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四 小規模的試探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四 小規模的試探


阿拉奇生物體內的很多器官和神經系統都已經被大量的簡化了。因為他們並不需要太多的意識。整個身體的構成完全是為了能夠以最大化的發揮出他的實力。

這也是為什麼每一種生物所擁有的能力比較單一。

首領們雖然是人形。但也僅僅是體型相似而已。身體上的神經系統並沒有真正的人類那麼複雜。比如說一些細節上的動作。他們很難完成。

看著眼前這具幾乎和自己沒有任何區別的身體。朱天刑的心里突然湧出一種擔心。

“你說意識的分離之後會否能造成主體和本體的錯位?”以往的意識入侵完全占據的是阿拉奇生物的大腦。朱天刑根本不害怕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但現在碰到一個和自己一摸一樣的人時。朱天刑卻有些遲疑了。

萬一將意識輸入進去之後。從而導致對方無法控制該怎麼辦。對于這點。朱天刑的心里實在是沒底。

“不會的主人。這具身體嚴格上說。也算是阿拉奇生物。現在無法行動主要是因為。體內的神經線並沒有連接。一旦連接之後。即便主人不將意識輸入里面。他也可以完全自由行動。就像其他生物們一樣。”蒂娜了解到了朱天刑的擔心後。立刻說道。

“那將意識輸入之後。你們能認清楚我和他之間的區別麼”朱天刑還是有些不放心。

“能的。主人將意識輸入後。盡管這個身體也有了喝主人相同地生物磁波和強大的精神力。但他並無法產生生物法則。而現在的阿拉奇生物對掌控者的識別是依據特有的生物法則。”蒂娜說到。

“無法產生生物法則?”朱天刑似乎有些驚訝。按道理說。既然意識地波動和精神力的大小甚至連生物磁波都一樣。換句話說。兩者根本就是同一個人。但對方卻為什麼不能使用生物法則?

“是這樣的。生物法則是依據于主人對整個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掌控和體內地生命能量等多方面因素而產生的。法則的特性是唯一的。換句話說。一個阿拉奇生物的族群中。只能由一個掌控者存在。同樣也只能出現一種法則。”蒂娜走到了那具身體跟前。雙手一揮。之間這具身體立刻開始出現一團綠色地光芒。“主人你看。這就是這具身體內的能量大小。和主人體內地根本無法相比。”

“哦。能量上。那他以後能吸收能量麼?”朱天刑在聽到了蒂娜的解釋後。立刻便想起了自己體內甚至已經開始變成固體的生命能量。而這個身體的內卻只有一團霧狀的生命能量。

“可以。但即便吸收之後也無法產生生物法則。因為法則是根據阿拉奇生物所產生的。前期的法則需要由繁殖塔來提供。而這具身體並沒有像主人一樣經曆過阿拉奇生物地每一次進化。體內的能量即便吸收的再多也只是增加了實力而已。根本無法產生生物法則。主人對這點用不著擔心。”蒂娜說到。

“能不能稍微換一個樣子?”此刻卡梅莉塔開口說道。從剛開始見到這具身體的時候。她就一直緊鎖著眉頭。似乎有些不高興。

“怎麼了?你不喜歡?”朱天刑看出了卡梅莉塔的表情。立刻說到:“事實上我也不怎麼喜歡。還是給這個身體的臉稍微改變一下。這樣以後出去的時候也不會暴露真正的我。”

“不是。我總覺的。這樣看起來很別扭。雖然我知道這也算是為你的安全所考慮。但我總感覺有些怪怪地。”卡梅莉塔緩緩地點了點頭。

對于稍微改變一下容貌無論是蒂娜還是朱天刑都能夠輕松解決。因此很快便改造完畢。

“需要怎麼用我的生物法則?”看著改變樣子地身體。朱天刑和卡梅莉塔兩人都感覺好了一些。

“主人只要將法則打開然後將這個身體包裹在法則里面。對其體內的神經系統進行修複。”蒂娜說到。

話剛說完。只見朱天刑的身體突然發出了一陣耀眼的光芒。隨後通過精神磁波鎖定在了面前的身體上。

緊接著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面前的身體居然在白光的包圍中。緩緩的脫離的地面。虛浮在了空中。一絲絲微弱的白色能量。正沿著身體游動。最終慢慢消失。

