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一章 異能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一章 異能


對于朱天刑的問話,奧德里不敢不回答,畢竟在他的心中可是知道朱天刑的嗜血和殘忍,聯邦視如珍寶的異能者在他面前也不堪一擊,跟何況這個手無縛雞之力之力的奧德里。.

但奧德里也並沒有立刻回答,反而表情有些緊張,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朱天刑看在眼中,並沒有逼迫,而是開口說道:“我只是隨便問問,對于這個塔特索爾我並沒有多大的興趣。”

“其實也沒什麼,大人既然問了,我也應該如實相告,只是,我怕說出來大人不信。”

奧德里心說,你既然不感興趣,為什麼要問。

“什麼不信?奧德里我覺得你好像很懼怕我,難道我給人的感覺很可怕。”朱天刑停下了腳步,看著眼前的奧德里。

奧德里並沒有接話,而是直接說道:“其實塔特索爾的胳膊是他自己換掉的。”

“哦?”這道讓朱天刑感到極為吃驚,難怪奧德里吞吞吐吐,這確實讓人難以置信。“這有什麼不好說的,想必塔特索爾可能覺得金屬胳膊的作用更大一些吧!”

聽到朱天刑的回答,奧德里只是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從手中拿出了一張卡片。

此時兩人已經來到了門口。

奧德里將卡片朝著門口一晃,緊接著,大門便自動打開。

“大人,這是身份卡,請大人保管好。”奧德里將門打開後直接把卡交給了朱天刑。

“身份卡?”朱天刑對這種卡片並不陌生,事實上在魔法星球上的死亡深淵里的時候,他就已經見過這種東西,並還是用過。

“是的。這次商談可能需要幾天時間,這種身份卡,在聯邦公民中每人都有,而且在很多公眾場合,都需要用到。大人這張是聯邦最高級別的身份卡。除了能夠在克拉克星球上享受到很多優越的待遇之外。還可以調動這里的士兵。”奧德里連忙回答道。

“還能調動士兵?”朱天刑沒想到這張卡居然還有此效果。

“是的,這些士兵都是專門負責保護大人地安全的,雖然我知道以大人的實力再加上阿拉奇生物,遭遇危險的可能性非常小,但畢竟這里的聯邦地城市,有些事情,阿拉奇生物們還是無法做到地。”奧德里說道。

“恩,好吧。”朱天刑看了看卡片之後,便裝進了口袋。推門而入。

首先映入視線地是一個巨大的客廳,里面裝飾的異常豪華,金碧輝煌,和外面看到的建築風格完全不同。

甚至給朱天刑了一種熟悉的感覺。除了各種細節的裝飾和部分家具,朱天刑還認為自己已經回到了地球。

里面的家具擺放的確充滿了地球上的味道。

“大人難道對這里不滿意?如果是地話我們可以立刻……”看到朱天刑臉上的表情,奧德里連忙說道。

“不用了,不錯,我很滿意。”反應過來的朱天刑立刻打斷了奧德里的話,說道。

房間里早已安排好了侍女。在兩人進來之後。便連忙行禮。

“大人,這是給您安排的侍者。如果有什麼需要盡可以跟他們提。”奧德里解釋道。

幾名侍女都非常年輕,而且還異常漂亮。行為舉止看上去都透著一種優雅,看樣子,應該是接受過專門的培訓。

畢竟,朱天刑的身份可是一個文明的掌控者,說起來,和聯邦的總統應該是平級。

“奧德里,明天地商談,你參加不?”朱天刑突然問道。

“大人說笑了,明天地商談可是軍事機密,我並不是軍方的人員,怎麼能參加。”奧德里說道。

“哦。”朱天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然後說道:“奧德里,我有一些問題想問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

