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七十四章 蒂斯文明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七十四章 蒂斯文明


在四名異能者離開之)朱天行便獨一人沿著那個隱形生物所逃走的方向追去。

剛才的一擊雖然並沒有打在朱天行身上。但是僅憑借周圍的氣勢和暗影天使身上的傷口就足以看出。這家伙擁有著極高的攻擊能力。

而且。最主要的。從表面上看。那個生物似乎並沒有用盡全力。

其實。朱天行心里此刻也是正犯嘀咕。根據剛才的各方面現象。已經讓他隱約懷疑這個生物就是蒂斯文明的種族。

而這個蒂斯文明從表面上的相似。如果猜測不錯的話。那麼剛才那個家伙很有可能就是神族里的隱刀。也叫做黑暗聖堂武士。

因為。整個星際神族里面。在的面上就能夠達到隱身而且擁有極高攻擊力的除了這個黑暗聖堂武士之外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物種。

不過。在成為阿拉其生物這麼多年以來。朱天行早已不再依賴于對游戲中的認識。別的不說。即便是阿拉奇生物。也就是蟲族。到現在都有了極大的變化

而游戲中則是一成不變的。星際里最少沒有蜈蚣戰艦和電漿蟲之類的東西。即便是相同的物種。本身的實力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更別說。這個蒂斯文明甚明的范疇。

就拿剛才的那個生物來說。如果說他真的是黑暗聖堂武士的話。那麼先不說他的隱身能力。就說剛才的那一次攻擊。看似隨意。而實際上所能造成的傷害卻超乎想象。完全不是游戲中能夠相比較的。

而且。現實中的生物都能夠通過各個方面對身實力的提升。

此時的朱天行並沒有采用瞬間移動的方式進行行動。而是依靠步行。以他的體制。這種速度在星球上還算可以。和剛才那個生物有一比。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更加仔細的對這里的狀況進行探測。按照剛才的猜測。這名隱刀並不會距離這里太遠。很有可能就隱藏在附近。

但是。三個多小時的時間過去。朱天行甚至已經將飛船周圍十幾公里的范圍探測了個遍。都沒有發現有任何的異常。

的面依然是堅硬的岩石。甚至連一個洞都沒有。朱天行徹底陷入了迷茫。

要不是。剛剛才遭受了不明攻擊。那麼朱天行甚至會對己的判斷產生懷疑。

無奈之下。朱天行只好無功而返。

“大人。有什麼發現沒有。”看到朱天行的返回。黑爾斯率先迎了出來。

“沒有。周圍10公里的范任何的發現。”朱天行有些沮喪。忙碌了半天結果什麼都沒有的到。

“沒關系。我相信這家伙肯定還會出現的。下一次大人一定能夠將其抓獲。”聽到朱天行的回答。黑爾斯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吃驚。

畢竟在他心中。朱天行無論實力還是感知力都是異常強悍的。如果連這樣都沒有任何發現的話。那麼就足以說明這個生物有著更加高明的隱藏方式。當然。也有可能會和朱天行猜測的情況一致。那就是這個生物所隱藏的的方距離這里要超出十公里之外。只是。這種可能性比較小而

朱天行輕歎了一口氣。然後向黑爾斯問道:“你們怎麼樣了。有什麼新的發現沒有?”

眼前的這艘飛船只露出了三分之二的身體。前端頭部已經完全的下。並且從周圍的散落的零星碎片上可以看出。這艘飛船在降落的時候並不是正常的降落。最起碼說明其在降落的時候並沒有能夠將防護罩完全打開。

“有些發現。還是讓隊長跟您說吧。”黑爾斯連忙將艙門打開。讓朱天行通過。

“哦?”朱天行有些驚訝的看了看黑爾斯。他原本也只是隨口一問。心里面並沒有報多大希望。但是聽這家伙的“大人回來了?怎麼樣?”走進主控室。古德在看到朱天行後。連忙問道。

