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八章 血色戰場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八章 血色戰場


空中的隱形飛機此刻就在距離朱天刑繁殖塔外圍4公里的地方上空盤旋,如此近的距離,朱天刑即便不依靠精神磁波,也能夠通過超乎常人的敏銳直覺感受到上空不斷扭曲的透明空氣。

那是由于飛行速度過快再加上動力尾氣所造成的效果。只不過讓朱天刑無法明白的就是對方是如何將聲音也做到完全的無聲無息。

要知道,如此速度的飛行,所產生的聲音無疑是巨大的,但朱天刑卻沒有聽到一絲的聲音。

此刻地面上的阿拉奇生物也已經整裝待發,擺好了一副防禦的架勢,就等朱天刑的一聲命令,便會立刻蜂擁而至。

但朱天刑現在並沒有任何的動作。

他在等,在等前方的近千輛坦克完全將攻擊模式架好,在來的時候,朱天刑可是親眼見過這些坦克的移動速度。

雖然比不過空中的生物,但在地面上來說,估計也只有異形的速度能和其比肩。

因此,如果現在就發動進攻的話,對方必然很有可能會立刻逃跑。

坦克所處的位置,下面有大量的潛伏著所隱藏,人類利用隱形的飛機擺了朱天刑一道,朱天刑也准備在這上面還給人類一擊。

雙方前期都沒有在這方面做什麼准備。

潛伏者這種生物,在太空戰中似乎並沒有太大的作用,但在星球內部戰爭來說,尤其是對這些科技文明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武器。

于此同時。人類哨站指揮部中。克拉金斯少校正在聚精會神地盯著面前巨大屏幕上地畫面。

坦克正在伸展著其周身地支架。粗壯地炮管也冉冉升起。人類軍官們似乎已經能夠感受到即將要發生地場面。因此。氣氛雖然緊張。但里面卻包含著一種期待。

剛才那場小規模地沖突。坦克所擁有地威力也超出了這些軍官地想象。在他們所認知中。這種地面戰爭中最常用地坦克。似乎並沒有現在所看到地這麼強悍。

但這種茫然只是短暫地。瞬間清醒後。這些鋼鐵機械給軍官們帶來地確是極大地信心。

有些人甚至還認為。僅僅是這一小規模地試探就能夠將對方這些可惡地生物們消滅個七七

克拉金斯少校同樣也有著這樣地錯覺。但他所表現出地並不是那種單純地自信。阿拉奇生物以往給人地感覺絕對是一種極其強悍地存在。

要知道,能跟聯邦上千艦隊在太空中對峙的實力,絕對不可能表現的如此不堪。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讓前方地部隊在距離繁殖塔14公里的地段停下,而且表現的相當謹慎。在原先地計劃中,他所准備的是,先讓士兵沖擊。然後坦克再在後方進行火力覆蓋,同時在坦克和士兵中間讓工程機械建立防禦碉堡。

而空中的隱形飛機只是起到了一定的輔助作用,避免對方空軍的騷擾。而且還有護送運輸船的用途。

真正開戰的時候,隱形飛機並不能真的充當攻擊兵種,因為那樣就是純粹的找死。

隱形飛機所能做到地隱形只是在一定范圍內的,只要距離過近,那麼還是能夠看出一些端倪,而且這種隱形所消耗的能量十分巨大,要不然的話,整個聯邦就能夠將所有的東西全部都裝備上這種隱形裝置。

