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四十二章 異能者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四十二章 異能者


對于朱天刑的要求,漢福思也僅僅是好奇一問,在他看來,朱天刑興許也就是想從馬爾科姆嘴里得到一些更加詳細的信息吧。

畢竟聯邦所給出的一些信息完全是照搬馬爾科姆當時所搜集到的,對于信息的詳細來源,他們也並不知曉。

因此,漢福思連考慮都沒考慮便立刻答應了下來。

一個普通的公民和一個強大的盟友,孰輕孰重漢福思還是分的清的,至于朱天刑說的不會傷害馬爾科姆的說法,漢福思到也不怎麼在意。即便傷害了又怎麼樣,只要戰爭能夠平息,雙方能夠結成同盟,別說一個馬爾科姆,即便是十個他也會答應。

這到不是人類聯邦政府的軟弱,政治本身就是如此,如果用極小的代價能夠換來最大的利益的話,無論哪個國家,哪個文明都會同意的。

聯邦現在的最大敵人就是克蘭西帝國,幾千年戰爭打下來,任誰也有些疲勞了,更何況聯邦的政權構成模式本身也存在著一些弊端,不像克蘭西帝國完全是獨裁統治,皇帝的聲音就代表了一切,民眾根本沒有反對的權利,因此,盡管聯邦一直擁有者極大的經濟實力,但也只是勉強能夠抵禦對方。

文明發展到了高級之後,社會的構成形式也都大同小異,當然,生物文明是個例外。這個星系里的狀況和元素文明所在的星域基本上類似,聯邦政府就有些像黑暗聯盟,而那個所謂的克蘭西帝國就想是光明帝國。

只不過,在這里,雙方的實力差距並不算太大而已。

朱天刑的加入等于是在這個原本還能維持平衡的天平上多出了一個砝碼,而且看上去分量也不輕。

因此,作為稍微占下風一點的聯邦政府必然會想到結盟這一點。

不過,這也是因為。他們看到了阿拉奇生物地強大實力,要不然,對方的艦隊早就已經開始進攻了,哪來的談判。

在剛剛漢福思答應了朱天刑的要求後,雙方都沒有繼續說話,整個大廳顯得異常甯靜,距離門口位置的一眾女兵也在密切的監視著那些殺戮者。只有朱天刑身後的碩里克偶爾還會發出一陣陣喘氣聲。

碩里克在談判一開始,他地眼神就沒有離開過哪些性感的女兵,這道不是他有什麼齷齪的想法。只是想知道這幾個女兵能有什麼特別之處。

殺戮者地實力他是見過,和普通的人類比起來,如果不拿武器的話,這些殺戮者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

而從眼前這些女兵幾乎三點式的服裝上看,似乎也沒有什麼武器。

朱天刑也有著同樣的疑惑,不過他並沒有表露出來,而是一個人在低頭沉思,手指在桌子上輕輕的敲擊著。

“大人。還有沒有其他的條件?”眼看指望朱天刑開始說話已經是不可能地了,因此,還是漢福思率先打破了沉默。

事實上,談判進行到現在,也僅僅是個大體上的概念,具體點的雙方都沒有詳談。

朱天刑所想要的阿拉奇生物和蒂斯文明的資料所換來的正式戰爭的結束和俘虜的釋放。

而至于結盟一點,聯邦提出了希望朱天刑幫助進攻克蘭西帝國,卻並沒有給出相應的條件,至于那些星系地圖之類地東西。並不能算作是條件,畢竟這些都是結盟後必須要給的東西,況且,以朱天刑現在的實力,即便聯邦不給。他也完全可以自己搞到。

漢福思是在等朱天刑提出。****可是等了半天,亦然發現這個生物文明的掌控者。並沒有開口的意思。

“我地條件先不說,等你們證實了信息地准確性。我們在接著談,現在各個星球的戰爭已經停止,俘虜我都統一集中在了一起。”朱天刑說完用眼神撇了對面四人一下,緊接著便默不作聲。

