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一卷,傭兵聯盟 第二十六章,叔叔之家  
   
第一卷,傭兵聯盟 第二十六章,叔叔之家

望著眼前的多哈城,龍天感慨,果然無愧"剩地"稱號啊.

斑駁破落的城牆見證了曆史的無情和滄桑,牆身處處可見不屈的雜草迎風搖曳,像當年人類在這聖地不屈的抗戰吧,風雨侵蝕的牆體在告訴人們,魔獸很久沒來攻擊本城了.

這里其實只是高原的邊緣地帶,據駱老頭的介紹,多哈是高原眾城中僅剩的一城,高原深處的幾個大城已經被強大的魔獸踏成遺跡了.

在龍天看來,這城也差不多成了遺跡了,要不是常常有冒險者來光顧和傭兵團的守防,可能聖地不剩了.

綠色倒也算是此城的一個小主題,除了城外牆體的綠草,城里面也是綠化工作也做得很到位,除了高大的綠樹和滿地的綠草,很多建築的外牆竟也是綠藤纏繞,一眼看去,此城雖老,但也生機勃勃.

另一大景觀是,全大陸的種族這里好像都有,而且相處得還挺融洽的樣子.

在其中,龍天就看到不少跟他差不多的黑發黑瞳的,據老頭介紹,那是一個東方異族的血統外貌,這個種族在這片大陸上人口並不算多.

這里可能就是一個縮小的大陸世界吧,傳說是擊退魔族的各族部分祖先不想走,自願留下後繁衍的結果.

這為神魔大戰的曆史真實性提供了一些有力的證據.

全是屁話!龍天的評價.

既然已經到了目的地了,龍天也懶得再廢話,道別離隊找人去了.

羅爾這兩年來過得很不如意,或者說是很頹廢.自從兩年前一次傭兵任務中殘了一手一腳之後,他便終日與酒為伍,妻子蓋蒂編制皮革賺的錢有時還不夠給他付酒帳.

他確實是感到郁悶與無奈的,以他中階大劍士的水平在這個中等的傭兵團中已經可以成為一名能夠單獨接任務的隊長了,而三十七歲的年紀也正屬當打壯年,前途實在是光明的,可惜運氣真的是不好的,他殘了,也就廢了.

蓋蒂可以忍受丈夫的無所事事,也可以忍受他的喝酒解悶,但卻難以忍受他的酒後鬧事,于是吵鬧便成了家常便飯,結果郁悶的人更郁悶,不郁悶的人開始郁悶.

受害的有一個,他那十四歲的女兒喬嫚,那個人們眼中善良懂事的文靜小裁縫,總是帶著憂郁與傷痛的眼神看著父母爭吵而又無可奈何,默默流淚.

天色又要黑了,一天又要結束,人生什麼時候結束呢?喬嫚放下手中的針線,幽幽的想,半晌之後,她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我才十四歲,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的!

父親去酒吧樹屋喝酒,快要回來了吧,母親去送貨的也快要回來了,還是先去做晚飯吧.希望他們今晚不要再吵架了.

兩年前他還是世上最好的父親,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呢?

斷了一只手和腳,父親一定很痛苦的了,但他為什麼要天天去喝酒呢,喝完酒還要和人爭吵打架,回到家又要和母親吵,為什麼要這樣呢?

他不再是我最愛的父親了嗎?我恨酒!

喬嫚胡思亂想著,走出房間,在院子里活動活動手腳,針縫了半天,手腳都有些麻了,為了給父親的酒帳結算,她的工作量已經增大了很多了,不過情況並沒有改善多少,因為父親的酒量也增加了.

"請問,這里是羅爾家嗎?"一把清亮男子聲音在院子外面響起,喬嫚心中一跳,別不是又來叫自己去把父親"領"回來的吧,但轉念一想,別人來叫時都直接叫自己去把"酒鬼羅爾"領回來的,從來不會客氣的說羅爾的.

拉開院子木門,看到兩個黑發少年站在門外,一男一女,女孩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大,男的十六歲左右,兩人都風塵仆仆的樣子,男孩還牽著匹大馬.

"是的."喬嫚隨口就應了,然後有點遲疑的問道,"請問你們是?"

"呵呵,你一定是喬嫚姐姐了,羅爾叔叔不在嗎?我們是從斯蘭特帝國來的,我叫龍莉,這是我哥..."搶著回答的是龍莉.

"啊,你們就是龍天哥哥和龍莉妹妹啊?!父親以前經常提起你們的,他現在,"喬嫚臉色一黯,有點憂傷的說,"應該還在酒吧樹屋里喝著酒吧,很快就會回來的了,啊,先進屋里來吧."

兩米高的土牆,三四十平方米的院子里擺放了不少東西,一些架子上掛著些獸皮,一股奇怪的異味飄蕩其間,地上一些缸和桶,盛裝著五顏六色的不同液體,一些獸皮也浸在其中.

"蓋蒂嬸嬸呢?也不在家嗎?"龍天觀察著院子里的東西,這里明顯是制作皮革的小作坊設置.大陸上的很多勇士就是穿著由這樣的作坊制作出來的皮革去戰斗,去收獲屬于自己的榮耀.

而皮革的制作者們卻僅僅是憑此糊口.

"我媽她,去送貨了,馬上就回來了,進屋里坐先吧,馬可以拴在那根柱子上,你們是今天才進城的吧."喬嫚一邊說著一邊把堂兄妹引進內屋里.

突然,門外響起急促的敲門聲,一把童音響起,"喬嫚姐姐,不好了,羅爾叔叔又要和人打起來了,你快去看看."

喬嫚一臉著急,馬上站起來,"糟了,父親肯定又被人打了,我要馬上過去了,你們...""一起去."龍天眉頭一揚,沉聲說道,然後三人馬上走出門去.

怎麼回事?龍天覺得不對勁,什麼被人打和人打,是打架?叔叔不是傭兵嗎?

院子外的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子,虎頭虎腦,臉上也有些著急,看到喬嫚出來,馬上小跑著在前帶路.

"赤狼,怎麼回事啊?這次又和誰打了?沒傷著人吧."喬嫚已經不止一次去救駕了,照例的詢問一下,傷著別人一般是不可能的,就是怕傷著父親.

看這小孩子樣子憨憨的,居然叫赤狼,他一邊跑一邊說,"我沒看清楚呢,他從酒吧屋里出來,本來是想要回來的了,不過突然從店里沖出來幾個高大穿著盔甲的人,他們把羅爾叔叔圍住,然後,然後我就跑來告訴你了."

[

上篇:第一卷,傭兵聯盟 第二十五章,銀發暴女     下篇:第一卷,傭兵聯盟 第二十七章,沖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