“長官,所有部隊已經到達指定位置。是否開始進攻。”此刻指揮室里,一名軍官的聲音傳了過來,聲音中一改前幾天的沮喪,帶著一種興奮。

克拉金斯猶豫了,對方的繁殖塔就在眼前,雙方的距離並不算太遠,以生物們地速度完全可以在一分鍾之內就能感到,如果是刺蛇的話,還要不了一分鍾。

但對方卻沒有任何的行動。克拉金斯少校甚至還能看到一些小狗們正在懶散的四處游走,仿佛對于前面戰場上的人類軍隊視若無睹。

這些反常的表現讓克拉金斯少校有些不敢確定,他甚至有種想要撤退的沖動,盡管這次的任務本身就是試探對方的實力,換句話也就是說,這些軍隊即便是全軍覆沒也是無可厚非地。

綠色地草坪上,除了聳立著一座座高高的繁殖塔之外,還有著無數地奇怪建築,這些奇怪的建築似乎是在一天之間突然出現的。

克拉金斯少校雖然不知道這些建築是用來干什麼的。但從其恐怖惡心的外表上就能夠猜測出絕對不是什麼好的東西。

或許。對方的秘密就在這些奇怪的建築上。

“長官。是否現在攻擊?”軍官的聲音不斷的在頻道內催促著。

“給所有的裝甲部隊下令攻擊,但要率先進攻那些建築。”克拉金斯少校經過一番考慮之後。最終還是下達了攻擊的命令。“注意對方的空中生物。”

在他看來,那些建築雖然可能對人類存在著巨大的威脅,但是只要讓坦克先將其摧毀就行了,至于那些生物們,他到沒什麼擔心,尤其是在看到剛才坦克所發出的威力之後,克拉金斯少校在看到這些小狗和刺蛇就仿佛是一攤血肉。

隨著指揮部的命令剛一下達,上千架坦克便立刻將巨炮統一轉向了繁殖塔的方向。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隨著地面的一陣翻湧,當坦克群還沒有完全將炮管扭轉過來的時候,地面上突然出現了大面積的尖刺。

一根根6米多長的直徑足有30共分渾身長滿了倒刺的尖刺,瞬間竄出地面。

堅硬的金屬,似乎在這一刻變成了一張薄紙,不堪一擊,巨長恐怖的尖刺瞬間就穿過了一個個坦克的身體。

同時,人類軍隊前方2公里的地面上,大量的小狗和刺蛇也突然出現,帶著極快的速度,撲向前方地人類。

一陣陣黃色的迷霧瞬間籠罩了整個戰場。

在哨站的指揮室中,所有軍官面前突然失去了所有地面部隊的信息。

人類傻眼了。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剛剛還自信滿滿的軍官們徹底地震撼了。

但是,此刻的戰爭還在激烈的進行著。

從剛才人類氣勢雄壯的排兵布陣,到現在阿拉奇生物的單方面屠殺,僅僅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這種巨大的反差即便是心里速度在高的人也不可能接受。

克拉金斯少校直接是一屁股坐在了身後的椅子上,臉色鐵青,從現在看來。這批先前探索部隊基本上已經算是徹底失敗了。

尤其是讓他感到恐懼地是,對方擁有著直接從地下進行攻擊的生物,而聯邦或者說這個哨站,目前還沒有能夠准確探測地表以下生物的儀器。

空中地小型衛星只能觀測地表,如果想要知道地面以下的隱藏兵種,就必須要有大功率的勘測器。

而這種勘測器除了戰艦上擁有之外,地面哨站一般不會配備,畢竟,在人類幾千年甚至是上萬年的戰爭中。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東西。

盡管敵對科技文明國家中也有隱形裝置的出現,但那些裝置的原理和隱形飛機幾乎類似,在大規模作戰中所能產生的效果並不明顯。而小規模的騷擾中,又不能靠近對方,再加上所消耗能量大,無法做到長時間隱形,因此,除非有特殊的要求,聯邦基本不會給每一個星球內戰場上配備如此地勘測器。

隱形飛機的作用,一般都是體現在輔助戰爭上面,一旦脫離了地面部隊的支持。那麼他所能發揮的作用就變得非常渺小了。

比如說現在。

當克拉金斯少校還沉積在痛苦之中時,指揮部的頻道內傳來了一陣噪雜的驚呼聲,這讓他立刻將目光對准了屏幕上的畫面。

不知道何時,對方的空中已經出現了十幾個龐然巨物,這種生物整個身體足有二十多米,整體呈橢圓形,看上去就想是一個黑色的飛艇。只有身體兩側有一對于身體極不相趁地翅膀還在高速的閃動著。