“大人請說。”對于朱天刑,奧德里自始至終都表現地非常恭敬。

“從第一次談判到現在,你們聯邦給我的感覺,似乎軍方和政府地意見並不統一。”朱天刑問道。

他感覺到,似乎這幾次談判都是人類的聯邦政府在努力,而軍方的態度有些不冷不熱,甚至還抱有敵意,今天的塔特索爾事件就能夠看出。

朱天刑可不認為,聯邦派塔特索爾過來商談完全是出于這家伙是克蘭西帝國的戰爭指揮官。

從剛才飛船停靠站門口眾人的態度上就能夠看出,政府的官員對朱天刑所表現出的是很大的熱情,而軍方的那些官員則表現出的是敵意。

甚至就連奧德里今天的表現都有些不一樣,上一次的談判,這家伙雖然也是小心翼翼,但絕對沒有到現在的地步。並且說話的時候似乎也遮遮掩掩的。

這道讓朱天刑對聯邦結盟或者說這次的商談有了很大的懷疑,朱天刑是什麼身份,即使是商談也應該是軍方的元帥到來。而不是派來一個指揮官。

“大人有所不知,聯邦曆來都是政府和軍隊分開的,兩者之間相互制衡,總統擁有著戰爭的決策權,但卻無法調動軍隊,元帥雖然能夠調動軍隊,但必須也要有總統的授權。”奧德里不明白朱天刑問這些干什麼,但也只能如實回答。“你們一共有幾個元帥。”朱天刑問道。

按照奧德里所說,軍方既然擁有如此大的權利,必然不會只有一個元帥,要不然的話,政府不就沒有任何的權利了。

“聯邦一共有6個元帥,分別負責不同的星系。”奧德里回答道。

“那聯邦這次與我阿拉奇生物文明的結盟,軍方一共有幾名元帥支持。”朱天刑在沉默了一會兒後,突然問道。

“4個”剛一回答,奧德里就反應過來,連忙解釋道:“雖然軍方只有四名元帥結盟。但另外兩名也並沒有說什麼。而且這並不影響我們聯邦的誠意。”

“那那個基欽曼元帥是否就是反對的兩名之一?”朱天刑並沒有理會基欽曼的解釋,繼續說道。

“大人所說不錯,但是基欽曼元帥雖然……”說道這里,奧德里突然停了下來,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驚恐地表情。

“怎麼了?奧德里先生?”朱天刑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奧德里似乎沒有聽到朱天刑的話。而是一個人呆坐在沙發上。喃喃自語。

“我還有一個問題,那個塔特索爾中將的胳膊是什麼時候換上的?”朱天刑繼續問道。

“大人,我知道你在懷疑什麼,但我覺得有些不可能。”反應過來後地奧德里並沒有回答朱天刑地問話,而是直接說道。

“有什麼不可能?”

“因為整個聯邦都知道,大人雖然是阿拉奇生物地掌控者,但畢竟現在這個只是替身,即便是遇到了危險也不會有太大的事。”奧德里分析道。

“我對你們的事情並不關心,但是我要提醒你。這個替身只是我的說法,你能相信,並不代表別人也相信,況且,就算我這個是替身又能怎麼樣,對方的目的難道真的是想殺死我?”朱天刑說道:“有些事情,即使不用殺死我,也同樣能夠達到一樣的效果。”

對于自己的生死,朱天刑表現地非常輕松。

“大人的意思是。有些人要破壞這次結盟?”奧德里的確嚇的不輕。整個人都在發抖。

如果朱天刑所說的是真的的話,那麼結盟不成到是小事。一旦事情真的發生,朱天刑很有可能一怒之下。撕毀和約,直接向聯邦發動進攻。

事實上,在奧德里的心理對朱天刑地分析已經相信了七八成了,塔特索爾地確是在談判結束之後,才換的手臂,當時人們只是覺得好奇,畢竟這屬于個人問題,在加上以前也有一些人這樣做過,因此,並沒有人懷疑。

而今天在停靠站所發生地事情,更是讓人相信,這個塔特索爾必然是為了想給弟弟報仇,而故意羞辱朱天刑,所以才專門換上了機械手臂,只不過最後的結果有些意外而已。

但經過朱天刑這麼一分析,整個事情就立馬變了一個樣子。

奧德里也不是個笨蛋,要不然聯邦也不會將談判地任務交給他,今天的事情之所以讓人忽略了,完全是因為,塔特索爾的計劃沒有得逞,從而讓人們將這一事情歸結到了他弟弟的身上。

如果要不是朱天刑擁有者超強的實力,那麼今天的事件就必然會引起沖突,至于沖突的大小就無法預測了,想必以朱天刑的性格也絕對不會息事甯人。

無論朱天刑最後是否能夠活著離開這個星系,那麼兩個文明之間結盟的事情肯定也不用說了,戰爭必然就會爆發。

“我什麼都沒有說,這都是你們聯邦的事情。”對于奧德里疑問,朱天刑並沒有正面回答。

“問題是這樣對他有什麼好處?如果沒有阿拉奇生物的協助,那麼根本無法抵擋克蘭西星系的進攻。”奧德里似乎還有些問題沒能想明白,一個人在那里小聲嘀咕著。

“你們幾千年來是怎麼抵抗的?再說了,克蘭西星系本身就不是你們的領土。”朱天刑說道。

“大人有所不知,克拉西星系一旦失手的話,克蘭西帝國下一個進攻的目標必然就是這個星系,聯邦什麼都能丟,就是不能丟掉這里,一旦失去的話,就等于喪失了能量後備基地,到時候,用不了多長時間,克蘭西帝國就會向聯邦其他的星系發動進攻。”奧德里說道。