言外之意非常明顯,那就是如果信息不准確,也就沒有談下去地必要,俘虜肯定也不在歸還了。這樣的語氣在家上充滿蔑視地眼神,頓時讓三位年輕的軍官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似乎是遭受到了極大的侮辱,甚至無視了漢福思一再示意的眼神,噌……的一聲,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聯邦政府只不過是礙于民意,不想出現過多傷亡而已,閣下不要以為我們怕了你們阿拉奇文明,要是我們軍方一一開戰,即便是總統也無法干涉。”其中一人瞪大了眼珠子,雙手拍案,身體前傾,緊緊的盯著面前一臉要死不活相的朱天刑。話語中充滿了火藥味。

可奇怪的是,剛剛還在竭力用眼神阻止的漢福思,此刻倒也安靜了下來,一臉平靜的看向朱天刑。

朱天刑倒是沒什麼感覺,在他的眼中,盡管不知道這艘戰艦上有什麼埋伏,但對于一個替身來說,並沒有任何的懼怕。

再說了,那幾只殺戮者也不是過來撐門面的,而且,朱天刑身後的影子里,還有幾十個暗影天使。

不過,朱天刑沒有吭聲,但身後的碩里克倒是忍不住了。

獸人的脾氣原本就不怎麼樣,而且崇尚武力,十分好戰,自從跟了朱天刑後,實力的確是突飛猛進,但打架這種事卻一直沒有多少。

他可不敢和阿拉奇生物隨便比試,那些生物雖然實力強大,戰斗意識純粹,但卻是沒有意識的家伙,而碩里克嚴格上說又不是阿拉奇生物里的一員,一旦和生物們發生沖突,那將會被整個阿拉奇生物的族群示威公敵,對于這點,碩里克深有體會,並且至今還記憶猶新。

因此,這個獸人也算是憋了很久,一直未能發泄。

今天看到居然有人敢于和他最尊敬的主人表現出這個態度。便立刻勃然大怒。

呼吸的聲音如同一個風箱,雙眼通紅,身體肌肉瞬間緊繃,一股淡淡的光芒自體內發出,皮膚上的血管如同地上的蚯蚓。一跟跟高高繃起。

“轟……”盡管沒有了武器,但這並不影響碩里克的發揮,雙拳緊握。用力向下一砸,光潔地金屬桌面瞬間塌陷,巨大的凹陷甚至延伸到了漢福思跟前。

桌子明顯是報廢了。

“大人請聽我解釋。”看到碩里克的表現後。漢福思立刻起身,連忙勸阻。

但此刻顯然有些晚了。

另外三名年輕軍官,早已將武器掏出,那是一杆手槍,威力暫不說如何,但樣子卻非常古怪,槍身大小也就是二十公分左右,整體成銀白色。但是讓朱天刑好奇的並不是這些,而是三人手中的武器從拿出來到現在卻在不斷的變化,如同水銀般,快速在手中塑型。

要不是朱天刑的眼里易于常人,根本無法發現這些。畢竟從拿出武器到舉起,也就是一瞬間地事情。

三人開始將槍口面對的是碩里克,但可能想到了什麼,剛才說話的那名軍官,又突然調轉槍頭。直接指向了坐在椅子上地朱天刑。\\\\\\

“放肆,把武器放下。”看到自己的手下將武器對准了朱天刑後,漢福思的臉色驟變。

主宰的身份這些年輕的副官不知道,但他可非常清楚,一旦出現差錯。別說談判了。整個阿拉奇生物文明都將陷入瘋狂。

到時候,這個星系所要面對的戰爭估計不會比克蘭西帝國差多少。而且還有可能更加激烈。

只有親身經曆了與阿拉奇生物的戰斗,才能真正了解生物們的恐懼。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

