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二十章 准備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二十章 准備

第二百二十章 准備

第二百二十章 准備

四個多月前離開亞達城時,龍天怎麼也想不到大家會有這麼多多姿多彩的經曆,曆史的發展果然是不以個人意志為主導的,有些事情也不是個人能力可以控制的,同時,野心和權力常常會讓人喪失理智甚至瘋狂. 龍天不知道教廷的人是不是瘋了,但在他心中,他們就是一群瘋子,為一己之私,把所有人推向戰爭的深淵.

甚至,龍天認為,這也是一個瘋狂的社會,瘋狂的世界,除了少數的人還有悲天憫人之心,其他的都好像把戰爭看作是理所當然的,在沒有觸動他們的利益之前,是不會把教廷看作是敵人的.

流離失所的人民好像也沒有激起反抗之心,在他們心中可能是這樣想的,這片領地呆不下去了,這個領主已經保不住他們了,只有到別處尋求庇護了. 戰爭是領主們的事,被殃及了是我們倒黴.

龍天在愛德華領地里也細致觀察過各種人的思想形態,最後悲哀的發現,這並不是人民自私,而是一直以來流傳的信條,等級制度下的典型思想.

在那一段時間里,他甚至找不到和教廷火拼的理由,為了大陸上受苦受難的人民?人家都不在乎,你瞎操什麼心啊?

看來教廷很可能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敢策劃這次陰謀統一,從這一點上來說,他們是比龍天專業多了. 很多時候,他都還是以地球文明社會的標准來衡量人民地思想. 以為有壓迫就馬上有反抗,只要有人起來帶個頭,馬上就會有大群的人呼應,來推翻黑暗的統治.

現在算是清楚了,有部分人,你就算欺負到他的頭上. 他都不會反抗的,而有一部分人. 你欺負到他的頭上,他才會反抗. 而另有一部分人,你可能會威脅到他的利益,他就馬上會把你列為敵人,加以打擊. 這些人分別是平民,傭兵,領主.

不同地等級身分. 對壓迫的應對是完全不同地,他們的思維方式也絕不相同. 換句話說,沒有平等思想的人,你跟他們說民主,根本就是對牛彈琴.

所以,在感覺發動人民起義的可能性不大之後,龍天開始考慮自己的勢力的發展.

在基地里,經過韋德率領一百多少年的清理布置之後. 只半天時間,又恢複了以往那個生機勃勃地傭兵家園. 今晚時分,龍莉也終于帶著三百少年浩浩蕩蕩的殺了回來,幾乎人人帶著一只斷氣的魔獸,或是羊或是牛之類的,一時間. 基地上空血腥彌漫.

但這一切,都掩不住大家的興奮心情,曆經四個月,雖然大家已經面貌一新,重新相見還是如隔多年一般.

對龍天來說,這幾個月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插曲,但對龍莉和一幫傭兵少年而言,這是一次效果顯著而且終生難忘的曆練,他們成長的速度極為驚人. 現在任何一個人看了這少年中地一位,都很難相信他們一年前的這個時候. 還是瘦不拉嘰毫無力量的在貧民窟里亂竄並為下一頓而發愁.

他們當中有些人還是偏瘦. 但只要有一定水平的人都可看出,他們瘦削的身體蘊含的力量是驚人地. 而恢複正常身體水平的更不用說了. 每個人都沒有初進基地時的惶恐,好奇,激動,生怕主人不滿的謹慎,小心翼翼,而現在則顯得沉穩,相互之間偶有打鬧,氣氛融洽,雙眼也都有神且警覺.

氣質的變化很明顯就能感覺到,另外實力的提升也更是讓人滿意,龍天傳授的這種功法和大陸上的各個斗氣功法不一樣,也不能由普遍的等級來區分. 只是從他們沉著的氣勢,穩步如飛地步伐,外表自然流傳地氣息,可以看出有一些真正劍士的風范,初步踏入了高手地境界.

從妹妹那里得來的消息,他們這一路上是戰斗不斷,可以說是小戰不斷,大戰不息,無論是凶悍的魔獸,還是攔截的山匪,故意刁難的各領地守衛,傭兵小隊之類的,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是很符合龍莉的性格的.

而傭兵少年們也不是毫無損傷,每個人都不同程度受過傷,而途中也犧牲了七名少年,直到到達了飛馬平原,情形就一下子轉過來了,別說有人挑釁,就算是主動挑釁別人,也沒有人敢應戰,除了欺負各處的魔獸,竟然找不到戰斗的對手,還被當作貴賓一樣對待,實在是郁悶.

