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四章 混亂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四章 混亂


朱天刑的反應讓塔特索爾看到了希望----活命的希望,甚至沒等朱天刑開口仔細詢問,就立刻迫不及待的將有關凱琳的信息給說了出來。

“事實上,我們發現艾貝…,凱琳完全是在聯邦與大人的交戰之後,在此之前,凱琳只是一個能力強悍的異能者隊長,當時誰也沒有想到她會認識阿拉奇生物,直到聯邦傳出結盟的信息之後,她才開始四處打聽有關大人您的信息,而這個情況立刻她的一名手下發現,並及時上報給了軍部,因此,我們在得以了解大人的名字。”塔特索爾說道。

“這個叫凱琳的異能者都有什麼樣的能力?”從這個塔特索爾的口中,朱天刑能夠明顯聽出里面帶有一絲威脅的味道。

在朱天刑看來,凱琳必定是看到了阿拉奇生物的樣子,才想到了朱天刑,問題是,當時雙方正在交戰,而凱琳也並不是一個笨蛋,因此,盡管懷疑,但她還是忍住沒有打探,直到阿拉奇生物文明和人類聯邦結盟之後,凱琳才終于放下心來。

不過,塔特索爾雖然沒有說,但朱天刑知道,這個塔特索爾必定是動用了非正常的手段,逼迫凱琳交代了有關阿拉奇生物的問題,要麼就是采用的是誘騙的形式。

而朱天刑之所以有這麼一問,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加確認對方口中所說的凱琳就是幾年前所消失的那個小法師。

“好像是操控水和冰的能力,並且能力等級已經達到了高級。”在這方面,塔特索爾倒是回答的挺利索,畢竟自己的小命都已經在朱天刑手中攥著,雙方實力地巨大反差,使得塔特索爾根本連一絲的反抗之心都沒有。

塔特索爾的答案和朱天刑心中所想的一致。凱琳原本就是水系魔法師,而冰本身就是水的另外一種形態,如果按照凱琳當時地能力的話,對于人類科技文明來說,的確比較厲害。

關鍵的問題是。凱琳是如何到達這里的,莫非魔法星系上死亡深淵里的那些風暴還具有跨越空間的能力。

“這個凱琳是什麼時候進入你們異能行動小組地?”那些風暴是否具有穿越空間的能力現在還無法下結論,但朱天刑對凱琳是怎麼加入異能行動小組的非常奇怪。

朱天刑知道,人類聯邦有專門探測異能者的儀器,每一個公民在辦理身份卡的時候都會做一次這方面的檢查,以免漏掉,但問題是。\\異能和魔法本身就不是一會事,異能地釋放需要的是腦電波,而魔法地釋放需要的是精神力,兩者根本不是一會事,除非,凱琳的身上本身就擁有這種天賦。

“什麼時候加入的?好像是十幾年前吧。”塔特索爾仔細回憶了一下。然後說道。

“十幾年前?塔特索爾,你最好跟我說實話。”很明顯。朱天刑對這個答案並不滿意,畢竟他知道凱琳來到這個星系的時間只有五年多的時間,而這個家伙的話很顯然是在撒謊。

塔特索爾並不知道朱天刑為什麼發怒,事實上他並沒有撒謊,但此刻他的身體已經再次喪失了控制權,並且重新回到了空中。

四周已經嚇傻了的人類手中的武器也同時飛到了空中,並且瞬間出現在塔特索爾地身體周圍,所有槍械地發射口都對准了塔特索爾,幾乎將整個身體圍了一圈。

毫不懷疑,只要朱天刑一個想法。這些武器就能夠立刻將塔特索爾打成馬蜂窩。

“千萬不要啊。大人,我說的都是實話。這些在檔案上都有記錄,我現在立刻就能將凱琳地檔案調出來。大人不信的話可以親自看啊。”塔特索爾沙啞地吼叫聲立刻在房間內響起,盡管身體無法活動,但並不影響的說話,朱天刑並沒有剝奪他這方面的權利。

“那好,現在就將資料給我調出來。”朱天刑本身就沒有准備將他殺掉,剛才只不過是嚇唬嚇唬他。

重新獲得自由的塔特索爾顧不上說話,立刻連滾帶爬的跑向了控制台,並在上面噼里啪啦一陣點擊,隨後,巨大的屏幕上,畫面一轉,突然出現了一名女性。

姓名:艾貝兒

性別:女

年齡:24

職務:隸屬聯邦第五軍團,異能特別行動組,第三小組隊長。

能力:操控水和冰

能力等級:4級

入組時間:13年

在屏幕的左上角,還有一張立體影像,正是一名身著軍裝的美女。

朱天刑緊盯著屏幕看了將近有十幾分鍾。\\

此刻他的內心充滿了疑惑,先不說上面的那些信息資料,僅僅是屏幕左上方的那個影像,就能夠看出來,這個艾貝兒並不是什麼凱琳。

朱天刑雖然性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腦袋並沒有損壞,記憶力也沒有絲毫的減退,反而有了很大的提高。

