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六十八章 遇襲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六十八章 遇襲


“哪一位是朱天刑大人,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屏幕上的軍官,沒等眾人開口,便先說到。

信息主要鏈接在朱天刑所在的戰艦上,因此,基利和古德兩位隊長此刻也通過全息投影技術將自己的影響投射在這里。

“請問閣下的編號,以及職務。”雖然從表面上看去,此人身上的軍服完全是聯邦的制式服裝,但為了能夠確認,基利在看了朱天刑一眼之後,便開口詢問道。

“聯邦第四軍團,漢布利特少校。”對方表情自如的回答道。

“請問長官,我們的戰艦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看到朱天刑仍然是眉頭緊鎖的樣子,基利便繼續問道。

“這是任務,你無權知道。”漢布利特說道。

這樣的回答其實並沒有任何問題,盡管基利和古德等人也算是軍方的人員,但他們並沒有多大的權利,也基本上就是掛個虛銜,對于聯邦軍方的軍事指揮策略,他們根本就不能過問。

“什麼樣的任務,剛好,我也要在這里執行點任務,因此,請漢布利特少校暫時離開幾天時間。”看到基利三人的吃癟,朱天刑終于站了出來。

他的身份並不一般,最起碼,如果對方真的是聯邦的人員,對于朱天刑的要求,就絕對不會不理會。“哦,這位便是朱天刑大人麼,我一直都想目睹您的風采,不知道大人需要執行什麼任務,剛好我們在這里,或許還可以幫的上忙。”一看到朱天刑的出現,漢布利特的眼中閃過一道亮光,連忙擺出了一副笑臉。

而三位隊長。尤其是基利,則是稍微有些尷尬,漢布利特的態度轉換的也有些太快了。

“好啊,既然少校先生這麼有誠意,我就不再拒絕了,剛好,我遇到了點小麻煩,請漢布利特先生幫個小忙。”朱天刑原本還在想該怎麼試探這家伙呢。結果,聽到了漢布利特地話後,便立刻想到了辦法。

事實上,朱天刑之前對于這幾百艘戰艦的出現的確有些懷疑,但一直未能確定,而當看到漢布利特這家伙的時候。心里的疑慮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更加強烈了。

聯邦第四軍團的元帥正是,基欽曼,而有些東西,剛好朱天刑還是知道點的,比如說,這次聯邦對克蘭西星系的用兵。\\/\根本就沒有動用第四軍團。這些都是朱天刑在和他地副官閑聊的時候,所套出的話。

“哦。大人請說,只要不影響我的任務。那麼我一定會幫這個忙。”朱天刑的話,的確讓漢布利特有些意外。他原本說地就是客套話,沒想到。朱天刑居然真的讓他幫忙。

對于自己來到這里的任務,他心里非常清楚,原本想著,那三艘飛船在看到自己是聯邦的飛船後,必然會放松警惕,即便進行盤問,他也早准備好了說辭,甚至就連這個身份都是基欽曼給他偽造的,但是基欽曼並沒有告訴他,這次對克蘭西帝國的部隊里面根本就沒有第四軍團,因此,便隨口說了出來。

只要等三艘飛船再向前行進一些,進入了戰艦的射程之內,那麼他就不用這麼多廢話。直接開火,幾百艘戰艦,完全可以瞬間將三艘戰艦變成宇宙塵埃,或者說,連塵埃都沒有。

“我在剛才收到了我阿拉奇生物們所發出地信息,它們在前方已經遭遇到了克蘭西帝國地艦隊,但是對方的數量過多,我地生物們可能會遇到些麻煩,因此請少校帶領你的戰艦趕往前方甯P系,對我地生物們進行支援。”朱天刑說的極其嚴肅,並且有板有眼,甚至連身邊地三名隊長都露出了震驚的眼神。

“有這會事?那大人知道對方有多少兵力?具體地位置在哪里?”漢布利特此刻已經有些慌亂了,朱天刑所說的他心里非常明白,都是謊言,但問題是他根本沒辦法去拆穿,畢竟他現在的身份是聯邦的艦隊。而朱天刑只是來幫忙的。

