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四卷,疑云暗湧 第一百零六章 盜賊伊麗  
   
第四卷,疑云暗湧 第一百零六章 盜賊伊麗

第四卷疑云暗湧第一百零六章盜賊伊麗

"你怎麼知道我想要找伙伴?你對我了解有多少?"

"你叫龍天,是從斯蘭特帝國逃亡到聯盟的,有一馴獸師妹妹,目前住在叔叔家.實力很強,真實水平不可估測,應該已經達到大劍師水平,近身技巧不錯,但實際上是個弓箭手,脾氣古怪,不喜惹事,但為人狂傲,沒什麼朋友,好冒險,曾獨自前往失落之城,千里雪山,幽靈古堡探索,俱全身而退.最近一次冒險似乎很不順利,受了不輕的傷害回來,回來之後一直在城里各種勇士出沒的場所流連,據猜測,很可能想尋找伙伴一同冒險."

龍天一直專注的看著眼前美女薄薄的嘴唇一張一合,輕聲細語的說著有關他的事跡.所說的也不是什麼秘密之事,略一打聽都可以知道.

"沒什麼特別的消息,這些基本是公開的事了,偵查和打探消息也是盜賊和一項基本能力,難道你頂級盜賊之名是自詡的?"

"你的事要算得上隱秘的,也就是那一身超出常人數倍的力量,和怪異又強大的技能和技巧,一個多月前曾失去了光系魔法能力,但從幽靈堡冒險歸來之後卻又失而複得,並且水平提升了一個等階.作為弓箭手,擅長強力的穿透箭技和一種威力強大無比的爆裂箭,此外,在雪山中尋獲一把帶冰凍效果的弓,和亞達城高級學院校長洛斯汀大魔導師以及風殘云劍聖有交情,已經答應前往學院任弓箭系教授."

嗯,答應作教官這事可是比較隱秘的,她居然打聽到?

"看得出來,下過一點功夫的,不過顯示不出你的偵察能力,那麼,你可以說說為什麼要找我做伙伴呢?"

"很簡單,我喜歡冒險,但我的力量不足,所以我要尋找足夠強大的伙伴來保護我,而且最好是年輕英俊帥氣幽默善解人意的強大男人,雖然你很多條件都不符合,但你足夠強大,這一點可以掩蓋你其他的缺點."

我有什麼其他缺點?龍天摸摸鼻子,"你是找伙伴還是找丈夫啊?"

"嘻嘻,你也試過獨自冒險的,你應該知道一個人在荒山野嶺中或是古堡廢墟中是多麼的寂聊,有個人陪你說話那是很幸福的事,但我希望那個陪伴的人至少不要是個丑八怪和木頭人,難道你不這樣認為嗎?"

"你以前肯定有過一起曆練或者冒險的伙伴吧?為什麼不繼續一起呢?另外,請你不要湊那麼近,喝酒也不用那麼急,沒人跟你搶的."

"哼,人家不就是怕你聽不清楚嘛,有什麼了不起,一定是嫌我胸不夠大,想不到你年紀輕輕,也這麼色."

"咳,不要扯太遠了,正題吧."

美女盜賊換了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幽怨無比的說道,"姐姐很可憐啊,一直都沒有人肯跟我一起去冒險,他們嫌我實力太弱了,老是需要保護,其實我知道他們是嫌我胸部不夠大,是不是?"

龍天無奈的又咳一聲,"我們說正事,不要再提那個,嗯,好不好?"

美女用鼻孔說了一個字,"哼",語氣轉為冷淡,"你很想知道原因是吧,那好吧,看了你可別害怕."

說著,她把一直長袖包裹著的左手抬到桌子上,只見此只手整個的被長長的袖子包著,連手指也沒露一個出來.她慢慢的拉起布質衣袖,一只黑色枯枝般的手露了出來.

只露出幾個手指和手掌,她又迅速的拉下衣袖遮住,臉上有痛苦哀怨之色,默默半低著頭,眼中淚水打轉.龍天驚愕了數秒,突然出手閃電般拉起她的衣袖至手肘,然後放下.這一瞬間,他已經看清楚,這真的是一只毫無生機的枯手,一直延伸到手肘部位.

"黑暗詛咒?多長時間了?什麼時候開始的?"龍天沉聲問道,這分明是黑暗腐蝕的跡象,很可能是受過詛咒的,這種連聖光治療術也毫無辦法的黑暗詛咒,只有解除詛咒才有可能恢複.

美女驚愕的抬頭看著龍天,臉上淚珠還沒完全落下,顫聲問道,"你是不是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從我十歲那年起它就慢慢開始這樣了,開始是在手掌,慢慢的枯黑,先是延伸到各個手指,然後是逐漸往手肘方向蔓延,已經十年了,雖然它蔓延得並不快,但現在越來越快了,每天晚上我都做著噩夢...我很害怕,我怕不用多久我就會變成一個全身枯黑的怪物,所以我要到處尋找能治療的方法,沒有人陪,我就一個人去冒險."