“主人。”當朱天刑剛剛將生物法則關閉的時候。原本緊閉眼睛的身體立刻站了起來。並走到朱天刑跟前。恭敬的說道。

“你有意識?”朱天刑楞了一下。然後問道。

“主人。這個身體現在的意識並不是獨立的。就像阿拉奇生物一樣。”看到朱天刑的疑惑。蒂娜立刻開口說道。

經這麼一說。朱天刑才立刻觀察起這個和自己有著七八分想象的人類。果然。雖然他說話走路的形態都和人類沒有任何的區別但眼神卻十分的木訥。沒有任何的情緒透漏。如果站立不動的時候。就像是一個植物人。

“卡梅莉塔。你看怎麼樣?”朱天刑向身邊的卡梅莉塔說道。畢竟以後經常出去的將是這個家伙。而且還是和卡梅莉塔一起的。所以必須要征詢一下卡梅莉塔的意見。

“這下好多了。只要不是和你一摸一樣就行。但是。你占據了這個身體之後。不許碰我。”卡梅莉塔可能想到了什麼。臉上泛起了一抹紅暈。

“那是當然。這個只是我的替身。就算是給你當保鏢了。”朱天刑尷尬的笑了笑。其實即便卡梅莉塔不說。朱天刑也不會真的讓這個身體代替自己所有地事情的。

“那就好。你趕快將意識輸入進去。讓我看看會變成什麼樣子。”得到了朱天刑的肯定之後。卡梅莉塔臉上也露出了輕松的微笑。

“好”朱天刑立刻腦中的另一團意識分離出來。然後進入這個身體里面。

伴隨著一陣光芒地閃爍之後。面前身體原本木訥的眼神立刻發生了變化。開始有了靈性。

“怎麼樣?”替身直接轉身向卡梅莉塔說道。並且臉上帶著一副狡黠的笑容。

“啊……。怎麼意識進入之後。這個人的氣質都變了。”從身邊突然發出地聲音。讓卡梅莉塔嚇了一跳。

“氣質變了?變成什麼樣?”這次倒是真正的朱天刑在問話。

“變的和你一樣壞。”卡梅莉塔向朱天刑翻了個白眼。

“哈哈。我在你眼中就是……”一臉笑容的朱天刑突然停下了話音。臉上的表情瞬間開始凝固。

此刻任誰也能看出好像出問題了。

“怎麼了?”卡梅莉塔連忙問道。

“人類聯邦終于來了。”反應過來之後。朱天刑皺了皺眉頭。然後低沉地說道。而身邊的替身此刻也擺出了一樣地表情。

“來了?在那里發現的。多不多?”卡梅莉塔此刻也是一臉驚訝。她沒想到在等待了一年多之後。對方還是找到這里了。

“具體情況還不清楚。還記得上次我們攻擊那艘戰艦所在的甯P系麼?人類就在附近。”朱天刑說道。“並且似乎已經來很長時間了。連基地都已經建立完成了。”

“啊。他們是怎麼過來的。你不是在那附近留有偵查蜂麼?怎麼一點都沒有發現。”卡梅莉塔有些不可思議。

朱天刑生物們的實力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偵查蜂雖然沒有攻擊能力。但它的偵查能力卻非常強大。在那附近地幾個甯P系。空間跳躍的出口位置。幾乎都有很多這樣的偵查蜂。

而且空間跳躍所產生的動靜也不算小。

“不知道。我剛才通過精神磁波掃描了一些那些偵查蜂的位置。它們還在。也就是說對方並沒有發現這些生物的存在。”朱天刑郁悶的說道。

“那是怎麼回事?”

