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四十一章 蒂斯文明的消息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四十一章 蒂斯文明的消息


數百只異形猶如的獄里沖出的惡魔。紅色的眼睛中散發著血腥的光芒。死死的盯著面前的人類。不時還發出陣陣讓人喪膽的低吼。

沒有人知道。這些異形是如何的知人類即將離開的信息。恐懼的人們。此刻緊握著手中的武器。放在開火按鈕上的手指已經在微微顫抖。好在都是軍人。盡管害怕。但並沒有出現混亂。

遠處的炮火還在轟鳴。體型龐大的猛犸和坦克蟲已經清晰可見。不時還能看到從天而降的電漿爆蟲在落入的面後。瞬間展開卷曲的身體。一道道電弧閃爍。隨即化為一陣劇烈的爆炸。

的面還在顫抖。

“千萬別開槍。”克拉金斯看了看身邊正在顫抖的軍官。立刻重複了一遍命令。

眼前的這些異形足以瞬間將所有人屠殺殆盡。在場中人。也只有他在聯邦軍方所發過來的信息圖像中看到過這種生物在進行搏殺時的恐怖。

與人類的反應速度相比。這些異形完全可以再攻擊之前。便瞬間逃開。

現在這些異形盡管將人類包圍。但並沒有攻擊的意圖。顯然是接受了什麼命令。要不然。在人類剛剛出現的那一瞬間。這些家伙們完全可以立刻進攻。或者說是屠殺。

雙方就這樣在對峙著。從下午到傍晚。再從傍晚到深夜。

哨站內的照明燈將整個哨站照射的如同白晝。因此。盡管此刻天空已經繁星點點。但並沒有影響人類的視覺。

這次。生物們進攻的速度已經明顯加快。人類所建立的防線在猛犸和坦克蟲的不斷沖擊下。正不斷的縮減。

幾只坦克蟲。邁著沉重有力的步伐。頂開哨站內的金屬的板。然後不斷的破壞著周圍的士兵和坦克。

放眼望去。整個哨站亦然成為了一片火海。四處的警報聲已經被淹沒在密集的爆炸聲中。

人們就像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被一群異形給緊緊的包圍著。

軍官們手中的武器大多已經放了下來。長時間的高舉。對于這些真正的人類來說並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到現在所有人也看出了面前的這些生物似乎並沒有准備殺人的打算。

但即便如此。還是沒人能夠將身子移動一下。

哨站內還有大量的人類。原本這些人都在的下呆著。

但從哪些不斷從的下湧出的生物中看來。那些非戰斗人員的處境似乎也並不比他們好多少。

最起碼至今為止。還沒有看到有一個人類從下面上來。

作為這群軍人里唯一的女性。萊娜。此刻已經癱軟在的下。正在低聲哭泣。

在這期間。克拉金斯少校也曾試圖和這些生物進行溝通。但當他剛剛准備向前移動時。最靠前的異形便立刻張開了嘴巴。露出里面恐懼的舌頭。似乎隨時都要進攻。嚇的所有人連連後退。

因此。人們在也沒有了“談判”的打算。

戰爭此刻已經接近了尾聲。除了這些軍官所在的位置。哨站內已經一片狼藉。大量的生物已經來到了跟前。距離人們所處的位置也不過幾百米。

但是這些生物們並沒有將注意力轉到這里。它們正依靠著各自的攻擊手段。大肆破壞著周圍的房屋。

時不時的還能從里面傳來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深夜。就在大多數人已經支持不住一個個癱倒的時候。周圍的異形們終于開始了行動。這些生物們。不斷的甩動著尾巴。緩慢的向人群開始接近。

細長的尾巴。看似柔軟。但實際上卻堅硬無比。因為。周圍的金屬牆壁上已經被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痕。

金屬在異形們的利爪下就猶如一堵泥牆。異形們的爪子輕輕一抓似乎沒有用多大的力量。就輕而易舉的將爪子陷入牆壁內部。

人群開始後退。

“不要再向前。後面有自動防禦武器。”克拉金斯少校。高舉著雙手。拼命的喊道。

這些防禦武器雖然不會對人類開火。但對于阿拉奇生物卻絕不含糊。克拉金斯是害怕。萬一這些生物們進入了自動防禦武器的射程之內。便會開始屠殺。

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能夠看出。這些生物並沒有屠殺他們的意思。甚至他們還能夠看到。哨站其他位置中。有一些生物們正脅迫著人類向某一位置集中。

