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一卷,傭兵聯盟 第二十七章,沖突  
   
第一卷,傭兵聯盟 第二十七章,沖突

羅爾的拐杖是定做的,側看呈F狀,高近胳肢窩,中部有一橫枝柄可以用手抓住,因為斷了左手左腳,他只能一手扶拐,走路就艱難多了.

在走路的時候,先把拐杖頂部橫枝夾在胳肢窩,手握橫柄,把整個身體的重量壓在杖上,然後邁出右腳,速度要快,步子也不能太大,之後拐杖往前移一點,反複如此.走路對他來說也是一種痛苦,走得慢就算了,還很難看,周圍的人常以看他走路為樂,這讓他的痛苦日益俱增,酒量也隨之增加了.

昔日是何等風光,大劍士,傭兵小隊長,附近八條巷子的人誰不對自己仰慕尊敬有加!現在好了,落一個殘廢,成了人人譏笑鄙視的對象.

都是那該死的任務!

羅爾從心里咒罵那讓他失去所有榮譽和一手一腳的傭兵任務,也許當初死掉還更好一點,在酒醒時他常常這樣想,之後便痛苦莫名,暴躁異常,為什麼當時沒死掉,同伴們為什麼要把我救回來!

他開始變得暴躁,不停喝酒,然後喝醉,吵架,打架,哦,應該是被打.

兩年時間,足夠人從天堂走到地獄.

今天沒和人吵架,也沒被要,一走出酒吧門口,居然有人來詢問他有關那個傭兵任務的事,問他當時的情形,該死的,最討厭別人問這個了!他大怒!即使對方有四個,個個亮鎧光盔,利器掛腰,他也破口大罵.

金光閃閃的金幣讓他閉口.

這十個金幣夠他喝一個月酒了吧!

結果他不怒了,然後說了,現在他只對酒有興趣,有錢才可以喝酒,所以他也對金幣有興趣.

"你們怎麼能說話不算數!我已經把事情說了,怎麼不把金幣給我啊?你們這幫混蛋."羅爾憤怒的叫道,聲音有些嘶啞,天天喝酒和別人吵架之後,他的嗓子就變成這樣了.現在眼前這幫劍士居然食言,不把金幣給他,反而是收回去了.

原先拿金幣出來的劍士輕蔑一笑,"老瘸子,我只是拿金幣出來,可沒說要給你的,才說幾句話就想得到十枚金幣,你不會那麼天真吧?難道你不僅僅是殘廢,還是個傻子?哈哈,看起來倒是挺像的呢."

眾劍士都大笑起來,便想離開,其一還回過頭來謔笑著說,"謝謝你告訴我們失落城的事,雖然你是傻子,但我們還是相信你的,哈哈."

"哎呀,誰他媽的不長眼,擋老子的路?"走在最前的一名劍士突然撞到一個人身上,還被反彈回來,差點跌倒在地上.

同時身後一聲驚呼急叫,"爸,你沒事吧,你們是什麼人?"

羅爾卻只管叫道,"還我金幣,還我金幣."絲毫不知女兒已經來到身邊,想伸手抓住最後那一個劍士,卻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單手單腳,還想做這種高難度的動作,跌倒是難免的.

擋在劍士前面的人正是龍天,他一個閃身就攔住幾人的去路,還運勁把最前面一個逼退,讓對方差點跌倒,此時他淡淡的說,"把金幣還給他!"語氣中有種無可置疑的氣勢.

被擋劍士一看眼前竟然只是個少年,個子比他還矮半個頭,也不強壯,說話卻像在命令他一樣,怒氣再次上沖,正要發飚,先前拿金幣出來誘惑羅爾的劍士卻一把拉住他,呵呵一笑的搶先說了,"朋友,你可要搞清楚,我們並沒有拿他的金幣,怎麼還給他呢?"

他看得出這少年可不是一般人,他甚至都看不清楚人家是怎麼擋在前面的,況且還能把自己最壯的同伴撞得反彈回來而他卻一點事沒有.大陸上強人多了去了,自己的這點水平可不能處處呈強的.

"呃!?羅爾叔叔,是怎麼回事?"初見到這落魄殘疾的中年人,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那個威武的羅爾叔叔,不過喬嫚的一聲爸卻是不假,他很想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但現在還是解決眼前的事情再說吧.

羅爾在喬嫚和龍莉的扶持下,穩定下來,正要大罵這幫劍士,突然看到前面的龍天,他呆了一下,聽到龍天叫他一聲羅爾叔叔才驚醒過來,"你,你是小天!?是我侄子小天嗎?"龍天默默點頭,羅爾突然叫起來,"你怎麼來了的?你是來看叔叔出丑的吧!叔叔沒用,殘廢了,還被人騙,我真沒用!"....

"你們騙了他什麼?"龍天只好對著前面的劍士問,眉頭皺了一下.

"我們沒有騙他啊,只是問了他幾個問題,他回答了,我們要離開,他就要我們給他金幣,這是什麼道理,我們可不懂."劍士狡猾的回答.

"是嗎?向別人打聽消息,給信息費是很正常的,我看你們不像是傻子,不會連這點都不懂吧!況且,我還聽到有人在罵人呢,就這樣想走了,你們還真不把本城的勇士們放在眼里呢."周圍已經有好些觀眾在看熱鬧了,適當調動一下觀眾的情緒,比武力要好一點.

圍觀眾人本來還對四位劍士有些懼怕,初時只見龍天一個少年出頭,勢力單薄,不敢起哄,現在看四個劍士竟好像有些服軟,又被龍天言語挑拔一下,情緒上來了,馬上哄聲大起,口氣強硬了不少,圍觀的一有了團結的跡象,頓時覺得己方力量強大不少,于是甚至出聲叫罵和聲援,氣勢一下子大漲,四劍士猛然覺得面對的不再是眼前的黑發少年,而是一群氣勢激昂的多哈勇士.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當你一服軟,別人就強硬,氣勢也便隨之改變.

"開個玩笑,只是開個玩笑而己,呵呵,大家不要激動,喏,這是給這位勇士的信息費,好了,我們有事先走了,下次再和各位多哈城的勇士把酒長談,勇士請讓讓."狡猾劍士不吃眼前虧,嘻笑著把金幣塞給羅爾,就想率眾離開.

圍觀眾人氣勢正上來,看他們要走,頓覺不夠過癮,但不是當事人,也不好說什麼.

龍天還是沒有讓開,手指點了兩下,"你,還有你,剛才罵人了,道歉!"

眾人精神一振,看熱鬧沒完,又齊吼著幫腔,"道歉!"雖然他們當中有人平時也經常欺負羅爾,但今天合起來欺負外人顯然更加令人振奮.

這次可真是群情洶湧,四劍士氣勢再弱一分,只好低頭道歉,灰溜溜的走了.

眾人雖意猶未盡,但感覺大獲全勝,于是便都興高采烈的散去,只有部分注意到這個少年是陌生人,好像還和酒鬼羅爾關系不淺.

[

上篇:第一卷,傭兵聯盟 第二十六章,叔叔之家     下篇:第一卷,傭兵聯盟 第二十八章,羅爾之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