“可能對方有什麼方法能夠屏蔽掉跳躍所產生的波動吧。總而言之對方已經到過來是事實。”朱天刑說道。

這其實是因為朱天刑不夠了解科技文明的緣故。他雖然將偵查蜂放置在那些空間跳躍的出口位置。但這個位置卻不像星系或者是星域之間跳躍點那麼地穩定。每一次跳躍都會有所偏差。

甚至最大地偏差能夠超過幾十萬公里。而朱天刑以前將這種方法用來對付的是高級元素文明。

但是現在所遭遇地是科技文明。兩者雖然空間跳躍的形式類似。但還是有著一定的區別。而正是這一點。導致了偵察蜂的失效。

元素文明在通過跳躍出口的時候。是必須要停頓一會兒才能夠繼續飛行。盡管這個停頓的時間才幾十秒鍾。但這已經足夠偵查蜂們捕捉到對方的信息。

而科技文明由于戰艦材質的原因他們在通過跳躍出口的時候。根本不需要停頓甚至是減速。這些飛船或者是戰艦。通過跳躍點後的速度依然還是保持在亞光速的飛行中。

這樣的速度完全可以擺脫掉偵查蜂的追蹤。換句話說。當偵查蜂反應過來的時候。事實上。這艘飛船就早已在十幾萬公里之外的位置。而這個時候再去進行偵查。顯然肯定是無法捕捉到的。

“那現在又是怎麼發現的。”卡梅莉塔有些無法理解。既然偵查蜂都無法偵查到。而現在卻有將消息傳遞過來。

“卡梅莉塔。你記得當初我們在臨走的時候。將附近星系的星球上都建立有地下繁殖塔麼?”朱天刑說道。

“恩。知道啊。難道他們剛好將基地建立在那些星球上?”

“不錯。不過也不完全正確。要是對方僅僅是建立基地的話。或許我們還無法發現。畢竟那里只有一個繁殖塔和幾個雄蜂而已。真正發現他們的是因為。這些人類地基地剛好建立在距離繁殖塔附近的位置。而且還在不斷的擴大。剛好雄蜂在外出采礦的時候。發現了人類。”朱天刑解釋道。

由于雄蜂的體型較普通地阿拉奇生物小。當初于人類發生沖突的時候。並沒有雄蜂的參與。因此。聯邦軍部的信息中也就沒有關于雄蜂地信息。在加上雄蜂本身就沒有任何的攻擊性。這與軍方所給出阿拉奇生物文明充滿攻擊性特點有些不符。

所以這些人類就沒怎麼在意。還認為雄蜂可能本身就是生活在這個星球上的原著生物。

“那你現在怎麼辦?”卡梅莉塔問道。

“既然對方已經來了。那我們就和他們接觸接觸。反正這里的資源豐富。阿拉奇生物在這樣的星系中根本不懼怕任何文明。”朱天刑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

“那你准備派多少生物?”現在地卡梅莉塔對于朱天刑的決定沒有任何地意義。畢竟這個科技文明很有可能就是破壞精靈一族的家伙。

“我一只生物都不用派。”朱天刑說道:“這些人類現在的數量並不多。而且還是星球內部的戰爭。既然那里有繁殖塔的存在。我們完全可以直接在星球上出兵。”

這到不是朱天刑托大。畢竟這個星球的發現完全是偶然的。對方既然已經來了肯定不可能就派如此數量地部隊。想必在附近的星球上也肯定有類似的情況存在。

尤其是那些沒有繁殖塔建立的星球。朱天刑根本無法判斷出對方的數量。

因此。在沒有確切搞清楚這些以前。他是不會貿然攻擊的。盡管現在阿拉奇生物的數量已經達到了強大的地步。但還是和對方有著很大的差距。畢竟雙方的起點都不一樣。

迄今為止。朱天刑還沒有全面地了解到對方地科技力量。包括那只戰艦。也還是一艘已經淘汰下來的產品。

不過。通過這次地事件也讓他了解到了這個人類科技文明的作戰方式。

說起來這點上還是和阿拉奇生物有著相似之處。

作為克里斯托爾。人類聯邦而言。采用這種基地式的戰爭方式早已在幾千年前就開始形成。克隆人的出現。徹底解決了兵員的問題。尤其是科技發展到了現在。生產一個克隆人士兵根本用不了多長時間。只要能量夠用。一條完整的生產線就足以維持一個星球上的士兵數量。