僅憑借錄像上,就只能看到,大量生物地死亡,和滿地的尸體,尤其對于這些年輕狂妄的軍官們來說,阿拉奇生物似乎並沒有多強大。

漢福思的威嚴還在,怒喝一聲之後,三名軍官便立刻放下了武器,不過眼神中卻充滿了憤怒與不甘。

“漢福思先生,我是一個替身,但也是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掌控者,我想即便是你們的總統到來,也不能表現出如此的方式,難道這就是你們想要的談判。”朱天刑將身子向後一仰,眼神掃過三名軍官,最終落在了對面的漢福思身上。眼神中充滿了殺意。

漢福思只感覺渾身一冷,先是怒視了三人一眼,然後立刻轉換為笑臉:“大人切勿介懷,三人地確魯莽,我立刻讓三人向大人道歉,請相信我們的誠意。”

漢福思原本只是想讓這三人試探一下,畢竟朱天刑的傲慢,也確實讓他感到憤怒,因此在剛開始沒有阻止,沒想到,這三個家伙居然將武器都拿了出來,而且其中一人還對准了朱天刑。

要知道,在談判之前,雙方都已經說好,在談判期間,都不許攜帶任何武器,碩里克雖然強大,但畢竟是赤手空拳,也不算是違規,但三人的表現卻讓對方抓了個現行。

“算了,我對你們的誠意已經沒有了興趣,但對于你們地違約還是要懲罰一下地。”朱天刑說道。

“這……,大人放心,這三人的違約,我會交給聯邦軍方處置地。到時候一定給大人一個滿意的答複。”漢福思連忙說道。

“不知道,軍方對于肆意挑起戰爭,破壞談判地人怎麼處置?”朱天刑笑了一下,然後饒有興趣的看向正一臉憤怒的三名軍官。

三人,在聽到從朱天刑口中蹦出的“肆意挑起戰爭”這句話後,臉上的表情瞬間起了變化,立刻將眼神對准了朱天刑。原本緊握的拳頭立刻舒展,從里面出現了一個銀白色的金屬球。

肆意挑起戰爭這個罪名可是三人無法承受得起的,如果真的讓這個罪名坐實的話,無論談判是否成功,聯邦軍方也不會輕饒的,甚至還有可能被流放。

在聯邦,沒有死刑這一概念,最重的刑罰就是流放,流放到邊遠。環境惡略的星球,那里充滿了血腥和暴力,所有到那里的人,除非擁有超強地實力,要不然等待的則將是生不如死的下場。

“大人說笑了,三人只是一時沖動,不過那也是因為。這位先生的過激舉動,純屬自衛而已,至于私自攜帶武器。則嚴懲不待,但挑起戰爭這方面的確是沒有的。”漢福思也是個老奸巨猾之輩,一番說辭,竟將矛頭指向了朱天刑身邊的碩里克。而對于拿槍對著朱天刑這個事情刻意忽略了。

碩里克哪能受這等委屈,剛准備變身,便被朱天刑一個眼色給制止了。

“我已經沒有耐心等你們地軍方來處置了。*****”朱天刑終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向漢福思的方向走去,並且便走邊說:“現在我所攻下的星球一共有1顆。俘虜人類地士兵軍官共計9萬余人。”說道這里時,朱天刑已經來到了漢福思的跟前,對于朱天刑幾乎幻影般的速度,四人的眼中充滿了震驚。

而漢福思此刻則是連連後退,正視圖向三名軍官的身後退去。

不過,朱天刑此刻已經停下了腳步,坐在了剛剛漢福思所在的位置上。

“大人的意思是?”看到朱天刑似乎並沒有動手的意思後,漢福思便又恢複了那張笑臉。

“沒什麼意思。”朱天刑指著面前地三人說道,:“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這三人既然違反了協議,那就必須得死,或者……”

當朱天刑話還沒說完的時候,三人的臉色就已經開始變化,同時也做好了攻擊的准備。但當聽到朱天刑後面時。漢福思便立刻問道。

“或者什麼?”

