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星蟲族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三百章 解惑  
   
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三百章 解惑


乎朱天刑意料的是,臭蟲所說的這個精靈植物系生物)E星系同樣也是和當初朱天刑帶領著阿拉奇生物們從J2系跳躍點逃出的那個星系相鄰。

而那個地方正是一個還沒有完全穩定下來的星系,外圍還算可以,但是在臭蟲的帶領下,當朱天刑一頭紮進了星系內部時,才終于感受到宇宙中的力量。

周圍不時都會傳來一團團耀眼的剛忙,以前朱天刑認為那是超新星的爆炸,但現在才知道,這些都是星球之間的碰撞所造成。

饒是以臭蟲和朱天刑的實力強勁,也不敢靠近跟前,不但如此,而且還要防備,周圍的環境。隨處可見的都是一些冒著滾滾岩漿的星球,黑色的星球表面上已布滿了紅色的裂紋,即便朱天刑還沒有靠近跟前,都能夠感受到期巨大的力量。

宇宙中由于太過廣袤,導致了一些爆炸所產生的隕石碎塊或者是其他的元素能量,會以爆炸點為中心急速向外一直散去,有些隕石很有可能會在太空中飛行幾年甚至是幾十年不等,這些還好說一些,畢竟是實質性的,最讓人恐懼的就是那些無形的有害能量,或許你在前進的路上,沒有絲毫的察覺,就會突然中招。

與其相比,那些剛剛產生爆炸的星球,倒是安全了許多,最起碼臭蟲和朱天刑能夠有所准備。

“你怎麼不早點提醒我一下,也好有個准備,這也太危險了。”朱天刑剛剛經曆過一場無形的攻擊,整個身體突然產生了極強的高溫,要不是有真實空間能夠躲避的話,他估計早已經變成氣體了,而臭蟲這個家伙,顯然也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畢竟跟在朱天刑身後,反應還算及時,立刻便退了回去。

像類似這樣的情況,在兩人到來這個星系之後已經經曆了十幾場,不過以前都是碰到的有形物質,至少能夠看到,因此兩人也算是有驚無險。

“我怎麼知道,以你的精神力都無法察覺,那我當然也感應不到了,你還有個真實空間存在,只要不是瞬間死亡,都不會有什麼危險,那像我要不是反應的快,估計現在已經……”臭蟲也是極其委屈的說道。

剛才的經曆對他來說也確實是一場極其危險的事情。

“你還是變**類的摸樣吧,這樣體積小一點,靈活性也高一點。”朱天刑看著一臉狼狽的臭蟲,提議道。

“你以為我不想啊。我身上地金屬盔甲能夠自主吸收宇宙中地各種能量。面積越大。吸收地越快。像我們這樣。不停地短距離瞬移。如果變**形地話。根本無法支持體內地能量消耗。誰像你那麼敗家。

臭蟲在能量方面。使用地非常節儉。一般情況下。這家伙絕對都是滿能量狀態。即便是遇到了一些事情。比如說現在。他也絕對不會動用體內所儲存地能量。而是依靠著體表轉化地支持自身地運轉。

與之相比地話。朱天刑就顯得無比奢侈了。這家伙顯然沒有臭蟲那麼強悍地能量轉化能力。同時也不想使用體內地能量。因此。這家伙完全是一手拿著一塊水晶。在趕路。而且每一次都是用地是瞬移。全身地能量護罩完全打開。在漆黑地太空中就完全是一團綠色。看上去無比地騷包。

也正是因為如此。臭蟲才會說他是敗家子。

“我不這樣行麼。你說說看。都將近一個多月地時間了。我們連一半地路程都還沒有走到。如果不是用瞬移地話。我們這輩子也別想走出去。”朱天刑也是無比郁悶。

這個星系中地面積雖然不大。但由于各個甯P都是處于極其紊亂地狀態。因此。兩人想要通過正常地甯P跳躍根本行不通。可以試想一下。剛從亞空間內出來。就很有可能碰到一個正在急劇膨脹地甯P。或者由于各種爆炸。導致空間出現亂流。直接被隨機傳送到別處。當然最壞地可能就是被空間亂流給解體。而且這種可能性還非常地大。

經過臭蟲的這麼一解說,朱天刑便立刻放棄了這種快捷的方法,而采用了最短距離瞬移。

這里的短距離瞬移也是和一個星系相比,一次性瞬移的距離往往都是幾光年,往往都是由臭蟲和朱天刑先用將目標點探測好,確定安全之後,才會瞬移過去。

剛開始還行,朱天刑最起碼覺得這還挺新鮮的,他從來沒有如此清晰的觀察著一個星系,太空中不時出現的絢麗煙花也然他頗為新奇,但無論什麼事情,如果經曆的時間長了,也就麻木了,更何況這個美麗場景之下,還暗藏著殺機。

