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四十五章 正確的方式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四十五章 正確的方式

第二百四十五章 正確的方式

第二百四十五章 正確的方式

"況且,我們的利益根本沒有受到損害,只是沒有某些人獲得多而已. "某個領主雙眼四處觀察一下,發現克考斯基已經跟著龍天走了,才放聲說道.

"嘖嘖,有個大靠山,可真是舒爽,可惜我沒那個命啊!還要天天都戰戰兢兢的祈求教廷良心發現,突然宣布之前的所有行為都是一個錯誤. "

眾人會心的大笑,"別妄想了,他們的良心已經交給了惡魔,除了將他們擊倒,我們別無他法了. "

"那麼,我們就只有聯合起來才有足夠力量擊倒他們,這事,我們就退讓一步吧!我看那占便宜的小子,也只是空有一個大殼,要管理好,可不是那麼容易,說不定還是一個大包袱呢. "亞曆山大說到後面,語氣已經有些酸了,心中暗下咒語,希望那真的變成一個包袱,到時向自己求助,然後自己就可以勉為其難的接收了這些領地,代為管理.

眾人又紛紛表示了對結盟的向往,表態願意退讓,全都一副慷慨大方的模樣,絲毫看不到剛才為一點點小利益爭得面紅耳赤的樣子.

最後,竟然是一個團結和氣融洽的良好氣氛,可惜,主事人已經回去陪老婆了,大家又各自互相吹捧了一番,然後決定,"明天再請龍天先生出來主持,我們就一致同意按照龍天先生的方案進行合作吧. "

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當你一心想要他們這樣地時候. 卻總是適得其反,但當你不理他們,他們卻又眼巴巴的湊回來,稱贊你的決定英明.

只是,他們回頭,卻不一定能把領導的頭也拉回.

龍天下了一個決定,不再理會那些自私自利的領主們了. 要讓他們聽令團結一起,就像讓教廷聽令停止戰爭一樣困難.

這只是他的感覺. 有時他會想,為什麼我不能以自己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呢?為什麼一定要湊起一支大軍來和教廷死磕,這根本就是以自己地短處來和別人的長處相拼.

教廷積蓄了十年地力量,一切都准備得充分無比,在戰場上,根本不可能占得他們的便宜,現在他們是殘留在這里的一支小部隊. 都讓自己焦頭爛額,差點連老婆都賠進去了.

如果風淡語真有事的話,他可不能原諒自己.

他太把一切都看作理所當然了,從來沒有為身邊的人給予過太多的關心,在他心中,好像沒有什麼力量可以讓他身邊的人受到生命威脅,他覺得自己有足夠地能力來保護她們. 他沒有體會過當有一天,死亡離所愛的人如此之近的時候. 那種心慌的感覺.

在力量追求的道路上,當越來越強時,反而覺得自己的弱小,但當回過頭來與平凡眾生相比,卻會感覺自己是如此的強大,強大到連他都忍不住以為自己像神一樣的高高存在. 于是. 便有些自我膨脹起來,好像真地是無敵于天下了.

心智上,還是不夠成熟啊.

甚至還認為,只要自己出手,擊退教廷都只是輕易之事,完全不把別人的十年籌備當一回事,帶著幾百空軍就想橫掃大陸了.

這次全靠了風淡語,要不然他的威名就要掃地了,不但會讓克考斯基全軍盡墨,更重要的還是讓教廷志氣大長. 加快進攻步伐. 盡早把他們推向統一的結局.

這些後果,他想想都覺得有些後怕.

他不是怕丟臉失名聲. 主要是怕再也沒有力量和教廷進行周旋了,真正是敗局已定了.

勢力不是一天兩天能建立起來的,就憑這一個冬天地時間里訓練出足以和教廷抗衡的大軍是不可能的,還是另想辦法來解決這場紛爭吧.

龍天暗想,自己好像走進了一條死胡同,硬是想在大處與教廷相抗,要在戰場上擊潰對方,這明顯是一條很難行得通的路,為什麼不嘗試以自己擅長的方式來進行戰斗呢?

這樣也許更加適合也更加容易成功.

冬天,在大雪還未封山的時分,雖然有些寒意,但對人類的正常活動,並沒有造成太大的不便,按照往年的經驗,在這片地帶,離第一波暴風雪還有十來天時間,正是作好冬防的最佳時機. 各地地商人准備著跑最後一趟生意,所有該停地工作都准備停下來了.