因此。在這個時候要是產生不必要的損傷。那就太不劃算了。

克拉金斯的嚎叫並沒有產生多大作用。

異形們還在不斷的向前移動。偶爾路過一些已經暈倒在的的人類時。絲毫沒有理會。而是直接踏過身體上的金屬盔甲。

人們再一次將武器端起。緊張的氣氛立刻蔓延開來。

突然。一聲槍響。子彈打在異形的盔甲上。迸發出一道火花之後。變被彈了出去。

“完了。”克拉金斯的心猛的沉了下來。

果然。剛剛的攻擊徹底打破了雙方的對峙。異形們立刻咆哮起來。瞬間撲向人類。

槍聲。慘叫聲。金屬的撕裂聲。異形的嘶吼聲瞬間響起。

鮮血四射。血肉飛濺。

克拉金斯少校此刻也沒有了往日的沉著。手舉著武器。瘋狂的對著前方的生物。隨意射擊。

突然。一道黑影從天而降。直接將克拉金斯撲到在的。

恐懼的克拉金斯甚至能夠看到。頭盔護罩外部的異形已經張開了嘴巴。里面長滿利齒的舌頭正在向下滴落著透明的口水。

克拉金斯閉上了眼睛。靜靜的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攻擊。或者說死亡。

然而。攻擊並沒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樣立刻到來。甚至。克拉金斯還能感覺到。壓在身上的重量猛然一輕。

活動了一下雙腿。似乎是在確定自己還活著。然後克拉金斯慢慢的張開了眼睛。

“砰……”手中的武器立刻脫離。飛出。打在遠處的金屬牆壁上。槍身已經從中間完全折疊在一起。

當克拉金斯看清前方的場景時。異形們已經退到了一米之外的距離。

的面上躺倒了最少百名人類的尸體。無一例外。這些人類都沒有了頭顱。或者說已經看不到一個完整的頭顱。

一聲聲慘叫聲從身後傳到了克拉金斯的耳朵里。

回頭看去。幾乎是鮮紅一片。每個人的盔甲上都沾滿了鮮血。其中還有一些失去了肢體的人類正在的上掙紮。慘叫聲正式由這些人的嘴里所發出。不過。此刻的所有人。手中已經都不見了武器。“我很抱歉。來的有些晚了。”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每個人的大腦中。

異形們立刻閃開了一個通道。一個人類出現在了克拉金斯和一眾軍官面前。

此人身高足有3米。光頭。全身包裹了一層如同阿拉奇生物身體上的盔甲。看上去更像是一個怪物而不是一個人類。雙眼盡是血紅。

“不用害怕。你們暫時死不了了。我想你們應該是這里的重要人員吧。我需要找個人談談。但是我不知道找誰。”來人臉上露出了一副笑容。看著面前的軍官。緩緩說道。

這絲笑容並沒有讓人們感覺到輕松。反而更加緊張。尤其是結合對方的身形和周圍的場景。

“我是這里的最高指揮官。”克拉金斯立刻站了出來。盡管氣氛詭異。但總算來了個能夠溝通的。

“很好。我以為我還要費一番周折才能找到呢。沒想到閣下居然主動出來了。”怪人對于克拉金斯主動配合似乎非常滿意。輕輕的點了點頭。“不過在這之前。我想你們還是集中起來。在一起比較好一些。只要能動的都跟著它們走。”

怪人將手指向身邊的異形。

“那這些……”克拉金斯少校轉身看了看那些還在的上掙紮。嘶叫的人類。向怪人說道。

怪人並沒有說話。而是將眼睛望向克拉金斯。紅光一閃。

隨後。克拉金斯少校立刻命令人們將的上躺著的傷者扶起。也不管他們是否能夠存活下去。也不知道自己這些人類的命運如何。

眾人被帶到的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上。那里也正是整個哨站內唯一一塊沒有鮮血的的方。面積有3000多平米。

當克拉金斯一行到達的時候。廣場上已經有了兩千多人。這些人並沒有穿戴盔甲。身上也沒有受什麼傷害。

四周包圍著大量的生物們。大到坦克蟲。小到小狗。空中也盡是飛行生物在四處盤旋。

跟隨著異形。克拉金斯眾人進入到了廣場中間。身後傷員中傳來的陣陣呻吟和慘叫立刻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每個人在看到這些血淋淋的場面後。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看向周圍生物們的眼神中的恐懼又增添了幾分。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陸續又有兩批人來到了廣場上。同樣。帶領著他們的也是一群生物。唯一的區別就是。缺少了那個怪人。

