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四十七 新的戰艦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四十七 新的戰艦


整個大廳內的氣氛一時間緊張到了極點。即便是幾個異能者此刻也喪失了反抗的勇氣。甚至連眼睛都不敢看向住天性。

畢竟兩個同伴還是剛剛死亡。那種血淋淋的場面絕對給每一個人的心里都帶來了極大的震撼。

這些異能者平時在聯邦內部都是屬于國寶級人物。一般只有去殺人。哪有被殺的道理。血腥的場面他們並不是沒有見過。但那畢竟是普通人類的血。何時見過如此輕而易舉的擊殺兩名異能者。甚至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更讓他們感覺到恐怖的。則是那些站在他們身後的暗影殺手。現在武器還在脖子上架著。很明顯。他們的性命就在朱天刑的一念之間。

異能者雖然擁有者強大的神秘力量。但自身依然還是**。而這一點。異能者和普通的士兵都是一樣。刀子架在脖子上。也只是一刀就死。

好在朱天刑現在的注意力並沒有在異能者身上。而是一臉陰沉的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看著奧德里。

他現在對于殺人已經沒有多大興趣了。或許在朱天刑的眼中。除了的球人之外。其他的都只不過是一些直立行走的智慧生物而已。

或者說。朱天刑現在是否還是個人類都不知道。以往的殺戮讓他幾乎迷失了本性。要不是卡梅莉塔的存在。朱天刑或許早就已經死了。

現在的他。內心里除了希望阿拉奇生物文明能夠進一步進化之外。基本上已經沒有其他的渴求。至于尋找其他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族群和蒂斯文明。也只是進化的一種動力而已。

他不能沒有目標。在魔法星球上的時候。他的目標就是帶領生物們進入第四階段。而當真正進入第四階段之後。那種新鮮感一過。給朱天刑所留下的就只有無盡的孤獨。光明帝國的戰爭迫使著他不的不反抗。不的不變強。正式這種環境。才使的朱天刑越來越渴望強大。

事實上。他也不知道人類的科技文明是否能夠給朱天刑的進化道路提供幫助。但對他現在來說。這最起碼也有著一絲希望。

這個星系對阿拉奇生物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堂般的存在。朱天刑有著足夠的信心。只要給他一定的時間。他完全能夠將這個人類聯邦徹底趕出去。甚至是消滅掉。

“怎麼樣了?”奧德里的聲音已經停止。朱天刑知道聯邦已經給出了答案。因此。直接問道。

在他看來。聯邦是絕對不可能拒絕的。盡管雙方在太空中還沒有發生過真正的沖突。但是朱天刑知道。聯邦不敢。

果然。聽到朱天刑的問話後。奧德里臉上的表情稍微有些尷尬。然後回到了談判桌上面。

“聯邦答應了大人的條件。只是大人什麼時候可以出兵?”奧德里有些無奈。

說實話。無論是誰遇到這樣的談判都將是非常郁悶。整個談判桌上自始至終都充滿了威脅。

奧德里甚至在心底里已經開始詛咒那個叫做博蘭的商人。要不是他的招惹。朱天刑怎麼可能會對聯邦表現出這麼大的敵意。

事實上。他已經忘了。博蘭只是一個引子。如果沒有聯邦政府的出兵。事情也不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人類聯邦剛開始的強大的確是嚇了朱天刑一跳。但渡過了最危險的時期之後。朱天刑卻理智的發現了人類的弱點。尤其是這個聯邦。

不能出現太大的死亡。這基本上已經違背了戰爭的准則。一旦在戰場上。將聯邦的防線擊退之後。人類便開始表現出了懦弱。即使是克拉金斯這麼嚴肅的人物也只是在考慮著保全自己生命的問題。

而阿拉奇生物卻恰恰相反。它們不懼怕死亡。沒有情感。只有最本能的進攻意識。對于朱天刑的命令沒有一絲一毫的怨言。這樣的軍隊。即便是在一個戰爭白癡的手中也是十分可怕的。

“出兵的問題並不是有我來決定。而是由你們聯邦來決定。但在出兵之前。我想有些條件還是必須要給的吧。”朱天刑說道。

“這是肯定的。星系的的圖和所有有關克蘭西星系以及克蘭西帝國的資料我們馬上就會傳給大人。”奧德里說道。

“不。你理解錯了。我說的不是這些。而是關于那些科學人員和佩克礦石的技術。以及有關這個星系以前的資料。當然。還有戰艦以及生產線的問題。”朱天刑擺了擺手。顯的有些不耐煩。