凱琳他是見過的,並且印象非常深刻,但屏幕上的這個女人和凱琳沒有任何相似的地方,甚至就連身材都有很大的區別。

“大人,怎麼樣?”看到眉頭緊鎖的朱天刑,塔特索爾心里的恐懼正在急劇增長,最終,還是開口問道。

“這個艾貝兒現在在那里?”朱天刑問道。

憑借直覺,朱天刑能夠感覺出來,這個塔特索爾似乎並沒有騙他,但問題是,這個艾貝兒無論如何去看,都和凱琳聯系不上。

長相不一樣,身體特征也不一樣,甚至連年齡都有著偏差。

“她…現在不再克拉克星系。”塔特索爾小心翼翼的說道。生怕激怒了朱天刑,然後把自己也當做一塊濕抹布給擰了。

“我當然知道她不在這個星系,不過,現在交給你一個任務。這兩天我要進行商談,在商談結束之前,我要親眼見到這個艾貝兒。”朱天刑說道。

朱天刑決定直接向艾貝兒詢問,畢竟有些事情他感覺到太不可思議了。

如果這個艾貝兒真的是凱琳的話,那麼她是如何變成這個樣子的。還有是怎麼來到這個星系的。這一切,都必須問當事人才能得到答案。

“大人,不是我不想幫大人,而是我現在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啊,現在元帥已經被監視起來,克拉克星系地對外通信又已經被封鎖了,而且。艾貝爾現在已經……”聽到朱天刑的要求之後,塔特索爾整個人如同一塊軟布般的瞬間軟倒在地,臉上冷汗直流,渾身哆嗦,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在發顫。

“艾貝兒現在已經被你們秘密關押起來了是不?我對這個沒有興趣,你本來就是要死的人。我只不過是給你一個活著地機會,如果你做不到。我不介意換一個能夠做到的人來。不過,其他人的後果麼……”朱天刑的語氣充滿了威脅。

沒有人會懷疑他的殘忍,因此,當朱天刑的話音剛落,周圍的幾名軍官便立刻搶著說道。\\

“大人,交給我吧,我保證在三天以後將這個艾貝兒給您帶到。”

看到如此地場景,原本癱軟的塔特索爾,不知道從哪里來了來了力量,立刻爬到了朱天刑跟前。祈求到:“大人。別相信他們,他們根本連艾貝兒在哪關著都不知道。現在只有我才能完成大人交代的任務,請大人放心。我一定能夠准時將她給您帶到。”

到了此刻,塔特索爾也不再管自己是否真的能夠辦到,畢竟這是唯一的活路,從朱天刑剛才的話中可以明顯地聽出,如果不答應的話,就很有可能立刻死亡。這也是為什麼其他地軍官爭先恐後答應的最主要原因。

至于答應之後到底怎麼做,塔特索爾並沒有想好,事實上在他的心里還抱有一份僥幸的心里,他完全可以憑借這個機會脫離克拉克星球,只要離開這里然後躲上一段時間就行。

他可不相信,朱天刑的能力能強大到在聯邦幾千顆行政星中,上千億人口里找到他。

更何況,在他看來,朱天刑並不敢名目仗膽的將他殺死,現在之所以這麼囂張,完全是因為這里是地下室,即便全死也不會有人看到,要不然,剛才的爆炸中,朱天刑完全可以反抗。

事實上,塔特索爾對于朱天刑是怎麼來到這里的也有很大的疑惑。

這個地方說白了甚至連奧德里都不知道,這些人自從來到這里之後,就再也沒出去過,完全與世隔絕。

朱天刑看了看爬在自己身邊的塔特索爾,似乎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緩緩地點了點頭說道:“記住三天地時間,我會在別墅里等你。”

說完之後,朱天刑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渾身漆黑地暗影天使,身高足有4米,身後一共有十四對翅膀。面無表情。

“他會一直陪伴在你的身邊,三天之後你要是沒有完成任務地話,那麼你的生命就算到終點了。”朱天刑說完之後,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徑直走向了門口,然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整個身體如同蠟燭般融化,隨後變成了一灘液體,沿著縫隙緩緩流出,最終消失不見。

