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里冰封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里冰封

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里冰封

第二百三十九章 千里冰封

糟了!龍天心里暗叫,如果讓教廷的聖騎隊沖鋒,克考斯基的部隊肯定是無法阻擋的,而且一沖散了隊形,首尾不能相顧,很快就會被步兵十字軍包切圍殺.

不得已,他唯有讓弓騎隊把目標轉向了聖殿騎士,放棄了攻擊弓箭手,此時,教廷的法師隊和牧師都已經所剩無幾了,夾在其中做防護的盾牌手也傷亡慘重,有個別緊密聚在一起的小隊尚在苟存,但若不是龍天轉移了目標,他們也免不了橫尸戰場的結局.

弓騎只能獵殺個別的騎士,卻是不能阻止大軍的沖擊,一切都只能依靠龍天和風淡語. 有過力阻群獸經曆的龍天對這種場面還是挺熟悉的,與此相似的是在雪山高原中阻擊狼潮,那數以萬計的高階魔獸,在龍天連接不斷的投射地雷之下,最後被硬生生的止住沖擊之浪,轉而變成了圍攻之勢.

另外在陰風山的那一夜也有過一次經曆,但那次的魔獸階別太低,數量也只有數百,不足稱道.

現在這次與之前的都大不相同,一是對手變成了人類,相比于魔獸,人類的身體強度自然要差得多,但防禦卻不見得差很多,裝備和魔法擴盾讓人類的防禦能力達到一個很高的高度,加上人類有一個整體的防護能力,而且靈活機變,懂得閃避. 二來數量也大大增加,單是騎兵就達到兩萬. 步兵更是高達十萬,展開在這廣闊大地上,黑壓壓的一片,如果站在地面上,看也看不到盡頭,就算站著不動,龍天炸半天也不一定能炸得完. 況且內氣並不是無限地,氣爆箭又是消耗大戶. 支持半天肯定是有些困難的.

情況好像有些不妙. 教廷單單是十二萬軍隊出動,弓箭手還沒有集結完畢,長槍步兵本是對付騎兵的,但對方的正統騎兵不多,本身數量也有限,也就只是和盾牌手一起防護死剩的法師,以及城主等統領.

克考斯基的大軍也是十二萬之數. 但雙方實力的差距卻是明顯地,單是鎧甲相比,這邊就是五顏六色,差參不齊,武器更是各式各樣都有,隊形彎曲如蛇,步伐混亂,僅有的只是一腔熱血.

看來克考斯基還是對龍天教官太有信心了. 直把他當作神一樣無所不能.

這場戰爭是龍天出道以來最艱苦地一戰了.

甚至他自己都感覺到有些控制不住場面了,沖鋒中的聖殿騎士蹄聲如雷,一下下都敲在他心上,感覺是如此的無力,每一次的氣爆箭也只是炸飛周圍十來名騎士,在這龐大的軍隊中. 那簡直是微不足道的,絲毫不能阻止大軍的前進.

在別人眼里,這已經是非常恐怖地攻擊力,簡直是如死神收割生命般,只是就算死神來了,要一個個的收割,這二十萬也恐怕要割半天吧.

劍騎也已經轉移了攻擊目標,放棄十字軍轉向了騎士.

聖殿騎士使用的也是騎士長槍,本身水平也很強,有時和劍騎相搏. 也僅是處于下風. 武器沒占到便宜,只憑一沖的巨大沖擊力量. 劍騎才能在戰斗中占據了很大的便宜,聖殿騎士的傷亡在加大.

可惜沖到對方陣營中只需幾十秒,龍天的空騎隊伍再強,最多也只能在這幾十秒中殺他個幾千人,聖騎士只要還剩下有一萬人,就能形成巨大的沖鋒殺傷力,這絕不是克考斯基地雜牌軍可以抵擋的,況且他連正規的長槍步兵都沒有,拿什麼來給騎士以傷害?

這場戰爭,恐怕要失敗了.

想不到居然有讓騎士進行沖鋒的機會,這是龍天始料不及的,騎兵隊一形成規模本身就是非常恐怖的力量,在戰場上往往是絕對地王牌主力,其摧枯拉朽,勢如破竹的氣勢往往起到鼓舞士氣,扭轉乾坤的作用.

以教廷在飛馬平原的龐大勢力,也只是數萬正規騎士. 在南部,那五萬騎射混合部隊也橫掃各大領地,無人敢擋.

以各領主的規模和能力,一般能有超過一千的騎士部隊就堪稱強大了,像克考斯基這樣的新勢力,根本就沒有一支正規的騎兵隊伍,只有騎馬的劍士冒充的騎兵,可以說,他們連騎士槍都沒握過.

相比之下,龍天地劍騎比他們要正統得多了,可以算得上真正地騎士,實力強勁,訓練有素的騎士.