臭蟲所說的跳躍點,正是在星系的另外一面,除非誤打誤撞的碰到,要是刻意在這個充滿危險的星系中去尋找的話,估計也沒有人會干這種事情,這也是為什麼元素文明和人類聯邦相隔這麼近,卻一直都未接觸的最主要原因。

臭蟲之所以知道,也是因為當初參與了和蒂斯文明在四級阿拉奇生物文明之間的戰爭,最終遭遇了敗逃的精靈,然後闖進了這里,得到了那個跳躍點的坐標。

“我們阿拉奇生物的四級文明,現在在哪里?”在枯燥的行進中,兩人唯一的樂趣便是聊天,從而也讓朱天刑惡補了一些有關四大文明的知識,尤其是阿拉奇生物文明。

根據臭蟲這家伙的講述,阿拉奇生物文明即便在宇宙之中也是一個龐大的文明物種,僅僅是**的種族就有上千個,如果加上五級的文明和一些未入四級文明的話,更是占據了四個星域,十十三個星系。

而如此龐大的種族,在遭遇了蒂斯文明的侵襲之後,短短的幾千年時間,已經縮減到了一個星域中的三個星系之中,就連種族也只剩下了十幾個,而且這里面還有六個屬于五級文明。

朱天刑所詢問的正是他這一支的阿拉奇生物文明,畢竟當初傳承記憶中,還清晰的記載著,還有五個掌控者存活著。

“時間這麼長了我也說不好,如果你們那一支還沒有完全滅亡或

有離開的話,應該就和精靈一族相鄰的星系。”臭T|一下,然後說道,語氣和眼神似乎是在告訴朱天刑不要抱太大希望。

臭蟲顯然誤會了朱天刑的意思,朱天刑只是隨口一問,剩下的種族是不是還存在,對他來說並不是特別關心,而且,即便是還存在,他也絕對不會回去,因為臭蟲曾經告訴過他,只要他一回去的話,很有可能會立刻成為族長,不但要承擔保護本族阿拉奇生物文明的責任還要負責將其壯大。

關鍵就是這個壯大,這需要朱天刑與其他幸存的雌性掌控者進行通婚,從而產生新的掌控者。

要知道,阿拉奇生物的掌控者,只有兩種形態,第一就是傳承其他文明的生物,另外一種就是通過掌控者之間的繁衍,無論那一種形態,所產生的結果百分之九十九都不可能是人類,讓朱天刑和一個非人型的生物結合,那他甯願自殺。

連續半年的時間,朱天刑和臭蟲便在著無盡的太空中,不斷前行著,此刻已經走過了將近四分之三的路程。

要說在這段時間之內,朱天刑也並不是沒有任何的收獲,連續不斷的精神力場在完全開啟狀態,導致了此刻朱天刑的精神力場和生物法則之間的融合程度又有了一些提升,甚至連真實空間的大小也延伸了一些。

這也算是一種額外的收獲。

“等等。”就在這時,朱天刑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前方有危險麼,我怎麼沒有任何感覺?”臭蟲聽到後,便立刻保持警戒狀態,周身的能量護盾也瞬間開啟。

“不是,我感覺到了前方有東西的存在,好像是人類的戰艦。“朱天刑閉上了眼睛,將精神力場開到了最大,正在全力搜索。

“人類的戰艦?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幾級文明的?”臭蟲雖然也有大范圍探測技術,但卻由于既耗費能量,因此,一般情況下倒是很少打開。

而且這家伙也沒有朱天刑那麼變態的精神力,即便探測,范圍也不會太大。

“應該是四級文明,看樣子好像是聯邦的戰艦,由于前方的空間不太穩定,因此無法仔細觀測到詳細的信息。”朱天刑睜開了眼睛,然後說道。

兩人對望一眼,似乎是在相互詢問是否過去看看。

“過去看看吧,四級文明的戰艦居然能夠達到這里也算是不簡單了。說不定上面的人你還認識。”臭蟲知道,朱天刑和聯邦之間的關系,一方面是因為好奇,另一方面則是想知道這些人類來到這里是想干什麼。

“對了,我想到了,這些家伙很有可能是基欽曼元帥的戰艦,在我遇到你之前,就聽說過這家伙曾想要反叛,似乎是找到了一個新的富含水晶的星系,說不定就是通往精靈一族的星系。”朱天刑突然想到這點。

說話間,兩人已經開始行動起來,以他們的速度想要靠近,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對方的戰艦已經能夠清晰的進入朱天刑的意識之中。