已經做出決定的朱天刑立刻返回了星球內部的主控室。並讓替身動身趕往了前線。

有了這個替身之後。朱天刑完全可以從戰爭中解脫出來。畢竟兩個人的意識都是共享的。因此。替身就能夠替代朱天刑進行戰爭指揮。

在隨後朱天刑才發現。沒有了安全的威脅。替身所發揮的作用是無比強大的。

同時。在人類建立哨站的這顆星球上。鋼鐵之城已經比前幾天擴大了三倍。數以萬記的士兵整齊的穿戴了鮮紅色的戰甲。登上了哨站四周的防護牆。

當初飛船上的那個人類中年指揮官。現在也正在哨站指揮部中。翻閱著手中的資料。

如果近距離觀看的話。其手中資料上所顯示的正式阿拉奇生物的信息。

從小狗到蜈蚣戰艦。只要當天在戰艦上出現過的生物。基本上都有。並且還配備有圖片。

其中一些甚至還有詳細注釋。包括生物盔甲的強度。主要神經線路以及致命點。

不過這種擁有詳細注釋的生物數量還是占少數。大部分的生物都是僅僅擁有圖片而已。並且聯邦政府也將這些阿拉奇生物起了新的名字。

除此之外。中年軍官的身邊金屬桌子上還放有一個電子顯示板。上面的畫面中正顯示的則是前幾天剛剛捕獲的一只奇怪生物。

這只奇怪的生物。將近1米多大。整個身體呈菱形。前段有兩個巨大的鉗子。尾部則擁有一個堅硬的螺旋型尾巴。

而電子板上正顯示地信息中除了一張圖片和此生物的身體大小參數之外。就剩下了地下一排密密麻麻的文字。

從軍官不斷從兩個資料中掃視的眼神中。似乎是在認真的對比著什麼。

軍官地身後則站立著一名身穿藍色軍裝的性感女兵。

“萊娜。聯邦這幾天有什麼信息沒有?”軍官一邊在翻看著資料。一邊說道。

“報告長官。這幾天的信息中除了要求我們加快前哨站的建設速度之外。其他地並沒有重要信息。”萊娜一臉嚴肅的回答道。其現在的表情和當初在伊迪絲宿舍是判若兩人。

“這個信息我已經知道。我是問有沒有關于阿拉奇生物的信息?”軍官問道。

“沒有。長官。”

聽到這樣的答案。軍官輕皺了一下眉頭。在沉默了一會兒後。將手中地資料和上。轉身向萊娜說道:“立刻給軍部發信息。要求將這份基因樣本和軍部儲存的阿拉奇生物基因樣本對比一下。”