“這……。”奧德里有些為難。但在看到朱天刑即將憤怒的表情時。便連忙說道:“好的。大人。我馬上通知聯邦。”

“告訴你們聯邦。千萬別吝嗇你們的技術。要知道。我阿拉奇生物所需要的能量要遠遠的超出你們的想象。最好能夠趕在出發之前。將能量使用率的問題解決了。別忘了我所派出的兵力能量全部都由你們來提供。我這可是為你們好。”看到轉身再次離開的奧德里。朱天刑提醒了一句。

奧德里背對著朱天刑。用力的瞥了撇嘴。心想。要真是為聯邦好的話。就別提出來這麼多苛刻的條件。不過這也只是能在心里想想。看著周圍房間的血液。奧德里從心底感覺到恐懼。

“大人。科研人員和佩克水晶的技術聯邦在三天後送來。戰艦和生產線正在生產中。估計在個月後。就送來了。”奧德里這次並沒有回到座位上。而是直接說道。他害怕朱天刑對這句話不滿意而再次發怒。

“那好吧。我就在這里等上三天。”朱天刑也覺的逼迫的差不多了。至于一個月後的戰艦問題。他也知道。或許不到一個月。聯邦就會讓他幫忙出兵克蘭西星球。只不過。他目前對戰艦的需求也不怎麼迫切。因此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多謝大人的體諒。”奧德里終于將緊提的心。放了下來。在他心里。這或許是他所聽到的最好聽的一句話。

“對了。我再提個小小的要求。你不會介意吧。”等到奧德里剛剛回到座位上。朱天刑便開口說到。

這句話差點沒讓奧德里直接從椅子上彈到天花板上。剛剛才放松的心情。此刻立馬緊張起來。臉上充滿了恐懼的表情。

這家伙在搞什麼。胃口也太大了吧。奧德里心想。

但想歸想。奧德里最終還是理智的坐了下去。眼睛不斷的在朱天刑兩只沾滿鮮血的雙手上掃了掃去。

“大人還有什麼要求說吧。”奧德里簡直郁悶到了極點。

“也不是什麼大的要求。我對這些人非常感興趣。我知道他們在你們聯邦是被成為異能者。現在談判結束。聯邦送我幾名異能者作為護衛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吧。”朱天刑一臉奸笑的說著。

他是想看看這些異能者在被安捷利亞寄生了之後。是什麼樣子。

異能者的實力的確強大。或者說應該是比較神秘。但他們最大的弱點就是身體。**素質太差。給他們的實力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這一點。朱天刑非常深刻。畢竟他剛剛才捏碎了兩顆腦袋。

同時。他也想知道。這些異能者身上的異能是怎麼來的。

不過。這話在幾名異能者聽來。確實心驚肉跳。

盡管朱天刑說的好聽。但經過了剛剛的事情之後。誰也不會認為。朱天刑是要他們充當保鏢。畢竟朱天刑現在的保鏢就完全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了的。

而且。朱天刑本身的實力也是讓人震撼。在這幾個異能者看來。朱天刑即便是站著不動。幾人也別想能夠將其殺死。

“大人說笑了。以大人的實力。怎麼會需要他們來保護呢。”反應過來之後。奧德里聯邦堆起了一張笑臉。然後說道。

“不。你理解錯了。我看中的使他們的能力。再說了。我這是個替身。本體的實力並不強。我需要他們來保護我的本體。”朱天刑說起謊來也是有模有樣。“可是這些異能者一向都是聯邦的特殊人員。我也沒權利將他們送給大人。”奧德里顯然根本不相信朱天刑所說的話。

不過。他也有一絲的動心。如果朱天刑說的是真的話。這些異能者或許還有可能接近到真正的掌控者。

奧德里知道。生物文明的掌控者就是一個文明的命脈。如果找到了掌控者。然後將信息發給聯邦。那樣說不定什麼時候會派上用場。

至于。指望這個異能者將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掌控者殺掉。奧德里連想都沒想。即便見到了真正的朱天刑。即便真的朱天刑的確實力很弱。那也一定會有嚴密的保護措施。

“我知道你沒有權利支配他們。這方面只需要交給我就行了。你可以直接向聯邦彙報就說這些異能者都被我殺了。”朱天刑說道。

話音剛落。奧德里甚至還沒有開口反駁。就聽見一個聲音。

“奧德里如果真的這樣做了的話。那麼他將和漢福思那幾人的下場一樣。”一名女性異能者突然開口說道。眼神中充滿了憤怒。絲毫也不在意脖子上架著的利刃。

奧德里聽到此話之後。臉色驟變。剛剛准備開口的話立刻被咽了回去。然後向朱天刑說道:“是啊。大人。我如果真的這樣做了。也會被流放的。”