整個房間里只留下了一眾目瞪口呆,失魂落魄的人們。\\\\\朱天刑的離開並沒有使人們的恐懼降低,因為房間里還站立著一個生長著翅膀的人類。或者說應該叫做人形生物。

生物的身高足有5米,幾乎已經將要挨著房間的天花板,身後的翅膀完全張開,漆黑的翅膀不斷向外散發著黑芒,給整個房間原本就已經恐懼的氣氛更是增添了一股陰冷。

生物似乎並沒有感情,也沒有絲毫的移動,就這樣死一般的站在房間中。

“長官,我們該怎麼辦。”將近半個小時候,一名軍官小聲問道。

長官當然是在叫塔特索爾,不過。此刻的他似乎並沒有聽到軍官們的詢問,因為他正在安靜的想改怎麼樣完成朱天刑地任務或者說擺脫這個大家伙。

這個生物是突然出現的,如此巨大的體型,根本連外面的們都無法通過,那麼他是怎麼進來的。

“你們地武器呢?我感覺這個家伙似乎不像是有意識的。動都不動一下,也沒有看到呼吸。”反應過來的塔特索爾回頭對自己的下屬們說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讓這些軍官們撿起手中的武器,然後對面前這個家伙進行攻擊,而他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跑出去。

只要一到大街上,哪怕就算被奧德里給抓住,也比落入朱天刑的手中要強上百倍。

可問題是。周圍地這些軍官似乎也明白了塔特索爾的想法,始終沒有任何的動作。

就在此刻,面前的巨人突然將兩側的翅膀完全伸展開來,緊接著,所有人眼中的場景立刻出現了變化。

四周完全變成了一片血紅色,空氣中地溫度開始逐漸升高。

人們仿佛進入了一個巨大的火爐。身上地水分開始急劇蒸發,身體表面的皮膚變得越來越紅。

場面中唯一沒受到干擾的就是塔特索爾。不過此刻的他也同樣置身于這片已經幾乎變成了火色的空間中。

周圍沙啞的慘叫開始響起,人們身上的皮膚已經開始起泡,臉部完全變形,不斷的掙紮,雙手不停的在身上瘋狂的抓撓,絲毫沒有理會已經開始潰爛地身體。

塔特索爾如同跌入了地獄,盡管他沒有感受到別人身上地痛苦,但面前的恐怖場景,也同樣讓其陷入了瘋狂地吼叫。\\\

在這個空間里,剛才那名黑色巨人已經消失不見。原本房間內所有的物品也全部消失。除了這些在痛苦中掙紮地人類之外,就剩下了一片火紅的虛無。

人類身上所發生的慘狀和撕心裂肺的叫聲顯得更加清晰。

塔特索爾完全閉上了眼睛。他不敢去看周圍的場景,直到四周的慘叫聲慢慢停息。

只不過。此刻整個場景中,剛剛還在的人類,已經完全消失,只留下了場地中央,緊緊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塔特索爾。

突然,周圍的空間再一次出現了抖動,如同水幕一般,慢慢退去,露出了房間內真實的景象。

黑色的巨人依然站立在原來的位置,似乎從來也沒有動過。

但是塔特索爾知道,剛剛所發生的事情肯定是這個恐怖的家伙所至。

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了任何反抗的心里,面前的這個生物看上去似乎比朱天刑更加恐怖,那種身體由內而外慢慢膨脹,燃燒的感覺,讓塔特索爾連最後的一絲反抗心里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記住,三天的時間,如果你沒有完成的話,下場比他們還要淒慘。”突然,塔特索爾已經趨向于混沌的大腦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