軍官所交給萊娜地正式桌子上方的那個電子板。這種電子板可以記錄和查閱一些信息。在這個高級科技文明世界中。電子板幾乎已經替代了書本的作用。

不過。紙質材料並沒有因此而被淘汰。尤其是在軍方。一些極其重要或者是戰場上有關戰略部署方面的命令還是通過紙張書寫的形式進行傳遞。

畢竟。聯邦現在所面對的最大敵人也是一個擁有者高級科技的文明。像這種通過電子信息地傳遞。即便經過在強的加密。對方都有可能會將其破解。

這就如同電視的發明似乎並沒有替代電影院。汽車的出現也沒有替代拖拉機一樣。有些時候。最原始的東西。還能發揮出更好的作用。

“是的長官。”萊娜收到命令後。先是結果軍官手中的電子板。然後立刻轉身向外面走去。

而電子板上鎖顯示的生物正是在前幾天所發現的雄蜂。

盡管哨站里地研究人員已經明確地指出了這個生物並沒有任何的攻擊性。但作為整個哨站地最高指揮官。克拉金斯還是有些不放心。

為此他還給士兵們下達了擴大搜索范圍的命令。但這幾天來。卻一直沒有任何的發現。

當初這只雄蜂是突然出現在哨站地下的一個通道中的。那里正好是離子震蕩挖掘機剛剛開采好的一個通道。准備用來建造人類士兵的生活區。

當發現這個生物的時候。它已經出現在了宿舍區。

盡管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生物是從地下過來的。但當時由于挖掘已經基本完成。因此無法判斷出它具體出現的方位。

而這個時候。星球上的繁殖塔也接受到了來自朱天刑的命令。

所有的雄蜂開始遠離人類的前哨。並在距離其500公里的地方重新孵化繁殖塔。

當然。原本的繁殖塔已經退化。

雖然這個時候阿拉奇生物的起步稍微晚了一些。但由于對方的遲遲沒有動作。因此。在一個月之後。整個星球上已經將近有上百個繁殖塔和數千只雄蜂。

而低階生物小狗和刺蛇的數量更是達到了3萬多只。

在朱天刑的計劃中。當生物們的數量達到10萬只以後。並出現了中級兵種之後。再開始對人類的軍隊進行攻擊。

然而。這個計劃並沒有得以實現。

原因則是由于人類在將近4天的搜索之後。終于發現了阿拉奇生物的存在。

具體的情況是這樣的。

當天克拉金斯讓萊娜將雄蜂的基因傳遞回到軍部的時候。結果直到第23天的時候才收到回應。

正是這個回應讓整個前哨的氣氛都變的緊張起來。

信息資料中顯示。在這個星球上所發現那只生物體內的基因和當初博蘭從戰艦上帶回的幾個阿拉奇生物肢體中的基因有一小段的相似。

雖然只是一小段。但也有百分之50的可能說明這兩種生物之間有一定地關系。

因此。克拉金斯便立刻給哨站下達了高級警戒命令。同時也讓士兵們將搜索的范圍擴大到了5000公里的范圍。

結果在第16天的時候。前方的戰士突然遭受到了不明生物地攻擊。而根據臨死時盔甲攝像頭所傳回的影像片段中所顯示的生物。則正是阿拉奇生物的一種。

于是。克拉金斯立刻將這一情報反應給了軍部。同時。也將哨站地警戒提升到了最高級別。

此刻哨站的前方不但建立有大量的防禦碉堡。而且甚至連地下都建立了防禦工事。

畢竟當初發現的那只雄蜂可是直接出現在地下的。因此。這個阿拉奇生物有很大地可能性會通過地下進入到哨站中。

如果說這樣的舉措算是謹慎地話。那麼克拉金斯接下來的動作甚至連哨站內的其他軍官都感到了震驚。

克拉金斯在確定了有阿拉奇生物存在之後還讓萊娜向軍方申請了重型地面武器的生產線。以及遠程飛行器械生產線。

重型地面武器生產線。顧名思義就是用來生產地面火力更強大的武器。這在聯邦以往的戰爭中只有在一些非常殘酷的戰爭中才會使用。這種武器無論是對能量地消耗還是對各種金屬的消耗都非常巨大。並且生產起來也非常慢。

而在這樣一個表面上看起來無比荒涼的星球上。使用這樣的生產線。讓所有人都認為克拉金斯有些大驚小怪。

不過在此之前。朱天刑也改變了原先的策略。

既然對方已經發現。那麼就不用再刻意的去隱藏。還不如趁著對方還沒有完全發展好的時候。便開始發動進攻。

于是。在一個漫天風沙的清晨。數千的生物們出現在了人類的實現中。

這一次。朱天刑並沒有大舉進攻。他要先檢驗一下對方地戰斗方式。以便制訂出更加合適地戰爭方式。

這數千只由小狗和刺蛇所組成的生物軍隊。所表現出來地場景。盡管在朱天刑的眼中算不上什麼。但對于人類卻有著絕對震撼的感受。刺耳的警報聲瞬間響起。直接將地下正在休息的大部分人類徹底驚醒。

