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章 塔特索爾中將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章 塔特索爾中將


克拉克星球本身就是一個類似與太空補給站的星球,星球上大多是一些來往的商人和旅行者和探險家,當然也有很多軍人存在。~~.~~

星球上的常住人口一共有6個區域,分別建立了6個大型城市,所有的常駐人口加起來有3多億人口。

這里和大多數行政星比起來或許人口上要少的多,但在經濟上卻非常繁榮。

畢竟這個星系對于人類聯邦來說就像是一個豐富的後備資源儲存基地,在加上遠離戰場,幾千年來,這個星系早已成為了人類科技聯邦的經濟樞紐。

所有的物資生產,無論是軍用的還是民用的,幾乎都建設在這個星系。

哈科特城作為首都星,顯然是六個城市中,最繁華的存在。

剛從飛船上下來,朱天刑就仿佛進入了地球上那些科幻電影中的世界,盡管科技不同,但繁榮的程度,還是讓他想起了在地球上的城市。

飛船建立在一個專門開辟的港灣,正如官員所解釋的那般,這里所有的飛船都已經停止飛行,遠處,還能看到數百的飛船,正停靠在廣場上,更有一些似乎剛剛停止,因為飛船尾部的氣體還沒有徹底消失。

廣場上,早已布滿了全副武裝的士兵。

朱天刑身為掌控者的身份,雖然是個贗品,但在人類聯邦的心中,和真正的朱天刑並沒有任何的區別。

聯邦也知道,盡管談判已經完成,雙方也已結盟,但還是有少量的民眾對于阿拉奇生物表示了很大的反感。

朱天刑地到來。並不是一件保密地事情。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地麻煩。人類聯邦在保護方面做地還是相當到位地。

而朱天刑並不擔心這個。事實上。以他現在地實力。在人類聯邦中。除了那種大威力地武器能夠給他造成傷害之外。一般地常規武器他並不害怕。更何況。自己還帶著一幫阿拉奇生物。影子中還有幾十名暗影護衛。

他現在已經被人類社會地種種新奇景象所吸引。一種久違地感覺湧上心頭。

在阿拉奇生物文明地世界中。盡管朱天刑擁有著至高無上地權利。但卻異常地孤獨。人類社會地繁榮生活。讓他有些向往。

“大人。克拉克星雖然偏遠。但哈科特城地繁華卻絲毫不亞于聯邦其他地城市。等商談結束之後。大人可以多住幾日。”身邊地官員也看出了朱天刑異狀。連忙走到跟前說道。

“恩。多謝閣下地美意。不知道我們現在上哪?”官員地話讓朱天刑回過神來。他知道對方是在提醒他。現在當務之急是對戰爭地商談。“為了保證大人地安全。聯邦軍方已經將這里全面封鎖。迎接地官員們都在外面等候。我們還是先從這里出去。”官員說完後。便立刻做出了請地姿勢。

在人類聯邦的社會中。雖然科技的高度發展已經讓人們有了隨意飛行的交通工具,但這並不是沒有任何的限制。

所有城市中,只有zf專門規劃地路線才能被允許飛行,而除此之外,所有的交通工具都不得距離地面1米的高度以上。

特別是在一些重要的公共場所,更是禁止飛行甚至禁止使用交通工具。

而像現在朱天刑所在的飛船停靠站,就是一種禁止使用飛行類交通工具的場所,一行人,包括朱天刑也要徒步走到外面才行。

這樣的規定也是為了安全考慮。

要知道。人類科技發展到這種地步。各種武器的威力也有了極大的提高,恐怖分子這種職業。並不是只有地球才有。

想要毀滅這個地方,僅僅需要一顆紐扣大小地炸彈就能夠整個停靠站完全夷為平地。再加上這里一般情況下往返地都是一些商人,人多而雜,因此,從安全方面考慮,聯邦能有這樣的規定也是無可厚非地。

朱天刑當然不會介意,他此刻正在享受這樣的感覺。周圍地一切對他來說都是新鮮的。

距離並不遠,眾人很快便走出了停靠站,老遠都能看到一些整齊的士兵和數十名人類在外面等候。

朱天刑一眼就看到了最前面站著的奧德里,眼中出現了一抹疑惑,但很快便釋然。

奧德里的存在顯然是聯邦的刻意安排,畢竟他有過和朱天刑打交道的經驗,算是比較了解朱天刑的性格特點,有他來負責接待,至少能夠避免很多不必要發生的事情。..Com

事實上,奧德里在接到聯邦zf的這個命令之後,也是一千個不情願,對于他來說,在戰艦上談判的那些日子可謂是度日如年,尤其是最後一次,那簡直就是地獄。

每想起朱天刑他的腦中就閃現出兩顆異能者的頭顱被朱天刑在手中捏碎的場景。至今還有著巨大的後遺症。

因此,當奧德里看到朱天刑的時候,連忙將臉上擺出一份熱情的笑容。其實在內心卻已經是慌亂不已。

“哈哈,奧德里,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此刻朱天刑已經走到了奧德里的跟前,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奧德里的肩膀,說道。

