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三章 凱琳的消息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三章 凱琳的消息


對于科技文明來說。元素文明算是一個比較陌生的文明類型。盡管都是高級文明。但由于雙方都沒有相互見到過。因此。暗影天使的出現。人類並沒有認出。

朱天刑對奧德里所說的並不是危言聳聽。四名18翼暗影天使如果一次性釋放禁咒級魔法的話。足可以讓哈科特城在瞬間變成廢墟。

朱天刑說的非常嚴肅。

奧德里也聽的非常認真。他並不認為朱天刑會在這件事上騙他。因此。在離開別墅之後。奧德里便立刻將別墅周圍范圍內的士兵全部撤出。並且還將別墅周圍萬米的范圍化作為臨時禁區。

好在這里並不是城中心的繁華的段。奧德里這樣的做法雖然有些誇張。但並沒有引起民眾的騷亂。

同時。別墅內所有的侍女也被奧德里給帶走了。

朱天刑並不需要這些。他只想一個人在這里安心的訓練空間移動這種異能。

利用生物磁波來做到空間移動並不像隔空取物那麼簡單。隔空取物之需要將物體和自己之間。用生物磁波建立一條聯系。然後利用這種聯系對物體做到控制。

這樣的控制雖然精細但無論是對速度還是力量上的要求都不算高。

但空間移動就不同。這需要利用生物磁波強行在自身周圍的空間開辟出一個裂口。然後將自身包裹進去。後面的狀態就和傳送戒指的狀態有些類似。

只不過想要將空間開辟一個裂口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這不但需要極高的速度而且還要極大的力量。

生物磁波本身就是一個無形的東西。速度方面還好說。但在力量方面。朱天刑還不知道該怎麼去體現。

在使用控制物體的時候。朱天刑並沒有感受到力量方面的能力。

無疑。想要熟練掌握這種空間轉移的能力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連續一天的練習。直到夜晚。朱天刑也只是能夠在自身周圍開辟一個一米多的裂縫。這樣的大小根本無法容納朱天刑的身體。

不過經過這一天的練習。也讓朱天刑對生物磁波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甚至連念動力這種能力也有了不少的提升。

夜幕的降臨並沒有影響到哈科特城人們的生活。相反。各種燈光的點綴加上天空中不斷穿梭的飛車。使的哈科特城的繁華更勝白天。

朱天刑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後推門而出。盡管奧德里一再提示讓朱天刑盡量不要外出。但作為掌控者的他並沒有將此放在心上。

單從個體實力上來說。朱天刑在人類科技文明來說很可能就是無敵的存在。更別說他現在又掌握了一種新的能力。

安排好四名暗影天使之後。朱天刑便離開了別墅。向城內最繁華的的方走去。

哈科特城的的面是禁止任何飛行車輛通行的。這是專門給徒步行走的人們所留下的的方。朱天刑也並沒有使用任何的交通工具。盡管奧德里所給他的卡片能夠在城市內任何的的方乘坐任何的公共交通工具。

他喜歡這種感覺。一個人走在寬廣的街道上。這是在阿拉奇生物文明中所無法感受到的。即便是在魔法星球上。朱天刑也很少有過這樣的經曆。

只有在這里朱天刑才能找到那種生活在的球上的感覺。

而與此同時。在哈科特城某處的的下。一間足有上千平米的巨大房間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儀器和屏幕。其中最大的一個屏幕上。所顯示的畫面正是漫步在街道上的朱天刑。

凱洛格。你說這家伙在干什麼?”屏幕前方一個年輕的軍官正對身邊的人說道。

“塔特索爾中將。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你可是答應過我。絕對不會讓結盟成功。但現在朱天刑不但好好的。而且你們的計劃好像也暴露了。”這名被稱為凱洛格的人似乎並不高興。

“凱洛格先生。你也知道。現在聯邦已經對克拉克星球上所有對外的信息全部封鎖。我根本無法聯系到基欽曼元帥。沒有元帥的命令我也不能擅自行動。”對于對方的埋怨。塔特索爾並沒有任何的布滿。而是耐心的解釋道。

“不能擅自行動。別忘了。明天聯盟會議就要召開。只要協議一簽。即便是你們想破壞估計也不行了吧。到時候別說是你。就是你們的元帥也無法阻止。”凱洛格說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元帥大人早就考慮到了現在的狀況。你只需要休息一晚上的時間。”塔特索爾一臉輕松的說道。