可能是由于之前的事情對幾名人類造成了很大的震撼。因此。雖然都在飛船上。但人們並沒有將身上的戰斗盔甲脫下。反而是武裝的更加嚴實。身上也是掛滿了各種各樣的武器。

“我們可沒有大人的實力。多帶一些武器總是安全一些。這些都是在飛船上發現的。因此也就順手裝備上了。”看到朱天行的表情。古德拍了拍身上的裝備解釋道。

“不說這個。剛才在門口聽黑爾斯說。你們有了新的發現?”朱天行擺了擺手。徑直走到了沙發上坐下。

“是的。經過我們隊員的仔細觀察。最終對這艘飛船的降落有些懷疑。怎麼說呢?”古德聽了下來。似乎是在考慮改怎麼跟朱天行說這件事情。

“沒關系。該怎麼說就怎麼說?”朱天行說道。

“是這樣的。我們懷疑這里並不是飛船第一次降落的的點。或者也可以說。這艘飛船在降落之前受到了攻擊。而且還是在這個星球上遭受的攻擊。”古德整理了一番。然後簡單的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你們是從哪里的出的這個結論。”朱天行心里一驚。急切的問道。

“我們查閱了這艘飛船的料。已經證明。飛船的確是那名異能者發現的。但是根據當時所傳回聯邦的信息圖像中。我們所看到的明顯不是這個的方。畫面上所顯示的有一個奇怪的建築。而這里別說是附近。即便是再遠一些也是什麼都沒有。”古德打開了屏幕:“大人請看。這段影像正式在飛船上找到的。和當初傳回聯邦的資料應該是一致。只不過這里的更加詳細。而且相對清晰一些。”

朱天行並沒有立刻回話。而是緊盯著屏幕上的影像。一言不發。

從畫面上看。幾乎可以肯定正式在這個星球上所拍攝的。而且上面還有日期的顯示。也就是說。拍攝的這段影像距離現在已經將近有一年的時間。

對于這點。朱天行到不難理解。聯邦的遠距離信息傳遞也是要通過空間的跳躍。在一定的距離中間還必須要被中轉站中轉。尤其是這種跨域星系之間的傳送。而這里的環境已經被證明過了。對信息的發送有著強大的干擾能力。說白了這個信息能夠發送出去都已經算是幸運的了。至于多用了幾個月的時間。也是無可厚非的。

除了這點之外。最讓朱天行激動的就是。圖像上所顯示的那個龐大的建築。根據傳承意識里的資料。朱天行能夠認出。那正是蒂斯文明的戰艦。這里的圖像的確清晰了不少。但即便這樣。朱天行也無法准確的判斷出畫面上的位置到底是哪個的方。畢竟受風暴的影響。能見度非常的低。對戰艦殘骸周圍的景象。很難辨認。

不過有一點能夠看的出來。好像這個蒂斯文明的戰艦也並不是完整的。至少不完全是朱天行意識里所見到的那個樣子。

“相信大人也看到了我們這艘飛船前端所受到的損壞。如果按照聯邦的配置。即便是在突發狀況下。飛船也能夠在0。1秒的時間內將緊急防護罩開啟。而且這個緊急防護罩所使用的是**的能源。這個能源只能用于這個用途。因此。我們才判斷出。飛船必定是受到了外力的攻擊。”看到朱天行的眼神從屏幕上又回到了己的身上後。古德再一次解釋道。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很有可能是飛船當時剛好降落在屏幕上的那個的方。而那個的方又是蒂斯文明所存在的位置。因此。可能是處于敵視又或者對方並不想讓外界知道。最終才對飛船進行了攻擊。然後又將飛船扔到了這里。”朱天行說道。他對于古德的分析也有很大的肯定。尤其是在發生了之前的襲擊時間之後。

只不過朱天行並沒有告訴他們。畫面上的遺跡其實就是蒂斯文明的戰艦。他這樣做的的並不是為了掩蓋什麼。而是害怕一旦說出之後。會對這些人的心里造成很大影響。

“大人分析的很有道理。我們也是這麼認為的。只不過我們的設備太簡單了。而這個星球又太大了。我們根本無法找到這個的方。要不我們先返回。然後多帶一些設備再來?“古德提議道。

“暫時不用。我們再等上一個星期的時間。如果還是沒有任何發現的話。那麼就暫時返回。”朱天行擺了擺手說道。

其實在他心里還有另外一個推測。如果這個蒂斯文明的戰艦真的是受到了傷害的話。那就很有可能是在這個甯P系附近受到的攻擊。畢竟從樣子上看。那艘戰艦損壞的還非常嚴重。甚至已經喪失了再次起飛的可能性。要不然的話。這些蒂斯文明的生物也不會留在這個星球上。