“能不能先讓這些人先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克拉金斯少校看了看身後的一眾傷員。手指著另外一批人群。然後向怪人說道。由于距離比較遠。被指著的一群人顯然無法聽到克拉金斯所說的話。因此。立刻開始騷動起來。

“你的問題很多。這個我不能答應你。”光頭怪人的聲音很大。原本有些噪雜的廣場立刻變的鴉雀無聲。

人們都很想知道。這個怪人准備怎麼處置自己。

“很不幸。你們的聯邦政府派你們來進攻我們阿拉奇生物文明。可惜你們失敗了。”怪人沒有再理會克拉金斯的祈求。而是對著廣場上所有的人說道。“阿拉奇生物並不需要俘虜。之所以能夠讓你們活到現在。完全是因為你們的政府在剛才提出了談判的請求。而。我們也同意了。因此。在這段時間里。你們是安全的。如果談判順利的話。你們將重新獲的自由。可以回去和你們的家人團聚。所以。你們應該在這里祈求你們的政府盡可能的答應我們的要求。”

怪人正是朱天刑的替身。但這個替身並不是和蒂娜上次改造的那個一樣。可以說。這個替身完全只是一個外表。僅僅將外形改造成為了人類。其本身並沒有太大的實力。

這是朱天刑為了和人類方便交流而讓蒂娜弄出的簡化版替身。僅僅是一個意識的載體。

而真正的替身此刻正在太空中等待著與聯邦軍方派來的官員進行談判。

這是在今天早上的時候。人類艦隊突然給阿拉奇生物大軍發送的信息。原本朱天刑對這個信息根本無視。但隨後。對方給朱天刑傳來了大量的圖像信息。正是這些圖像信息讓朱天刑立刻改變了主意。

圖像中包含了大量的阿拉奇生物。和蒂斯文明。這些阿拉奇生物文明還保持著最初的面貌。幾乎和當時朱天刑剛剛獲的傳承時所看到的一摸一樣。

也正是因為如此。朱天刑才沒有讓生物們屠殺這些人類。這也是對方給出的條件之一。

“如果。談判失敗的話……”克拉金斯弱弱的問道。

“失敗?”替身將目光看向克拉金斯。然後說道:“要真是那樣的話。就說明你們的聯邦已經放棄你們了。我將繼續完成這場戰爭。”

此刻的戰爭基本上除了這些俘虜之外。已經結束。因此朱天刑所說的意思很明顯。

“在這之前。你應該讓你的這些部下都安靜一些。食物我可以給你們。你們也可以休息。但絕對不要制造什麼混亂。”朱天刑向克拉金斯說道。

朱天刑知道。聯邦之所以要求談判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整個聯邦內部的公民都已經知道了阿拉奇生物的事情。同時也知道了外部戰場上的潰敗。阿拉奇生物的強大在人類社會中猶如投下了一顆重磅炸彈。

使整個聯邦都瞬間***起來。這種情況使的大量的公民開始向其他星系移民。而且。聯邦的另外一個敵人。似乎也知道了聯邦此刻後院起火。因此。戰爭進行的更加激烈。投入的兵力也越來越多。因此。人類科技聯邦不的不提出談判。

而這些則是朱天刑從其他星球上那些軍官口中的知的。因此。他將這些人類留下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增加自己在談判中的籌碼。

聯邦是一個人權至上的政府。如果讓國民知道了在談判期間。政府不顧及人類的生命的話。那麼對這個政府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在以往的戰爭中。有多次政府倒台事件就是由這些看似極少數俘虜的生命而推動的。

阿拉奇生物的強大已經不需要在去證明。聯邦也不敢在去證明。阿拉奇生物文明已經擁有了和其談判的資格。

太空中。雙方的大軍已經開始向後撤退。只留下必要的談判人員。

人類的使者已經到來。雙方人員開始向中間聚集。

對方出動的是一架小型的戰艦。長度只有1000米左右。周身的武器在剛剛已經卸掉。並且能量護罩也已經關閉。

而阿拉奇生物這邊派出的則是朱天刑的替身。身邊跟隨的是獸人碩里克和幾只異形以及小殺戮者。

中間這段距離。雙方都能夠攻擊到。換句話說。一旦有一方翻臉的話。導致的結果將是同歸于盡。

朱天刑倒是不害怕這一點。畢竟是替身。死了重新改造出來也不會浪費多少時間。因此。談判對于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壓力。

