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七十八章 諷刺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七十八章 諷刺

第二百七十八章 諷刺

第二百七十八章 諷刺

但事情又一次出乎了教廷的意料之外,不足一百匹的飛馬,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要把整片山區都疏理一遍,確實是有些困難的.

襲擊完之後的龍天小隊,好像突然消失在山林中一樣,再沒有任何痕跡,教皇差點以為對方殺完人之後直接以傳送陣飛走了. 不然怎麼會一下子沒了蹤影呢,以時間和速度計,這麼短的時間里,就算是飛馬也飛不出多遠,對方在山中的速度,不可能連搜索的飛馬也趕不上吧.

"他們的飛馬隊散開搜索了,但沒有向我們這邊飛,是不是他們以為我們一定不會跑回這樹屋啊?真笨啊!"伊麗在外面觀察了一會,很快就潛回來報訊,口中自然免不了對教廷嘲諷幾句.

"這次他們可能要久一點才能發現異常,我們就先休息一下吧,等飛馬轉夠圈跑回來就是我們離開之時. "龍天悠閑的躺在藤椅上,不管外面的教廷高手們已經滿天飛在尋找他們的身影.

"在教廷的包圍圈中還能這麼安閑的休息,還真是第一次啊!其實按我說啊,應該再襲擊他們一次,讓他們的飛馬部隊趕來趕去,轉個暈頭轉向,找不著方向,摸不著頭腦,這樣才好玩嘛. "伊麗仍然為剛才戰斗的短暫感到不滿,還沒來得及大顯身手,便結束了,很多絕招都沒有派得上用場呢.

"這個招數只能用一次,才有迷惑的效果. 要是我們再襲擊一處,教皇肯定就知道我們沒有離開,以他們地人力,很快就會發現我們藏身之處的. 現在他們向山外尋找,起碼要一個小時左右才能覺察異常. 我們可以慢慢吃個飯,小睡片刻再繼續和他們周旋. "龍天搖搖頭,現在的危險處境不容疏忽. 更不能好戰耽誤時間,雖然襲擊是可以滅掉對方的一部分力量. 但同樣也會把自己置身于不可預料的危險中心. 到時就算他有通天的本領也難以逃脫了.

"我們的飛馬應該可以在半個小時後返回來,到時我們提前動身,不要逗留,教廷一定會發現我們地,不過他們的飛馬隊分散開來,不能形成包圍圈,我們並不需要擔心. 只需要在半空帶著他們轉圈,順手可以磨掉他們地一部分力量. "龍天提醒著隊員們,現在為止,一切都按照他的意思來順利發展,但越是這樣,越是要認真小心.

"又是空中戰斗,本小姐的戰斗力完全無法釋放,真沒勁. "伊麗不滿吐了一句. 剛才她本來想在襲擊完的地點設幾個機關陷阱,給教廷一些教訓,但龍天卻否決了,因為如果你還有心情去搞陷阱,表示你沒有逃走的決心,教皇很容易看出其中的破綻. 結果可能就不是現在這個樣了.

到目前為止,計劃都沒有出現意外. 飛馬引開空中部隊,在這短短的十多分鍾之中,龍天和伊麗滅掉對方地一處三層埋伏,打開一個缺口,造成一個聲東擊西,借機突破逃走的假像.

教皇很配合的按照他的意思去執行,連反應時間都算計得差不多,甚至教廷不會留下太多的人手來圍攻在天上飛的飛馬也在他的計算當中,這給他們的逃離制造了一個良機.

事實上. 教皇並沒有飛遠. 搜索敵人這樣地瑣碎之事,他是不會放下身份去做的. 他和五名手下正停留在一處山峰的上空. 觀察著周圍散開搜尋敵蹤的手下,並回想著剛才的中計過程,心中雖然是無比震怒,但也無法挽回臉面丟失的既成事實,現在唯有把對方抓住或滅掉,才能夠找回一點點地面子.

狡猾的小子. 依古達拉心中暗罵,以前龍天的一些偷襲把戲,在他眼中都是不屑一顧的,那種小打小鬧,和他的大布局,大陰謀相比,簡直是不值一提,根本不是同一個檔次的智力比拼. 但現在吃虧了,才開始發現,對方好像並不是只會偷襲那麼簡單,計算和謀劃也不一定輸給自己.

四面低飛的搜索者依然還是沒有什麼信號傳來,依古達拉強行壓住自己心中的煩躁與惱恨,裝作很鎮定,指揮若定的神態. 心中不住的嘀咕,怎麼可能逃得那麼快,他們該不會是老鼠,鑽洞跑了吧.

或者,他們根本就沒有向那些方向逃走,依古達拉心中一動,猛然驚醒一般,發現自己好像又中計了.

這個時候,不遠處適時傳來幾聲馬嘶,在空中,特別地清亮悅耳,教皇和他地五名近身護衛都不由的抬頭仰望,並暫且把醒悟自覺中計一事丟在一旁.