但所有人都能看的出來,這個龐大的生物在空中的移動,和這兩對翅膀並沒有任何的關系。因為,他們移動的速度實在是太快。

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這些生物就飛出了2公里,並瞬間停了下來,這個表現,顯然也讓人類小小的震撼了一把。

阿拉奇生物們在行動上對速度和身體上地控制完全超出了人類對生物所了解地極限,地面生物也是如此,空中生物也一樣。

如果想要讓人類的飛機在極高地速度下來個急停,那麼所產生的效果就是機毀人亡。而且事故率是百分之百。沒有任何的僥幸。

即便金屬材料能夠承受這麼高的強度。里面的人類也無法承受。

人類此刻在屏幕上所看到的正式阿拉奇生物里的空中霸主,吞噬者。

這種生物。單只數量所能造成的威力或許並不算強大,但一旦形成數量之後,酸性孢子就能夠在空中形成一大團的紫色煙霧。

煙霧不但擁有強烈的腐蝕性和毒性,而且還擁有黏沾性,能夠吸附到被紫色煙霧里的所有物體表面。

這在以往對付高級天使的時候,朱天刑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

要知道,純粹從理論上來說,天使們的隱身效果要遠遠的高于人類科技文明的隱身。

那種純粹依靠光線扭曲所帶來的隱身,基本上在光明帝國已經做到了全民普及。

吞噬者很快便進入到了自己的射程范圍,大量的紫色孢子由吞噬者們的口中快速的湧出。

所面對的方向正是前方那一大群還在空中盤旋的隱形飛機。

一時間,天空中突然出現了大面積的紫色云霧。不但對這些飛機產生了極大的破壞作用,而且也阻擋了人類對于戰場上的觀察。

于此同時,後方大量地爆炸蚊也快速的趕了上來,數千只爆炸蚊,如同流星般的沖進了紫霧。伴隨著一陣陣巨響,大量的殘骸帶著爆炸所產生的火光,墜落地面。

這一系列的動作幾乎是在極短地時間內完成,甚至連隱形飛機的操作人員還沒有反應過來。災難便已經來臨。

剩余的飛機迅速向後方撤離,試圖擺脫迷霧的籠罩。

隱身飛機有著其他飛行單位沒有的優點,那就是其極高的飛行速度和隱身能力。

但是當這些飛機從迷霧中出現以後,卻發現,原本一直都擁有的優勢在此刻卻蕩然無存。

紫色的煙霧並沒有脫離飛機的身體,看上去。就上是飛機被刷上了一層厚厚地紫色油漆,就是則層鮮亮的外衣,讓隱形飛機徹底喪失了隱形的優勢,

然而,這還不是最致命地,粘附在飛機外表上的這層煙霧,並不是單純的顏色,隨著時間的增長,它們還在慢慢的消失。或者說應該叫消融,在這一過程中,飛機外表的金屬。也開始了慢慢的融化。

按照這個融化的速度,別說逃回哨站,最多不到十分鍾的時間,飛機地整體就會徹底崩潰。

而後方上百只飛蟲,這正在緊密的追趕,其速度絲毫不亞于,這些飛機,而且還有優勢。

飛蟲們並沒有遠程攻擊的能力,但他們的利刃絲毫不亞于人類科技文明的離子光刀。只見空中一道黑影從已經變形的飛機上空掠過,兩秒鍾之後,便是一聲巨大的爆炸。

如果說天空中的還算是激戰的話,地面上對于人類來說就是**裸地屠殺。

被蠍子黃霧所籠罩的人類大軍此刻完全失去了任何的反抗能力,無論是坦克還是機槍兵,此刻都已經鴉雀無聲。

從里面,沒有傳來一聲槍響,也沒有傳來一聲炮名,只有陣陣火光閃過。和四處紛飛的金屬碎片,以及人類的尸體。

大量的鮮血甚至彙聚成河流,從黃霧內緩緩流出。

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

克隆人雖然不受真正的人類重視,但其本質上來說還算是生物,甚至體內的基因和人類並沒有什麼區別,

他們也有人類地部分情感,最起碼疼痛是絕對存在地。

各種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絕于耳。唯一可惜地就是少站內的那些軍官們無法聽到。

不過,從黃霧外面不斷流出的血河上,這些人們可以想象出里面的屠殺是如何的激烈。

黃霧的出現。除了阻擋了人類對戰場內部情況的觀察之外。也失去了對士兵的一切信息,包括聲音。圖像甚至連命令都無法傳送。

一些軍官還在不斷的用沙啞的嗓子對著前方的信息平台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攻擊的指令。

