們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因此,三個機械很快便追了上去,已經知道了黃霧失去作用地朱天刑也就沒在給蠍子們下達什麼命令。

他只是想看看這幾個機械是如何進行攻擊的。畢竟從機械的外觀上。似乎並不像是用于戰斗的東西。

因為他光禿禿的身體表面除了兩只如同鉗子般的手臂之外,並沒有看到有任何的武器裝置。

而很快,朱天刑就看到了讓他震撼的一幕。

當這三個機械追上蠍子的時候,突然在它們胸口一個圓孔中,射出了一道微弱地磁波。

之所以說他微弱完全是因為朱天刑僅僅能夠感覺到而已,如果用眼睛看的話,就像生物磁波般根本無法看到。

緊接著,最後面的一只蠍子突然停止了移動。然後整個身體開始迅速開始膨脹,在一瞬間之後。完全爆裂開來。

是爆裂而不是爆炸,對周圍的環境並沒有任何的影響,甚至連聲音都很小,整個蠍子變成了一地的碎肉。

朱天刑懵了。

“這是怎麼回事?”如此詭異的攻擊方式完全顛覆了朱天刑的認知。

一道看似微弱的磁波居然能夠產生如此強大地威力,盡管蠍子的防禦並不怎麼樣,但也不是普通的攻擊能夠一次性秒殺的。

機械在完成這一切之後,並沒有任何的停頓,而是直接繼續向前走去。

直到殺了五只蠍子之後,異形們才終于到來。

三只機械瞬間將身體旋轉回來。共同對著後方。

原本金屬撞擊的聲音。突然停止,四周立刻恢複了平靜。

三個機械移動也不懂的停在走廊上。在朱天刑的眼中,這三個家伙似乎就像擁有智慧一般,給人一種感覺就是它們現在非常的警惕。

突然,一聲巨大地撞擊聲響起,幾道黑影從走廊中一閃而過。

機械地反應也並不慢,當黑影出現的時候,朱天刑就感覺到了剛才地那股磁波直接打在了正在快速移動的異形身上。

其反應速度完全超出了朱天刑的想象。

但是,這次異形並沒有從中爆裂,似乎沒有任何的感覺就撲倒了三只機械上,強大的撞擊力,直接將其中兩個機械撞到了走廊的牆壁上。

而另外一只,則是已經被異形所撲在了身下,超強的利爪直接抓進了機械身上地金屬。隨後異形的舌頭一吐,整個機械發出了一陣電流和幾道火花。

同時。後面的異形也已經沖了上來,另外兩個被撞飛的機械也遭受到了同樣的命運。

如此迅速的將這三個機械解決掉,並沒有讓朱天刑感覺到輕松。除了對它們地攻擊方式產生疑問之外,現在讓朱天刑感覺到奇怪的是,機械破碎之後,里面並沒有任何的人類。

問題是朱天刑剛剛明明感覺到了機械所散發出的微弱的生命。不過,在機械破碎之後,這個生命氣息也隨之消失了。

擁有生物法則的朱天刑對這點十分肯定,他不會感覺錯誤的,但眼前的景象里,似乎又讓他無法解釋。

異形們解決了三個機械後,後面的蠍子再一次返回來,並在蠍子地保護下,繼續前行。

戰艦主控室內的壯漢。顯然也將剛才的景象看過一遍,他此刻同樣也在疑惑著,對于蠍子所發出地那股黃霧充滿了好奇。

因為當時在黃霧出現之後。這里的屏幕迅速變成了一片黑暗。直到那三個機械將天線打開之後,信號才重新傳回來。

要知道,戰艦上所采用的信息傳遞方式都是經過高強度增幅過的,一半的電子干擾設備根本無法產生作用,而這個黃霧卻能夠如此神奇。

突然,壯漢似乎想到了什麼,然後迅速抬頭對著房間說道:“迅速打開安全門,讓士兵們進來。”