這倒是讓朱天行想起了巨坑里面的那個巨型金屬物體。如果真的是像朱天行猜測的那樣。那麼蒂斯文明所受到的攻擊。很有可能就是被那個金屬物體所留下的。因此。朱天行決定。先將那個金屬挖掘出來看看再說。

再者。朱天行還認為。蒂斯文明的生物。必定不會這麼輕易就離開。人類的到來。他們肯定已經知道。相信。以後還會發生類似與今天這樣的進攻。開口說道:“你們以後小心一些。周圍的警戒最好能夠再加強一番。無論是誰。從今往後都要時刻保持著全副武裝的狀態。還有就是我給你們的暗影。也要寸步不離。”

“大人的意思是。那個神秘的生物還會來攻擊我們?”古德包括身後的幾名異能者。在聽到朱天行的話後。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恩…。不過你們也不用這麼緊張。那家伙的強大之處就在于詭異的隱身能力。如果能夠提前發現的話。以你們的武器也應該能夠對其造成傷害。那家伙的防禦性必定不好。要不然也不會只進行了一次進攻便立刻逃走。”朱天行臉上的表情。搖頭笑著解釋到。

他這麼說。其實心里並沒有底。畢竟文明的等級差在那里放著。雖然游戲中隱刀的防禦的確不強。但神族的所有生物物種都擁有強悍的能量護盾。至于現實中。這些生物是否也擁有朱天行不的而知。但是即便沒有。也不是這些人類能夠應付的了的。不過。他們都是異能者。只要保持足夠高的警惕。應該保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真正對方要是再來。那麼對付這些家伙們的主力還是暗影天使。朱天行並不認為。這些家伙們能夠連領域也無視。哪怕能夠支持一小段時趕到。那他就有足夠的把握。將這個隱刀給留下。

現在他最擔心的就是。這個蒂斯文明是否除了隱刀之外還有其他的蒂斯文明生物。

比如說。光明聖堂武士。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朱天行還真的不敢保證這些人的安全了。

離子風暴的威力他可是知道的。

經過朱天行的這麼一說。雖然眾人臉上的表情稍微舒緩了一些。但是整體的氣氛並沒有多大改變。顯的有些壓抑。

“古德。關于巨坑物體的挖掘進行的怎麼樣了?”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朱天行開口問道。

“哦。我倒是給忘了。在大人回來之前。我們就已經將工程機械給運送過去了。這艘飛船上。有兩架巨型機械。相信能夠對挖掘工作帶來很大的方便。估計這會兒差不多快到了。”古德趕忙回答到。

“和那里的人說。也要加強警戒。”朱天行當初在來的時候還認為帶的人多。但到現在才覺的人有些少了。早知道的話。就將其他的異能者也帶過來了。最起碼也能夠將各方面的進度加快一些。

說道這里。他倒是想到了基利。如果能夠找到基利的飛船的話。只要上面的人沒有死。也能夠增加很多人手。找的怎麼樣了?”

“還沒有任何下落。到現在位置。我們還沒有將整個星球上四分之一的范圍探索完畢。”古德回答到。

“那就只好等了。這兩天都將提高警惕。我就在這附近。如果有人發生了狀況。記的第一時間和我聯系。”朱天行說完之後。也沒有等眾人的回應就徑直向外走出。

三天的時間轉眼便逝。當然這只是按照聯邦的時間來算。對于這個星球來說。此刻也正是夜幕剛剛降臨。不過。由于風暴的關系。四周幾乎已經變成了一片黑暗。

原本適合的溫度。此刻也開始逐漸降低。風暴似乎更加猛烈了。

在這三天之中。朱天刑也將飛船周圍將近30公里的范圍探測了一遍。但是結果卻不盡人意。而且從那天偷襲的事情發生之後。那個生物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但朱天刑並沒有因此而放松警惕。人類也是一樣。反而更加的緊張。生物對于黑暗而產生的本能的恐懼。讓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周圍的警戒力量已經加強了一倍。天空中。幾只微型偵查飛碟在來回的盤旋。的表以下。也被安放了感應的雷。

大型探照燈將整個飛船附近照射的如同白晝。

人們都知道。黑夜對于神好的優勢。

朱天刑此刻正在急速的向飛船返回。三天之內。由于一直沒有情況發生。從而也讓朱天刑放松了警惕。開始逐漸將搜索范圍擴大。反正如果發生了緊急狀況。依靠瞬間移動。他也能夠在一分鍾之內迅速趕到。