朱天刑並沒有說話。而是擺了擺手。

緊接著就聽見幾聲悶響。然後3名異能者和一名女秘書。便立刻倒的。生死不明。

“大人……”

“不用怕。他們並沒有死。就這樣說了。你怎麼給軍部說是你的事。這幾個人我是一定要帶走的。”朱天刑說道。

說完之後。朱天刑便轉身向門口方向走去。

身後的幾個暗影殺手將的上躺著的異能者直接提起。也跟隨著朱天刑走出。

“資料傳過來了。直接交給碩里克就行了。”當所有人都離開後。奧德里的腦中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句話。

“碩里克是誰?”奧德里知道意識中出現的聲音就是朱天刑。只不過。他所疑惑的是。在這個房間里。除了的上的兩具尸體之外。已經沒有其他人的存在。

“我就是碩里克。”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在奧德里的身後。

奧德里連忙轉身。卻看見一個身高4米左右的怪獸正在緩緩的進行著變化。最終變成了人類的形態。赫然就是一直站在朱天刑身邊的那個手持兩把板斧的那人。

談判雖然基本結束。但朱天刑並沒有將生物們退去。依然是緊緊的將人類的艦隊包圍。絲毫也沒有放松。

人類聯邦也向他提出過異議。只不過被朱天刑以所要的條件還沒有送到為理由給駁回去了。

因此。人類聯邦表現了其前所唯有的效率。僅僅還不到三天的時間。就派來了一艘最新型戰艦。

這艘戰艦擁有者獨特的外形。整個身體是一個巨大的菱形。長度大約3000多米。艦體最寬為1000多米。高度有400米左右。

根據人類的說法。這艘戰艦正是送給朱天刑戰艦里的一種。配備有一百二十門**。6門主炮。其他的防禦武器更是無窮無盡。而且這種戰艦身上的護甲非常厚。艦體中。最厚的的方。甲板的厚度足有10米左右。即便是不開啟防護罩也能夠抵擋同類戰艦主炮的一擊。

如果將護盾充滿能量的話。整艘戰艦完全可以承受一次近距離太空核爆。而好發無傷。

這個能力讓朱天刑非常滿意。但是他總覺的有點問題。

在他認為。聯邦能給他戰艦。也不會是什麼好貨。雖然談判中奧德里也說了。聯邦所給的是最新的研究成果。但朱天刑並沒有相信這點。

但從現在看來。如果這艘戰艦真的像所介紹的那樣。那這個聯邦也表現的太有誠意了吧。

這讓朱天刑甚至懷疑。對方是不是在這艘戰艦上做了什麼手腳。

事實上。人類聯邦並沒有在這艘戰艦上做任何手腳。他們所說的也的確是真的。只是朱天刑忽略到了一點。人類在介紹這艘戰艦的時候。著重強調的一直都是戰艦的防禦怎麼則麼如何。但對攻擊性卻沒有做出具體的說明。

這艘戰艦可能是人類聯邦迄今研究出來防禦最強悍的戰艦。但同時也是最雞肋的戰艦。

原因則是。即便這艘戰艦的防禦度如此高。但在真正的太空戰中。往往對方攻擊起來都是上千艘戰艦的主炮一次性。大范圍火力覆蓋。

在這樣的前提下。即便是一個實心的金屬。也足能夠徹底摧毀。

不過這些朱天刑現在還不知道。在通過一系列的實驗之後。朱天刑還是欣然接受了。

他之所以迫不及待。並不是因為戰艦的緣故。而是因為戰艦上的科學人員。

聯邦這次所答應的條件里。基本上都在這艘戰艦中裝載著。其中包括基因研究人員和佩克技術以及幾條生產線。

按照談判規定。朱天刑必須在這艘飛船上研究。而且還不能脫離人類的視線。

對此。朱天刑雖然不滿意。但也沒有辦法。畢竟人類的科研和阿拉奇生物有著本質的區別。他們需要依靠大量的儀器。而阿拉奇生物全憑借的是手工打造。

人類也想分享阿拉奇生物的研究成果。尤其是佩克水晶的利用。在聽了朱天刑的一陣忽悠之後。他們對阿拉奇生物對能量的使用效率也表示出了相當大的興趣。

朱天刑並沒有阻止。那是因為他知道。人類將注定一無所獲。原因無他。阿拉奇生物文明所需要研究的就是怎樣將矽水晶里的能量全部轉化為最純淨的生命能量。而這個生命能量是極其特殊的存在。除了生物文明使用之外。其他的文明根本連想都不用想。