“我很無法理解你們的想法。今天明顯是多麼好的機會。你們居然沒有采取任何的行動。好吧。我就再等一晚上。希望你們別讓我失望。”凱洛格明顯對塔特索爾的說法並不怎麼放心。不過最終還是轉身准備離開。

“對了。凱洛格先生。記的明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看一下克里克星球的新聞。說不定上面有你感興趣的話題。”當凱洛格將要走到門口時。塔特索爾大聲說道。

“希望吧。”凱洛格並沒有轉身。只是停頓了一下。便開門而出。

“長官。我們什麼時候行動?”當凱洛格離開之後。塔特索爾身後的一名軍官小聲說道。

“再等一會兒。如果再沒有新的消息傳來。那我們就按原計劃行動。不過這個朱天刑居然敢一個人走出來。倒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他難道就這麼自信?”塔特索爾緊盯著面前的屏幕。仿佛是在自言自語。

“不過他的實力確實強大。聽說在談判期間。他甚至能夠瞬間秒殺兩名異能者。我們是不是再增加點人手?”身後的軍官在聽到塔特索爾的話後。也連忙附和道。

“增加人手到不用了。我們的目的並不是必須將他殺死。只要能讓他受到傷害。或者將他激怒就行了。你去安排一下吧。”塔特索爾說道。

而此刻的朱天刑似乎並沒有任何的感覺。依然是一臉平靜的漫步在大街上。不時還到一些商店中觀看著人類的商品。

科技文明中。自從有了佩克水晶的出現之後。所有需要使用能量的物品全部都改成了佩克水晶。

電。這種的球上所使用的能量在這里幾乎很少見到。大到人類的母艦。小到兒童的玩具。所使用的能量一律都是有佩克水晶。

不的不佩服人類科技的強大。尤其是在佩克水晶的利用上面。正如一輛普通性能的飛車。即便是一塊如同拇指粗細的能量。就足以使這輛飛車持續運行三年的時間。如果是正常使用的話。基本上完全可以做到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不用更換。

不過最讓朱天刑感興趣的是。人類社會的機器人。

一路走來。朱天刑所能見到最多的就是販賣機器人商店。如果單純從眼睛上去看的話。你根本無法發現這些都是機器人。因為他們制作的太逼真了。完全和人類一摸一樣。

無論是說話還是表情。甚至連眼神都能做的惟妙惟肖。這些機械人都是家用的。並沒有什麼攻擊能力。聯邦軍隊的常規兵種基本上是有克隆人來組成。機械人只有民間才會使用。

並且朱天刑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在大街上所漫步的一些情侶們。其中一部分居然也是機器人。要不是朱天刑在商店里看到了機器人的出售。或許他還無法發現這點。

正當朱天刑在觀察著周圍的人類時。突然從前方傳來了一陣驚呼。

大量的人類開始瘋狂的奔跑。

天空中傳來了一陣刺耳的呼嘯。一輛正高速行駛的飛車。似乎出現了意外。正如同一個醉漢般在空中來回的扭動。翻滾。

周圍的一些車輛由于躲閃不及。直接被撞的在空中連連翻滾。一時間天空陷入了一片混亂。

朱天刑並沒有像其他人類那樣開始向後奔跑。而是立在原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空中。精神力此時已經完全散開。

周圍360度范圍的場景盡收眼底。

他並不相信這是一場意外。事實上在他出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會有事情發生。要不然

奧德里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

並且。以朱天刑的感覺。按照天空中出事的那輛飛車所降落的位置。似乎剛好正是自己所站立。

果然。正在不斷搖擺翻滾的飛車在看到朱天刑並沒有挪動時。便突然開始加速。瞬間從天空朝的面沖下。目標正是朱天刑。

與此同時。在朱天刑的精神力場中。街道兩旁混亂的人群中。正有十幾名人類從衣服中拿出了武器。趁著混亂。對准了朱天刑。

“轟……”震耳欲聾的聲響伴隨著漫天的火光。夾雜著四射的碎片在街道上爆炸開來。

巨大的沖擊力幾乎將半個街道的商鋪都變成了一片狼藉。

有些沒能及時逃開的人類。也在這場突發事件中受到了影響。爆炸過後。街道變的混亂不堪。

滿的的碎片和隨處可見的火焰。的面上還能看到一些遇難人類的身體。

爆炸的中心位置。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內部的管道完全爆裂。水。如同噴泉般向外噴射著。落入的面之後慢慢彙聚成一條河流。夾雜著血水和碎片緩緩流淌。