“果然是他們,好了我們就在這里看看。”此刻朱天刑距離戰艦的位置將近有幾光年的距離,這個距離中,他想要過去的話也就是一個瞬移的事情。

“這些家伙們好像遭遇了襲擊。”臭蟲顯然也看到了遠處的戰艦。而且緊接著又補充了一句:“而且現在飛船的內部也在進行著戰斗。”

他之所以這麼說,完全是因為,對方的這十幾艘戰艦,此刻都顯得有些破損,要不是有能量護盾的維持,戰艦早已毀滅。

“你是怎麼看出來的?”聽到臭蟲的說法,朱天刑明顯有些疑惑。他所擁有的精神力場雖然強大,但由于戰艦內部並沒有阿拉奇生物的存在,因此,他根本無法看到里面。

而且從表面上看來,這些戰艦雖然有些破損,但並沒有看到有任何的東西在襲擊,朱天刑並不認為,襲擊這些戰艦的家伙能夠隱身,而且躲過他的精神力場掃描。

“別忘了,我也是科技文明的,你看這些戰艦已經被破壞成這樣,為什麼沒有機械來維修,別跟我說,這些戰艦上沒有這些東西,當初我可是見過的,而且,我還能感覺到從戰艦不斷向外發射的超短頻呼救信號,而且看樣子是隨意發射,應該是飛船內部遭受到重創之後,主腦的自我反應。”臭蟲向朱天刑分析道。

似乎長期以來,臭蟲的外表以及它對阿拉奇生物的了解等各方面信息,已經讓朱天刑有些忽略到這家伙事實上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科技文明了,因此,在聽到這些分析之後,也不得不表示贊同。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爆出一團耀眼的火光,那是一艘戰艦產生了爆炸,這一下,朱天刑完全相信了,順便給了臭蟲一個大拇指。

“怎麼樣,我們要不要過去?”臭蟲問道。

朱天刑知道,這家伙是在問自己是否去救他們。

“先看看再說,我個人對這個基欽曼元帥並不感冒,他的死活對我沒有任何關系,相反,我倒是很想知道,到底是哪個文明的生物在對這些家伙們進行攻擊。”

然而,就在下一刻,朱天刑的這種想法便立刻改變了,甚至連招呼都沒有打,直接一個瞬移便沖了過去。

就在剛才朱天刑說話的過程中,又有兩艘戰艦發生了爆炸,問題不在這點,而是兩艘戰艦爆炸所產生的強大沖擊力以及碎片,直接打在了另一艘戰艦上,以至于那艘戰艦上的護盾突然被瞬間打碎。

就是因為消失了護盾,才得以讓朱天刑清晰的看到了戰艦上所噴的圖案,或者說是標志,這個標志朱天刑太熟悉了,以至于立刻讓他想到了面前的這一場景是怎麼回事。

看到朱天刑突然消失,臭蟲也是楞了一下,便緊緊跟上。

可惜這個時候已經有些晚了,連續不斷的爆炸中僅剩下的幾艘戰艦可能也感覺到了已經瀕臨絕境,居然在這一刻啟動了隨即跳躍。

朱天刑從亞空間出現的時候,這些戰艦已經打開了亞T]一部分已經進入,還有一部分則是瞬間爆開。

事實上,真正能夠逃脫的也只有四艘戰艦而已,其余的都在進入亞空間的一瞬間,不是被混亂的空間裂縫給撕裂,就是發生了爆炸。

“你怎麼了,怎麼突然就過來了。”臭蟲出現在了朱天刑的跟前然後說道。

“你還記得,我前兩天跟你說的有關那個元素文明J3系的事情麼?”朱天刑掃視著整個戰場上不斷向外四散的碎片,並開口說道。

“記得啊,怎麼了,你的意思是……”臭蟲顯然猜到了什麼,但是又有些不敢確定。

“不錯,我剛才所看到的那個戰艦上的標志就是我在魔法星球中死亡深淵里所看到的,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剛剛逃離的四艘戰艦中,其中就有一艘僥幸逃出,並且是降落在魔法星球上,而且,我還知道造成這些戰艦毀滅的生物是什麼?”朱天刑說到。

“你是說異形,應該沒有這個能力吧,這些生物們雖然能夠將人類殺死,但想要讓戰艦自爆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你看到那些戰艦上的裂口沒有,那根本就不是小型生物能夠造成的。”臭蟲也知道朱天刑的異形是如何來的,但是他卻不同意朱天刑的說法。

