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九十章 進入五級文明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九十章 進入五級文明


天刑的真實空間是一個完全**而又只能由他自己打T]

這個空間是真實存在的,但空間和宇宙又有著不同,可以說宇宙內包含著空間,但空間並不一定能夠產生宇宙。

通常情況下,宇宙中各個文明所能夠掌握的空間事實上只能被稱之為亞空間,即便這個空間看似穩定,真實,甚至能夠存放東西或者是生命,但是只要這個空間依附于某種物體存在,那麼他就不是一個真實的空間。比如說朱天刑以前所使用的儲存戒指,這其實就是依靠精神力或者是元素力量開辟出的一個亞空間,而且是最低級的亞空間。

在這個亞空間里,戒指可以說是一個裝載空間的容器也可以說是打開亞空間的大門,之所以說他是最低級的亞空間,完全是因為在這個空間里並沒有時間的概念。也就是說,這里面只有空間並沒有時間的存在。

如果在往上一步說,就像阿拉奇生物里面的蜈蚣戰艦或者是青龍等體內存在的亞空間,事實上就是中級的空間,這里面不但擁有空間的存在,而且還有時間。

再高級一點的空間,那就是當初朱天刑在魔法星球死亡深淵里所發現的那個禁錮之盒,空間和時間並存,而且還能保持兩者不同步,但是那個禁錮之盒本身的制造技術並不算太高明,畢竟那里面的空間太小。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些空間都有一定的共性,那就是他們的產生必須要一個穩定的物體來充當容器,一旦這個物體被損壞的話,內部的空間也就不存在了。

但是朱天刑的這個空間卻不同,之所以稱之為真實存在,完全是因為他不需要有任何容器的裝載,隨時隨地都能夠直接打開,朱天刑只是一個鑰匙而已,即便是他不存在了,這個空間也不會消失,如果有人能夠掌握和朱天刑相同的精神波動的話,就同樣能夠將這個空間打開,但事實情況卻是,在宇宙中朱天刑完全是獨一無二的,雖然他能夠將意識分成兩份交給替身,但這個空間卻只有一個。

這些都是朱天刑在醒來之後才明白的。

知道了這點之後,朱天刑可以說是異常驚喜,原因無他,真實空間的特性,能夠使得以後的本體和替身之間無論相隔多遠,都能夠瞬間到達對方跟前,所需要的就是,一邊進入空間,再由另外一邊將空間打開。

然而,這些還並不是讓朱天刑最感到震撼的地方。

當他眼睛睜開之後。所看到地場景甚至讓他以為自己所在一個星球上。

映入眼簾地是一片廣袤地草原。在朱天刑地身邊。則是一棵參天巨樹。而遠處則聳立著一座墨綠色地繁殖塔。

天空中是一片蔚藍。上面不時還漂浮著朵朵白云。十幾個阿拉奇生物地首領此刻正圍繞在朱天刑地身邊。眼睛中充滿了震撼和驚訝。和朱天刑一樣。不停地大量這四周。

精神力場立刻打開。一道似乎無形但卻帶著淡淡綠色生命氣息地光芒瞬間向外散去。所過之處。如同在地面上刮起了一陣微風。甚至連地面上地小草也在隨風搖擺。

“這是怎麼回事?”朱天刑開口說道。仿佛是在問自己。又像是在問周圍地首領。

他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剛剛所釋放地精神鏈接。所產生地效果卻又像是生物法則。但卻偏偏能夠感應到如同精神力場地作用。

真實空間並不是無限的,依然擁有盡頭,但和之前相比,完全就像是一個小水潭和一片大海。

此刻的真實空間所擁有的面積足以容納一顆小行星球。

說起小行星,朱天刑突然醒悟過來,自己現在所處的場景不就是之前那顆小行星上的麼,只不過沒有了阿拉奇生物的存在。而且地面上的青草卻是真實存在的。

“主人,我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這里應該就是您的真實空間吧,好濃郁的生命氣息啊。”首領在吸收了大量的精神力之後,無論是在智慧上還是在感情上都更加接近智慧生物,和最先開始那副呆板的樣子有了天壤之別,最起碼在以前,這些首領們絕對不會露出一副吃驚的表情。