塔特索爾一個機靈,立刻從地上站起,連忙向門口跑去,三天的時間一晃就過,無論如何,他必須在今天晚上離開克拉克,至于到時候怎麼將艾貝兒帶來,只能在路上在去考慮。

此刻的朱天刑已經出現在了街道上,經過這麼一鬧,他也沒有了逛街的心情,更何況此刻的城內已經陷入了混亂,到處都是警報聲。

就連空中的飛車也全部被停止飛行。街道上充滿了慌亂的行人。

朱天刑已經完全隱身,並且飛向了天空,以最快的速度向別墅方向趕去。因為守衛在那里的暗影天使已經將所有試圖靠近別墅的人全部抓捕,其中就包括剛剛來找他的奧德里。

擁有領域的暗影天使,對付這些正常的人類來說基本上趨向于無敵,塔特索爾所派出的手下早在接近別墅的時候就已經被暗影們的領域給變成了塵埃。

其實,朱天刑之所以能夠找到塔特索爾所在的地下室就是因為這些人類。

當空中的飛車即將砸落地時候,朱天刑事實上已經脫離了原地,只不過由于使用了隱身,人類無法看到而已。

他以極快的速度制服了一名塔特索爾的手下。然後直接通過強大的精神力搜索到了這名人類腦中關于塔特索爾所在地點的信息,緊接著便直接趕往。

只不過由于當時場面過于混亂,在加上朱天刑地速度過快,因此沒有任何人發現了這一點。

“你怎麼跑來了?”回到別墅後,朱天刑現出了身影。並來到了奧德里跟前。

此刻的奧德里和十幾名人類已經被一只暗影天使給控制在領域中。臉上的表情十分痛苦。似乎正在遭受巨大的磨難。

朱天刑的突然出現,讓眾人身上的壓力瞬間消失,周圍的場景也立刻恢複到了現實中。

奧德里先是疑惑了一陣,當看到一臉平靜地朱天刑時,連忙說到:“大人,剛才這是……”

就在剛才,當奧德里聽到城內發生爆炸之後。便立刻想到了朱天刑,因為飛車出現交通事故的幾率甚至不亞于機器人的叛變。于是,奧德里直接帶人來到了朱天刑所在的別墅,結果沒想到的是,剛剛踏入別墅的范圍,周圍地場景就立刻發生了變化。四周變的一片雪白,並且。眾人身上地壓力也越來越大,甚至連動一下手指都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

正當奧德里和其他人都認為將要被這種神秘的力量給活活壓死的時候,這種壓力突然消失了,眾人有回到了現實中,並且奧德里在第一眼便看到了朱天刑。

“我不是跟你說過麼,任何人只要靠近別墅的話都一律格殺,要不是因為你的存在,這些人早就死了,不過,你帶這麼多人來干什麼?”朱天刑問道。

“大人。你剛才是不是出去了。外面的爆炸是否和你有關。”奧德里的眼中閃過一絲恐懼,然後問道。

“恩。算是吧,不過已經結束了。你們來就是為了這個?”朱天刑並不想詳細解釋,畢竟有關凱琳的事情他不准備讓奧德里知道。

“哦,這些都是異能者,我害怕有人會對大人不利,因此准備將這些人派來保護。”說道這里,奧德里可能又想到了什麼,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知道,以大人的實力根本不需要任何地保護,但是畢竟大人地身份高貴,有些事情不便親自出手,不過,沒想到……”

說著,奧德里向四周望了一眼,似乎有些恐懼。

“沒想到我的手下實力如此強悍吧。”朱天刑知道這家伙想說什麼,其實,不但是奧德里,就連他身後地幾名異能者也同樣是一臉驚恐的表情。

畢竟剛才他們連人都沒有看到,就直接被禁錮,而且差點還喪了命。

“是地,我只是不放心而已。”奧德里說道。

“你不是不放心,你是害怕我的這些生物們會在公眾場合下殺人,被留下把柄對不?”朱天刑笑著說道。

“你猜的不錯,的確有人想要搗亂,已經被處理掉了,不過你放心,處理的過程不會留下任何的把柄。”

事實上,就算朱天刑不說,奧德里也已經知道了,畢竟剛剛的神秘場景他們是見識過的,在那種場合下殺人,的確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跡。

“既然這樣,那我就回去了,爆炸事件雖然沒有對大人造成任何影響,但畢竟還死了幾名聯邦公民,我必須將這件事向上面彙報。”此刻的奧德里一刻也不想留在這里,朱天刑的恐怖他已經見識過,沒想到的是,他的手下更加的恐怖。

“恩,記得明天早上來叫我的時候,只需要你一個人進來就行了,我的生物們是不會為難你的。”朱天刑轉身說道。

“法納爾元帥估計在今天凌晨到達,明天早上很有可能會先來拜訪大人,然後和大人一同前往會場。”聽到朱天刑的提議,奧德里禁不住一身冷汗,剛才的痛苦感覺仿佛又回到了身上。

“法納爾元帥?”朱天刑倒是對這個人很感興趣:“你的意思是……”

“大人,元帥大人到這里來,拜訪您,完全是出于禮節,但是同樣,我也害怕元帥大人在中途會有危險。”奧德里說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事實上朱天刑想說,危險基本已經解除,但想了想後,還是改口道:“這兩個生物你可以帶走,在談判期間,全面負責保護你們的元帥。”

隨著朱天刑話音剛落,在奧德里等人的面前就已經出現了2名暗影天使。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三章 凱琳的消息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五章 真實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