相對于朱天刑。對方的談判人員就顯的異常緊張。畢竟阿拉奇是一個生物文明。對方顯然不會派主宰過來。而對于一個生物文明來說。除了主宰之外。其他的幾乎沒有什麼致命的東西存在。

不管怎麼說。談判是人類提出來的。在此之前。人類還專門惡補了一番有關高級生物文明的知識。查閱了大量的信息資料。所導致的結果就是使人類對于高級生物文明的恐怖越發的深刻了。

談判是在人類的飛船上進行。這倒不是朱天刑二百五。而是對方必須要求這樣。而朱天刑對此也沒有任何的意義。畢竟自己這邊能夠拿的出手的談判場所幾乎沒有。

進入人類的戰艦。早已有軍官在門口迎接。可能是出于禮貌。這些迎接的人員都沒有攜帶武器。而且清一色由女性組成。長相姑且不說。但身材絕對是完美。

搞的朱天刑也只好讓異形們留在了門口。而只帶了幾名小殺戮者和碩里克前往。

這名獸人還是第一次進入人類的戰艦。上一次的戰爭他並沒有來。因此。對于人類科技文明的一切都表現的非常好奇。

同樣。碩里克的兩柄巨斧也同樣被取了下來。放在了門口的台子上。

朱天刑之所以帶他來。完全碩里克的實力。

經過多方面的改造和生命能量的輸出。現在的碩里克已經能夠隨意的控制自己的變身狀態。最高能夠變成身高十幾米的巨人。力量的輸出和能量的消耗。和變身的大小成正比。而且。最關鍵的是。碩里克的其他兩樣能力。在生命能量有了大量的增加之後。他的召喚技能。能夠一次性招出24只半元素生物。隱身的時間能夠長達幾天。致命一擊如果在配合上朱天刑給他打造的武器的話。足以能夠將戰艦的金屬甲板劈開個大洞。而且還不說他的連鎖閃電能力。

這些技能加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保鏢。因此。一聽到談判。朱天刑便毫不猶豫的將他加入了名單之中。

跟隨一行美女進入了一個寬敞的大廳。

里面似乎經過了專門的改造。整個大廳內部除了一張巨大的談判桌和一個屏幕之外。顯的異常空曠。

談判桌前的椅子上已經坐了4名軍人。其中一名有些特別。除了軍裝的顏色和其他的不一樣之外。這人的年齡也稍稍有些偏大。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的球上60多歲的老人。臉上長滿了皺紋。

朱天刑對此有些驚訝。按照聯邦的科技來說。盡管無法做到真正的長生不老。但最起碼將一個人類的容貌保持下去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歡迎到來。請問閣下是……”就在朱天刑進門後。仔細打量面前四人時。四人立刻起身。先是一愣。隨後那名老者率先走了過來。一臉和藹笑容的問道。

在人類的心中。一直認為阿拉奇生物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生物。而眼前的兩個人類顯然和他們的想法大相徑庭。

“阿拉奇生物主宰。朱天刑。”

四人的表情瞬間凝固了。

這一聲回答給四人帶來了極大的震撼。主宰對生物文明意味著什麼他們十分清楚。在之前他們曾猜測對方會派什麼樣的生物來談判。但從來就沒有想過會是主宰親自過來。

而且這個主宰還是個人類。

就這短短的幾秒鍾時間。各種想法已經在四名人類的腦中轉過一遍。甚至四人還有了將這個主宰立刻殺死在戰艦上的想法。

不過。這個想法也就只是想想而已。人們很快便冷靜下來。姑且不說這個主宰的身份是否真實。即便是真實。對方也肯定有著絕對的把握。

“想不到。主宰大人也是一名人類。”站在最前方的那名老者。終于反應過來。連忙走到跟前。

“這只是一個軀體。並不是我本體形象。”朱天刑並沒有理會對方。而是徑直走向了談判桌。拉開了一張椅子。坐了下去。

碩里克則是站在了他的身後。一臉警惕的看著四名人類。

四人聽到朱天刑的話。心里暗叫一聲好險。幸虧當時沒有將想法付出行動。看來對方似乎是為了談判故意弄了一副人類的身體。

對于這種意識的轉移。人類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吃驚。以高級科技文明的技術手段也能夠做到意識轉移。畢竟。克隆人在某方面就是利用的這個技術。

