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一章 這一次意外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一章 這一次意外

第二百八十一章 這一次意外

第二百八十一章 這一次意外

遠遠的就可以看到這個巨塔一層層的防護罩,防禦力之高恐怕不下于十名魔導師共同施展的魔法結界,這種防護力可以抵擋大陸上所有的高級魔法的攻擊,即使是風淡語可以釋放的那種小禁咒也能支持一時半刻.

不過只要是魔法型的護盾,龍天就不會有任何顧慮,那些護罩在破魔咒面前只是和氣泡差不了多少. 他不但是法師克星,簡直可以說是魔法克星.

巨塔里的魔法波動非常的強烈,遠遠的連龍天都能感覺到那熟悉的光系魔法元素活躍而熱烈,不愧是教廷的牧師修練聖地,看那一層層的防護罩就不是龍天這種級別可以施展的,這里的高手果然不少.

看這里的環境,也非常適合修練魔法,陽光充足,環境優美,又有至高無上的魔法塔,還有無數的高手指點. 要是龍天出生在這樣的地方,說不定他的光系魔法潛質會被發掘出來,成為一名高尚的牧師. 但還好,神沒有這樣這排,給了大陸一線生機.

"塔里的魔法波動很奇怪,會不會有什麼異常?好像有人在聯合施展魔法一樣. "風淡語突然傳音給大家,這個時候他們離巨塔也只不過是數千米,看起來已經好像是近在眼前了,龍天都開始准備攻擊了. 破魔的符號已經游動于利箭之上,按他的估計. 破魔箭一次最多也只是破掉一層,而巨塔地護罩起碼有七八層,這需要他連射數箭才能全部破掉.

不過那強烈的魔法波動也令他有些不安起來,熟悉光系魔法的他也知道,這應該是施展魔法時的異常,這是人家的地頭,能沒有一些鎮城之寶嗎?像一些大門大派一般都會有一些閉關等死的老頭子. 雖然看似半截身子入土了,但實力卻是驚人的. 萬一激怒了這些老不死地,情況可不太妙.

"會不會是發現我們的意圖,想加強防禦啊?我們離他們這麼遠,就算是施展魔法,也傷害不到我們吧,連團長地弓箭最遠也只有五百米的傷害范圍,魔法的傷害距離最遠也不過是一百多米. 我們現在離巨塔起碼兩三千米,除非他們能憑空冒出來,否則不可能傷害到我們的. "伊麗發表了不同意見,她說的也是事實.

不過,現在不是在游花園,一切還是以小心為上,任何的一絲異常都要謹慎應付,所以龍天並沒有表示輕視之意. 他心念急轉,想了數個可能性,考慮到後面的追兵甚急,還是放棄了這個毀塔行動.

這個巨塔擺在這里移不動地,他們隨時可以來撼一撼,而後的追兵也不可能永遠追著他人喊打喊殺的. 還是先擺脫現在的困境再說吧.

"放棄目標. 偏移方向. "龍天淡淡的說道,回頭把這弦上箭射向追近百米之內的教皇大叔.

這一次兜了那麼久竟然沒撈到什麼好處,只是除掉了教廷的兩個小組一共才十二人,氣力倒是花了不少,實在是令龍天有些不爽,現在他們已經不敢再放緩速度故技重施了.

豈料異變就在此時發生.

在空中,三千米的距離並不算遠,龍天他們甚至可以看到巨塔就在自己地眼皮底下了,就這樣棄之不攻,龍天的決斷也算得上是果斷.

但他打算走人. 對方卻好像不想放過他們. 就在他們要偏移方向,巨塔頂端突然凝聚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球. 激發出耀眼奪目的白光.

這是一個魔法,龍天很熟悉的,照明術的小光球.

但這個光球卻不小,甚至可以說是大得驚人,其光也更是耀眼無比,就像一個縮小型地太陽.

強光到了一定的程度,是可以短暫致盲的,炙傷眼睛也不是什麼神奇的事. 但是從來沒有人想過利用照明術來令人致盲,用光耀大地或者極光術還差不多. 但光耀大地和極光都是非常高級的魔法,即使是魔導師級別的也無法激發出令常人致盲的效果.

而照明術卻不一樣,這個是最低級的魔法,就算龍天把魔力發揮到極致凝出一個照明術,都可以非常亮眼,照亮數里的范圍. 而他只是大魔法師的級別,勉強算得上是高手.

不過,好像從來沒有試過用全部魔力施展一個低級地照明術,所以也就沒有人想到過,幾名魔導師聯手可以發出這麼驚人地一個照明光球.

連龍天也只是隱約感到有這樣的一個可能,但當真正看到時,才感到震驚. 就在這一瞬間,四人以及四馬十六只眼在一片白茫茫地亮光閃過之後,就只感覺一片漆黑. 身體突然不受控制般向下墜落.

三女忍不住嬌呼一聲,有些慌亂的抓住坐騎飛馬的勁部長毛,但飛馬此時也為突然的致盲失去了分寸,不受控制的亂撲騰.

沒想到教皇的周密的埋伏都奈何不了他,卻栽在了這個照明術上了,實在是令人有些哭笑不得啊. 教廷里也有天才啊,居然能想出這樣的一個辦法,本沒有傷害的照明術,沒有攻擊距離的照明術,變成了如此犀利的坑人利器.

飛馬雖然在掙紮著撲騰,身體在往下掉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而底下正是龐大的飄香城,人家的大本營,就算是摔不死,也肯定是免不了成為教廷的階下囚,這比死更慘.

後面的追兵可就樂了,教皇更是得意非常,"想跟本皇玩陰的?你還嫩了點. "說著頓時覺得之前受的戲耍汙辱一掃而清,雖然對方的人還沒捉到,但一種大勝的淋漓感覺已經充盈胸間.

依古達拉一點也不責怪那白球差點把他的眼睛也閃到了,瞬間的怒氣化為滿腔的歡樂. 同時猛催跨下兩頭鳥,打算一馬當先把龍天親手擒住,以泄心頭之恨,洗刷所有的冤屈,在滿城的子民面前揚一下神威.

這不,底下的飄香城正在看著天上的這出追逐鬧劇呢,平時高高在上的教皇大人正把風頭正盛的某小弓箭手趕得如喪家之犬四處亂跑,慌不擇路的時候居然跑到本教的老窩里來了,實在是找死啊.

他們自然是不清楚慌不擇路的小弓手正是向著他們的心中聖地而來的,目的還很明確,想毀掉他們心中不可侵犯的魔法巨塔呢.

而塔頂的那個白色巨大光球也更是照亮了全城,可惜現在是白天,要是在晚上,那種效果可就更加令人感歎如見神跡了.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全城震動,紛紛言論是不是光明神發怒,親自發動神跡來收拾這個四處搗亂的小弓手.

對情況失去控制是龍天最討厭的一種感覺,好像命運不受自己掌握一樣,有一種聽天由命的無奈感.

這一次,他就有這樣的一種不爽感覺.

是的,沒有什麼魔法是可以千米之外傷人,這一次他們也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是雙眼短時間內無法看到東西,只要稍稍閉眼休息一會就可以恢複了,就像中了閃光彈一樣. 只是現在是在空中飛行,能隨便把眼睛閉上,就算他們可以,但飛馬可不行,人可以保持鎮定,但魔獸卻不可以,只要飛馬一亂套,人還能安坐嗎?

這次真是應了那句話,純屬意外.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章 競逐賽跑     下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二章 難逃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