如果自己已經知道了而不去支援的話,那就太明顯了,但是要去幫忙的話,就等于要離開這里,既然朱天刑能夠提出這個要求,那就很顯然,朱天刑已經懷疑他了。

雖然漢布利特不知道,自己是哪個地方露出破綻了,但現在對方還沒有進入射程,貿然進攻的話,很有可能會讓朱天刑逃脫。

因此,漢布利特表面上向朱天刑說著,但已經開始用手勢指揮手下做好了進攻的准備。

“對方的兵力和上次一樣,如果我的生物們要是想走的話,一點問題也沒有,但問題是,既然聯邦已經與我阿拉奇生物結成盟友,那我勢必就要抵抗到底,因此,只要閣下的這些戰艦一加入,那麼平衡便會被打破,絕對能給克蘭西帝國再來一次重創。\//\”朱天刑說的慷慨激昂,大義凜然,搞得身邊的兩位聯邦人員,都熱血***,恨不得自己能夠指揮戰艦,前去支援。“至于位置們剛好就在附近,我馬上將坐標傳給你,其實不遠,閣下只需要兩次跳躍就能夠到達。”

朱天刑說完之後,立刻給艾貝兒示意了一個眼神。

而艾貝兒,顯然知道,朱天刑說的完全都是假的,同時她也知道,朱天刑說這些話的意義,因此便立刻走到控制台隨便填了一個附近甯P系的坐標,發了過去。“好的,感謝大人對聯邦所做的貢獻,我們立刻就出發。”伴隨著漢布利特的回答,遠處突然亮起了大片的光亮,那是戰艦啟動的時候所發出。

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除了朱天刑還是一臉疑惑的表情之外,其余三人,甚至包括艾貝兒臉上也都露出了輕松的神色。

基利和古德則是想著能夠再一次重創克蘭西帝國的艦隊,這無疑對聯邦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畢竟連續兩次地重創,克蘭西帝國很難再在短時間內恢複過來,說不定,聯邦會因此而將克蘭西星系的大部分占領,而艾貝兒則是感覺這個漢布利特並不像是朱天刑所想象的那樣。

唯獨朱天刑仍然是一臉的疑惑,對方雖然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內心那種不好的預感並沒有消除,反而更加強烈。

就在這時。朱天刑突然發現了事情有些不對,早在剛才對方戰艦啟動的時候,他就一家已經將精神磁波散開,而這時卻發現,這些戰艦,並沒有按照艾貝兒所提供的坐標行駛。反而正在逐漸向自己這邊靠攏。

“不好,立刻後退。”朱天刑大聲說道。

“大人怎麼了……”基利剛准備詢問,便看到了另外兩人臉上恐懼地表情,隨後便將視線立刻轉向了屏幕。

“來不及了,我們馬上就要進入對方的射程,立刻將所有人員集中到我這里。”朱天刑說道。

艾貝兒最先反應過來,畢竟他對朱天刑的實力最了解。\\\\\這些戰艦或許能夠瞬間將三艘飛船摧毀。但想消滅朱天刑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快,按照大人所說的做。2分鍾後,沒到的人員就立刻放棄。”艾貝兒大聲催促道。

緊接著。基利和古德地投影便立刻消失,看樣子是去准備了。

“朱大哥。我們現在去傳送室。”

人類的科技中也有這種短距離傳送裝置,只不過是依靠儀器點對點的傳送。這種傳送裝置的作用就是為了使得戰艦一旦遭受到破壞的話,人們能夠利用此點,快速傳送到其他戰艦上。

像這樣的飛船上顯然也有這樣的裝置。

當朱天刑趕到傳送室地時候,里面已經有了十幾名異能者,將近一百平方米地平台上,還在不斷的閃爍著淡藍色地光芒,隨後,光芒猛然一亮,緊接著,便又是十幾名異能者被傳送過來。

不到兩分鍾的時間,大多數地異能者已經聚齊。

“還有誰沒到達?”朱天刑問道。

“我們組一共有4名異能者失去聯系,根本無法找到。”一向不說話的古德,這次破天荒地開口說道。

“先不管了,時間已經不多了,戰艦上的武器已經開始充能,我們先離開這里。”朱天刑說著,單手一揮,所有人眼前地場景立刻發生了變化。

這是一個純粹白色的空間,雖然沒有光源,但周圍卻異常明亮,甚至沒有死角,空間的范圍一共將近兩百平米,對于五十幾個人來說,並不算擁擠。

“天哪,這是什麼地方?”其中一名異能者,突然反應過來,對于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充滿了好奇,甚至可以說還有些恐懼。