龍天記得去年的冬天,好像正是在城堡里快樂度過地,想不到只是一年的時間,事物已經面目全非了,世事滄桑,可見一斑.

感歎著的時候,已經回到住所了,這皇宮太大了,不適合居住!龍天暗想,不知道那些帝君是怎麼想的,浪費那麼大的一片地方來建這些華而不實的宮殿,難道僅僅是為了氣派和身份的象征?

真是的,不如我的城堡好住!

"淡語,你怎麼出來了?你的身體還沒恢複好呢!"龍天一回到這後宮花園,便發現風淡語居然獨自在秋千上輕蕩著,寒風吹來,她那薄衣衫好像無法抵擋一般,無力的飄起.

龍天有些心疼,雖然明知她是水系魔控師,冰寒根本不能侵入,甚至還可以控制寒流來保護自己,就像他本身可以祭起氣罩來防護一樣. 但他的心,依然感覺到疼,好像寒風中受凍的人是自己一樣.

"我早就沒事了,只是精神有些虛,這幾天已經恢複過來了. "風淡語轉過頭來,輕笑著傳音過來.

龍天早知道她康複了,只是不放心,害怕她又突然間昏迷不醒. 現在她可以輕易的使用精神交流,表示已經沒有問題,完全恢複過來了,至于身體上的,她本來就沒有受傷,自然是不在擔心之列.

"以後記得不要隨便施展那些可怕的魔法了,這次可擔心死我了,我不想再看到你昏迷不醒的樣子,我不要看到你受傷害. 知道嗎. "龍天輕摟著她,隨手丟出一個隔絕防護罩,即使兩人都是不懼寒風的人,也要浪費一點氣力,以求心安.

"知道了,你都說了八十次了. 不過呢,我喜歡聽. "她開心的笑著,笑容如花盛放,迷人.

龍天驚愕,"有那麼多次嗎?嗯,一定是你沒聽話,所以我才不得不一再的提醒. "

"要是讓別人知道神一樣存在的箭神居然是如此長氣,不知會不會有損形象呢. "風淡語依偎在龍天的懷里,後側仰著頭,看著心愛的人,淡笑著回應.

"我又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什麼形象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你平安的留在我身邊. "

兩位在大陸聲名遠播的強者,在笨拙的說著肉麻的情話,沉浸在歡悅的氣氛當中,在力量上,他們可算是站在了世界的頂峰,但在感情上,依然是不能免俗.

"我感覺到你今天有點不一樣,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讓人高興的事?"

"最高興的事就是看到你沒事. "

"你好肉麻. "

"你喜歡嗎?"

"很喜歡. "

. . . . . .

"我作了一個決定,這讓我感到很輕松,我們不應該過這種我們不喜歡的生活,明天開始,我們過回那種快樂自由的冒險生活,好不好?"

"真的嗎?太好了!不過,你能拋下他們不管嗎?沒有我們的幫助,教廷一下就會反擊奪回這片美麗的土地的. 你真的決定了嗎?"

"是的,但我們不是拋下他們不管,我只是決定以我們擅長的方式來解決這個難題,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正面解決. 這段時間里,我們陷入一個思想泥潭了,以為沒有其他的方法來解決這件事. "

龍天仰望悠遠的天空,以一種幽深的語氣說道,仿佛看破了世事,找到了萬物遵循的真理,心中一片甯靜.

"什麼方式?冒險?探索?還是戰斗?"

"都有,總之,我們不應該束縛在這些我們不喜歡也不善于處理的事情上. 我已經為此感覺到厭煩,這也不是一條真正正確的路. "

龍天正試圖解釋他心中的那條正確的路,但另一個聲音適時響起.

"呃,好像,我的出現打擾到了某些人的交流.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應該暫時離開. "清脆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是伊麗來了.

"你是故意的吧. "龍天回過頭來,"看樣子,好像有事發生了. "

"猜對了,有些消息,我實在忍不住想要過來分享,如果你們可以暫停談情說愛,我很樂意把消息說出來. "

"有些氣氛一被打斷,就很難再醞釀了. 說說看吧,又發生了什麼事?"

"你一定感興趣的. 有兩個消息,一個好一個壞,想先聽哪個?"伊麗說道,臉上興奮之色卻不是裝的.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四十四章 結盟之議     下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新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