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最好的防守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最好的防守

第二百八十四章 最好的防守

第二百八十四章 最好的防守

他們貼著城中的房頂低飛,迅速朝著城西逃亡. 天空的幾十名教廷高手緊追不舍,但卻不敢全力出手攻擊,因為下面就是一片片的房屋,攻擊不到對方時很可能會把這些房屋變成廢墟,而圍觀的平民也極可能死傷無數.

這正是龍天他們看中的,借著教廷高手們的顧忌,安全輕松的游走在各種建築間,下面一些教廷的衛隊手忙腳亂的攻擊著,試圖擊落囂張的四人,但很可惜,大部分攻擊都落空了,一小部分擊中的也根本破不了他們的防護罩.

沒有了教皇的糾纏,龍天大大松了一口氣,最大的威脅已經消除,可以稍稍獲得一絲喘息的機會,但卻是不能有放松大意,因為教廷其它的高手們也是不能小看的,雖然他們對龍天是沒有什麼威脅,但對他的女伴們還是有著非常大的危險性的,稍不留神可能就要被他們襲擊得手,現在只靠著風淡語的防護罩,頂不住多人的集體攻擊.

所以盡量避開敵人的攻擊是很有必要的.

現在還在城里,要是對方狠下心來上下夾擊,他們還是很危險的.

教皇失去了坐騎,從空中落下,但並沒有受傷,相信很快就會另征一區飛馬趕過來,若是老羞成怒的他不顧一切的下令發起無差別攻擊,不惜代價的把龍天四人留下,即使是四具尸體也在所不惜. 那可真地是逃生無路了.

但低飛也有另外一個問題,下面城市中的街道,小巷子,房屋陽台,屋頂上全是狂熱的教廷教眾,以及城防衛隊,他們目睹了自己教中神一般的存在,教皇大人被敵人很陰險的打掉坐騎,從空中跌落.

這行為極大的激起了眾怒,這雖然好像是很損教皇大人的面子. 但其實並不盡然,因為這是非正面對抗地結果. 敵人使了一個小詭計,光明正大的教皇大人一個沒注意,才會上當,而且是兩個打一個,實在是算不上光明.

因此,極度憤怒地教眾們開始對四個狡猾的敵人進行喝罵,羞辱. 甚至報複性攻擊.

這一下子場面就壯觀起來了,空中的教廷飛馬隊,和地面上的教廷教眾,凡是有攻擊能力的,魔法,弓箭,氣刃,以及各種可以順手拿到的東西. 紛紛投向低飛的龍天四人.

這情形真是有點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地意味,雖然他們的攻擊實際傷害並不是很大,但卻是有點令人惱火. 他們四人現在已經是本城最不受歡迎的人了.

這種局面倒是沒出四人的意料之外,本來這里就是教廷在東部大陸的大本營,就算他們沒有陰謀擊落教皇. 只要報出大名,肯定也是會成為人人喊殺的目標,他們四人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已經使他們被教廷列為頭號公敵了.

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沖擊著風淡語地魔法結界和防護盾,一次次的被沖破,又一次次的瞬間結起.

若不是她有瞬發魔法的能力,四個逃跑者現在可能已經是手忙腳亂了,應付這些層出不窮的攻擊就夠他們受的了,還好,現在只需要一個人防守,其他人可以觀察周圍地情形. 以最佳的路線突破這重重的包圍.

從山中沖出埋伏到現在這飄香城中. 龍天四人已經連續幾個小時沒有休息了,甚至連大氣都沒得喘一下. 一直處于高度緊張狀態中,身體和精神都漸漸有了疲倦感覺.

如果不是霍伊金娜的生命魔法可以很快的恢複他們的疲勞倦怠,現在他們恐怕已經戰斗力大打折扣了.

在這段時間不斷的攻擊中,龍天充沛的內氣都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現在的他不敢輕易出手,這又讓對手更加肆無忌憚的放手猛攻.

風淡語感受到地壓力越來越大了,重結魔法盾地時間越來越頻繁,她手上法杖上的水之精華都已經隱隱閃發出光華了,這是她快速召集水元素所致,周圍地水元素已經無法跟得上她的施法速度,現在只能靠水之精華本身的龐大元素力量來維持了.