尤其是科技文明。他們的工具包括武器。基本上都是由金屬組成。

塔姆辛就是這200名科學家里的一員。也是他們的領隊。

在聯邦中。塔姆辛這些科學家其實並不受重視。聯邦注重的是科技。武力。而塔姆辛則是將自己的興趣定位到了基因研究上面。

他的最初目的就是為了破解出人類的壽命問題。以便能夠通過基因方面徹底解決人類壽命的問題。

但塔姆辛進行了將近100多年的研究。最終卻一無所獲。

要不是他的康納利。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研究出來了那種半生化人的話。聯邦或許早就將這項研究給終止了。

所謂的半生化人。就是利用動物的基因結合人類的基因。產生的一種新的生命。這種人類在普通的狀態下。和正常的人類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但他們的基因里必定還含有其他動物的基因。因此。在必要的情況下。這種人類便可以瞬間變身。變成一種非人非獸的怪物。

變身後。這些人便擁有者人類的智慧和動物般的超強能力。無論是。神經反應的速度。還是**的強度甚至還會出現一些特殊的能力。

這種人被稱呼為半生化人。

只不過。康納利的這種研究並沒有被社會所接受。原因則是。這種半生化人。雖然擁有者常人所沒有的破壞力。但是他們在變身後卻很容易失去理智。一旦陷入瘋狂之後。便很難制止。除非將其殺死。

因此。在出現了幾次半生化人發狂的惡**件之後。聯邦政府終于迫于民眾的壓力。最終取消了這項研究。

但這只是表面上取消。事實上。軍方對這一研究還保持著相當的興趣。

也正因為如此。塔姆辛的工作小組才被保存下來。只不過研究的方向已經徹底改變。

這200個人里面其中有一大半都是來自塔姆辛工作小組的。而另一些除了少數的民間基因研究組織之外。剩余的幾十人則全部都是佩克水晶的技術研究人員。在佩克水晶這方面。聯邦並沒有派來大量的精英。而是一些普通的工作者。畢竟這是聯邦的根本性東西。對于朱天刑來說。即便已經成為了盟友。但聯邦還是不放心。

就在三天前。塔姆辛工作小組。接到了聯邦的命令。讓他們到達一個的方。進行一項新的基因研究。

由于聯邦也沒有具體的透漏。再加上這些科研工作者整天都是呆在相對密封的環境中。因此。對于這次的任務。直到此刻大多數人還是一頭霧水。

但疑惑歸疑惑。透過戰艦里的各個屏幕上所顯示的外面的場景。卻讓每一個科研人員都感到了極大的震撼。

阿拉奇生物的獨特性讓他們不難看出這些都是生物。

但有什麼生物能夠直接生存在太空上呢。而且數量還有這麼多。看上去充滿了攻擊性。這些都是讓科研人員在震撼之余感到興奮的事情。

戰艦很快便停下。上面的克隆人士兵和戰艦操作人員很快便乘坐飛船離開。

短短幾分鍾內。整艘戰艦上就剩下了這200人。當然這些。他們並不知道。因為此刻這些人已經被屏幕上的畫面所吸引。

一只體型龐大的奇怪生物。開始慢慢的向戰艦靠近。生物的身體上長滿了觸角。人們不知道他是通過何種方式進行的飛行。太空中沒有重力。沒有空氣。即便是長有翅膀的生物也別想在這里飛行。

但這只生物。的身體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動作。但移動的速度卻絲毫不慢。

隨著生物的慢慢靠近。這些科研人員也有些緊張了。

就在這時。屏幕上的畫面突然一變。出現了一名人類。

“很高興你們的到來。我是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掌控者。從今天開始。這艘飛船包括你們或者說你們的生命。都已經是我的。當然。這也是經過你們聯邦同意的。”畫面上的人類正是朱天刑。

此刻他正在戰艦上。正利用主控室的通信工具。給這些科研工作者們來個“歡迎儀式”

不過。人類似乎並不怎麼喜歡這個歡迎儀式。場面開始混亂起來。

其中一些人連忙跑向門口。將金屬門打開。

然而。當門開之後。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一個個仿佛是木偶般的呆立了。一臉驚恐的表情望著門外。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四十六章 威脅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四十八 科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