但屏幕上的阿拉奇生物們,並沒有任何的損傷。

沒有一個人類能夠保持住平靜的心情。

克拉金斯少校突然覺得自己犯了一個非常弱智的錯誤,對方是一個高等文明,一個能夠在太空中不需要任何防護措施就能生存的高等文明。

怎麼可能就那幾種生物,既然對方能夠讓在太空中生存的生物降落到地面來,那麼聯邦資料中顯示的所有生物都應該能夠出現在這里。

換句話說,他是在以一個星球哨站和對方一群能夠抗衡戰艦的生物再打。

能夠直接在地面以下進行攻擊的生物,能夠噴射出帶有強腐蝕性煙霧而且還能破壞隱身效果的巨型生物,能夠噴射屏蔽信息的黃色煙霧。這一切都讓克拉金斯少校甚至是整個哨站里的人類陷入了深深的恐懼。

而此刻的朱天刑卻陷入到了巨大的驚喜中,這種驚喜絲毫也不亞于他當初在來到這個星系發現有大量矽水晶的情形。

從戰爭一開始,他便將將身力場完全打開,但他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去將整個星球完全籠罩,這個星球上,早已通過宿主和偵查蜂的觀察,除了人類哨站和自己阿拉奇生物所在,其他的地方即便連個細菌都沒有,更別說生物。

因此。朱天刑將自己的精神力場完全壓縮在前方戰場范圍,第一是為了觀察那些天空中的隱形飛機,第二則是觀察黃霧里的戰爭情況,至于人類地哨站,朱天刑早已實驗過,那里有極其強大的屏蔽裝置。即便如他這樣精神力強大到逆天的人物也沒有絲毫的辦法進入。

而就是因為這樣將強大精神磁波的高度壓縮,才讓他發現了人類信息傳遞的方式。

那是一種特殊地磁波,依靠生物磁波,他能夠輕微的感覺到,在剛開始,他並沒有在意這些。直到,蠍子的黃霧散開之後。

這股磁波立刻變消失了,在加上原本已經整裝待發,准備進攻的坦克突然啞火了。朱天刑便立刻猜出了那股波動是什麼東西。

要知道黃霧屏蔽的是人類的各方面感覺,而科技文明的人類,在這里無論是。普通的士兵還是坦克甚至是飛機,都是在絕對密封的空間里,要不然,他們根本不可能在星球上活下去

換句話說,黃霧本身很難接觸到對方地身體,原本朱天刑讓蠍子噴射黃霧的目的則是為了擋住對方地視線。

從前兩次的戰爭中,朱天刑已經能夠知道,人類必然也擁有觀察整個星球表面的能力,但這也僅限于星球表面。要不然,也不會將部隊剛好駐紮在潛伏著所掩埋的地方。

結果沒想到的卻是,當黃霧一出現之後,對方就像以前和元素文明所產生的情況一樣,立刻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再加上突然消失的那股波動,就足以證明,黃霧不但能夠屏蔽生物的六感,甚至還能連科技文明地信息也屏蔽掉。

自從和科技文明發生戰爭以來,朱天刑所面對的最大困難就是。有關信息方面的問題,沒有了這方面的能力,甚至連對方什麼時候到達自己跟前都無法知道,要不是事先在附近的幾個星球上建立了繁殖塔,或者說,要不是,人類剛好將哨站建立在自己所掩藏的繁殖塔跟前,那麼等他發現人類到來的時候,很有可能面對的將是數以千萬記的各種士兵和武器。