才走了不過幾百米,在這龐大的城市中,還沒有看到城門在哪里,但龍天四人卻感到壓力之大,比初時逃跑更甚,沒想到教皇沒在,這些攻擊反而更加猛烈了,加上又是四面八方的全方位攻擊,單靠風淡語的防護罩,已經是有些岌岌可危的情形,因為四人沒有反擊,所以才會讓對方連防護的力量都撤了,變成全力進攻,當然情況是大不一樣.

要知道,之前他們可是大部分的力量都用來防守龍天的奪命利箭,只是用一點點余力來作騷擾性的攻擊,要不然,憑這幾十個放在大陸上都是名震一方的高手,斷不會如此不堪,連四個人都留不住.

不能給敵人以威脅,受到威脅的自然就是自己了.

龍天馬上覺察到這個微妙的情形,看來對方真是不給自己喘息的機會啊,他可憐的斗氣已經所剩無幾了,若是教皇再次趕上來,他們可就沒有辦法與之一戰了,到時全軍覆沒就不是什麼奇事了.

所以必須做點什麼來緩和一下現在的被動挨打局面.

"用萬里冰封,現在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了. "龍天迅速傳音給風淡語,現在只有風淡語還有這個能力給敵人以重創,雖然她支持防護罩都已經有點吃力了,但正是因為沒有給對手壓力,所以壓力全都跑到自己這一邊來了.

萬里冰封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大型魔法,比上一次風淡語用地禁咒要差一些. 但已經是她所能發的冰系魔法中最強的了,它的威力,可以用巨大來稱.

若在這樣的城市中發出,很可能會有大片的平民瞬間死去,就連裝備精良的軍隊都有可能成片地倒下,更別說是普通的民眾了.

所以一聽到龍天提出使用這個魔法,風淡語心里有些猶豫. 上一次發出禁咒,使十萬大軍瞬間成為死亡冰雕已經是讓她背上了沉默地死神這個稱號.

如果現在再次發威. 死的可能就不止十萬大軍,而是幾十萬的平民.

因為萬里冰封並不是一個需要長時間醞釀,然後一次發出的大型魔法,而是一個連續性的延續魔法,也就是說,魔法的范圍隨著施法者的移動而增加,若里施法者是在快速移動中. 那麼就是一個一路冰封地局面,所到之處,全部都處于冰封的狀態之中,一切物體都將變成冰雕的一部分.

這也是一個非常恐怖的魔法,連魔導師都不敢硬碰的大型魔法.

"正是這些人,讓全大陸的各族人民處于戰禍苦難之中,你不要以為他們是無辜的平民,正是他們的狂熱. 推動了這場戰爭地進行,在他們的眼中,所有不信仰光明神的都是異端,也許他們已經處死過不知多少無辜的人,他們才是真正的劊子手. "龍天冷冷說道,他們坐騎飛馬拍起的巨大氣浪. 並沒有並下面地人有絲毫的退縮,他們狂呼著,利用一切可以用得的東西襲向空中的幾人,狂熱之態表露無遺,好像是容不得絲毫別的非教廷事物的存在,一旦看見了,馬上要滅之而後快.

甚至連小孩子也指著四人大罵著,雖然聽不清楚,但他們的動作卻把他們的心意表現了出來,只見這些小屁孩撿起街道上散落的小石頭. 奮力扔向空中掠過的幾位過客.

"這些人企圖讓全大陸各族地人民都處于光明神地信仰之中. 對于拒絕信仰的人加以殺戮,這種人怎麼值得憐憫呢. "伊麗也冷笑說. 她也剛從這些狂熱地信仰者的瘋狂舉動中驚醒過來,不由得感到一陣陣的心寒,現在的大陸戰火四起,估計與他們也是脫離不了關系的,因為單憑教皇個人的鼓動,無論如何也不能導致一場全面的戰爭,所有的戰爭,也終需要一些民眾的支持.

看情形,這城中的平民是極度的支持的了,甚至看樣子還恨不得自己親自上戰場,把異端消滅,還世界一個光明.

"動手!"龍天低喝一聲,同時他也出手了.