“是啊,要知道,我一聽說軍方准備邀請大人到克里克星球進行商談,我便立刻要求前來,目的就是為了能夠見到大人。”奧德里畢竟是一個優秀的政客,要不然聯邦也不會派他前來和朱天刑談判,此時,雖然內心緊張,但臉上的表情卻是熱情洋溢,似乎和朱天刑已經是多年不見的好友。

“哦?”朱天刑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看著奧德里,:“我還以為你以後都不想見我了,既然這樣,等商談結束之後,你可要領我到處轉轉。”

“那當然,即使大人不說,我也准備這樣辦呢。”奧德里連忙說道。然後轉身向朱天刑介紹到:“這些都是哈科特城的官員。聽說大人要來,便迫不及待的想一睹大人的風采,今天早上一早就來到這里等候大人了。”

朱天刑沿著奧德里手指的方向看去,官員分成兩組,一組為zf地行政館員,看到朱天刑地眼神掃過,紛紛露出熱情的笑容,而另外一組則是軍官,不過他們的表情看上去並不怎麼熱情。甚至還有些冷淡,眼神中或多或少的有些敵意。

“這位是克拉克星球的最高行政長官,阿特利先生……”奧德里的聲音再次響起,給朱天刑大致介紹了幾名重要克拉克星球的重要人員。

不過,當奧德里介紹到軍方的官員時,卻明顯的停頓了一下,臉上地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

“大人,這位就是負責克拉克星球防禦的最高指揮官,塔特索爾中將。也是這次負責商談的主要人員。”

這倒是讓朱天刑稍微有些驚訝,因為,這個所謂的最高長官,塔特索爾中將看上去的年齡並不大,似乎只有20多歲。

盡管朱天刑知道,人類聯邦已經有了能夠大幅度延緩衰老的藥物。但這些一般都是中年以後的人才會使用,一般情況下2幾歲的人是不會使用這種藥物的,因此他對于這個塔特索爾中將地實際年齡有很大的懷疑。

“閣下就是那個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掌控者?”沒等朱天刑開口說話,塔特索爾就已經主動站了出來,然後向朱天刑伸出了一只手。

對方的這個動作倒是更讓朱天刑感到疑惑,他明白,塔特索爾是想同他握手,不過從他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這家伙似乎並不怎麼熱情。

朱天刑先是看了身邊的奧德里一眼。發現奧德里地表情既不自然。看向塔特索爾的眼神中充滿了驚訝和恐懼,顯然。塔特索爾的表現超出了他的意料。

同時,也表明這個塔特索爾中將此舉似乎不懷好意。

這只是一瞬間的想法。朱天刑還是將手伸了出去,他並不認為,這里的人敢對他做出傷害,而且他也不認為,這里的人能夠對其造成傷害。

朱天刑雖然出自于人類,但在他的心中,只有將地球人當做是真正的人類,對于這個聯邦,雖然擁有者人類地外表,但在他地心中,卻充滿了藐視。對方只是一群擁有智慧的生物而已。從本質上說甚至還不如阿拉奇生物高級。

當兩人地手接觸的一刹那,朱天刑能夠明顯看到,塔特索爾地眼神中一絲陰冷的光芒一閃而逝。嘴角輕微上揚,帶著一股冷笑。

不過這幅表情很快便凝固了,緊接著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恐懼。

朱天刑依然是一臉輕松的微笑,和藹可親。

但周圍的人都能感覺到場中詭異的氣氛,奧德里則是一臉緊張,一副欲言又止的申請。眼神不斷的在兩人身上來回掃視。

“我看塔特索爾先生似乎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見過。”朱天刑冷冷的說道,但手上的力度卻在不斷的增加。