“具體的事情我都還沒有搞清楚的,你們當時是怎麼進來的?”朱天刑知道安捷利亞所說的生命氣息是什麼,並不是指這里的青草,而是指這里的空間內充滿了生命能量。

“我們當時正在吸收融合主人所給的精神能量,根本無法感受到外面在發生什麼事情,只是一醒來卻發現是在這里。

”這次說話的是蒂娜。

“那你們是怎麼知道這里是我的空間的。”朱天刑從來也沒有帶這些生物們到自己的空間里,只有暗影天使存在過,就連本體也很少打開這個空間。

“猜得。”安捷利亞說道:“當時我們在失去意識之前已經看到,大人的空間已經將繁殖塔給吞了進去,因此才會這麼認為。”

經安捷利亞這麼一說,朱天刑才將注意力轉移到了空間內所存在的兩樣東西,繁殖塔和生命之樹。

生命之樹就在跟前,此時生命之樹的高度雖然並沒有外面的那麼龐大,但其濃郁的生命氣息卻絲毫不減。

“安捷利亞,嘗試一下,能否控制這顆生命之樹。”朱天刑似乎想到了什麼,向安捷利亞問道。

誰知,安捷利亞居然搖了搖頭,並說道:“我已經試過了,這顆生命之樹已經和我失去了任何的聯系。”

果然,朱天刑驗證了心里的想法。

他在剛剛看向生命之樹的時候,似乎能夠在其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就像兩者之間存在著一種聯系。

朱天刑並沒有再繼續說話,而是閉上了眼睛,精神力瞬間鏈接上了生命之樹。

就在這時,只見一道綠光自生命之樹之上散發出來,將朱天刑包裹在綠光內部,周圍地面上的青草,在這一刻迅速開始生長,各種各樣的植物正以肉眼

速度從地面生長而出,不但如此,在生命之樹的後方)7向下凹陷,一灘碧綠的液體正如泉水版由地下湧出,轉眼間,已經形成了一個上百平米的碧綠水潭。

一絲絲綠色的煙霧在水面上飄散開來,向周圍的空間散去,轉眼便消失不見。

此刻空間內,已經成為了一片植物的海洋,數不清的樹木花草等植物,遍布整個空間。看上去宛如一片仙境。

周圍的首領早已說不出話來,面前的景象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一個個都將眼神看向了正在閉目安神的朱天刑。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野獸的吼叫,一只體型三米左右的小狗出現在了眾人的實現中,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後方便接二連三的出現了一群阿拉奇生物,各個物種都有,無論是天空中飛的還是陸地上跑的,就連水潭之中也突然伸出了一只巨大的觸角。

除了太空生物之外,整個空間內已經完全是一個小型的基地。

生物們並沒有過來打擾,似乎很享受這里的環境,一個勁的四處奔跑,不時還會停下向周圍的同伴嚎叫幾聲。

幾分鍾的時間,上千只生物的誕生,似乎已經擺脫了阿拉奇生物文明繁殖的時間限制。

使得首領們一個個都變得目瞪口呆,甚至就連殺戮者這個以前本身就是五級文明的生物也變成了木偶。

朱天刑再一次睜開眼睛。臉上帶著一股淡淡的微笑,以往身上那種殘暴的氣息似乎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在剛才,他已經大致了解了這個空間的變化。

和之前朱天刑所想象的不同,在經過尼爾的點撥之後,使朱天刑明白了他在阿拉奇生物文明中的所起到的真正作用。

生物法則是支持者整個種族的核心,每一個種族的法則作用或許不同,畢竟那會受到發展方向的左右,但法則的本源卻非常相似。

臭蟲說尼爾死了,而且是受到了重要的傷害而死,其實並不准確。

要知道,以尼爾的實力,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話,非常簡單,生物文明的掌控者即便受到再嚴重的傷害都能夠恢複回來,只要有生命能量存在。

尼爾之所以選擇死亡則完全是因為,他的傳承出現了問題,換句話也就是說他的法則出現了漏洞,無論這個漏洞是由自己發現的還是被蒂斯文明的生物給搞出來的,但事實上,尼爾的文明已經算是走到了盡頭。即便是繼續下去文明也不會出現任何的進步反而會有退化的可能性。

因此,最終他選擇了在自己本源能量還沒有消失之前,放棄了自己的生命,將這個種族的核心,交給了臭蟲,希望臭蟲能夠找到一個發展正確的阿拉奇生物文明掌控者,將這顆核心交給他,這樣以來也算是尼爾種族的另外一種延續。