“這是你們內部的問題,我不便,也不想參與。”朱天刑說道。

“多謝大人的提醒,我必須立刻將此事向總統彙報,一防萬一。”奧德里立刻起身,向朱天刑行了一禮,隨後便朝門口走去。

“對了。大人既然知道了有人會對大人不利,那麼還是要小心一些。萬一真的遇到了危險……”奧德里突然轉身說道。

“奧德里,你想錯了,我在這里是接受你們的邀請,如果我發生了任何危險。無論是生是死。即便我知道這並不是你們聯邦政府的本意。但阿拉奇生物文明還是會對你們聯邦宣戰的。”朱天刑冷笑道。

“為什麼?難道大人不相信我們?”奧德里問道。

“這根相信不相信沒有任何地關系,這涉及到阿拉奇生物文明的尊嚴,你們的總統死了可以再換,但我是掌控者,即便是替身,也是不能收到一絲傷害的。”朱天刑說道。

他說的倒是實話,對于一個生物文明來說,掌控者地身份所代表地就是全部,要不是有這個替身地話。朱天刑根本就不可能到來。

“我明白了,那外面的這些士兵?”朱天刑所說的已經很明顯,這讓奧德里顯得異常小心,尤其是外面的士兵。

“這點你到不用操心,他們傷害不了我的。”朱天刑說道。

奧德里聽後,只是點了點頭,他對朱天刑的實力還是非常有信心的,畢竟他可是親眼見過,別看朱天刑現在只有一個人。但誰知道在看不見的地方還有多少生物呢。

上次在戰艦上。奧德里對戰艦內突然出現的那些暗影天使們可是記憶猶新。

“那大人小心了。”奧德里再次說道。

“我肯定會小心,但是我在這里必須先告訴你一聲。一旦我發現真地有人對我不利的話,那麼我將會進行瘋狂的反擊。你最好將這里包括周圍五千米范圍內的人全部給我驅散。”朱天刑說道。

他的確並沒有將這些危險放在眼里。只要不是什麼核彈就行,外面的那些士兵數量雖然不少,但朱天刑並不害怕,暗影天使的一個大范圍就足以將他們完全消滅。

“好的,我這就去。”奧德里說完後便轉身離開。朱天刑並不關心他會怎麼向聯邦政府彙報,他現在所想的正是戰艦上幾項實驗地結果。

經過兩個月地研究,人類的科研人員在蒂娜和生物女王地陪同下,也確實有了一定的效果,盡管到現在還沒有成功,但最起碼也算是有了一些眉目。

其中最重要地便是幾名異能者。

在朱天刑剛准備出發的時候,蒂娜就已經將異能者的身上的奧秘給解開了。

人類的大腦充滿了神秘,甚至是連聯邦這種高科技文明都沒能全面解開。

異能者在聯邦也是數量很少的一部分,這在地球上來說,就是擁有特異功能的人,那個時候,朱天刑並不相信,但現在卻不得不相信。

異能者的神秘能力說白了也和大腦有關,他們的腦電波似乎發生了變異,能夠對某些物質或者是元素進行控制,這種控制和元素文明的魔法不同,他們的控制能力完全是天生的,並且不是依賴于精神力。

因此,雖然他們的實力沒有魔法那麼強大,但其多樣性和操控的程度卻要遠遠的超出元素文明。

異能者的能力釋放並不需要任何的咒語或者是輔助設施,他們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直接釋放出來。

不同的能力所需要的腦電波頻率也不相同,而且兩種能力之間並沒有任何的轉換性,換句話說,如果想依靠認為的因素去改變一個異能者的能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至少,在聯邦幾千年的研究中,一直都沒能獲得成功。

