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八章 凱琳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八章 凱琳


克拉克星球上,朱天刑此刻正在別墅內焦急的等待著艾貝兒的到來,原本計劃兩天的聯盟軍事會議由于朱天刑的提前派兵,結果只進行了一天半便圓滿結束。

除了商議出兵的時間之外,朱天刑還得到了一份有關克蘭西星系和帝國的詳細資料。

克蘭西星系的大小適中,比起現在所處的星系要小上一半,但比起元素文明所擁有的J2星系來說,又要大上很多。

聯邦所建立的防線位置正是距離這個星系三分之一的距離,但是,對星球的占領並沒有這麼多。

科技文明之間的內部戰爭並不像太空戰那麼快速,畢竟雙方所使用的常規兵種基本上都是由克隆人或者是機械人這種量產的部隊進行。

原則上說,只要後備能量充足,戰爭就很難取得勝利,前方雖然有聯邦戰艦的封鎖,導致了克蘭西帝國對于這三分之一星系范圍內的地面部隊失去了補給。

但這只是一少部分星球。

畢竟克蘭西星系也是一個富含矽水晶礦的星球,只要在這些星球上所建立的繁殖塔,能量的補給問題就基本上可以不用考慮了。

而且,克蘭西帝國的科技發展雖然延伸于聯邦,但經過幾千年之後,所發展的方向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偏離。

除了佩克水晶的運用技術有些類似之外,無論是戰艦還是不同的常規部隊,都和聯邦有著極大地差異。

從大方面上說。克蘭西帝國走的是純粹的進攻路線,這和阿拉奇生物文明有些類似,所有的武器全部講究的是最大的攻擊輸出,其中包括他們的采礦機械人,都擁有著不菲的實力。

常規的兵種主要是以機械步兵組成,從圖像上看,這種兵種的工藝非常簡陋,乍一看就如同一個人體地骷髏,無非骨架是金屬的而已。

單兵的實力也並不算強悍,和聯邦的克隆人士兵比起來。幾乎要相錯一半地實力,但是有一點,機械步兵的生產工藝要遠比克隆人士兵簡單,因此。相同時間內,其數量上的優勢可以說是異常強悍的。

不過這種機械士兵一半情況下都是一些消耗品,也就是炮灰兵種,沒有多少防禦地它們。\\\\基本上,在面對人類坦克縱隊時,幾乎沒有任何的提抗里。而且程序也非常簡單。

克蘭西帝國往往在沖鋒的時候,最喜歡將這種炮灰兵種大量地派在軍隊的最前方。數量龐大,盡管防禦較弱,但其攻擊卻一點也不含糊,因此,人類的防線在面對這些機械人海戰術的時候也是大傷腦筋。

如果將主力軍隊用于抵抗這些機械人士兵的話,那麼克蘭西帝國必然會從其他的方向進行突襲。

當科技發展到這種程度,基本上的戰術運用都非常普通,而且往往都是那種即便你知道了對方的意圖也無可奈何的那種。

除此之外,克蘭西星系的第二級主力兵種。同樣也是一種機械士兵。在聯邦稱其為,機械特種兵。比起普通地機械步兵來,這種特種兵看上去更像是人類。身體外面包括了一層厚厚地金屬殼,頭部所呈現的也和人類一樣,甚至還能做出一些表情。

但這種特種兵地實力可謂異常強悍,和機械步兵根本不是一個級別,它們不但身體內擁有十幾種武器,而且還擁有遠超人類的靈活,在戰場中,兩道三個特種兵甚至能夠干掉一架聯邦地面武裝機甲。

克蘭西星系除了戰艦和一些特殊地武器操作之外,百分之八十的武器都是采用的無人駕駛,純粹的機械化。

其中讓聯邦最為恐懼的有兩種,第一種,就是號稱地面移動炮台的巨型機器人,和聯邦的戰甲不同,這種機器人的身高足有15米左右,身體上盡是各種武器就有100多種,無論對空還是對地,都有著強大的威力,甚至其身上的兩門主炮,還能直接攻擊到太空。

而且,這種巨型機械人在克蘭西帝國軍隊中的建造,完全依靠的是一條複合生產線就能夠完成,因此,基本上每一個星球上都能看到這家伙的身影,而且數量也不少。

另外一種則是克蘭西帝國在最近幾百年來才使用的半液態金屬機械人,這種機械人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隨意變形,在戰場上基本上屬于多功能的部隊,從天空中的飛機和地面上的坦克,甚至是一些純機械戰甲都能夠改變。\\\