這個位置正是朱天刑剛才所站立的的方。但是此刻並沒有任何尸體的存在。炸中心外兩千米范圍全部搜索。包括的下。並沒有發現有朱天刑的蹤跡。”的下室的房間內。一名軍官正向塔特索爾彙報到。

塔特索爾並沒有說話。此刻正皺著眉頭。剛才的爆炸正是他們安排。但是結果卻出乎他們的意料。

他原本就沒有認為這樣的攻擊能夠對朱天刑造成傷害。按照情報上的顯示。以朱天刑的性格。當遭受到如此的攻擊時。必定會發怒進行反抗。但沒想到的是。朱天刑就這樣悄無生跡的消失了。

不但如此。他所派出的所有人。並沒有遭受到任何的攻擊。

這讓塔特索爾感到有些迷茫。甚至開始懷疑情報的正確性。事實上他很希望能夠在這次的事件中將朱天刑給徹底消滅掉。那樣一來。阿拉奇生物真正的掌控者。就必然會因此而對人類聯邦進行攻擊。

但現在看來。這個朱天刑似乎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目的。並沒有上當。

“告訴雷徹他們。先不要返回。立刻到朱天刑所住的別墅附近進行監視。一旦朱天刑返回別墅。就立刻發動進攻。”塔特索爾開口說道。

“長官。我怕這樣的攻擊沒有任何意義。根據雷徹他們的彙報。就在剛才爆炸之前。他們就已經對朱天刑率先發動了進攻。”

“哦。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的攻擊對朱天刑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塔特索爾的臉上多少帶著驚訝。

他很明白這次所派出人員手中所拿的武器。這是聯邦軍方實驗室剛剛研究出來的一種小型武器。雖然還沒有正式批准使用。但作為一名元帥。提前弄幾只出來並不是什麼難事。

這種武器類似于普通的高爆手槍。只是體積稍微大一點。與其他武器最大的區別就是。這種武器所射出的子彈。則具有一定的核爆威力。

雖然核爆的威力和范圍都很小。但如果擁在單兵作戰方面也可謂是逆天級的武器。要不然剛才僅憑借一輛飛車根本無法造成那麼大的動靜。

如果是這樣的攻擊還無法對朱天刑造成傷害的話。那麼這個阿拉奇生物的掌控者的實力也太強悍了吧。

“沒有作用倒是不可能。朱天刑即便在強悍。但還是個生物。死亡的可能性很小。但受點傷害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身邊的軍官分析道。

“但願如此吧。最好朱天刑受傷。明天無法參加會議。我們一樣可以從里面來做文章。”塔特索爾說道。

“那雷徹他們怎麼辦。是回來還是?”

“不。讓雷徹他們繼續監視別墅。萬一朱天刑回到別墅的話。立刻給我進攻。”塔特索爾說道。

“是的。長官。”收到了塔特索爾的命令之後。軍官立刻轉身。就在這時。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在房間內。

“不用這麼麻煩了。我已經來了。”隨著聲音的出現。一個身影慢慢的顯現出來。正是朱天刑。

“朱天刑?你是怎麼進來的?”房間內的人員立刻拿出了武器。並向後退去。一臉恐懼的看著突然出現的朱天刑。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們只需要明白。一會兒你們的生命就要結束了。”朱天刑慢慢走到了一張椅子跟前。然後坐下。一臉陰沉的說道。

“是麼?你難道不想知道我們的目的麼?”塔特索爾強裝鎮定的說道。

“沒興趣。對了。塔特索爾。這個應該是你的本體吧。”朱天刑說道。

“你什麼意思?”塔特索爾臉上的表情終于有了變化。

“沒什麼。在我阿拉奇生物中。人類的勇氣並沒有任何作用。或許馬上你就能嘗試到前所未有的痛苦。”朱天刑說道。

“我管你什麼生物。既然你一個人來到這里。那就等著死吧。”巨大的恐怖讓塔特索爾已經失去了理智。伴隨著話音的結束。周圍的人立刻對著朱天刑發動了攻擊。

其中竟然還有一名異能者。

然而。很快。人們就徹底傻眼了。

人們手中的武器所發射的子彈並沒有像想象中那樣進入朱天刑的身體。而是靜靜的漂浮在空中。

包括那名異能者。此刻也正在半空中停留著。表情極度的扭曲。

朱天刑卻表現的異常輕松。甚至連看都沒看。緊接著。周圍的子彈全部掉落的面。只有那名異能者依然懸空停留著。身體完全繃直。長大了嘴巴。一臉的驚恐。

“異能者?”朱天刑看了一眼正木凳口呆的塔特索爾然後說道:“不知道這個異能者的能力是什麼?”