人們匆忙起身。迅速穿戴好戰斗服以及盔甲。裝備好武器。直接沖到了電梯中來到了哨站的地表。並登上了望塔。

這些真正的人類在一般情況下是絕對不會去前方的防護牆上的。任誰都知道。一旦戰爭開始。那里則是戰爭最激烈的地方。同時也是最危險的地帶。

而望塔。則是給這些負責戰斗的人類所呆的地方。

說是望塔。其實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高大。他只是一間比較大一點的房子。只要進入房間。就完全可以像用肉眼般看到外面的全部場景。其作用和遠古時代的望塔有些類似。因此。才保留了這個名字。

此刻激烈的槍聲已經響起。

由于有風沙的關系。人類僅憑借眼睛根本無法看清楚前方的生物。只能隱約的感覺到一大片黑色的物體正在快速的向哨站移動。

地面上已經開始出現了震動。

望塔內的士兵們迅速切換了觀察模式。原本巨大屏幕上的實景畫面迅速變成了一片黑色。無數跳縱橫交錯的綠色線條勾勒了前方的地形三維立體圖。在其間。有無數紅色的小點正在瘋狂的奔跑。

至于外面的槍聲則是由哨站防禦強上的全自動預警機槍所發出的攻擊。

由于距離過遠。再加上星球重力和狂風的因素。快速而又密集的子彈並沒有給生物們帶來多大的威脅。

盡管這些只是小狗和刺蛇。但他們身上的盔甲也是非常強悍的。

直到距離迅速拉近。甚至防護牆上的士兵們已經能夠清晰看到生物們的時候。人類科技的這種低階武器才終于發揮出了強大的作用。

大量的生物們開始被強而有力的子彈所傷害。一些小狗由于速度過快。甚至在身體已經被打成碎塊之後。還在急速地向前翻滾。

“轟……轟……”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在哨站響起。

那是防護牆上所建立的防禦炮塔所發出的攻擊。

這樣的攻擊對于生物們來說。所產生地危害是極大的。伴隨著每一聲巨響都有十幾只生物被炸上了天空。

此刻。士兵們也開始了攻擊。單兵步槍雖然射速快。但射程上和威力上並沒有防禦機槍那麼強悍。

數千只生物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不顧生死的向人類哨站快速地接近著。

正在這時。突然在士兵們的實現中。出現了無數的綠線。

由于速度過快。當人類看到這些的時候。綠線已經到達了哨站。頓時讓聯邦一直引以為傲的合成金屬防護牆。開始升起了一陣陣白色地煙霧。並伴隨著一陣“嘶……嘶……”的聲音。

外側金屬板開始迅速融化。

一些站在高牆上正在射擊地士兵也遭受到了這樣的攻擊。

一道綠色液體足有一個籃球那麼大。由于速度過高。液體甚至被拉到了十米長的地步。

被擊中的一個個士兵。立刻變發出了讓人恐懼的慘叫。

外層的防護盔甲似乎對這些液體並沒有起到多大作用。在短短的幾秒鍾。就被溶透。

士兵地血肉之軀更是不堪。當失去了盔甲的保護之後。這些士兵瞬間開始融化。在極短的時間內最終變成了一灘濃濃的液體。

盡管人類的武器有很大的優勢。也十分的強大。生物們的損失慘重。但這些毫不懼怕死亡的生物們還是以極快的速度。直接穿過了強大地火力封鎖。來到了哨站防護牆面前。

這個時候。人們即便不適用遠紅外模式也能夠清楚地看到這些生物的樣子了。

沖在最前面地這些生物。足有4米多高。整個身體上布滿了凸起的盔甲。四只尖銳的利爪支撐著整個身體。幾乎是采用跳躍式的行進方式。

以他們的體型和速度來判斷。這些生物一次性足可跨越20米以上的距離。如果換算一下的話。他們正是以2000多公里每小時的速度從對面沖過來。