現在正是一個機會,敵人居然放棄了防守,全力進攻,估計是以為他們沒有了還手之力吧.

這樣一來,龍天的攻擊倒是可以輕易給對方造成傷害,任何不設防的人,都不可能抵擋得住龍天的一箭. 就算是教皇,也只能飲恨.

不知這算不算是無心之得,先前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也無法突破他們的防線,耗盡大半力氣都是收獲甚微,現在出其不意的出手,效果竟然大好.

連珠箭飛向瘋狂進攻者,犀利的利箭穿過重重幻彩魔法攻擊,毫不遲疑的把一個個的空中部隊變成自由落體.

龍天的這一手大出眾人意料,從追逐戰到現在,已經連續幾個小時的不停攻擊了,剛才又和教皇大戰了一會,眾人以為他肯定已經是筋疲力盡了,否則不會出下作的陰招來打落教皇的坐騎,以便逃跑.

但他們怎麼不想想,陰招一向是龍天的招牌,並不是到最後關頭才不得已用的. 剛才之所以只顧逃跑沒用回頭攻擊,就是想加快點速度,早點與教皇拉開一個安全的距離. 沒想到被他們誤會為斗氣耗盡了.

在他們的心中,斗氣耗盡要恢複是很慢的,沒經過一天幾天的休息吸納恢複是不可能回複原先的戰斗力,所以開始有些肆無忌憚了,連防守都不要就凶猛的進攻.

原因也很簡單,搶功.

在全城人民的親眼看著的時候擊落本教頭號公敵,無論如何也是一件極大的提升地位,功勞和榮譽地事. 這種機會怎麼可以讓別人搶了去呢.

所以之前是誰也比別人防得嚴,生怕成為龍天的箭下亡魂,攻擊都是隨意性的,任務性質比較重.

但現在不一樣了,對方沒有了攻擊能力,威脅消除,搶功勞的時刻來臨. 爭先恐後的攻擊便出來了,這也是一直游刃有余的做著防守的風淡語突然感受到防守壓力數倍激增地原因所在.

龍天的這一瞬間反擊. 十多名教廷高手猝不及防之下,成為亡魂,成果不遜于之前幾個小時地攻擊. 這一突然性,給對方極大的震懾,不旦打亂了陣腳,更是把他們從狂熱的攻擊中嚇醒過來.

原來對方還有如此犀利的反擊能力,大部分人都有些懵了. 一下子不知所措. 也難怪他們,一個本以為不會再有威脅的人突然張口反咬一下,實在是讓人防不勝防呢.

他們的心理誤區是導致這一事件的主要原因,龍天之前確實是內氣耗盡了,並不是裝出來地,但他的恢複並不同斗氣,需要靜心慢慢的吸納,或者要借助魔晶才能加快一點速度. 他全不需要,無論何時何地他都可以運氣恢複.

所以在與教皇斗嘴的那短短的時間內,他已經恢複了不少,無論什麼時候,他的氣海都在不停的吸納著空中的游離能量,不斷地恢複著. 只要是攻擊消耗沒有比恢複的大. 那麼他就可以慢慢的恢複,若沒有攻擊,那恢複得就更快了.

這種神奇的修練功法,教廷高手們又如何得知呢,所以,才導致了現在的這種令人難解的局面.

龍天這邊與教廷高手地交戰成果顯著,另一邊風淡語的出手就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了.

屋頂以下,近十米的高度,全部已經處于一片白色冰封之中,方圓幾百米. 就是一片平坦的冰面. 透過晶瑩的冰塊,可以看到被冰封在里面的人群. 依然保持著各種姿勢和表情,就像是美麗的天然冰雕一般,只可惜,那里面全是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

隨著他們一路飛進,下面的被冰封的范圍就更大了,這次,狂熱地城中人民開始恐慌起來了,終于記起對手中還有一個眨眼間冰封十萬大軍地沉默的死神,而並不是任由他們宰割辱罵地異端.

慌亂的人民開始放下手中的東西,東奔西走了,去哪里都沒有關系,只要遠離這四位死神就好了,成為冰雕並不是一件很爽的事,狂熱的時候可能會連性命都不惜拋卻,但真正清醒時,卻是會感覺到死亡的恐怖.