只見千米之外地上空,幾只盤旋的飛行魔獸好像在和某些人捉迷藏一樣,在空中游走,上下左右靈活如游魚,後面的攻擊大部分是落空了,而一部分即使是擊中了前面的魔獸,竟好像沒事一樣,連停頓一下都沒有. 後面著急的追趕者直拍坐騎,希望能追近一點,增強一點命中率和攻擊強度,可惜無論怎麼驅拍,坐騎還是無法接近那幾匹飛馬,反而被耍得團團轉. 幾次被拍得吃痛之下,不由得怒叫出聲,主人好像從來沒有這樣惱怒的虐待過它們,今天可不知吃錯了什麼藥.

"這幾個蠢貨,連幾匹飛馬都搞不定,丟人顯眼,回去把他們開出特別行動組. "依古達拉火氣突然上來了,因為他看到的,好像是自己被耍得團團轉一樣,那空中的場景,不就是現在他的真實寫照嗎?

這種諷刺深深的刺疼著一向驕傲的教皇,甚至連剛才醒悟過來的念頭都拋到了腦後,心中只有憤怒,恨不得一下子把龍天抓出來,一刀一刀慢慢割死,體會虐待的快感.

身邊的五名衛士倒是幸災樂禍的看著同伴被飛馬戲耍,又聽到教皇大人怒言要把他們開除出特別行動組,臉上都有些嘲意,他們一向對那些企圖和他們平起平坐的特別行動組員感到討厭,作為至高無上的教皇身邊的人,向來是受到各方景仰,連下面的紅衣主教等大人物見到他們都得點頭行禮.

而這些不知禮教的武夫,居然在行動的時候不懂得退後半步,以示身份的差異,這實在是令人惱怒.

他們當然不會飛過去出手相助,像看什麼有趣的樂事一樣看著那幾匹還罩著光環的飛馬慢慢越旋越低,好像已經接近山峰了.

咦,那里不正是這些飛馬起飛之處嗎?旁觀的幾人,包括盛怒中的教皇,都感到有些驚奇,不知道飛馬為何低飛回來,它們根本就像是飛出去做了一個折返跑然後轉著圈回來的.

"不好,他們原來沒有逃走,快,快過去攔截他們. "依古達拉氣急敗壞的不顧形象大叫道,這個奇怪的現象令他猛然的想起剛才的醒悟,心中已經很雪亮,龍天他們根本就沒有向別的方向逃走,而是返回了他的藏身處,等飛馬回來接應.

他又是一馬當先的沖飛過去,後面的衛士沒有醒悟過來是怎麼回事,但也下意識的跟著主人前飛.

依古達拉不愧是高手,反應極快,每次都是一馬當先,頗有領頭大哥的風范.

可惜總有一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這種感覺擱在他心中,仿佛一根鋒利無比的刺,刺疼著他驕傲的心,讓他簡直不能平靜下來,冷靜面對一切.

誰也不會想到,發現敵蹤的信號,居然會由教皇大人親自來發送,這實在是夠戲劇化的.

突變就在教皇催動坐騎的那一瞬間出現,幾支利箭突如其來般激射而出,分別呼嘯著直取追趕著飛馬的那幾名教廷高手的坐騎的要害部位.

這個時候,他們離地面的距離尚有百米左右,普通的弓箭手能射到這個距離的,威力也不會太大,隨手一拔基本就可以攔截飛矢. 但這次意外,他們的對手是不是普通的弓箭手.

沒有任何先兆,也沒有意外,這幾匹坐騎失去了飛行能力,垂直由高空作自由落體運動,而追擊中的教廷高手們當然也是跟隨墜落.

遠處埋伏圈中的教廷部眾們終于有機會看到有人從空中墜落了,可惜不是敵人,而是自己人,百多米的空中,運氣好一點,碰到下面是自己人的埋伏圈,還有可能撿回一條小命,由牧師團和法師團聯手還是能減緩一點下沖之勢的,然後牧師就可以把重傷中的同伴搶救回來. 運氣不好的,只能化身為一具難看的尸體了.

奪命神箭,終于露出它的真面目.

"是龍天!"有人突然驚醒般大叫出來,同樣把欣賞同伴高空墜落的伙伴驚醒過來. 這個時候,大家才急忙把眼光都投向那個幾乎忽略掉的目標. 而那四匹飛馬,也正好是飛回那個地方.

與此同時,他們的教皇大人也如離弦之箭般沖向那個目標地點. 沒有飛馬代步的埋伏者,只能透過林間空隙,看著他們的教皇大人的一舉一動.

四匹飛馬飛入林中,幾個呼吸間,又沖天飛起,而上面坐著的,正是他們此次的目標人物,折騰了半天,正主才終于露面.

而龍天面帶微笑,一抬手就給了追趕過來的教皇一個見面禮,那是小小的一支氣爆箭.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七十七章 突破     下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七十九章 追逐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