“或者用俘虜里的人替他們去死。一人一萬,怎麼樣?”朱天刑說話的時候。臉上還流露著一絲微笑。

一人一萬,三人就是三萬。四人同時倒吸一口涼氣,看著這個一臉笑容的家伙,在說道殺人的時候,顯得異常輕松,而且眼神中似乎還充滿了期待。

“大人……”

“去死。”漢福思地話音剛剛開始,便被打斷,一名軍官已經將手中的武器抬起,直接對准了朱天刑。“嘭一聲巨響,大廳里突然閃起了一道亮光,其威力絲毫不亞于當初在戰場中,人類護牆上的自動防禦機槍。

唯一的區別就是,那上面用的是純粹高爆子彈,而此人使用地確還附帶著穿甲作用。

因為,此刻地朱天刑替身身上已經出現了一個碗口那麼大的窟窿,而且前後貫穿。

所有人都傻了,甚至就連其他地兩位軍官也愣在了當場,漢福思更是不用說,幾乎沒差點癱倒在地。

朱天刑是坐在椅子上,身前的這塊金屬桌子,到還保留著完整地平面,子彈穿過的是他的胸口,但並沒有穿透身後的椅子。從傷口中,還能看到身後椅子拷貝上的圖案。

“好,很好。”在眾人的震驚中,朱天刑緩緩站起了身子,身上的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愈合者,速度非常快,當朱天刑從椅子上站起,走到那名開槍的軍官面前時,身體已經恢複如初。

“吼……”一聲巨吼,碩里克立刻暴走,身體瞬間開始增長。直到身高足有6米左右,幾乎將要頂到天花板時,才停止。

此刻的碩里克已經完全喪失了人類的摸樣,看上去就像是一頭野獸,兩只胳膊的直徑足有一米多,寬大的手掌完全撐開甚至能夠達到兩米。

就是這樣一個巨獸,先是一把將擋在面前的金屬談判桌,直接從地上拽起,然後如同揉紙板的將其揉成了一個直徑不到兩米的金屬球。

“轟……”金屬球瞬間脫離了碩里克的雙手,直接砸向還在發呆的人類。

如此的近距離,人類幾乎已經沒有了任何逃脫的可能,只能看著滾滾而來的巨大金屬球。

可就在這時,一道人影閃過,金屬球立刻停在了半空中。如被空氣給凝固了一般,不上不下。

地面上,一個性感的美女,出現在了一臉驚恐的四人身前。\\\\\正高舉著一只手。對著空中懸浮著的金屬球。

剛才那道人影正是這個美女,暫且先不說她的行動速度如何變態,即便是現在所露地這一手,已經讓朱天刑和碩里克目瞪口呆了。

不過,經過朱天刑的仔細觀察,美女雖然抵擋住了飛來的金屬球,但看樣子也並不怎麼輕松。臉上已經滲出了汗水,身體也在輕微的顫抖。

顯然,這個時候他還沒有完全抵消金屬球飛來的力量。要不然她早就應該將金屬球放到地面。何苦這麼撐著。

要知道,碩里克變身後,所擁有的力量完全超出了猛犸,再加上金屬球本身的重量,要是砸在飛船地甲板上,甚至能夠直接將甲板砸穿,由此可以想象這個女人的實力。

朱天刑在感歎之余,有看了看還在門口站立的另外6名女性。看樣子,這幾個人都擁有一定超人地能力。

難怪,他們這麼放心讓朱天刑帶生物進來。

不過,從剛才的表現來看,這些美女似乎並不受漢福思幾人的指揮,要不然的話,也不會等到這個時候出手。

果然,朱天刑的猜測很快便被證實。

隨著“咣當”一聲巨響,金屬球終于落向了地面。而控制金屬球的那名三點式美女卻向後急退了一大步,而且將手捂著胸口,一副受傷的樣子。

隨後便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中間一句話也沒說,不過。朱天刑卻看到了這個女人在臨走時。用凶狠地眼神看了剛才開槍的那名軍官。