“這是在朱天刑大人所開辟的空間內,我們現在遭遇了危險,如果不進來的話,誰也別想活下去。”艾貝兒開口說道。

事實上,外面的情況只有三位隊長才知道一點真相剩余的人,只是知道了外面突然出現了大量聯邦的艦隊,但對于後面發生的情況並不知曉。

“大人所開辟的空間?真實空間麼,天哪,這怎麼可能?”其中一名空間異能者,一臉吃驚的表情大量著周圍的場景,甚至還報道了周圍,用手在觸摸空間的邊界。\\\\\

“隊長,我覺得你是不是應該跟我們解釋一下。”另外一名異能者,向基利問道。

擁有同樣問題的人並不在少數,此話一出,很多異能者都將目光對准了基利,至于為什麼選擇問他,完全是以為,在三個隊長里面,只有基利最好說話,艾貝兒和古德的脾氣都比較怪異,即便問了也別指望答案。

“我想大家都知道,我們剛才看到了很多艘聯邦的戰艦吧,根據大人的觀測,這些戰艦其實並不是聯邦的,而是屬于克蘭西帝國的,目的我不用說,大家也能猜得出來。因此,大人才會讓我們棄船。”基利說話的時候,情緒明顯有些激動,一方面是對于剛才地是事情有些緊張,另一方面則是作為一名異能者,能夠親身進入這個被認為開辟的空間,無疑對他的能力感悟會有很大的幫助。

“不會吧,克蘭西帝國的戰艦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這里距離我們的防線並不遠,更何況克蘭西帝國的艦隊前幾天才受到了重創,再說了,朱天刑是怎麼知道對方身份的。”一名異能者對基利地話,提出了異議。

“我想這個問題你等會兒可以去問朱天刑大人,不用在這里發牢騷。”開口說話的是艾貝兒。她對這個懷疑朱天刑的家伙表現出了強烈的不滿,甚至有種將其揍一頓的沖動。

“艾貝兒隊長,如果真的像你們所說地那樣,我並不認為,只依靠朱天刑一個人就能對付幾百艘戰艦。我們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被禁錮到這里,最起碼也要給我一個確切的理由吧”這名異能者。似乎覺得自己所說的話很有道理。一臉憤怒的表情。

“我可以給你一個理由,此刻三艘飛船剛剛遭受到攻擊。你可以親自去看一下。”突然,一個聲音在空間內響起。緊接著,剛才說話的那名異能者便瞬間消失。

“還有誰懷疑我說的話。我立刻就可以放他出去驗證一下。”

原本噪雜地空間,立刻平靜下來。沒有人再敢多說一句話。開玩笑。\//\這個時候誰都能夠猜測出來,只要出去絕對不是什麼好結果,甚至有很大地可能性直接被暴露在太空中。即便還有人懷疑,也不會在說出一句話來。

同時,也為剛剛那位勇敢的異能者表示了哀悼,一個能夠開辟出真實空間地人,一個能夠**僅憑借**就能在太空中生存的人,要真地想要他們的性命,根本用不著這麼麻煩。

“我現在正在接近對方地主艦,等會兒一旦進入之後,所有碰到的人,一律格殺,如果誰還抱有僥幸地話,我不介意將他和克蘭西帝國的人一起對待。”朱天刑的聲音再次響起。

事實上,朱天刑現在也非常郁悶,雖然他能夠輕松的在太空中生存,但今天的事情,卻讓他感到異常惱火,對于剛才那名叫做漢布利特少校,他在心里已經將其判了死刑。

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沒有了飛船,僅僅依靠朱天刑自己根本無法繼續完成任務,他之所以將這些異能者全部救下來,就是為了等會兒戰斗的時候能夠早點結束,而且還能夠繼續完成任務。

至于對面的幾百艘戰艦,朱天刑並未放在心上,以他的實力,雖然無法將這麼多戰艦摧毀,但是,用來俘虜一艘戰艦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朱天刑的速度很快,他這樣的體型,在太空中對方根本無法看到。即便是戰艦上的雷達,也很難不捕捉。

再加上他擁有精神磁波,完全可以將自己的信息屏蔽起來,即便是對方有精確的雷達,也絕對無法看到。

很快,朱天刑便來到了戰艦跟前,這艘戰艦正是漢布利特少校所在的戰艦,早在剛剛相互通話的時候,他就已經將目標鎖定。

只見,朱天刑迅速接近飛船,然後單手一揮,戰艦的甲板上瞬間被撕裂一個巨大的開口,露出了里面的場景。

人類科技文明的能量護盾在空間裂縫的攻擊下,沒有絲毫的作用。

朱天刑的身影瞬間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戰艦的內部。

四周充滿了紅色的燈光,和刺耳的警報聲,看來剛才的舉動已經引起了人類的警戒。

此刻,他已經能夠聽到大量的腳步聲開始迅速接近。

房間內的金屬門突然打開,數十名機械士兵高舉著武器,看到朱天刑之後,便立刻發動了進攻。

然而,機械士兵所發出的子彈並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所有的攻擊全部停留在了半空中,如果是人類士兵的話,這樣的場景足以能夠使他們嚇傻,但是這些是機械士兵,沒有人類的指揮,它們並不會害怕。