此刻他已經想到這些蠍子的作用了,立刻吼道。

“報告長官。一旦安全門打開,務必會造成那些生物突襲,到時候,很難再將安全門關閉。”一名軍官對于這個命令非常不解,盡管現在的情況並不怎麼樂觀,但至少那些生物們一旦沖過來,還能堅持很長時間,但如果將安全門打開的話,那些生物們就能夠趁機來到主控室。那個時候,一切都晚了。

這些軍官們盡管並不怕死,但是在看到雙方這樣僵持結果時,內心還是有些驚喜的,信息早已經發回到了聯邦,說不定,此刻就已經有聯邦地軍隊在往這里救援,他們只要能夠堅持上個幾天的時間,就有活的希望。

哪怕這個希望很渺茫。對于這些絕境中的人類也是非常渴望的。

“這是命令。我沒有時間跟你解釋,必須執行。”壯漢顯然知道這些軍人們在想些什麼。但是此刻蠍子們已經通過拐角,即將到達,他已經沒有時間解釋了。

安全門打開之後雖然危險,但是里面的小型防護機甲還能夠抵擋一陣子,只要控制的好,即便是放幾只生物進來,也不會有太大危險,但是如果讓那些恐怖的蠍子出現後,這些士兵們的死亡將是在幾分鍾地事情。

“是的長官。”一聽命令之後,軍官再也無法爭辯,迅速將上衣口袋中的口令卡拿了出來,並在控制台上一劃,同時另一只手按下了跟前的按鈕。

這個時候,士兵們的耳機里都傳來了迅速向安全門內撤離的指令。

看到士兵們的動作,生物們也迅速出動了,一時間,震耳的噪雜聲迅速響起。蠍子終于趕到了。

沖出走廊的蠍子完全無視了對方地攻擊,而是帶著身體上四處飛濺地血花,迅速釋放出了它們的能力。

一前一後,兩種能力,首先是病毒,緊接著便是黃霧。

所有地士兵包括軍官以及主控室內的壯漢,都失去了目標,面前的屏幕變成了一片黑暗,尤其是那些士兵,槍聲嘎然而止。

但是生物們並沒有因此而停止攻擊,擁有生物磁波的他們快速的沖上了黃霧,緊接著里面便出現了一聲聲的慘叫。

淒慘的聲音甚至傳入到了主控室內。

“立刻關閉安全門。”盡管剛才逃進來的還不足三分之一的士兵,但壯漢還是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黃霧消失後,戰艦上的各個顯示器又重新恢複了畫面。

但眼前的場景卻讓所有人都感覺到恐懼。

走廊中,幾乎已經被染成了紅色,地面上地鮮血如同積水般足有半米多深,無數的尸體和殘肢浸泡在血水里。尤其是靠近安全門跟前,盔甲的碎片和尸體堆積了將近4米多高。幾乎將整個安全門擋住了一大半。

生物們似乎已經退去,只有少量的還在不斷的翻閱著尸體,時不時的再對著一些尸體發動一下攻擊。

當生物們將這一切全部做完之後,後面地刺蛇便再一次沖了過來,隨後,一陣陣猛烈的巨響開始出現在主控室內。

前方的殺戮者們正在對著安全門進行撞擊。同時,後面的刺蛇們也在不斷的噴射著毒液。

整個走廊完全被一片白色的煙霧所彌漫。

“長官,這些生物能夠突破安全門麼?”一名軍官小聲的向壯漢問道。

壯漢沒有回答這名軍官的問話,事實上,他也不需要回答,剛才的那一場景就足以讓人們知道答案。

這些生物們擁有強悍地實力,而且多樣化,數量龐大,最主要的是。他們還懂得一定的策略。

無論從哪一點來說,生物們都有著極大地優勢。

安全門內,首先所站立的是幾個身高5米左右的機甲。和在太空中的那些比起來,這幾個機甲要小的多,並且身上的武器裝備也非常簡單。

只有兩只手臂上各帶一把武器,身後背著一把稍微大點的離子光刀。

這些機甲的武器全部對著巨大的金屬安全門,同時還能夠看到,安全門上伴隨著劇烈地撞擊而出現的凸起。盡管很小,但也已經證明,這道安全門似乎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機甲的後面則是一排排整齊的士兵,他們依然穿著者紅色的戰斗盔甲。並且一臉堅毅的神色,將手中的武器同樣對著門口。看上去絲毫沒有受到撞擊的影響。