而那名軍官立刻面如死灰,臉上的恐懼之色甚至比金屬球來臨時還要嚴重。

這不由的朱天刑對幾名美女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甚至產生了一種想看看其他幾個女人的能力的想法。

而對面的碩里克卻徹底的懵了,盡管已經不**樣。但在看向幾名女性地眼神中開始能夠看出一些異樣的表情。

尤其是看向剛才的那名女性。顯然這個女人給他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幾位想好了沒有。”朱天刑並沒有因此而放過幾人,依然不依不饒到。

可能是被碩里克的變身所震撼,又或者是被剛才那名女性地眼神所震懾,此刻地三名軍官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那種傲氣,一個個如同失去了靈魂一般。

躲在角落里地漢福思似乎想說點什麼,但是最終只是張了張嘴,並沒有發出聲來。

“大人,這三人違反聯邦軍事法規,回去之後是一定會受到最嚴厲的懲罰,但聯邦並沒有死刑這一說,因此請大人見諒。”出乎意料,這次說話地是一名女性,而且還是剛才出手的那位。

“哦,”朱天刑立刻轉身,看向這個女人“不知道,這位小姐怎麼稱呼?”

“大人,這位是維妮夏小姐,隸屬聯邦特別行動組。”身後的漢福思此刻已經站了起來,連忙說道。

“維妮夏小姐,我很想知道,聯邦對這次談判的誠意,還有,你們到底誰才是真正的主事”到現在,朱天刑即便是瞎子也能看出來,這7個女人雖然穿著性感,但身份可不低,要不然,漢福思四人也不會怕成這個樣子。

“大人……”漢福思還想解釋,結果就被維妮夏的聲音打斷。

“請大人不用懷疑聯邦的誠意,這次談判的主事就是漢福思,我們只是負責記錄談判的整個過程,這也是為了防止談判中出現一些不可預料的事情。*****”維妮夏說道。

記錄談判的過程,說的好聽,明顯就是來充當保鏢來了,說白了就是害怕朱天刑玩橫的。

不過,有了這幾個女人也好,最起碼漢福思想替自己的部下掩飾都無法掩飾了。

因為從剛剛維妮夏說話時看向地上三名軍官的眼神,明顯就是在看向一個死人時所發出的神情,而且身後的漢福思此刻也是汗流浹背。

“好,那漢福思先生,我們繼續談判?”朱天刑轉身說道。

此刻的氣氛已經非常怪異,漢福思甚至連回答都不敢,一個勁的瞄向維妮夏。

“對不起,大人。由于中間發生了一些讓大人不愉快的事情,在加上最初的條件已經基本達成,我們會盡快將大人所需要地資料送來的,而且對于消息的核實,也會一並送來,到那個時候,我們在進行第二次商談。”維妮夏立刻出生說道。

“這樣最好。不過我希望第二次談判的時候,你們聯邦能夠正式一點,我不喜歡有人在談判桌上拿武器對著我。對于這次事件的懲罰,維妮夏小姐可以告訴你們的聯邦政府,到時候返回的俘虜中,將會去掉一萬名,至于你們怎麼向你們地國民去解釋,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朱天刑說道。

對方這次擺明是在試探自己的態度,如果朱天刑就這麼軟蛋地回去了,估計下次談判的可能性就會很小。甚至還有可能讓這個人類聯邦政府認為,阿拉奇生物事實也忌憚人類,要真是這樣的話,別說談判,很有可能在其前方的戰爭結束後,便立刻調轉槍頭,來對付自己。

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任何的公平可言。

文明與文明之間所存在的只有利益,利益分配的好了就是和平,反之則是戰爭。在這個到處充滿了矽水晶的星系中,朱天刑地確不用害怕任何人,對方要打他就打,反正手上還有9萬的俘虜,即便是讓宿主一個個的吸收。也能獲得大量有關科技聯邦的信息。

只要讓他找到了人類所生存的星球。那麼朱天刑就有無數種方式,給人類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