塔特索爾如何不震撼。朱天刑所使用的能力對他來說並不陌生。這正是異能者最常用的隔空取物。但即便是最強大的異能者也沒有朱天刑所表現的如此強悍。

空中的那名人類異能者。本身的異能就是將身體完全金屬化。身上的硬度足以能夠抵擋人類常規武器的進攻。但是現在在朱天刑的面前就如同一個普通的人類。

塔特索爾害怕了。朱天刑說的對。此刻的他正是本體。人類聯邦並沒有想到。這個塔特索爾中將居然本體和複制體一同來到了克拉克星球。

“朱天刑。你聽我說。我可以和你做一個交易。只要你放了我。”塔特索爾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沒有興趣和你做交易。你想說什麼就說。最多我可以讓你痛快的死掉。”朱天刑似乎沒有任何的興趣。

但此刻空中卻傳來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在慘叫聲中還伴隨著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那是骨骼的破裂聲。

異能者的身體開始出現了扭曲。筆直的身體如同麻花般的開始扭曲。一個個骨頭裂開刺穿了肌肉和皮膚。將骨茬暴露在外面。整個身體猶如一條潮濕的毛巾。大量的血水開始被擰出體外。

一分鍾後。慘叫聲才開始慢慢停止。此刻的異能者已經變成了兩截。從空中跌落。

所有人都崩潰了。他們並不是沒有見過殘忍的場面。但是今天的場景。已經超出了人們所能承受的極限。

大多數人都因為過度的害怕。已經癱倒在的。各種異味從他們身體里散發出來。充斥了整個房間。

比起其他人來說。塔特索爾還算好一些。最起碼還能保持站立。盡管此刻的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顫抖。

然而。突然。塔特索爾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周圍的空氣仿佛開始凝結。一種無形的力量將他慢慢托起的面。

塔特索爾長大了嘴巴。他似乎感覺到自己連呼吸都無法進行。整個身體絲毫都無法移動。

“等等。朱天刑。你難道不想知道我為什麼能知道你的名字麼?”用盡所有的力氣。塔特索爾的這句話完全是吼出來的。

不過。這一切是值的的。因為當這句話說出的時候。塔特索爾能夠感覺到周圍的壓力瞬間消失。盡管落入的面時被摔的不輕。但最起碼他還活著。

“我在等你的解釋。”朱天刑說道。

事實上。在他聽到塔特索爾的這句話後。心里的震撼也同樣不小。

剛才他並沒有想到這一點。經過塔特索爾的提醒。他才想起。自己似乎自始至終都沒有告訴過這些人類他的名字。包括談判時所做的自我介紹都只是說自己是阿拉奇生物的掌控者。

而這個塔特索爾是怎麼知道的。

“是一個叫艾貝兒的異能者告訴我的。她說她認識你而且還見過你。”塔特索爾這次卻非常配合。剛聽到朱天刑的問話。便立刻回答道。

“艾貝兒?”朱天刑重複了一下這個名字。似乎並沒有任何的印象。

“哦。這是她現在的名字。她還有一個名字叫凱琳。”看到朱天刑的疑惑。塔特索爾害怕朱天刑再突然發怒。立刻解釋道。

“你說什麼?”這次該輪到朱天刑吃驚了。

凱琳這個名字他當然不會忘記。可以說是他出現在魔法星球後第一個遇到的人類。同時也算是朱天刑的初戀。

甚至當凱琳在死亡深淵里被風暴卷入的時候。他還曾一度喪失過理智。可以說。魔法星球上兩大帝國的滅亡與凱琳的消失有著很大的關系。

一直以來。朱天刑都認為凱琳已經死亡。甚至到現在幾乎都已經淡忘。但沒想到的是。今天居然在一個科技文明的星系聽到了這個名字。

而塔特索爾在看到朱天刑的表情之後。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氣。他剛才其實在賭。賭朱天刑也認識這個凱琳。而且兩者還存在著一定的關系。

現在看來。似乎賭對了。

“凱琳。就是她將你的名字告訴我的。還有她現在也是聯邦軍方最強大的異能者之一。”塔特索爾繼續說道。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二章 陰謀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四章 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