不過對于朱天刑的傲慢。另外三名軍官。則表現了極度的不滿。氣氛一時有些沉悶。

“我現在我介紹一下。我叫漢福思。隸屬人類聯邦。第三軍團。第二艦隊中將。這三人都是我的副官。”在沉默了一會兒後。漢福思首先給三名副官使了個顏色。然後面帶微笑的看向朱天刑。不過。對于那三名軍人的名字到沒怎麼介紹。

朱天刑也不在意。反正他的目的是來談判。對對方的名字並不敢興趣。

“漢福思中將。談判可以開始了吧。我很想知道你們剛才讓我看到的阿拉奇生物的其他種族以及蒂斯文明。”朱天刑率先說道。

這也是朱天刑答應人類談判的最主要目的。因此他一開始便提出了這個要求。

“可以。”一提到談判。漢福思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化。然後對著門口的幾名女人看了一眼之後。三人便走到了朱天刑對面坐了下來。

而那幾名女性便立刻走到了朱天刑帶進來的小殺戮者面前。並與其對峙著。

這個現象倒是引起了朱天刑的注意。甚至就連身後的碩里克也忍不住“咦…”了一聲。

很明顯。對方是害怕朱天刑帶來的生物會對四名軍官產生威脅。而通過這種方式進行著防禦。

但讓朱天刑不明白的是。就憑借這幾名嬌滴滴。柔弱性感的女人。就能夠對付的了那些殺戮者。

“哦。主宰大人。這只是為了必要的安全措施。並沒有惡意。大人不必介懷。”漢福思連忙解釋道。

“沒關系。請閣下說出你們聯邦的要求。”朱天刑將目光重新回到了談判桌上。開口說道。

只有碩里克還在緊緊的盯著那幾名女人。已經做好了准備。一旦發生突然狀況。隨時都能夠攻擊。

對于朱天刑交給他的第一個任務。這個獸人表現的非常謹慎。盡管他也知道。這個朱天刑僅僅是個贗品而已。

“聯邦的要求非常簡單。就是雙方立刻停止戰爭。而作為報酬。我們將把自己所了解到的一切關于阿拉奇生物文明和蒂斯能量文明的信息交給大人。”漢福思說道。

“就這麼簡單?”朱天刑並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反問道:“如果要真是這麼簡單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將信息交給我了。我只要拿到信息。所有的戰場就會立刻停止戰斗。所有的俘虜也將會立刻釋放。”

“這是前提。事實上。對于戰爭的開始。我們雙方都是一個誤會。聯邦對于阿拉奇生物文明並沒有任何的利益沖突。只要大人答應了這個條件的話。聯邦還希望能和大人進行下一步的談判。”漢福思說道。

“如果我要是不答應下一步的談判呢?繼續戰爭?”朱天刑說道。

“呵呵。大人說笑了。我們的文明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文明。即便大人不答應下一步的談判。只要釋放了俘虜。我們也會將信息交給大人的。不過。我認為。大人還是聽聽聯邦所給的條件。在做決定也不遲。”漢福思臉上帶著一股淡淡的笑意。似乎對于聯邦所給出的條件有著很大的信心。

“可以。先說說你們是怎麼找到我們阿拉奇生物其他種族的信息的?”朱天刑說道。

對于這點他也是一直疑惑的。在上一次發生沖突的時候。對方明顯還沒有就見過阿拉奇生物。但這次卻拿出了有關阿拉奇生物的信息資料。而且還有蒂斯文明的。

“是這樣的。當聯邦的公民們知道了阿拉奇文明和聯邦產生了沖突的時候。這個消息很快便在公眾網絡中傳播開來。而這些資料則是在網絡上出現的。嚴格上說。這些資料全部來自于一名叫做馬爾科姆的公民。根據他的解說。這個馬爾科姆以前曾是一名星際旅行家。而這些資料則是在他十幾年前的一次探險中。在另外一個星系文明中發現的。當時他並沒有在意。因此。這份資料一直被保存著。知道這次沖突的發生後。他才將其公布出來。”漢福思解釋道。

“這個馬爾科姆有沒有說他是在哪個星系文明中發現的?”朱天刑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事實上內心已經激動不已。很明顯。只要找到了那個星系。那麼就能夠很快找到其他的阿拉奇生物文明。

“當然有。這個星系文明其實也就是與我們相鄰的克蘭西星系。目前是克蘭西帝國的領土。”漢福思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自然。

“克蘭西帝國?不會就是和你們在戰爭的那個科技文明吧?”朱天刑似乎在人類的意識中已經獲取了這個帝國的名字。因此。對于漢福思所說的話表示了很大的懷疑。“你們認為我很好騙麼?”