就在此時。行進中的朱天刑突然停了下來。並且一個閃身。出現在了不遠處。全身保持著高度的警惕。身上的盔甲也再一次出現。

生物法則和精神磁波開始壓縮。同時。朱天刑雙臂也變化成為了兩柄利刃。

就在剛才。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動。嚴格上說。應該是精神波動。

和上一次他乘坐飛車時所遇到的類似。

隨著精神力場以及生物法則的范圍不斷縮小。強度不斷增大。朱天刑終于感應到了那股精神波動的具體位置。

不過朱天刑並沒有立刻發動進攻。而是繼續壓縮著精神力場。

對方顯然也能夠感受到朱天刑的存在。同樣保持著警惕。雖然看不到它具體的摸樣。但是從輪廓和不斷增強的精神波動上。朱天刑能夠感受到。這家伙也在盯著朱天刑。

很明顯。這個生物並不是朱天刑上次所見到的那個隱刀。而且從能力上看。這家伙的隱身能力比那名隱刀要強上如果按照那名隱刀的實力。此刻在如此高強度的精神力場中。早已經顯現出了身影。但事實上卻是。對方只有一個透明的輪廓。要不是朱天刑一直都保持著精神立場的打開狀態。他也根本無法發沒有動手。朱天刑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害怕萬一弄不好。讓這家伙給溜掉了。而對方則是被朱天刑強大的精神力給深深的震撼了。

就在這時。朱天刑身上的通訊儀器突然發出了聲音。

朱天刑臉色猛然一變。這是他在離開飛船之前和人類異能者所約定好的。只要發現了對方的身影就立刻跟他聯系。而這個時候警報聲響。所代表的含義不言而喻。

朱天刑此時的精神力場已經處于高度的集中狀態。根本無法再去鏈接暗影天使。因此對于人類到底遇到了什麼。他根本無法的知。

然而就在這時。對方顯然也聽到了從朱天刑身上發出的聲響。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意思。于是瞬間做出了動作。只見一個閃身。向朱天刑沖來。其速度足可以和朱天刑的瞬移相比。

“當……”黑暗之中一團耀眼的火花。朱天刑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來手中的力道。甚至連己雙臂所化的利刃都被砍開了一個缺口。雖然很小。到可以忽略的的步。但是這也讓朱天刑感到了極大的震撼。

他手中利刃的堅硬程度。可以說在阿拉奇生物中已經是最強大的存在。再加上生物法則的存在。等于是在利刃上又增加了一層護罩。然而結果卻是依然受到了傷害。

不過。此刻他已經來不及想那麼多。既然雙方已經發動了攻擊。他一定要盡最大的努力將這個神秘的生物給留下。

反應過來的朱天刑。沒等對方撤離。便迅速開始了猛烈的反擊。只要對方沒有一下子逃出朱天刑的精神力場范圍。那麼依靠瞬移。朱天刑就能夠緊緊的粘著對方。

雙臂上的利刃。瞬間斬出。這是朱天刑第一次主動出擊。他並沒有依靠亞空間的能力。那東西雖然威力強大。但對于精神能力者來說。完全可以在亞空間開啟之前。便感應到。而依靠那家伙的速度。完全能夠躲避開來。因此。這種攻擊方式只有在對方大意的情況下使用才行。

連續兩聲清脆的撞擊聲。朱天刑也沒有保留任何的實力。全身上下的力量加上生命能量。直接砸向了身前的身影。

這一次。對方倒是沒有像之前所表現的那樣強悍。手中的武器只是阻擋了一下朱天刑的攻擊之後。便被巨大的力量給硬生生破開。而朱天刑另外砸在了對方的身體上。

然而。所料想中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原本想著。這樣的家伙必定防禦能力不行。結果卻讓朱天刑大感吃驚。

利刃並沒能順利砸在對方的肩膀上。而是在將要接觸身體的時候。卻被一道強大的力量所阻擋。伴隨著這股力量的出現。這只生物山上也泛起了一層藍色的光芒。同時也終于顯露出了他的身影。

隱身終于被破掉了。朱天刑冷笑一聲。舉刀再砍。同時在身邊突然出現了兩個一摸一樣的身影。三人幾乎做著同樣的動作。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七十三章 遇襲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七十五章 激戰—狂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