而朱天刑並沒有反駁,仍然是在仔細搜索者整個戰場,突然,朱天刑伸出一只手,然後一個黑影從遠方急速飛來,最終落在了朱天刑的手中。

“看到沒有,這下你該相信了吧。”朱天刑手中所拿的正是一片異形的盔甲,他剛才一直都在使用精神力場對整個戰場進行掃描。

這不但是證明給臭蟲看,而且也是證明給自己看。

“這個時候,異形的母皇還沒有退化,並且以異形生物的特點,這些異形肯定是早已經進入了戰艦之上,也就是說,人類的戰艦,很有可能在之前就和異形一個種族發生了戰爭,當時人類可能慘勝,只是不知道,戰艦上的人已經被寄生了,而在這個時候,異形突然孵化出來,要知道,異形的強酸只需要將戰艦上的能量動力設備搞垮,就足能夠引起戰艦自爆。”朱天刑分析道。

這些都完全是他根據當時在死亡深淵戰艦上所看到的以及結合通過異形母皇所了解到的。死亡深淵里的戰艦已經存在了上萬年,也就是說,剛剛這四艘戰艦里其中有一艘,在空間跳躍中,不但跳躍了空間,而且還跳躍了時間,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些戰艦上的人類又如何能夠承受得了,這也能夠解釋為什麼當初朱天刑在觸摸一名人類之後,那名人類會立刻消散。

而異形由于身體上的強悍,因此,在空間亂流中給硬抗了下來,只是能量也消耗的差不多了。最終成為了朱天刑所碰到的那個樣子。

“雖然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我覺得還是有些問題。”臭蟲在一旁立刻說道。

“什麼問題?”

“你不是跟我說,你當初所發現的那只異形已經被關進了一個巨大的器皿里麼,這又怎麼解釋,而且如果按照你所說的,這些戰艦真的是聯邦或者是那名基欽曼元帥的話,那麼他們早就應該見過異形才對。”臭蟲說道。

“那你覺得應該是怎麼回事?”不得不說,朱天刑也認為臭蟲所說的非常正確。

“依我看來,真正和這些人類發生沖突的並不是異性,甚至連異形也都有可能是受害者,只不過兩者在相遇之後,異形悄悄潛入了人類的戰艦。最終並試圖在上面進行繁衍。”臭蟲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兩個文明都遭遇了另外一個強大文明的襲擊?”朱天刑問道。

“你說呢,你想想看,如果那個基欽曼元帥真的叛逃的話,絕對不可能只帶十幾艘戰艦,而其余的戰艦到哪里去了?而且你不也說,異形的文明也是遭受到了另外一個強大文明的攻擊才導致的瀕臨滅亡。而以這個人類科技文明來說,有可能將一個同是四級的生物文明消滅掉麼?”臭蟲反問道。

“恩,你分析的對,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說明能夠這個強大的文明,必定是金蘭文明。”朱天刑點了點頭表示贊同臭蟲的觀點。

“所以說,我們趕快走吧,你不是一直還在擔心萬一過去之後,蒂斯文明走了該怎麼辦麼,這下你可以放心了。”臭蟲調笑道。

一路上,朱天刑的確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並且是隨著時間的增長,他的牢騷越大,畢竟連續行進了幾個月的時間,如果到最後,卻什麼也沒有,那無疑是相當郁悶的。

“你說著艘戰艦能夠跨越萬年的時間到達魔法星系,是純粹的偶然還是……”朱天刑並沒有立刻行動,而是繼續問道。

“這個問題不好說,我知道你是在懷疑什麼,不過宇宙中充滿了各種奇妙的事情,有些東西看似巧合,實際上卻有一定的規律,這個星系本身就非常不穩定,但在這種環境下,進行隨即跳躍的話也有很大的可能會被傳送到一個相同的區域。”臭蟲說道。

“什麼意思?”朱天刑問到。

“跳躍點你應該知道吧,實際上就是一個固定的亞空間通道,有的文明將其叫做蟲洞,往往跳躍點都是存在于星系的邊緣,但也有一些跳躍點不同,有的是單向跳躍點,只能固定到達一個地方,有的是入口固定,但出口卻是隨機的,還有一種就是入口隨即,但出口卻是一定的,以我的估計,像J3星系的那種情況肯定是有一個蟲洞的出口,而且這個蟲洞的入口還不穩定,甚至懷疑就在這個星系,因此才會有那麼多的生物文明到達那個星系,事實上這種情況在每個星系都有,只不過由于J3星系太過渺小,因此讓你給碰到了。”臭蟲仔細思考了一番之後,便對朱天刑解釋道。

上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二百九十九章 遠征     下篇:第三卷 戰爭以神的名義 三百零一章 神族大艦和金甲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