事實上,在兩人的手握住的一霎那間,朱天刑就知道對方的意圖了,這個塔特索爾明顯是想通過這種方式給自己示威,手上的力度很大,大有一副准備將朱天刑的手捏碎的架勢。

而且朱天刑也能夠感覺到,對方的這只手臂並不是真的,而是一副機械手臂,擁有生物法則的他雖然無法改變其他生物的基因,但判斷出對方手臂的真假還是輕而易舉的。難關剛才奧德里的表情那麼不自然。塔特索爾的這只假手他當然知道,同時也知道,這條手臂的強大,可以說,一握之下不說萬斤重量,至少千金重量是不在話下。

要是一般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早已出丑,但是從雙方的表情上看去,朱天刑似乎並沒有任何的感覺。

這也讓所有站在塔特索爾身後的軍方人員大為震驚。

這是在來之前都商量好的,軍方大多數人,對阿拉奇生物文明還抱有一定的敵視態度,盡管已經結盟,但在他們的眼中。結盟地原因還是因為在戰場上地失利。

幾個月的時間。聯邦所派出的軍隊幾乎全軍覆沒,這在聯邦曆史以來還沒有出現過這種情形,對于軍方來說,這將是一個永琲漲壇I。

因此,眾人商量,當朱天刑到來的時候,雖然不能傷害到他,但讓他出個丑還是理所當然的。

然而,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場中出丑的似乎並不是朱天刑而是他們的長官。

朱天刑不是一般人,他是阿拉奇生物地掌控者,盡管是人類的形態,但他身上卻擁有者完全與人類不同的基因,他的身體強度可以說要超出猛犸的盔甲,力量更是不可思議。

別說一個小小的金屬臂,即便是人類戰艦的甲板,他也能夠一拳砸出個大坑。

因此,塔特索爾的做法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朱天刑從來都不是什麼善人。戰爭的洗禮早已讓他變成了一個嗜血地野獸,對于人類的挑釁,他所給予的方式就是瘋狂的反擊。

“嘶……”一聲聲金屬的扭曲和摩擦聲,在眾人的耳邊響起,塔特索爾被朱天刑緊握地手早已變成了一團。

好在是金屬手臂,最起碼沒有疼痛的感覺。但即便是這樣,塔特索爾臉上的表情也已經極度的扭曲。另外一只手已經按在了腰上,似乎准備隨時發動進攻。

而朱天刑身後的生物們也立刻擺出了進攻的姿態。

“大人的眼光確實銳利,塔特索爾中將正是加德斯登的哥哥。”塔特索爾和生物們的表現讓一旁站著地奧德里終于鼓起了勇氣,走上前,一把抓著兩人緊握著地部位,說道。

“哦,我說呢。”朱天刑松開了手,目光陰冷的看著面前地塔特索爾中將。

加德斯登他當然知道。就是第一次談判時。拿槍指著朱天刑的那名軍官,不過聽說已近被聯邦軍部給流放了。難怪這個塔特索爾會有這麼大地敵意。

不過他還是有些懷疑,聯邦的軍方不會不知道兩人之間的關系。既然這樣還派這個塔特索爾來和朱天刑進行商談,不是明擺著制造沖突的。

“塔特索爾中將原本就是負責對克蘭西星系的站長指揮,這次是專程從前線戰場上趕回來和大人一同商議對克蘭西帝國的戰爭。”可能看出了朱天刑的疑惑,奧德里立刻解釋道。

經過這個小插曲,眾人都沒有了任何的心情,朱天刑還好,對他來說,這次商議並不重要,但對人類來說卻有著不同的意義。

畢竟,與阿拉奇生物結盟的最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抵禦克蘭西帝國。

因此,盡管雙方的氣氛中,充滿了濃濃的火藥味,但最終人類這方還是選擇了妥協。

“大人,會議明天才開始,我先帶您去住的地方。”奧德里說道。

其實,軍方原訂的計劃是等朱天刑一道,就立刻開始商議,但結果今天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奧德里擅自做主將時間推後了一天。

畢竟,塔特索爾已經收到了不小的傷害,最起碼那條手臂算是完全報廢,總不能帶著一個扭曲的根麻花一般的手臂出席會議,因此,一下午的時間只是為了能夠讓塔特索爾重新換上一條新的手臂。

朱天刑所乘坐的是一輛亞空間飛車,從外表看上去,這輛飛車只有6米多長,但一進入內部卻發現,里面的空間至少有幾十米。

聯邦這樣的安排顯然是為了給朱天刑所攜帶的生物保鏢們准備,畢竟無論是異形還是殺戮者,它們的體型都要遠遠的超出人類。一般的飛車根本無法裝載。

飛車並沒有真正的起飛,而是緊貼著地面進行高速的行使,在科技文明的城市,一般道路上,最下面一層也是緊貼著地面的一層路線,民眾是不能夠使用的,這些路線是專門用來步行所用,交通工具。都是采用的空中路線。