"飛馬賣五萬金幣一匹?"龍天吃驚的問道,怪不得會被當作貴賓一樣接待了,先不說你們高來高去的危害極大,招惹不得,單是你們身上的無形財富,就讓人垂涎三尺了.

"沒有領主為難你吧?"雖然看到妹妹安然無恙的坐在旁邊,他還是憂慮的問了句,如果有,找時間滅了他,龍天心中這樣想的.

"他們當然是恨不得把我留下來,不過找不到機會,我可不笨,每次都是韋德過去交易的,我就飛在半天上,他們可奈何不了我們. 後來到了克考斯基的領地,我們就沒有到處跑了,那里挺好玩的,下次有機會我們再去,大海好漂亮啊!"龍莉挽著哥哥的手臂,回味的說道,喬嫚靜靜的坐在一旁,溫柔的微笑著.

"好了,這件事過去了就算了,以後要加緊練習武技,你們在飛馬上的戰斗技巧還不夠熟練,既然已經換了坐騎,就專心的練習吧. 其他的事就先別管了. "妹妹雖然還是一副小女孩的撒嬌模樣,但龍天已經明顯感覺到她的成長,不再是初入聯盟時那個一無所知的少女了.

一夜間,亞達城好像就恢複了四個月前的模樣,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沒有任何的建築毀掉,也沒有戰火波及的跡象,平靜得就像一直以來就是如此. 原先參與陰謀的人已經憑空消失在城中了.

龍天這一次是認真的制定了這群少年的實力提升計劃,以前他們主要的時間用來修練內氣還有基礎技巧,沒有怎麼練習高級的技能技巧. 像龍天的弓箭絕技,就沒有幾個人學習過. 只是小盜賊們的技能倒學了不少,這是伊麗之功,這幫少年最強的也是那一群瘦削的盜賊們,這一路上很多時候都靠了他們的埋伏,探路,才一次次在戰斗中占據了主動. 而弓箭手就直接是他們當中的戰斗主力.

基地里已經不適合他們騎著飛馬訓練了,不過外面的天空廣闊著呢,偌大一片平原,飛幾天都飛不出邊緣,用來訓練自是最適合不過了,反正別人沒有空軍,不會妨礙著誰.

現在基地里有五百多匹飛馬,全部人配上一匹之外,還在近百剩余,龍天看到這情形,也不禁暗歎韋德辦事的精明,這是他的主意,一路逮著飛馬就馴服,除了出售一小部分,全部都帶在身邊,在路上不斷飛行時,有些個子大的可能會使飛馬力竭,這樣又可以換乘.

如果是龍莉,肯定是夠用就好了,才不會多費心神. 據韋德報道,一路上出售的飛馬也有兩三百匹,其中每個領地不超過三十匹,只有克考斯基那里因為龍天弟子這層關系,得到了近百匹,算是讓他實力大增.

"那你們現在不是很多錢了?"當時聽到韋德的得意述說,龍天郁悶的想到,兩三百匹,那不是身家過千萬了?自己打生打死,冒險所得,到現在好像也沒有那麼多吧. 雖然價值可能是不止,但出售了換成金幣的卻沒那麼多.

由此看來,厲害的技術師還是賺錢很輕松的.

"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很興奮,但後來,習慣了,現在每人都吊著一袋子的金幣,沒事的時候就摸摸來自我滿足一下. 這種鄉下小子的行為,我已經教訓過他們很多次,但沒有人聽話,唉,實力變強了,人心散了,老大的話都不聽了. "韋德一邊說著,從腰旁盔甲扯過一個小袋子,伸手進去摸一下,滿足的閉上眼享受,好像吃了人參果一樣舒坦表情,袋子的形狀和里面的叮當聲在告訴龍天,里面的金幣沒有一百都有幾十.

"你自己都是這樣,還敢說別人,別發錢癡了,把本團的名聲都敗壞了,以後沒事不許摸金幣,把這條列入團規. "龍天笑罵著拍一下韋德的後腦,這位最先跟著他的弟子,精靈過人,又有領導能力,把一幫少年管理得如一個大家庭的兄弟,龍天很是看重他的.

"天哥,是時候教我們絕技了吧?這一路上,你老人家的威名可聽得不少,為了不損你的名聲,我們可不能僅僅是現在這種水平,說出去沒的丟你的臉面. "韋德興奮的眨著靈動的大眼睛,一向無所顧忌的他,毫不猶豫的就說出心中一直盤算的目的.

"當然,明天開始. "

龍天心中都有了決定,自然是一口答應了,但另一件令人震驚的消息,又傳來了.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飛馬騎士     下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教廷又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