與這些士兵們相比,此刻聚集在壯漢跟前的軍官們地表情明顯有些緊張。

人類和克隆人之間的差距由此可見。

盡管他們同樣做好了死亡的准備,但在真正面臨死亡的時候,那種恐懼還是無法掩飾的。

“沒想到我們連一天都堅持不到。”可能想到馬上所來臨的結局,一名軍官淺笑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不知道聯邦的那些研究人員接到了這些生物們的資料沒有。”

“肯定接到了,要不然我們的死就太沒意義了。”另外一名軍官說道。

“長官,這些生物是從哪里來地?”

“外星系地吧。我也不知道。”壯漢終于轉過身來,向跟前的部下說道。

外面地撞擊聲越來越大,金屬門上的凸起也越來越高,此刻整個金屬門已經趨向于變形,一絲淡淡的血腥飄向了屋內。

“戰斗吧。它們要進來了,能殺多少是多少。”一只站在牆角沉默的軍官突然說道,然後走向了跟前的一個小房間。

當他出來的時候,已經穿上了盔甲,只不過這套盔甲是藍色的。但並不是全身包裹。只是將重要部位護住。手中拿著一把小型的武器。

看到同伴的表現,周圍的軍官也紛紛走向屋內。只有那名壯漢依然保持著嚴肅的申請。緊緊的盯著金屬門。

“轟……”一聲巨響,金屬門上終于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一把武器從外面伸了進來,隨後,在裂口的邊緣,正在緩緩的融化。

融化的液體滴落在甲板上,還帶著一股白色的煙霧。

“開火……”一聲低沉的聲音在所有士兵的耳機里響起。

緊接著,主控室內便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槍聲。

前排站著的幾個機甲,也發動了攻擊,其中一只手臂上的武器在不停的閃爍著火花。

此刻金屬門上的洞口已經變成了一米大小,並且還在快速的擴大著。

透過這個洞口可以看到,前赴後繼的生物們不斷地被密集的火力打飛出去。

這將是人類的最後一搏。

壯漢冷峻的眼神僅僅的盯著門口不斷飛射的血液,依然沒有任何地動作。

慢慢的隨著洞口的逐漸擴大,生物們已經能夠沖進來了,從最開始剛剛進來就被打碎到後來慢慢的向前靠近。

盡管一批一批的死亡,但這些生物們並沒有停止。

“轟……”一陣劇烈的爆炸響起。幾個機甲另一只手上的武器發出了攻擊。

在這樣狹小的地方發出小型的炸彈,除了給生物們造成了極大地破壞之外,對人類也帶來了一定的傷寒。

強大的氣流瞬間將後方整齊地隊伍沖散,好在每個人身上都有盔甲,因此並沒有受到傷害,只是攻擊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但爆炸所產生的效果還是十分明顯的。最起碼剛剛沖進來的生物們此刻已經全部消失。

緊接著,在門口的方向再一次沖進來了大量的生物,然而這次,當人們開始攻擊的時候,主控室內突然出現了一片黃霧。

隨後,大量的生物從門口湧

壯漢此刻閉上了眼睛。

“你剛才為什麼不先用蠍子?”站在朱天刑身邊地卡梅莉塔問道。

“我想看看對方那個機甲的威力。”朱天刑說道。

人類在檢驗朱天刑生物們的同時,朱天刑何嘗不是在通過這種方式了解人類。

從最先出現的太空機甲到後來的飛船,以及現在的小型機甲,朱天刑要盡可能的了解到這個科技文明的武器和攻擊方式。

黃霧的作用已經不用再證明。如同剛才一般,大量地人類開始死亡。

沒有了聽覺,視覺和一切感覺。人們根本無法知道生物們是什麼時候到達自己的身邊,只有在臨死的時候才能夠感覺到從身體里傳來的劇痛。

這樣的情況下,人們所產生的恐懼是空前的,甚至包括壯漢的臉上都出現了輕微的扭曲。

只不過沒有人能夠看到而已。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人們恢複知覺地時候,整個主控室內,已經變成了一片紅色,四周幾乎布滿了生物。

