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七十七章 突破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七十七章 突破

第二百七十七章 突破

第二百七十七章 突破

四匹飛馬帶著四個藤人,可以說是輕裝上陣,速度之快如箭離弦,加上教廷的追兵又是相距千米之外起動的,所以根本不可能追得上. 當然也很難發現這四個罩著彩色光盾的人形物體居然不是真人.

依古達拉明白如果沒有自己出手牽制龍天,憑手下的力量是阻止不了對方的逃離的,所以一馬當先追上去的就是他,無論如何,就算借助手下之力一起殲滅龍天小隊也是必須的,名聲這東西,以後就說吧,所有的曆史都是由勝利者所書寫,這應該不會影響他的無敵形象的.

不過,很快他便發現了事情有些古怪,根據龍天的行事風格,現在應該是猛射回馬箭才對,為什麼飛了那麼久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呢,依然是頭也不回的直沖天飛去,甚至動也不動.

隨著高度的升高,幾乎已經到了飛行魔獸的極限高度,速度自然也就慢了下來,開始平向飛,而這樣一來,卻是飛不出教廷的包圍圈的,一千米的距離也只是數息間的事,但也足夠教廷的飛馬趕到阻止.

"糟了,中計!"依古達拉突然心中一動,一按鳥頭,雙頭鳥魔獸不由自主的轉向,往下飛,眼看上面的飛馬已經是開始轉向,包圍圈即將發動圍殲威力,教皇才發現事情的不對勁,連招呼都不打直接就回馬飛回去.

只是現在才回轉,卻已經晚了很多. 下面的群山只剩一片白茫茫霧氣,什麼東西也看不見. 教廷地埋伏在山中是占了大部分,但高手卻幾乎都坐上飛行魔獸,本來他們的打算也就是在空中來一個激戰,把對手打落時下面的埋伏即使水平差一點也足以應該高空墜落的敵人.

但現在情況急轉直下,以下面的普通高手對上暗中的龍天等人,卻是凶多吉少.

教皇並不是擔心某部分的埋伏被滅掉. 那些人才雖然培養不易,但本來就是訓練來完成任務地. 死也是他們的最終歸宿,就看死得有沒有價值. 他真正擔心和惱恨地是,龍天現在可以輕易的突破他們的一處埋伏,然後悄悄的逃掉,那麼他們的辛苦布局就等于是白做了,還徒惹笑話.

飛了一段,後面跟的教廷高手們才收到教皇老大的指示. 馬上也都恍然上當了,于是齊齊憤怒地由沖天飛變成流星墜地般直落下,這一段飛行可真是高難度,難為這些高手們還那麼適應,果然不是一般的菜鳥可比.

龍天他們的飛馬只是帶著固定在背上的輕便藤人,基本上和平時自己飛沒什麼區別,速度還有飛行技巧一點也沒有受到限制,所以非常輕松. 就連留下想收拾它們的幾位教廷高手都對此無可奈何. 一來這幾匹飛馬本身有藤甲的防護,二來速度快,又靈巧,加上它們本身也是中階的魔獸,有一定的自我保護能力,甚至還有還擊之力. 而留下地不超過十人. 不能形成包圍圈,只能憑空望馬興歎.

教廷帶著一幫高手進行了一段飛行賽跑,勇奪第一名之後終于返回到原先的埋伏地點. 飛行隊很快就分成十幾隊四散尋找龍天他們的蹤影,而四處埋伏中的教廷高手卻都茫然的看著突然從天而降的本教高手們. 他們正眼巴巴地等著無敵的教皇大人把對方挑落,以便第一時間沖過去活捉或者分尸呢,到時動過手的起碼記一點功勞吧,混個高級點的職位應該沒問題,然後可以到各個戰場耀武揚威,作威作福了.

但現在情況好像和想像中的有些出入,沒見敵人墜落. 反而看到自己人像賽跑一樣飛回來了. 難道已經活捉對手了?