然而。就在今天。卻找到了解決這一問題地突破口,盡管蒂娜無法對人類的科技進行研究。但蠍子卻是真真正正的阿拉奇生物,只要解開黃霧里的秘密,就能夠找到屏蔽人類信息的方法,甚至還能夠找到,截取,干擾等其他方面的能力。

只要掌握了信息的截取,朱天刑對于科技文明的戰爭就會擁有信心。

核彈雖然恐怖,但他也知道,這種逆天型的東西,對方也不可能肆無忌憚地釋放。

更何況,擁有了信息控制地能力之後,阿拉奇生物的快速機動性也就有了發揮地余地,他可不認為,對方能夠將核彈釋放到自己所占領的行政星上。

屠殺依然在進行著,阿拉奇生物在做起這樣的事情早已是輕車熟路,在加上,對方又是純粹的克隆人士兵,朱天刑並沒有任何的心里負擔。

由于蠍子的突然發威,使得原本已經准備好的大量中高級生物在這次戰爭中並沒有派上用場,不過,朱天刑也沒有准備讓這些生物閑著。

一聲令下,所有的生物都由坦克蟲早就挖掘好的地底通道,潛行到了對方哨站附近。

打鐵要趁熱,對方今天主要吃虧在對阿拉奇地下生物實力的誤判上,這一點無論是朱天刑還是克拉金斯少校都很清楚。

因此,如果不抓緊時間的話,一旦等到人類擁有了能夠探測地下生物的技術之後,朱天刑的這種優勢可就蕩然無存了。

僅憑借蠍子的黃霧,朱天刑可不認為就能徹底戰勝人類。畢竟對方手中還有一個殺手锏,那就是核彈。

黃霧是否能夠對人類所有的武器都產生作用,他一點也不確定。

作為人類一方,克拉金斯少校已經徹底喪失了原本制定好的計劃,在沒有找到能夠探測出對方,隱藏在地下生物的方法之前,貿然的攻擊就是送死。

因此,在前方戰爭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克拉金斯就讓萊娜給聯邦軍方發出了支援的信息。

信息首先是將本場戰爭的錄像發給了軍方。同時還有克拉金斯對于阿拉奇生物的一些新地看法。

這里面就包括對于人類和阿拉奇生物的作戰方式,以及武器和裝備上的調整,最主要的還有必須配備,大功率的勘測裝置,衛星到是沒有必要,但最起碼也需要一個地面活動勘測裝置。

另外一點。就是對于黃霧看法,在上次剛剛發現阿拉奇生物的那艘商用戰艦上,黃霧就曾出現過,但當時地范圍小,而且主要面對的是普通的士兵,因此,聯邦所給出的資料中,並沒有對這種黃霧進行著重的描述,僅僅是順帶提了一下。將其歸納與干擾視線的作用。但事實上,它所發揮的效應,卻不是簡單的干擾視線。甚至連電子信號都能夠屏蔽。

而這個能力對于科技文明來說卻恰恰是最致命的,如果不解決地話,在今後的戰爭中,聯邦將會在這方面吃很大的虧。

再有就是阿拉奇生物地繁殖能力。

根據將近一個多月的觀察,以現有的阿拉奇生物發展速度來看,絲毫不亞于聯邦克隆人的生產線。而且還稍稍勝出。

克拉金斯少校並不認為,這個阿拉奇生物早已經在星球上埋伏了大量的生物,要真是那樣的話,哨站早就被消滅了。

而且。阿拉奇生物哪怕現在出現的最初級攻擊生物,也就是小狗,都要比人類普通士兵強悍的多。單對單的進行攻擊地話,一只小狗足可以對付幾個機槍兵。

經過剛才的戰役,整個哨站內的氣氛一下子又回歸到了那種極度壓抑的狀態。

每個人的心中都籠罩著深深的恐懼。

美女副官萊娜,甚至連走路都在顫抖,剛才的戰場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當黃霧慢慢消散之後,里面所顯露出來的場景原本土黃色堅硬地地面已經完全變成了一片血紅。幾乎在整個戰場上已經看不到有任何一個保存完整的坦克或者是士兵。