同時,也給朱天刑了一個警告,生物法則一旦脫離了生物,那麼法則的意義也就不存在了,這就好比是一個將軍手中的令牌,只有將軍本人和所統領的士兵在一起的時候,這個令牌才能產生作用,如果沒有了士兵的存在,這個令牌就只能算是一件物品,也就失去了它的作用。

朱天刑之前就是這種情況,要不是尼爾的提醒,他很有可能會將法則當成自己的一種工具,或者是實力。

事實上這一點早在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最初期就一直存在著,朱天刑的法則從何而來,支持法則產生的原本是他體內的那個由生命能量組成的晶核,這個晶核也就是種族文明的本源,而本源的能量完全來自于整個族群,只有族群越壯大,本源的力量也就越強,直到最後演化成為了法則。

如果脫離了種族,那麼本源的力量不但不會增長,而且還會縮減,制止最後消失,那麼也就等于朱天刑的這個種族走向了滅亡。

這也是為什麼朱天刑在最後會將自己的本源晶核釋放出來的原因。

所有的生物們無論是否在朱天刑的跟前,都將受到本源力量的影響,這種東西就像是精神力量,或者比精神力更加的神奇,能夠不受任何空間的限制,無論距離多遠,哪怕是在另外一個星域的布拉米奇所帶領的那些阿拉奇生物也都受到了同樣的影響。

事實證明,朱天刑這樣的做法是正確的,本源能量在經過這次的釋放之後,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變得更加純淨,再加上朱天刑本身奇特的精神磁波以及真實空間,導致了這幾樣在本源的作用下,開始了相互之間的融合,雖然僅僅是開始,但對于整個阿拉奇生物文明或者說是朱天刑本人都有了質的提升。

可以說,現在的阿拉奇生物文明,已經完全走向了自己的道路,和其他任何一個生物文明都不相同。

“主人。”在朱天刑睜開眼睛之後,所有的首領都出生說道,看樣子他們在此刻也似乎感受到了整個種族或者的變化。

“這里是我們阿拉奇生物文明獨有的空間,也是我阿拉奇生物文明的樂土,從今以後,即便沒有了主宰,阿拉奇生物也不會因此而走向滅亡。”朱天刑看了看周圍的首領,然後開口說道。

“主人,這里是法則麼?”此刻蒂娜開口問道,作為阿拉奇生物的女皇,同樣也是所有首領中的領導者。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這里是一個空間,只不過融合了阿拉奇生物的法則。”朱天刑此刻也無法說清楚。他只知道,這里並沒有進化完畢,只是融合了一部分的法則,還沒有達到全面的融合。

至于全面融合是一個什麼樣子,朱天刑現在還不清楚,只是有一個模糊的影子。

“我們能夠在這里面感受到法則的力量,所有的生物們在這里面都將不受外面的影響。”蒂娜此刻說的話,又像是再給其他的首領解釋,仿佛又像是在問朱天刑。

“是的,只不過因為還沒有達到完全融合,因此只

一點點。”這點改變便是,阿拉奇生物在空間里,\|界繁殖時間的約束,也就是說,小狗和電漿蟲的繁殖時間是一樣的,雖然看似無用的改變,但如果法則和空間完全融合的話,那麼將會使所有的物種在實力上都變為一致,區別只是特點不同而已。

“你們不是也有所改變麼?”朱天刑突然問道。

如果說這次文明的進化改變最大的就是這些首領們,經過剛才一系列的變化,現在的這些首領們都也都擁有了一定的法則,這些法則所針對的都是他麼所統領的物種,也就是說現在的首領們才能夠真的被稱之為名副其實的首領。

“是的,主人我們都能夠感受到法則的力量。”蒂娜說道,語氣中充滿了喜悅。

“現在你們的精神力還不強大,等你們的精神力強大之後,我身上的能力你們也就可以使用了。”朱天刑所說的就是自己的異能。

可以說,這個空間的產生就和朱天刑所掌握的異能有很大的關系,文明升級之後朱天刑又學會了另外一種空間能力,那就是禁錮。

嚴格說起來,也不能算是這次升級給他帶來的,只能算是在升級的過程中突然想到。

所謂禁錮就是將目標周圍的空間包括時間束縛起來,以達到禁錮的作用,使對方五感盡失,時間靜止,這個能力並沒有大小和強弱之分,理論上說所有存在于空間之中的東西都能夠被禁錮。