飛馬背上的高手們自然不知道下面的同伴們抱了此種汙辱人的思想,他們匆匆搜索著. 期待找出對手,以一場大戰來洗刷中計被騙的恥辱.

一聲清越的哨聲從東邊地山林傳來,那邊幾位搜索地飛行隊成員發現了不妥,一時間,所有飛行大隊高手們全都彙集過去.

教皇已經作犧牲那幾名搜索高手的打算,只要找到對方襲擊地突破地點,以那里為缺口周圍一搜,對手肯定無所循形,他們沒有飛馬,在地面上速度再快也跑不出幾里,所以勝利的希望還在. 最多是沒有了萬無一失的包圍圈,戰斗起來艱苦一點,而自己也可能被迫強行出手.

但想像中的事情又沒有出現,教皇覺得自己今天比較失敗,對手總是不按自己的計算來行動,每次都失算讓他感覺有些失落. 那幾名最先發現情況的高手並沒有遇到任何的襲擊,也許對手沒有留下後手埋伏,突破之後馬上就逃走了,這樣也好,說明龍天他們心中也是害怕的,不敢逗留太久,連一陷阱都沒有留下,要不然又要見亡了.

說真的,龍天還真想留一兩個陷阱讓教廷嘗嘗,但時間不等人,他知道教皇很快會發現事情的不妥,所以必須盡快解決這部分的埋伏,然後隱走.

這部分的埋伏只有三十多人,卻分為三層,周圍還布了幾十個陷阱,把一片可以通行的小山體樹林布置成一個危險的死亡之地. 他們這里剛好也可以看到龍天那邊的情形,當看到四匹飛馬沖天而起時,他們都放松的顯出了身影,與其他的大部教廷部眾一樣,眼巴巴的看著天上,希望龍天他們掉落在他們的這片區域,撈一個立功的機會.

這些埋伏的另一個作用就是觀察周圍的情況,如果發現龍天他們偷偷從某一處溜走時便發出警報,呼叫同伴前來幫忙. 但現在. 他們沒有機會發出警報. 龍天和伊麗如鬼魅般的身影出現在他們地身後,無聲無息的給了他們致命一擊,連發出聲音的時間都沒有.

龍天用的是內勁,直接震斷對方的心脈,而伊麗則潛行到對方的背後,用毒針在對方的頸後動脈一刺,見血封喉. 這兩種方法都很好用. 不會發出聲響,不會流血. 沒有血腥引起其它人地注意.

另外,教廷的大部分人站得並不靠近,因為這片山體比較闊,為了觀察到每一點,他們三十多人分散開來,彼此雖然可以看到,但也得顯露出身影才行.

現在他們都已經放松了警惕. 而且全都一臉期待地仰望上空,根本沒料到背後有鬼.

襲擊很順利,龍天擊殺了二十五名,而伊麗也干掉了九個. 擁有精神搜索和靈巧迅捷的輕松的龍天把敵人的位置看得一清二楚,甚至對方的精神狀態他都很了解,暗襲起來就算切菜一樣簡單,而伊麗本身是潛行隱藏和暗襲的行家,對方又沒有高明的隱藏術. 所以進程也很快很順利.

不過她和龍天地差距還是非常明顯的,無論是速度還是出手,都差了龍天一大截,她只能潛行到敵人的背後出手,而龍天則不用,直接閃到對手的面前出掌. 對方都來不及反應. 這三十多人中,有二十名是劍士,而其他的依然還是牧師團和法師團的成員. 但都無一漏網的成為兩人的手下亡魂.

"教皇還沒有回來,我們尋找下一個埋伏點吧. "伊麗戰斗地熱血剛剛激起,戰斗卻結束了,心中很無奈,于是興奮的向龍天提議.

"不,他們馬上就會發現不妥了的,不要小看教皇的實力,在他們的圍攻下. 我們沒有逃走的機會. 現在還是執行原定計劃吧,撤. "龍天否決了小盜賊地建議. 會合風淡語和霍伊金娜,消失在了群山密林中.