姑且先不說這種機械人的實力,即便是這種多變性就足以讓聯邦頭疼不已。

前方的衛星剛剛所偵測的一隊數量上百的坦克,當你將所有的防禦都假設好了之後,對方則會搖身一邊,改用空中進攻的方式,這在戰爭中,讓聯邦吃足了虧。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朱天刑提出由他來對付克蘭西帝國的地面部隊時,聯邦才會表現的如此大度。

結果,朱天刑當看完這些資料後,也是後悔莫及,他倒不是害怕,而是覺得自己吃虧了。

太空戰爭雖然存在著極大的風險,但也正是因為如此,雙方都會打的相當謹慎,不會像地面戰爭一樣,動不動就是一次沖鋒。太空中稍微不注意的話,就是全軍覆沒的危險,而一旦遭受到這樣的結果,對于戰敗一方可以說就是元氣大傷。

兩百多年前的戰爭,就是因為聯邦的法納爾元帥在太空戰爭狠狠的陰了克蘭西帝國一把,結果導致了克蘭西帝國一次性損失了幾乎一個半的艦隊,法納爾元帥本人就是因為這次的戰績,成功登上了聯邦元帥地寶座。

不過這次會議。朱天刑也並不是沒有得到好處,首先聯邦已經答應將克蘭西帝國的所有信息通訊技術交給了朱天刑作為研究,另外,只要朱天刑能夠幫助聯邦將戰線防守住,那麼聯邦軍方將會幫助朱天刑共同尋找那顆具有蒂斯文明的星球。

這對于朱天刑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要想在一個星系中搜尋,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聯邦的科技在這方面要比阿拉奇生物稍稍有優勢一些。

正在陷入沉思的朱天刑腦中突然收到了一段信息。正是跟隨在塔特索爾身後影子里的塔特索爾所發來的。

此刻塔特索爾已經帶領著艾貝兒來到了克拉克星系,兩人乘坐的是一艘商船。現正在停靠點接受檢查。

朱天刑的整個身體瞬間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街道上,此刻正是深夜,外面雖然是***輝煌。但路上地行人已經很少。

空間轉移,朱天刑經過幾天的聯系,已經將這種能力發揮到了現有的極致,最遠的傳送距離為5000米。\//\依靠精神磁波地定位,他完全能夠准確的到達每一個地方。

當初朱天刑給塔特索爾約定的位置正是哈科特城內的一所酒店,房間早已訂好。

身後地暗影天使。在朱天刑行動之後已經四散開來,將方圓將近兩萬米的范圍內全部監視,他到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全,而是害怕被聯邦發現了自己與塔特索爾秘密接觸地事情,雖然不會有什麼危險,但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誤會顯然是肯定的。

朱天刑打算確認一下這個艾貝兒的身份之後,便直接離開。戰爭馬上就要開始,身為替身的他,同樣也要奔赴戰場。

“不錯,塔特索爾先生。你的辦事效率讓我感到吃驚。這位就是艾貝兒小姐麼?不過你這副樣子倒是……”當朱天刑在酒店的房間內見到塔特索爾時,幾乎已經快認不出來他了。

這家伙原本硬朗俊俏的外表此刻已是滿臉的胡子。身上的軍服已經不見,取而代之地是一件夾克。最誇張地是。他的臉上居然布滿了皺紋,如果不是朱天刑地精神磁波強大的話,還以為是另外一個人。

不過,朱天刑最終地目光還是聚集在了塔特索爾身邊的一名女性身上,相對于塔特索爾來說,這名年輕的女性倒是顯得非常豔麗,金黃色的卷發,配上如同精靈般的嬌容,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電影里的卡通美女。

在剛剛進門的時候,這名美女的眼神中卻閃爍了一絲失望,雖然很短暫,但在朱天刑的敏銳直覺下還是沒有躲過。

她不是凱琳,朱天刑同樣有些失望。只不過對于她是怎麼知道自己和阿拉奇生物的信息,有些驚訝。

“大人,您也知道,現在聯邦軍方正在找我,一旦被他們找到的話,我肯定就要接受一系列的盤查,這樣一來……”塔特索爾一臉的痛苦,然後看了一眼身邊的艾貝兒之後,表情又舒展開來:“您看,這就是艾貝兒,人我已經給您帶來了,那麼接下來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可以,你現在就可以走。”朱天刑並沒有做任何的動作,但在塔特索爾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名暗影天使。\\“啊?光明神族?”當暗影天使出現之後,塔特索爾剛准備對朱天刑表示感謝,可是話還沒有說出口,身邊的艾貝兒便立刻驚呼道。