但是生物們並沒有繼續攻擊,而是緊緊地將這些剩余的軍官圍在了一起。

就在這時。從外面飄浮進來一個巨大地奇怪生物。

這個生物就像是一個水母般,只有一個頭顱和下面大量的觸須。

生物進入主控室之後先是停留了一下,然後直接飄向了站在控制台上的壯漢面前。

“你是他們的首領?”壯漢只是微微吃驚了一下,便立刻問道。

“是的。我該怎麼稱呼閣下?”一個聲音直接出現在了壯漢的腦子里。

“為什麼要攻擊?你們是從哪里來的?”壯漢對于出現在自己腦子里的聲音並沒有感到多大的驚訝,而是直接問道,至于生物所提出的問題,他並沒有回答。

這個宿主正是朱天刑,此刻他的另外一份意識已經進入了宿主腦中。“我不喜歡你這種口氣,而且這個問題我想我應該先問你。”朱天刑說道。

“那是博蘭個人的態度。並不代表整個聯邦政府,我想知道的是,閣下是從哪里過來的?”壯漢回答道。

事實上,作為聯邦的一名軍人,他對博蘭的做法也感覺到非常的氣憤。

面對一個未知文明,博蘭甚至在沒有了解到對方實力的情況下就貿然采用強硬態度,結果導致了戰爭的爆發。

這種事情在以往並不是沒有發生,但是那些時候所遇到的都是科技文明或者是一些其他的中級文明。所造成的後果僅僅是一場小規模的沖突。

而不像今天,碰到了一個高級的生物文明。而且還是一個異常強悍的家伙。

生物文明的社會形態他還是有一點了解的。對方只有一個種族意識,只要激怒了這個意識。就等于激怒了整個文明。

這樣的後果並不是任何一個公民所能承擔的,要是對方弱小還好說一點,但從現在來看,對方完全有和聯邦抗衡的能力,一旦沖突擴大,後果不堪設想。最主要的是,聯邦之所以占領這個星系就是為了能夠開辟一個相對平靜的生存環境和後勤基地。

這些都是當壯漢將信息直接通過專用通道發給軍部後,軍部緊急做出的回應,那就是務必要知道這個生物文明到這個星系的目的。

早在剛才,壯漢都已經嘗試著和對方溝通,結果發現信息根本無法聯系到方。

“這個星系原本就是我們所生存的地方。因此,對于你們的聯邦政府來說沒有任何的權利來質問我,除非……”朱天刑將話說道一半突然停下。

“除非什麼?”壯漢問道。

“除非你們的聯邦政府想與我阿拉奇文明發動戰爭”朱天刑緩緩說道。

“阿拉奇文明,在我們所記載的這個星系文明中並沒有聽過。”壯漢明顯不相信朱天刑所說。當初在來到這個星系的時候,聯邦早已經對整個星系進行過搜索。

如果當時存在有如此強大的高級生物文明的話,不可能在3000年的時間內都沒有任何的發現。

“你們所記載的都有哪些文明?”朱天刑對這點非常感興趣。

“對不起閣下,這涉及到聯邦的信息,在閣下沒有獲得友好的情況下,這些信息無法共享。”壯漢立刻回絕道。

“沒關系,我不需要你的回答,我們有自己的信息獲取方式。”朱天刑說道。如果宿主有表情的話,那麼就能夠看到此刻它應該是一臉笑容。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章 戰艦內的戰斗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二章 聯邦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