但是,如果所禁錮的目標精神力過于強大的話,就能夠在短時間內將其打破,比如說,要是讓現在的朱天刑去對付一個蒂斯文明生物隱刀的話,對方根本連任何的防禦能力都沒有,完全能夠在一開始就將其禁錮起來,手起刀落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但如果要是禁錮光明聖堂的話,則就不會那麼輕松,雖然也能夠禁錮住,時間上就會大大的縮短,至于執政官來說,以朱天刑的精神磁波也只是能夠將對方的身型稍稍停頓一下,更甚至連停頓都無法做到。

這是本身實力的差距,和空間禁錮的效果並沒有太大聯系。

想到這里,朱天刑恨不得現在就去找一個蒂斯文明的生物試試。

只不過在試之前,他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去找臭蟲,這家伙說過,只要朱天刑成功進入五級文明的話,他就會告訴朱天刑五級文明之後的一些情況。

完全掌控者精神磁波之後,真實空間的開啟關閉已經能夠做到隨心所欲,不會像以前那麼麻煩,還需要凝聚精神磁波將空間強行破開,現在,朱天刑需要的只是一個意念,眾人便會立刻出去。

星球上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生物們表現的都很安甯,要不是朱天刑身邊的生命之樹和繁殖塔已經消失的話,他甚至會懷疑之前那些都是錯覺。

此刻的朱天刑重新在看向自己的物種時又有了新的感覺。似乎所有生物們都已經有了意識,並在此時正向朱天刑表達著心中的愉悅。

看了看躺在身邊地面上的替身,朱天刑微微露出了一絲笑容,身體散發出一道光芒,緊接著,地上的替身便重新站起。

“有一件事。”朱天刑的本體說道,而說話的對象正是剛剛起身的替身,兩者本為一體,原本並不用這麼說話,只是朱天刑卻喜歡將替身當做是另外一個人。“首領們的法則還沒有完全,需要大量的精神力量,你去元素文明的星域走一趟,順便帶上艾貝兒,如果她願意留下的話就留下,不願意留下的話就回來吧。”

替身不用回答,轉身便于離開,走向了來時的傳送甬道。而朱天刑轉身看了看自己的生物們,便也消失不見。

而在另外一個星球上,艾貝兒正在圍著臭蟲爭執著什麼,而臭蟲則是一副痛苦的表情。

“不要再問我了,他已經來了,你自己去問他吧。”臭蟲突然開口打斷了艾貝兒的說話,立刻起身,指著遠處說道。

“少來了,這一個月你都騙了我幾次了。”艾貝兒似乎並不相信臭蟲所說,甚至連頭都不轉。

“這次我倒是沒有騙你,你自己回頭看就知道了,只是……”臭蟲將話只說到了一半便突然停下,目光緊緊的鎖定著遠處的身影。

“只是什麼?”艾貝兒正要開口詢問,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她立刻轉身,終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雖然朱天刑並沒有使用瞬間移動,但其走路的身法卻充滿了詭異,看似動作遲緩平常,但行進的速度卻一點也不慢。

這是朱天刑根據那個光明執政官的移動身法所學來的。以前是由于對自己精神力的掌控不夠,無法使用,今天剛好實驗了一下。

這個方法其實和臭蟲當初返回時所用的一樣。

“你怎麼……?”還是臭蟲率先反應過來,開口說道:“成功了麼?”

臭蟲感覺到此刻的朱天刑和之前的朱天刑氣息上似乎有了一絲變化,但是他並不能通過這點,來判斷出朱天刑的文明升級是否成功。

朱天刑點了點頭,並說道:“這個問題等會再說,我現在要帶艾貝兒離開這里,不過你先別走,一會兒會有人過來問你。”

“離開這里?我們要到哪里?”艾貝兒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跟你說過啊,要帶你回去的,你忘了麼?”朱天刑對艾貝兒笑了笑,說道。

“啊,這麼快啊!”艾貝兒顯然沒有想到,朱天刑一出現就提起這件事。而且還是馬上就要執行,搞得她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這段時間,她光剩下擔心朱天刑了,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她很想回魔法星球去看看,但又害怕回去,她知道朱天刑這次回去是要干什麼,戰爭是絕對不會少的。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八十九章 升級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九十一章 法則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