“哦,看來艾貝兒小姐認識這個生物?”朱天刑立刻將目光轉向了一臉驚訝的艾貝兒,其實在內心也是同樣震撼。

要知道,聯邦的科技文明雖然強大,但是目前為止還沒有發展到元素文明的地界,在聯邦對外星生物的資料中,也並沒有光明神的信息,這一點,從塔特索爾一直沒能認出暗影天使上就能看出,畢竟,作為軍方的中將,也算是高層領導,能夠接觸的聯邦機密肯定要比普通人多一些,即便他都沒有任何認知,那麼這個艾貝兒是怎麼知道的。

知道光明神同時也知道阿拉奇生物以及朱天刑,這幾點。很讓朱天刑疑惑,要不是這家伙的長相和凱琳完全不搭邊,朱天刑還真會認為她就是凱琳。

聽到朱天刑地問話,艾貝兒臉上的表情瞬間恢複原狀,又是一副冰冷的樣子。看的身邊的塔特索爾,連打顏色,生怕艾貝兒的無禮惹怒了朱天刑,而連累了他自己。

“哦,我忘了介紹了,我是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掌控者----朱天刑。我聽塔特索爾先生說,閣下似乎對我很熟悉,不知道能不能解釋一下。”

“沒什麼好解釋的,你根本不是朱天刑?”場面安靜了良久。就在塔特索爾滿頭大汗的時候,這個艾貝兒直接撂了一句出來。

“我不是朱天刑?哈哈?難道艾貝兒小姐見過朱天刑麼,你認為朱天刑應該長什麼樣子?”朱天刑此刻也疑惑了,剛才的問話中。他還特意地打開了精神磁波,艾貝兒的回答雖然讓人感到懷疑,但對她本人來說。這句話並不是謊話,那也就說明,她的確見過朱天刑。

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朱天刑?轉而一想,又覺得不可能,因為這個艾貝兒口中的朱天刑似乎也和阿拉奇生物有關,這樣就有些蹊蹺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還想問你為什麼要冒充朱天刑?”艾貝兒這次到回答地挺干脆,只不過態度越發的不友好。

身邊的塔特索爾已經快崩潰了。

“塔特索爾先生,你可以先走了。我有些話想和艾貝兒說。我想你也不喜歡這樣的氣氛吧。”無論怎麼說,面前地這個艾貝兒必定是和自己有著一定的關系。因此,朱天刑決定將這一事情徹底搞清楚。不過對于塔特索爾,他倒是覺得沒有必要呆在這里。

“我聽塔特索爾說,艾貝兒小姐還有一個名字,叫做凱琳,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我卻認識凱琳,不知道艾貝兒小姐對凱斯頓這個詞有沒有印象?”在塔特索爾走後,朱天刑繼續說道,他決定先試探一下,如果這個艾貝兒真的是凱琳地話,有些事情一定會知道的。

果然,當朱天刑說到凱琳的時候,艾貝兒的眼神有了變化,而再提到凱斯頓的時候,她整個人立刻將目光看向了朱天刑。

“凱斯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在那個星球上,呆過一段時間。”朱天刑似乎有些肯定了。

“那現在凱斯頓怎麼樣了?”艾貝兒的眼睛有些濕潤。心情明顯很激動,要不是顧及到朱天刑和身邊的暗影天使,她甚至已經沖上來了。

“我離開那里也很長時間了,不過,在我離開的時候,凱斯頓並不怎麼樣,嚴格上說,那顆星球上所有的國家都不怎麼樣?”朱天刑說道。

“為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情?”任誰聽到自己地國家情況不妙地時候,心情都不會怎麼平靜,艾貝兒顯然也不例外。

“的確發生了一些事情,具體地應該和一個人有關,這個人也叫朱天刑,他在那顆星球上創立了阿拉奇神教,被人們稱之為最強大的魔獸師,但也正是由于他地實力過于強大,以至于威脅到了那些國家的安全,最終,他發動了戰爭,並且還取得了勝利,結果就在這個時候,卑鄙的人類國家,卻抓住了他心愛的女人,到達了一個地方,並試圖利用這個女人威脅朱天刑,結果,中途突然出現了變故,導致了凱琳被卷入了風暴,朱天刑一怒之下,將兩大帝國徹底鏟除。”朱天刑那個一邊講述一邊觀察艾貝兒的反應。