阿拉奇生物打仗或許還不算最強大。但殺人,制造恐懼。釋放瘟疫還是輕車熟路的。

尤其是蒂娜現在正在研究改造生物首領,一旦成功的話,阿拉奇生物的實力將會提高一大截,到那個時候,聯邦即便是想再談判,他朱天刑也不給這個機會了。

“不行,我可以做主將此人交給大人處置,但屠殺俘虜絕對不行。”維妮夏立刻說道。絲毫也沒有理會,軍官臉上地恐懼和漢福思的哀求。

“行不行,我說了算,對于這點,我不是在跟你們商量,事實上,我能容忍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朱天刑說完之後,看了一眼身邊的漢福思,然後便向門口方向走去。

“不行。”一聲嬌叱,7名兩名女性瞬間擋在了朱天刑的面前。並擺出了一副攻擊的駕駛。

“維妮夏小姐,你考慮清楚。”朱天刑轉身看向身後地維妮夏。

“我知道,這次是我們聯邦有錯在先,但也請大人認真考慮我剛才地提議。”維妮夏說道。

“那我要是不考慮的話,是不是就無法離開這個戰艦?”朱天刑臉上地表情沉了下來,緩緩的說道。

維妮夏並沒有回答,但臉上地表情已經告訴了朱天刑答案。

“很好,我想你們似乎太過自信你們的實力了。”朱天刑話音剛落,幾名殺戮者便立刻開始了行動,同時,在大廳內突然出現了幾十名形態各異的人類,其中一些身後還長著幾對巨大的光翼。

而碩里克也沒有閑著,雙手一揮,一道電網閃過,大廳里立刻出現了幾十只半元素生物。

這些生物如同一只巨大的獅子,渾身散發著火紅的能量,身高足有4米,整個大廳的溫度驟然上升。

原本空曠的大廳幾乎在一瞬間便被沾滿。

別說攻擊,即便是這個陣勢就足以震撼所有人。

7名女性,顯然也被眼前的場景給震住了,正如朱天刑所猜測的那樣,這些女性並不是普通人,而是人類科技文明里極少數的異能者,她們擁有者正常人所無法理解的超能力。

而其中一些能力則有著巨大的破壞性,因此,聯邦便將這些異能者組織起來,專門成立了一個組織,負責一些特殊的任務。

而這次談判之前,之所以需要等待,就是為了等這幾名異能者的到來。

因為,聯邦政府也知道。和阿拉奇生物談判,人類一點優勢都沒有,甚至連安全都無法保證,因此,在限制了數量之後,人類為了盡可能的保證談判的順利和安全,將這7人派到了談判現場。

除了保護的。也有一定的監視作用,目地就是害怕,雙方一言不合便發生沖突。同時也有准備向阿拉奇生物展示人類的強大的意思。

畢竟。在人類的眼中,阿拉奇是一個生物文明,顯然不可能對如此神奇的超能力有多少了解,因此說不定會產生一些恐懼。

結果沒想到,朱天刑不但不害怕,而且還表現的相當勇猛,事情越鬧越大,最終還搭上了一萬名俘虜的性命。

朱天刑確實沒什麼害怕地。任何一個人只要在元素文明生活上幾年之後,都不會好奇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

不過朱天刑沒有任何感覺,但這些人類們就完全不一樣了。

阿拉奇生物們還好說一點,無論是以前的暗影女殺手,還是殺戮者,這些都沒有什麼好奇地,問題是,那些天使和碩里克召喚出的生物,的確給幾名異能者帶來了不小的震撼。

這些異能者說白了也就是介乎于能量文明和元素文明之間的家伙們。能力雖然特殊,但也只是特殊,至于強大倒是要和誰去相比。

比如說,維妮夏剛才所表現的瞬移,這朱天刑也能。無非是要借助外力而已。而且當時他制止了碩里克,如果不制止的話。以碩里克的能力,足以將這個嬌滴滴地美女撕成碎片。

這些人或許在單打獨斗方面依靠著自身的特殊能力或許還有著一定的優勢。但如果生物的數量一多,別說是殺戮者,和暗影天使們,即便是小狗只要多一點也能將其活活淹死。

這一點,朱天刑有著絕對的信心。

此刻的場面非常的混亂,大廳里擠滿了各式各樣的生物。

而幾名異能者也是面面相持,沒有也不敢貿然進攻。

身為異能者的他們能夠感覺到這些生物里面有些包含著巨大地能量,尤其是那些渾身黑色,身後長著6對翅膀的家伙們,身上的能量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打還是不打。”朱天刑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維妮夏的面前,並開口說道。