由于被擊殺的教廷成員都是隱藏在暗處,雖然最後時刻沒有防備,但他們的位置卻沒有多大的移動. 所以教廷的飛行大隊還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了自己的埋伏出現了問題.

教皇急速趕到,考察現場.

看著同伴的致命傷口,在場的每一位高手都有些驚心. 那八名被毒針所殺的同伴全身已經烏黑,不成*人形,但卻沒有發出任何異味,本來死亡時間應該不久,但尸體卻已經僵硬,像一塊黑色石頭.

"凝血針!"教皇冷哼一聲,賣弄一下見識,心中卻驚訝,對手居然有這種劇毒的武器,看來實力恐怕比傳聞中還要強大可怕.

凝血針是直接取自某種植物根部,經過特殊處理,成為殺人不見血地利器,在濕地地某些種族就特別喜歡使用此種武器. 這些針並不大,一般的做法是給針加上定向羽,做成針箭,配合吹筒攻擊.

這是一次性武器,這些針用過之後,插到皕酈坁咧迨W並接觸到血液就會釋放毒素,把對方地血液凝固起來,速度非常快,即使是光系的救護術也無法救援.

現在對方好像一下子使用了八根凝血針,不知道還有沒有,如果有的話,可就要小心了,一旦中招,就算是大祭祀都無法救回.

伊麗游曆過的地方還真不少,希望古怪的東西當然也不會缺,只是一直沒怎麼使用,因為這些東西用一根就少一根,當然不會隨便浪費. 只是現在已經是極度危險的關頭了,不得不心疼的掏出壓箱絕活.

相對于這八具堅硬的石頭黑人,其他的二十多位的死相就正常得多了,而且還算死得好看,表面上一點傷痕都沒有,歪頭靠在一旁,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但這帶給教皇的震撼卻是更大了,憑著毒針襲擊,依古達拉本來是很不屑的,但看到這些死得好看的手下時,他卻不得不承認,自己也無法做得到這一點.

表面無損,直接以氣勁把內里的心脈震碎,這也是法術所不能救的死法. 說到底,魔法雖然很神奇,但卻很難讓一個消失的心髒重新制造出來. 這樣的話,跟造人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了. 所謂的起死回生,也是有要求的,起碼你的重要部件無損才行,要不然神靈也束手無策.

震驚歸震驚,戰斗還得繼續,對方在這短短時間里肯定是跑不遠的. 依古達拉幾句簡短的命令,彙集飛來的飛行大隊馬上又散開,展開了地毯式大搜索,擁有空中優勢,這搜索就方便得多了,而且機動性好,任何一點發現異常,可以在短時間內趕到.

依古達拉心中對龍天的評價再提升了一個等級,此人不但力量出眾,詭計也不少. 最重要的,他露了一手教皇自認自己也做不到的絕技. 其實這根本不算什麼神奇技能,這是內氣的普通特性,斗氣自然是無法企及的了,只要使用得當,就算是龍莉現在的功力都可以做得到,更不用說是龍天了.

可惜,自認見識廣的教皇這一次都被自己的見識欺騙了,也讓他的行動發布有了一些遲疑,最終他都沒有讓四面的埋伏全部圍過來,進行撒網式的收縮. 這個遲疑,給了龍天一個絕好的機會.

教皇也真是高看了自己的見識了,其實很多龍天使用的技能他都無法做到,但那些都只是傳聞,他沒有親見,所以並沒有感覺那到底有多強大,而現在,他親眼看到了龍天出手後的結果,和自己的能力一對比,差距就出來了.

他沒有想過,他本身的很多技能和技巧,龍天一樣是做不到的. 高手總有一些屬于自己的長處,別人是無法企及的,高高在上慣了的教皇好像見不得在武技上有別人比他強一樣,在這件事上鑽了牛角尖.

教廷的搜索是以這片被襲擊的山林為,向山外發散網搜,相反,對于從里面走出來的地點卻沒有多加注意.

仿佛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認為,龍天他們一定是突破一個包圍缺口,向外面逃走了.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戰與不戰     下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七十八章 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