結果卻發現,此刻的艾貝兒已經滿臉淚水。

“你真的是朱大哥麼?”艾貝兒的聲音有些顫抖。

朱天刑緩緩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你如果真的是凱琳的話,請回答我幾個問題,然後我就會告訴你朱天刑到底在哪里。”

“好的,你問吧。”艾貝兒停止了哭泣,將臉上的淚水隨意的擦了一下。

“你如果是真的凱琳的話,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才是朱天刑想問地。

“我也不知道,當是我被抓近死亡深淵的時候。就被他們給打昏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卻變成了一個只有幾歲的小女孩,而且發現周圍的世界已經不是原來的地方了。”艾貝兒說完似乎又覺得這個答案聽起來有些荒謬,尤其是看著朱天刑眉頭緊鎖的樣子,便連忙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是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艾貝兒只是當時別人叫我的名字。”

靈魂轉移或者說意識轉移,朱天刑此刻地心理也是震撼不已,擁有極高精神磁波的他。當然能夠知道艾貝兒是否在撒謊,看來他當初的猜測還算是正確,那個暴風果然擁有者穿越空間的能力,不過讓凱琳進行穿越地只是意識。想想也是,以人類的肉體,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空間的撕扯,對于這點。朱天刑可以說深有體會,畢竟他之前還准備用空間裂縫進行攻擊。

“那我再問你,你和朱天刑是在哪里認識的。”

“凱斯頓地開奇拉森林里。當時要不是朱大哥,我可能早就死了。”艾貝兒說道。

“我的問題問完了,你也可以問我了。”此刻朱天刑的意識已經有些紊亂,他還記得當時凱琳消失地時候,自己是一種什麼狀態,這麼多年過去了,心情好不容易平靜下來了,此刻突然又發現凱琳活過來了,雖然是另一個樣子,但在確認之後。他還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不算喜悅,也不算痛苦。總之怪怪的。

要是現在站在面前的依然是凱琳原本的樣子,他說不定早已沖上去。但面前的艾貝兒倒是讓他產生了一種陌生感。

“你剛才為什麼說你是,也可以說不是?”艾貝兒顯然還記得剛才朱天刑的話。此刻迫不及待的問了出來。

朱天刑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緊接著,在艾貝兒奇怪的注視下,整個身體包括臉部都開始出現了變化,最終慢慢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赫然就是朱天刑的原貌。

為了安全起見,朱天刑地替身並沒有保持他地摸樣,完全是另外一幅樣子,這也是他臨時想起來的,怪不得,艾貝兒剛才說他根本不是朱天刑。

事實上他這個樣子和朱天刑一點邊也打不上。

“朱大哥,你真地是朱大哥。”艾貝兒的眼淚再一次湧出。並且直接來到了朱天刑地面前,目光緊緊的盯著朱天刑的臉。

“我不是真正的朱天刑,我只是他的替身,擁有一部分的意識和記憶。不過,現在你的朱大哥倒是也非常激動,只不過這里距離他所在的位置過遠,沒法趕來見你。”事實上替身和朱天刑擁有者相同的意識,但畢竟不是本體,感情這方面朱天刑並沒有完全複制過來,在這點上,朱天刑還是相當小心的。

雖然兩人都是一體的,但任誰也不想讓另外一個身體對自己的女人擁有感情吧,那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男人的本性。

不過這並不影響替身對于本體了解,事實上,此刻遠在基地的朱天刑的確已經是激動不已,甚至已經在想著怎麼和卡梅莉塔解釋這件事情。

“雖然這件事情對你來說並不好解釋,但這是事實。”看到艾貝兒充滿疑惑的眼神,朱天刑在次解釋道:“哦對了,我給你看一樣東西你就明白了。”

朱天刑拿出的是一把三棱軍刺,盡管軍刺的材質發生過無數次的變化,但樣子卻始終沒有變,對于凱琳來說,這把武器她並不陌生,當初在凱奇拉森林的時候,朱天刑就曾拿著這把武器。

“朱大哥,他還好麼?”艾貝兒接過了朱天刑手中的軍刺,仿佛陷入了回憶,沉默了良久之後,弱弱的問了一句。

“還行吧,你消失的當時,他正在死亡深淵,通過那里的儀器剛好看到了你被暴風卷走的過程,當時他已經徹底瘋狂了,甚至將凱斯頓皇室全部屠殺,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兩大帝國全部被滅,最終導致了光明神的出現。說起來,我們來到這個星系還是被迫的,結果沒想到遇到了你。”朱天刑說道。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七章 聯盟會議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五十九章 整體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