地上到處都是被血液浸泡後而形成的泥漿,零散的阿拉奇生物還在血漿中不斷的踐踏尋找還未死亡的士兵。不時還停下向著同伴發出一聲刺激叫。

這樣的場景和不遠處一片草綠色的菌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空中地飛行生物也在四處飛舞,甚至有些已經慢慢地開始靠近哨站,還有一部分,則是不斷的向上攀升,進入了太空。

這更是讓哨站內所有地人類忐忑不安。

信息很快便由軍方反饋回來,聯邦軍方對克拉金斯少校所提出的要求非常干脆的變答應了。

並且讓停靠在附近艦隊立刻將裝置運送過來。

同時也對克拉金斯少校以及整個哨站內所有的軍官進行了表彰,盡管吃了敗仗,但給軍方所帶來的資料卻是無比的珍貴。

其實最重要的一點。軍方並沒有說。在多個星球上的人類哨站與阿拉奇生物之間的戰斗中,迄今為止。克拉金斯少校是第一個敢于和阿拉奇生物主動接觸的一名軍官。

其他的哨站,無一不是被阿拉奇生物壓制的死死的,更有的連小型核彈都已經被迫釋放過一次,但是即便這樣,阿拉奇生物頑強的生命力和強大的繁殖能力,最終還是沒能讓人類占得一絲便宜。

或者說,人類與朱天刑似乎都在相互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對方的實力,而隨著時間的增長,戰爭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最終,聯邦軍方還表示了,只要在堅持最多半年的時間,等前方的戰爭一進入休戰狀態,那麼聯邦將會繼續抽調大量的戰艦來支援本星系。

當萊娜將軍方發回來的信息轉述給了克拉金斯少校之後。

克拉金斯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情緒,軍方答應自己的要求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這並沒有什麼可喜的,但軍方最後所說的話卻讓他感到了深深地恐懼,或者說是一種絕望。

別說抵擋半年的時間,以現在哨站內的裝備情況,和士氣。別說半年,3個月他都無法堅持下去。

至于,軍方所承諾的嘉獎和晉升,這要是在以前的戰爭中,或許還能讓他興奮幾天,但現在。連生命都可能隨時結束,要這些嘉獎又有什麼用處。

“萊娜,你認為,我們能堅持多長時間?”克拉金斯少校在沉默了一會兒後,將信息板交給了身邊的美女,順便問道。

“長官,我…。”同樣也在沉思地萊娜,突然聽到上司的這樣問話,顯得有些慌亂。

“沒關系。說吧,我只是想聽聽你的看法。”看到萊娜的驚慌,克拉金斯少校並沒有責怪。

他知道。剛才的戰爭給萊娜帶來了極大的恐懼,事實上,不光是他,就連克拉金斯自己也多少有些不適應。

“是的,長官。”萊娜將頭抬起,然後說道:“如果我們不主動出擊的話,依靠哨站的防禦應該能夠堅持幾個月。”

“幾個月?”克拉金斯少校並沒有任何地表示,繼續追問道。

“應該能堅持四五個月吧,畢竟我們還有核彈。實在不行的話完全可以將對方的基地核爆。”可能想到了這種終極武器,萊娜地信心突然增長了一些。因此說話的聲音也大了一點。

萊娜所說的核彈指的是真正的小型核彈,就是那種超過一定數量就能夠將一個星球炸毀的那種,而不是前幾天所使用的微型核彈。

“恩……”克拉金斯低著頭,來回的走動著,似乎是在思考萊娜的話。

良久,克拉金斯突然抬頭,向萊娜說道:“立刻將哨站所有軍官叫來。”