怪不得她一直穿著布質的衣衫,而不是輕紗般的絲質,還以為她沒錢呢,兩只手的袖子都留得長長的,明顯是加長的.

龍天皺著眉頭,"你沒有找光明教會或者其他強者幫忙看看嗎?也許他們會有辦法知道和解決也說不定."

"沒用的,他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只是認為可能是受了詛咒,除了下咒的,沒有人能解的."美女低下頭,黯然說道.

龍天深吸口氣,緩緩說道,"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黑暗的詛咒邪術,如果不能查明你是怎樣中了這種詛咒的,很難找到解決的線索.這樣說的話,你是因為這只手的原因,沒有人敢跟你結伴是吧?他們怕你的詛咒會傳染是吧?"

美女呆呆看著龍天,"難道你不怕嗎?"

"沒什麼可怕的,詛咒並不是無解的,也不是隨便就可以下的,對了,我可不是來聽你的苦淚史的,雖然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但如果你的能力達不到我的要求,我也很難讓你加入我的伙伴隊伍中,同情在冒險中並不起什麼作用."

"如果你不嫌棄我這只手會帶來不幸,那本小姐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全大陸的盜賊中,沒有人的地域探測能力比我更強了,即使盜賊公會的總會長和號稱大陸最強的盜賊蘭考克斯也不能."說到這個,美女又無比自傲的挺起了胸膛.

"好了,不用挺了,我只相信親眼所見的,我要對你作個考驗,如果你通過,那比你自吹一百次都管用."

美女恢複如常,把左手縮回桌子之下,聞此言,又惱怒的瞅了龍天一眼,"好吧,隨便你怎麼考,不過,你既然要作學院的教授了,什麼時候才有時間冒險啊?"

"呵呵,我去作教官只是個形式,畢竟沒有什麼人以弓箭手為主職業的,只是教授他們一些射箭的技巧,然後讓學生們獨自練習,這並不是需要每天呆在學院的.到了學院一個月時間左右便可以繼續我的冒險生涯了,你這段時間可以做好准備."

"那好吧,我也快要趕回亞達城的了,這里也沒什麼好冒險的地方了,古城遺址都已經被人挖地十米了.太好了,以後不用孤獨一人去那些可怕的地方了,總算有個小帥哥陪伴了,雖然他是個不解風情的古怪家伙."

不解風情?的古怪家伙?是說我嗎?龍天又摸了一下鼻子,"還早呢,你還沒通過我的考驗呢."

"對美女不用太岢求了吧.對了,你還沒問我的名字呢,快問吧."

"嗯,說吧,你叫什麼名字?"

"...難道我一點也入不得你眼?聽說你有過調戲女孩子的光榮史,我怎麼看都不像啊?怎麼可以這麼隨便的問人家的名字呢,起碼要表現得很渴望知道的樣子好不好?不要一副很不在意的樣子,這樣很傷人家的心耶."

"調戲得看對象啊,像你這種臉皮較厚的,不適合呢."

"......本小姐認了,會說話的總比木頭人好,你記好了,姐姐叫伊麗."

"呵呵,伊麗小姐,你挺看得開的,如果不是看到你的手,還不知道你心中藏著痛苦,還以為你是就是這樣一個,嗯,開放的女孩子呢."龍天呵呵一笑,有這樣的人在身邊,倒是不會寂寞無聊.

"哼,就是太痛苦了,才要找些事情來開心點,姐姐我最喜歡逗你這種年紀的小帥哥了,不過這次走眼了,你竟然是個沉悶的小老頭."說著,伊麗連連喝悶酒,像灌水一般.

"好了,伊麗小姐,不要再喝了,我會為你找到解除詛咒的辦法的,無論你能不能成為我的冒險伙伴."

伊麗端著酒杯的手一頓,抬頭怔怔看著一臉認真的龍天,俏麗的臉上有些異樣表情,沉默了幾秒,她慢慢放下酒杯,有些傷感的說道,"你知道嗎?連我的父母都絕望了,他們不再理我了,怕我會把不祥帶回家里,我已經好多年沒有回家了.每次都想砍掉這只丑陋的手,但晚上作的噩夢告訴我,這沒有用的,我還是會慢慢的被詛咒侵蝕,直至全身...這真可怕,我希望可以喝醉,這樣就不會做夢,但現在即使我喝光身上的金幣也無法醉倒.我也很想死去,但是我很不甘心,憑什麼詛咒我啊,我一定要找到對我下詛咒的人,把他千刀萬剮."說到後面,伊麗已經是咬牙切齒,怨恨滿屋.

[

上篇:第四卷,疑云暗湧 第一百零五章 美女盜賊     下篇:第四卷,疑云暗湧 第一百零七章 大師狼狽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