這樣的速度足以追上聯邦最新型的陸戰坦克。甚至和一些陸地飛行裝置的速度相媲美。

除此之外。這些生物還擁有一個巨大而又尖長的頭顱。頭顱上除了兩只血紅色的眼睛之外。就剩下一張充滿殘忍氣息的嘴巴。兩排尖銳的牙齒暴露在嘴巴之外。並散發著淡藍色的光芒。

很快。人類就見識到了這種幾乎渾身都充滿了攻擊性生物的實力。

防護牆外部厚度超過10共分的金屬。在這些生物們的攻擊下。似乎如同一張薄紙。一穿即破。並發出讓人抓狂的聲音。

好在。防護牆並不是單單由這一張鐵皮組成。小狗的這種攻擊並沒有能對牆體造成實質性的破壞。

這一點倒是讓屋內緊張的人類稍稍的松了一口氣。

但是。人們很快便發現。他們的想法是錯誤的。

小狗們在嘗試了幾次破壞之後。便立刻改變了方法。他們放棄了對牆壁的攻擊。而是依靠尖銳的利爪直接刺入鐵皮中。快速的向上攀爬著。

盡管這個速度和他們來時相比要慢的多。但別忘了。這些小狗們的行進方式。即便是在如此重力的星球上。他們在牆壁上所做的垂直性跳躍。也能夠一次性上升5米的距離。而整個防護牆才只有4米高。

也就是說。對方僅僅需要六七次的跳躍就能夠完全等上防護牆。然後進入內部。

以他們的速度和破壞力來說。一旦要是進入到了哨站內部。所能造成的破壞力則更瘋狂。

因此。各個士官們。開始拼命的爆吼著。調整策略。對于遠處射出毒液的那種生物可以暫時放棄。所有的士兵們開始全力進攻這些正在快速攀爬的生物。

這樣的方式無疑是正確的。

小狗們的數量畢竟不多。而士兵和各種防禦性的武器加起來所組成的火力網。根本無法穿越。

沒有一只小狗能夠成功到達防護牆上方。

而這個時候。5000多只生物的數量已經損失將近五分之三。而剩余的一些還是遠程攻擊的刺蛇們。沖到跟前的小狗幾乎全軍覆沒。

隨後。刺蛇們便開始了撤退。

正常戰爭曆時2個小時。

不過在這兩個小時中。所有人類的神經都完全緊繃著。甚至都已經忘記了呼吸。

克拉金斯少校。雙手交叉于後被。一臉平靜的看著前方的屏幕。身後則是一眾軍官。其實在克拉金斯的心中。剛才的緊張絲毫不比其他的人類差。只不過身為一名久經沙場的軍人來說。他只不過是將這種緊張給隱藏起來。

不過。身後的這些士官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他們大多數都是來自于本星系。基本上沒有上過真正的戰場。即便有些參加過前線的戰爭。但也絕對沒有見到過如此的生物。

阿拉奇生物獨有的血腥攻擊方式。並不是這些普通的軍人們能夠接受的。

整個哨站外面的護牆已經一片狼藉。

到處都是殘缺不全或者是還在不斷融化的裂口。並且冒著陣陣白煙。

護牆上方布滿了一地的黑團。那些正是和金屬盔甲一起融化後所剩余的殘留物。

這場戰爭雙方都有所獲。

人類這方獲得的是恐懼與震撼。

而朱天刑獲得的則是。對人類這個哨站的防護能量的了解。他並沒有任何的壓力。3000多生物的死亡。對于阿拉奇生物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僅僅是在過了2個小時之後。生物們便在一次出發了。

不過這一次的數量卻有些誇張。完全是上一次的十倍。刺蛇2萬。小狗4萬。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三 聯邦前哨站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五 進攻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