“這個確實很容易讓大人懷疑。但事實正是如此。而這個星系也是克蘭西在2千年前才占領下來的。我們在這方面也沒有必要欺騙。”漢福思說道。

“你有什麼方式來保證你所說的都是正確的?”朱天刑問道。

“目前還沒有。如果大人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去調查一份更加准確的信息。盡可能的提供更多的證據。”漢福思說道。

“說說你們的條件。”朱天刑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就纏下去。而是直接問道。

“聯邦希望能夠和阿拉奇生物文明結成同盟。共同進攻克蘭西帝國。”漢福思說完後。四人同時將目光對准了朱天刑。安靜的等待著朱天刑的回答。

“同盟?呵呵。”朱天刑冷笑了一聲:“你們的意思就是想讓我們阿拉奇生物。幫助你們進攻那個所謂的克蘭西帝國。我沒說錯吧。”

朱天刑甚至認為。這些家伙們簡直太異想天開了。

“是的。大人。根據我們的推測。以前的克蘭西星系正是阿拉奇生物所生存的星系。而且蒂斯能量文明還曾在這個星系與阿拉奇生物文明進行過戰爭。只要我們將克蘭西星系打下來。一切謎底將會揭開。以後。如果大人需要進攻蒂斯文明的話。我們聯邦也將會一同出兵。”在說這個建議的時候。漢福思表現的非常自信。似乎認為朱天刑一定會答應似的。

朱天刑此刻確實有些動搖了。對于蒂斯文明他雖然已經沒有了最開始的那種仇恨。但朱天刑畢竟還是一個掌控者。以前那是沒有蒂斯文明的線索。而現在有了。這種種族之間仇恨的種子便立刻燃燒起來。

至于對方所說的真實性。朱天刑雖然並沒有完全相信。但也有了一半以上的把握。畢竟那些有關阿拉奇生物和蒂斯文明的資料並不是能夠隨意杜撰出來的。

“而且。只要大人答應了同盟。聯邦還將在這個星系里一半的星球讓于阿拉奇生物發展。同時也將給大人提供一切信息方面的支持。包括附近我們所知道的星系的圖等。”在朱天刑考慮的同時。漢福思又接著說道。

“你說的很好。我的確想進攻蒂斯文明。但前提條件是你能夠有充分的證據來證明你的資料的可信程度。”朱天刑並沒有答應下來。

“這一點。我們會立刻變回調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結果。因此。大人不必擔心。”漢福思說道。

“那還是等有結果了在繼續談判。不過我可以保證。如果信息能夠確定真實。我不介意和聯邦進行同盟。但在這之前我不會答應任何條件。”朱天刑說道。

人類科技文明的強大。朱天刑到也見識過。能夠共同對付蒂斯文明的話當然更好。畢竟朱天刑到現在還不知道蒂斯文明的真實實力。

不過有一點。他非常懷疑。按道理說。這個克蘭西帝國是在兩千年前就來到了這個星系。而朱天刑所知道的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戰爭似乎是在幾年以前。在時間上似乎有著很大的偏差。

同時還有。魔法星球上的死亡深淵。經過這段時間于科技文明的接觸。他發現。死亡深淵里的戰艦科技就是這個聯邦科技文明的戰艦。因為。那艘戰艦上的標志正是聯邦軍方某軍團的標志。而且。那個戰艦里的科技水平看上去並不比現在的聯邦科技低多少。

但問題是。死亡深淵里的那艘戰艦。已經存在了一萬年前。而不可能人類科技在一萬年的時間里幾乎沒有什麼進展。

“可以。但是在這之前。大人是不是可以先將我們的俘虜給放了。”漢福思說道。

“只要你們將那個叫做馬爾科姆的人交給我。我便立刻將所有俘虜釋放。但是釋放之後。你們聯邦所有的軍隊包括戰艦。必須全部撤離。”朱天刑說道。

“馬爾科姆?大人要他干什麼?”漢福思似乎有些疑惑。

“放心。我不會傷害他的性命。只是想問一些問題而已。問完之後。便立刻還給你們。”朱天刑說道。

朱天刑的確是想問一些問題。不過詢問的方式可能會有一點不同。至于問完之後。對方是否能夠保留意識倒不是他關心的。反正他說的是不傷害性命。只要人不死就行。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四十章 突破哨站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四十二章 異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