因此。武器地攻擊聲並沒有停下,空中停留的子彈越來越密集。

朱天刑只是輕笑了一聲,隨後單手一揮,所有的子彈瞬間飛射出去,緊接著外面所有的機械人立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抬起,一聲聲金屬扭曲的聲音響起,伴隨著一道道火花之後,所有的機械人全部被扭成了麻花。

“咣……”巨大的金屬門。瞬間閉合,將原本打開地房間,有重新關閉上,牆壁上的幾條金屬板也被扭曲下來,將門完全封死。

“好了,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正是在戰艦的內部。你們既然都是異能者,應該不會害怕克拉西帝國的機械戰士,從現在開始,將你們所見到的所有會獨自行動地物體全部殺死。”朱天刑的聲音在空間內響起。只見眾人的眼前突然一暗,緊接著,周圍的場景便變換成為了戰艦內部的金屬,昏暗的燈光以及不斷閃爍的警報燈。使得氣氛變得異常緊張。

好在這些人都是經過培訓。只是稍稍停頓了一下,便立刻反應過來。有些甚至已經開始了防禦。

此刻朱天刑才看到各種各樣地異能,居然還有一些能夠控制金屬地。異能剛以釋放,周圍的金屬就立刻開始了扭曲變形。隨後以極快地速度猶如一團液體般融化,最終飄浮到了此人的身旁。將整個身體無安全覆蓋,最終形成了一套盔甲,還有一名異能者更誇張,身上地異能一旦釋放,則整個人立刻變成了一個金屬人,朱天刑甚至懷疑這家伙是否還能夠移動。

事實證明,朱天刑的擔心是多余地。所有人雖然異能的形式不同,但是都擁有保護自己地絕招。

艾貝兒的身上則是自動出現了幾片藍白色的冰盾,並且圍繞著自身告訴旋轉著,周圍的溫度也隨著冰塊的出現驟然下降。

“這是我的冰系防禦異能,寒冰裝甲,能夠抵擋常規武器的進攻。”看到朱天刑將目光對准了她,艾貝兒立刻解釋道。

原本朱天刑還准備讓艾貝兒,躲在自己的空間內不出動,看到這個情形,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出發吧,記住我說的話。”朱天刑說完後,門口剛剛封閉的金屬門再一次發出了扭曲的聲音,這一次,則是直接被從牆壁里生生給扣了出來。

看到走廊上橫七豎八躺著的已經扭曲的機械士兵殘體,給所有異能者的心里都造成了極大的震撼。

其實,朱天刑此刻並不需要這些人也完全能夠應付整艘戰艦上的士兵,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想讓這些自大的家伙們看看自己的實力,以免到後面探索的時候,不聽自己的指揮。

再有就是,朱天刑雖然實力強大,但並不會操作飛船,等會離開後,還需要這些這些人來幫忙操作。

一行人的速度行進的很快,有朱天刑在,幾乎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眾人的腳步,他完全是一路暴力形式的前進。

精神磁波的作用可以使其准確的找到漢布利特少校所在的方位,眾人行進的目的地顯然就是那里。

作為漢布利特少校來說,此刻早已被嚇破了膽,不但是他,整艘飛船上的人們都已經陷入了極大的恐慌。

朱天刑完全是一個無敵的存在。

任何攻擊都已經試驗過,不但無法傷害到他,甚至連幾秒鍾的時間都堅持不到,往往都是剛一照面,便被瞬間分解。

隨著一聲巨響,主控室的大門直接變成了一團圓球,緊接著,朱天刑的身影便顯露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漢布利特少校,為什麼要對我的飛船進行攻擊。”朱天刑開口說道,“還有,最好讓這些人將手中的武器放下。”

隨著朱天刑的話音剛落,其中一名手持武器的人類士兵,突然不受控制,將武器的頂在了自己的腦袋上,不但如此,整個人騰空而起,隨後,身體便如剛才的金屬般開始扭曲。

就像是一塊濕布被擰干一般,伴隨著揪心的慘叫,這名士兵的身體已經被擰成了一個麻花,身上的血液,如同水流向地板上流下。

“都放下武器,快放下。”漢布利特少校崩潰了,整個人瞬間癱坐在地,不斷的吼叫著,臉上的表情極度扭曲。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六十七章 埋伏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六十九章 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