長官地話,讓萊娜稍稍楞了一下。隨後便立刻走到了操作台。

當所有的軍官們帶著一臉沮喪不安的情緒走進指揮部時,所看到的正式一臉神采奕奕,精神煥發的克拉金斯。

此刻的克拉金斯少校正坐在椅子上,面對著走進來的人群,他臉上少有的露出了一絲微笑。

看的不遠處地萊娜,更是莫名其妙,甚至還有些懷疑是不是克拉金斯被這次的戰爭給嚇傻了。

“這次叫你們來是想告訴你們一些好消息。”當軍官們做好之後,克拉金斯開始說道。

第一句話就讓在場的所有人懵了,好消息。開玩笑。就在現在後方的屏幕上,還顯示著硝煙四起。血流滿地的戰場,從哪來的好消息。

所有人都將目光轉向了萊娜,當看到,同樣表情的萊娜之後,軍官們更是疑惑了。

“我知道大家有些疑惑,因為我們就在剛剛才經曆了一場慘痛的敗仗。”克拉金斯仔細打量了一遍眼前的軍官,然後拿起了桌子上地信息板繼續說道:“就在剛才,我已經將這段時間,對阿拉奇生物地戰爭,包括剛才的戰爭發給了聯邦軍方。”

此刻四周地軍官已經被克拉金斯少校的話吸引了。他們都很想知道,軍方所給他們的懲罰是什麼。

“結果,軍方不但沒有懲罰我們,還對我們的表現,給予了高度的肯定,並予以嘉獎,所有的士官在本次戰爭結束後都將受到由聯邦軍方所頒發的英勇獎章。”克拉金斯說道這里故意停頓了一下。

這下,地下的軍官們先是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便立刻開始***起來,剛才的沮喪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謂的獎章,對于聯邦來說,一種有兩種,一種是政府頒發的,另外一種是由軍方頒發的,雖然都叫做獎章,但作用卻有著很大區別,政府的獎章,所帶來的好處就是一些經濟上的獎勵,如果有三枚獎章的話,還能夠得到其他特別的優越待遇,而軍方的獎章盡管沒有太大的經濟獎勵,但對于中尉以下的軍官來說,一枚獎章就代表可以直接晉升一級,至于中尉以上的軍官,則需要三枚獎章才能獲得晉升的資格,而現在的這些軍官大多數都是只需要一枚就能夠晉升的士官,因此,聯邦的這道嘉獎不可謂不豐厚。

但是,還是有一些軍官比較冷靜,這些大多數都是參加過幾次戰爭的,他們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興奮。

“長官,我想知道的是,軍方所給的嘉獎里,有沒有包含什麼任務。”其中一名軍官突然站了起來,向克拉金斯少校問道。

此話一出,周圍的聲音立刻冷卻下來,這個問題,可是最實在的,軍方不可能,白給大家這麼一個便宜去占。

“任務倒是沒有,這些獎勵完全是因為,我們通過戰爭給軍方提供了更加詳細的有關阿拉奇生物的信息,如果說真的有什麼任務的話,那麼也可以看成,聯邦希望我們能夠在星球上堅守3個月的時間。”克拉金斯少校裝模做樣的重新打開信息板查閱了一遍,然後認真的說道,只不過在堅守時間上,將半年改成了3個月。“3個月以後,聯邦會增派兩隊戰艦,向阿拉奇生物正式開戰,到那個時候,我們也就可以離開這里了。”

“長官,那在這段時間里,我們是不是可以使用一切辦法來進行防禦。”一名軍官顯然是想到了什麼,立刻說道。

很顯然,按照目前的情形,如果不適用極端的手段的話,三個月根本守不下來,但如果采用了必要的手段,那麼別說是三個月,即便是四個月五個月也沒什麼問題。

“只要不觸犯聯邦軍事法規,什麼手段都可以。”克拉金斯少校回答道。

整個指揮部內立刻***了。

只有萊娜一人,一臉疑惑的看著正在強顏歡笑的克拉金斯。

而此刻誰也不知道,就在距離哨站130公里外的地下,已經聚集了大量的生物。而且正以極快的速度向這里潛行。

朱天刑也在笑。此刻他已經將意識回到了本體,前方星球上的戰爭已經沒有了懸念。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七章 人類的反擊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三十九章 全面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