但是,有一些異能,卻天生就是通用的。也就是說,只要掌握了原理,再加以培訓,那麼每一個異能者都能夠使用。

比如說,隔空取物和瞬間轉移。

這兩種能力雖然也是依靠腦電波,但卻不限制類別。

隔空取物,是依靠強大的腦電波直接作用于物體上,然後達到控制的目的。而瞬間轉移則是將腦電波直接將空間打開。

這也就是為什麼朱天刑所見到的異能者都能夠使用空間轉移的緣故。

朱天刑也想使用這種能力,對他來說所謂的腦電波和生物磁波並沒有什麼區別,換句話說,生物磁波也算是一種異能。只不過主要用于通信而已,在阿拉奇生物文明中,這並沒有什麼稀罕的,但如果這種能力是在一個人類地身上,那就不一樣了。

人類的異能者。除了本身就具有這兩種能力的之外。其他的在使用這兩種能力之前。就必須先要學會如何精確的控制自己地腦電波。

並且能夠將這種無形地東西,轉化為自己能夠感受到地東西。說起來非常容易,但實際上做起來卻異常困難,腦電波是無形的,即便是自己的腦電波,自己也無法看到。

至于第一個,控制自己的腦電波,對于朱天刑來說並不算什麼困難,畢竟他一直都在使用生物磁波。

朱天刑先是向侍女詢問了一下自己的房間。然後便讓生物們守護在外面。自己卻在房間內開始了第一步的實驗。

隔空取物,也叫做念動力。

這種能力對于一般的異能者來說,作用也僅僅是遠距離取一些物品,但在一些真正的念動力異能者身上,所發揮的作用則是異常強大地。

根據蒂娜所發過來的信息,在聯邦中,真正擁有這種異能的人只有兩個,其中一個已經死亡,另一個則在前線的戰場上。

而念動力所能發揮的作用。可不僅僅就是取一些物體。而是能夠將意念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強大的磁場,對磁場內所包含的所有物品都擁有者絕對的控制權。其力量的強大簡直超乎想象。

甚至發揮到極致,能夠將人類常規武器所發射地子彈瞬間靜止。

朱天刑所想要地正是這種能力。

他先是將自己的生物磁波也就是意識集中到面前所放地一個茶杯上面。然後完全靜下心來,去感受之間的聯系。

慢慢地,朱天刑閉上了眼睛,仿佛又回到了當初繁殖塔升級時的狀態,只不過他這次並沒有去觀察自己體內的生命能量,而是將注意力向外放去。

就在這時,四周原本黑暗的世界突然變得模糊起來,房間內的場景漸漸開始顯現在朱天刑的意識中,這和以往依靠精神力探測的感覺不同,他這次並沒有使用精神力,這種感覺仿佛就像是用眼睛所看到的一般。

在他的視線中,似乎有一道半透明的屏障,將視線所阻擋,外面的場景雖然能夠看到,但卻很模糊。

突然,朱天刑發現,在這個模糊的場景中,剛才所關注的茶杯開始慢慢清晰起來,茶杯仿佛就在眼前,觸手可及,朱天刑隨後便將手伸出,向面前的茶杯抓取,結果,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與朱天刑相錯將近兩米距離的茶杯,居然就這樣憑空出現在了朱天刑所伸出的手掌中。

當朱天刑感受到手中的物體時,便知道這次的實驗已經成功了。

但是他並沒有結束,而是繼續實驗者。

他首先是將手中的茶杯,放回原位,然後將意識完全打開,將整個房間全部籠罩,結果這麼一來,原本模糊的場景,逐漸開始清晰。

僅僅是幾秒鍾時間,整個房間的物品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要知道,此刻的朱天刑完全是閉著眼睛。

依然是剛才的動作,朱天刑將雙手伸開,分別向另外兩個物品抓取,結果,相同的事情發生了,兩個物品就像是沒有距離般,再一次出現在了朱天刑的手中。

朱天刑依然沒有滿足,他知道,這只是開始,真正的隔空取物或者是念動力,是不需要動手的。

剛才他似乎是出于習慣,或者是第一次,有些好奇,想用手直接去抓,但這一次,他的身體並沒有動,而是用生物磁波,嘗試著控制周圍的物體。

結果,讓朱天刑震撼的事情發生了。

當他用意識給房間內所有的物品都發出指令後,整個房間便開始了劇烈的晃動,如同地震般,所有能夠活動的還是不能活動的,全都開始出現了移動,包括已近被固定死了的壁燈,瞬間從牆上脫離,直接出現在了朱天刑的身邊。

整個房間一片混亂,所有的物體都圍繞著朱天刑的身邊懸浮在空中,直接將朱天刑包裹的嚴嚴實實,密不透風。 .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章 塔特索爾中將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二章 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