維妮夏並沒有說話,眼神中充滿了猶豫。似乎是在做什麼決定。

朱天刑並沒有理會,而是徑直朝門口走去,在他看來,這個時候如果這些女人們在進行阻撓地話,那簡直就是找死。

“等等,大人。”這次維妮夏倒是沒敢瞬移到朱天刑面前,而是來到了他地身後。

“怎麼了?我的意見是不會變地,你們聯邦想要開戰我隨時可以奉陪。”朱天刑說道。

“大人可不可以先不要屠殺俘虜,我會將今天的事情如實彙報給政府和軍方,相信聯邦會給大人一個滿意地答複。”維妮夏的態度明顯軟了下來。

“可以,但是下次你們最好換一批談判人員來。”朱天刑裝作考慮了一下,然後答應了對方的請求,同時善意的提醒到。

“那是當然。”維妮夏立刻回答,並用轉身看了已經被生物們包圍的四人一眼。

“那好,我就等著你們的消息,記住別讓我等太長時間了。”

“最少3天,最多6天,我們就會派人來和大人進行談判,同時也會將大人想要的東西,包括馬爾科姆帶來。”維妮夏連忙承諾到。

朱天刑沒有在繼續說話,而是直接朝門外走去,身後的生物們此刻也瞬間消失,碩里克也慢慢的變成這正常形態,跟著朱天刑離開。

留下了滿屋的狼藉和幾名不知所措和驚魂未定的人們。

“維妮夏,剛才的那些生物是不是人類?他們是怎麼出現的又是怎麼消失的?”當朱天刑離開後,一名異能者向正在發呆的維妮夏問道。

看樣子,即便是在這個異能小組里面,維妮夏也是一個首領般的存在。

“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出現的,應該也是和亞空間有一定的關系,不過在那些生物身上,我倒是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維妮夏所說的是碩里克所召喚出的元素生物,正是生物身體上所散發的元素能量,讓維妮夏想到了一個人。

“想不到這個阿拉奇生物要比我們想象中強大的多,難怪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我們的所有哨站全部摧毀。”另外一名異能者說道。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先將這次的事件彙報給聯邦。”維妮夏歎了一口氣,似乎有些無奈的看了看四名軍官。

“對了,維妮夏,那個朱天刑會不會不守承諾,真的開始屠殺俘虜。”一萬名俘虜啊,這在幾人的記憶中,似乎還沒有一次性死亡如此多的人類。

“不會的,對方既然來談判,就代表有求和的意思,所謂的殺俘虜也只是為了報複而已,畢竟對方是一個文明的統治者,居然會在談判桌上被這些白癡用武器指著。”維妮夏說道此時已經是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就殺了面前三人。

阿拉奇生物是不是真的不想打仗,她們不清楚,但聯邦卻是不能在開戰了,不說能源的消耗,如果一旦開戰,就除非大量增派艦隊,星球內部的戰爭早已經被證明人類沒有勝利的可能,如果這個星系和聯邦沒有任何關系也行,大不了幾顆核彈投下去,一了百了,但問題是,聯邦已經在這里發展的幾千年,可所謂根深蒂固。更何況這里也是聯邦的主要能源產生的地方,一旦破壞了星系的穩定性,到時候根本不用阿拉奇生物打仗,光是克蘭西帝國就能夠將聯邦徹底摧毀。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四十一章 蒂斯文明的消息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最終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