對這大陸已經有所了解地龍天,自然是知道騎士隊的可怕,本身在他的印象中,騎士就是在軍隊中屬于最高一級的兵種之一. 當然這里說的是正統的重裝騎士,而不是偷工減料的輕騎.

克制的辦法也不是沒有,但現在來說,什麼都遲了,眼看兩軍就要相交接了,迅猛如狂潮,要力挽狂瀾可不是那麼輕易的.

龍天有點後悔了,為什麼不創建一些超大范圍殺傷的技能呢,氣爆又不是原子彈,又不能像炸彈一樣制好,讓手下空騎一起來投,單靠他一人,殺傷范圍有限啊.

要是像法師一樣就好了,丟幾個禁咒下去,十數萬人還不一樣的死翹翹啊.

對了,想起法師,他就想到身邊的愛人了,淡語好像好長時間沒有動靜了啊,她的冰山不見砸人了.

嗯,這個好長時間,也只是數十秒間,因為風淡語的冰山只需數秒就能發出,幾乎可以看到冰山如丟石頭一般落下,砸得下面一個個變成肉餅樣. 她沒有使用那種超大的冰山,因為那樣消耗的速度跟不上恢複速度.

現在發的這種一次也只不過是砸一百幾十人,也許到騎士沖到克考斯基的陣營中時也可以殺過一兩千人的,但還是阻止不了大軍的前進.

而現在,居然連冰山也不丟,想作什麼呢?

難道在准備禁咒?

那可是毀天滅地的力量,搞不好一個控制不住,連下面所有的部隊都滅了,連渣都不剩下.

不過以淡語的能力,最多只能發個小禁咒之類,情況應該不會太嚴重.

龍天一心兩用,手下飛箭不斷,另外還抽空觀察一下風淡語的動作,看是不是真的在醞釀大魔法.

因為她不能吟唱咒語,以意念組合元素形成巨大的毀滅力量,這需要巨大的精神力和魔法力支持,同時時間也要很長,禁咒可不能瞬發.

其實就算是稍大一點的冰山,她也不能瞬間發出,普通的倒是可以.

果然看到風淡語雙目緊閉,額上微有細汗滲出,周圍的魔法波動逐漸開始強烈起來,連龍天這個對魔法不太敏感的人都能感覺到其中的力量達到一個恐怖的境地,正在攻擊中的精靈有些已經驚叫起來了,以她們對魔法的敏感度,自然能感覺到這種魔法波動意味著什麼.

因為雙方的攻擊范圍並不一樣,龍天為了更好的統觀大局,所以位置飛得很高,而風淡語和一些精靈魔法師的位置相對低很多,但斜望下去,龍天還是可以清晰的看到愛人的臉上表情.

下面的軍隊好像也感覺到有些不妥,現在雖然是入秋臨冬,但離寒冷還有一段時間,況且剛才熱血湧起,大家都沒有覺得過冷,甚至還有些熱,而此時,刺骨的寒風居然憑空生起,整個人如同掉入了冰窖之中,寒冷一瞬間把整個人包裹起來.

單單是寒冷還不可怕,畢竟一運斗氣,還能支持一段時間,如果有牧師的聖光護體,寒冷自然會消去,雖然現在牧師隊伍好像已經覆滅了.

寒冷來得快速,甚至超過了眾人的想像,才感覺到寒冷,有些十字軍已經有種手腳不聽使喚的感覺,四肢居然開始麻木了,更恐怖的是,好像開始結冰了,是的,冰塊迅速凝結,把自己包裹起來了,很多十字軍失去知覺前最後的思想就是這樣.

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妥,包括如潮般狂沖的聖騎士們.

他們明顯感覺到速度一下子好像降了下來,而且胯下的坐騎有點舉步維艱的感覺,周圍的溫度似乎在急速下降,作為水平不錯的武者,加上沖鋒時的熱血沸騰,騎士們一時還沒受到寒冷的影響,但坐騎卻有些忍受不住了.

當他們也感覺到刺骨的冰寒時,坐騎已經跑不動了,地面迅速的結成厚厚的冰層,把坐騎凍成冰雕,但上面的騎士還是保持一點沖勢,很自然的離開坐騎,朝前飛去,但可惜也只是飛了半米不到,冰層已經結上來,也他們也冰住了.

也許只是單個如此還不算令人震撼,但當成千上萬的軍隊被如此冰封住,就不是一丁半點的震撼了,只要是個旁觀者,都會被這種無匹的冰封力量震懾住.

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動作,空中的飛騎也如冰雕一般一動不動,看著下面的壯觀景象,克考斯基的大軍前進步伐也嘎然而止,沒有發起進攻的教廷弓箭手,盾牌手等也呆呆的看著數以十萬計的友軍在短短的不到一分種時間里變成了冰雕,冰層里的人表情還很清晰.

這就是禁咒的力量嗎?千里冰封?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提前攻擊     下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四十章 殘酷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