但今天明顯是個例外。周圍的道路兩旁已經沾滿了全副武裝地士兵,路上並沒有任何地行人,甚至連朱天刑所有走過的路線上空也看不到任何的交通工具。

這到是讓朱天刑想起了在地球上,一些首張到達地方上的場景。

朱天刑所居住的地方是一個別墅,在人口相對密集而且科技有高度發展的地方,像這樣的別墅並不多見,占地面積大,空間利用率小,這和周圍高聳入云的建築比起來。的確有些奢侈和誇張。

別墅地周圍同樣也有重兵把守,包括別墅內部。

和朱天刑一同到來的就只有奧德里一人,其他的zf官員和軍官們都已經從半路改道而行。

“這些士兵都是用來保護大人的,雖然我知道,以大人的實力根本不需要保護,但是出于禮節,這些……。”看到朱天刑正在大量著周圍的士兵,奧德里連忙解釋道。

“沒關系,我只是隨便看看。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都裝有彈藥麼?”朱天刑一邊向別墅內走去,一邊說道。

“大人說笑了,既然是保護大人,那肯定都是真槍實彈的。”奧德里不懂朱天刑是什麼意思,只能如實回到道。

“你看我的樣子像說笑地麼,說實話。經過剛才的事情,我對這些士兵很不放心啊,似乎你們軍方對我的意見很大。”朱天刑一臉嚴肅的表情說道。

“哪有,大人誤會了,剛才的事情純屬偶然,這次結盟還是軍方強烈要求的,對于大人地實力,軍方的幾名元帥都表示了高度的評價,對于大人的阿拉奇生物文明非常贊賞。”奧德里連忙解釋道。對于朱天刑的性格。他可是非常了解,誰也說不准什麼時候。朱天刑萬一不高興,大鬧一場。以現在的情況看,軍方對于這次的結盟非常重視,前線戰備已經准備充足,就等朱天刑的生物到達之後,便開始全面反擊,如果這個時候出現了問題,他絕對是吃不了兜著走。

說不定還會受到和漢福思一樣的待遇,想到這里,奧德里就是一身冷汗,看了一眼朱天刑地表情之後,又說道:“對于今天塔特索爾中將地挑釁,我立刻便會彙報給軍方,相信軍方也必定會給大人一個滿意的答複。”

“這個塔特索爾真地是加德斯登的哥哥?看上去非常年輕啊。”朱天刑說道。

“這倒是真地,塔特索爾的真實年齡其實是36歲,可能注射了抗衰老的藥物吧,對于這些我並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在聯邦軍事學院的時候就已經很有名了,21歲就被軍方給破格提調,以前是跟著基欽曼元帥當副官,在30歲那年,才被提升為中將,負責對克蘭西星系的軍事指揮。”奧德里解釋道。

朱天刑並不認識這個基欽曼,但是他知道,能夠當上元帥的都是一些不簡單的人物,這也相當于整個聯邦軍方的頂級人物,能夠在這樣的人跟前充當副官,也難怪會爬的這麼快,不過單單從今天的表現上看,似乎這個塔特索爾也並不是一個能人,最起碼在戰爭即將開始的情況下,主動招惹朱天刑,絕對算不上明智。

這也難怪聯邦雖然擁有著極高的科技,但依然還會被克蘭西帝國打的節節敗退。這其實也跟聯邦的社會體系有很大的關系。

克蘭西帝國是一個獨裁統治的政權,皇帝一個人說了算,經濟和科技盡管沒有聯邦發達,人民的生活質量或許也沒有聯邦這麼好,但軍隊的戰斗力卻十分強悍,最主要的一點,人家打起仗來不要命,畢竟輸了的話,那就是一無所有,甚至包括性命,但聯邦不一樣,軍隊在戰爭中,尤其是一些慘烈的戰爭,軍方首先考慮的往往都是怎麼保全性命。這樣的軍隊給人的感覺雖然人性,但是卻缺乏了戰斗力。

沒有真正經曆過殘酷戰爭的軍人根本算不上一個真正的軍人,正常的訓練誰都能做到,但戰火與鮮血的磨練也必不可少。而聯邦正是缺少這個。

“那他的胳膊是怎麼回事?”朱天刑很是好奇這一點,因為根據塔特索爾的職務來說,在戰場上丟失一條胳膊的可能性並不大。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四十九章 人類的城市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一章 異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