隨著飛馬前進的速度一同並進的冰封,那寒凜氣息先是冷醒了這些狂熱的教眾,然後把恐懼帶給他們.

無論怎麼跑,都是跑不過飛馬的速度的,所以,後面的這一段,冰封著的人形態又大不一樣,全是奔跑著的,臉上滿是驚慌恐懼,手上是空的.

一路到城門,有數千米的距離,所以風淡語的冰封最多也只是冰封萬米,並沒有達到萬里的誇張高度.

只是這一次,又足以讓所有教廷的人士都終生難忘,沉默的死神再次發威,數以萬計的教眾為光明神獻身.

上面的教廷高手一陣手忙腳亂之後不敢再隨便追擊,並重新結好防禦陣形,頓時,四人的壓力幾乎沒有了.

這種轉變,幾乎是在反擊之後馬上出現的.

現在,有壓力的又變成對方了,看到龍天舉弓,高手們幾乎都忍不住想要後退,若不是考慮到是眾目睽睽之下,可能已經集體後退了.

不過他們是多慮了,現在哪里是眾目睽睽了,下面的教眾已經是只顧著亡命逃竄,哪有功夫管空中的高手們的一舉一動呢.

非常戲劇性的一幕,本來是亡命逃竄中的龍天四人,現在變成了對方了,而且還是在對方的老家里,實在是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他們真是不堪啊?這樣就逃命了,他們不是狂熱份子嗎,怎麼也怕死啊,奇怪了,他們怎麼沒想到戰爭會死人的呢,怎麼還那麼支持呢. "伊麗嘲諷道.

"別大意,教廷的魔法塔有高手要出來了,這些冰封很快會被他們破去的,估計這些冰封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傷亡. "龍天時刻關注著周圍的動靜,後面的一些冰已經破去了,是教廷空中的高手們所為. 這些只是魔法的效果,與禁咒的接近自然效果不一樣,即使被冰封起來了,也不是致命的,只要在一定時間內破冰,還是可以讓里面的人絲毫不損.

這些民眾之所以恐慌,是因為他們以為這又是那傳名天下的冰封禁咒.

龍天他們卻是明白其中的不同,所以現在趁此機會逃脫才是正路,要是讓他們知道了這個魔法的異常,肯定會放下救人的想法來追殺的.

其實這些教廷的高手們,是不想跟得他們太緊了,誰跟上前去就是作靶子的,大家都不願意拿自己的性命來開玩笑,所以破冰救人只是無奈的借口,既然不想再追,那總得找點什麼事來做做吧. 救教眾是最好的借口了,既可以博個好聲名,又避免了去送死,一舉兩得.

只是他們的退縮行為,很快就被教皇大人看破,現在換了一新坐騎的依古達拉,看著遠遠幾千米之外的四個身影,可真是恨得滿腔怒火,一時又無處發泄,看到手下居然還消極怠工,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頓時怒斥連連,整隊繼續追趕.

而這里的善後工作,當然是有魔法塔里的高手們來作了,破冰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一個光耀大地就可以化開這一片冰封了. 能只用一個照明術就把龍天四人照下馬來的,當然都不是泛泛之輩,可惜他們對戰爭不敢興趣,要不然可就順利多了.

"咦,他們還敢追來?怎麼還不死心啊?"伊麗偷空回頭看了一下,遠遠的後面,一條大尾巴窮追不舍,雖然現在已經出了城,但眼前是一片開闊之原,並沒有躲避之處,他們現在還不能說是脫離險境的.

"要是你受了那麼大的損失,肯定也不會輕易放過對方. 況且他們本來就是想要致我們于死地的,只是一直沒有實現這個目標,現在還有機會,他們當然是不會放過的,不過最主要的原因,我看還是因為教皇又換了坐騎,率隊重新追趕過來了,憑他們的那些所謂的高手,還不敢前來送死. "龍天雖然在加緊恢複著內氣,但並沒有失去對周圍情況的了解與控制,後面的一些情況,他基本能捉摸一二,在他們逃脫時反擊的那一瞬間,對方的反應全落在他的心中,所以才會如此順利. 因為最後他們幾乎是變成了不設防的了,風淡語在全力施展冰封萬里,而伊麗和霍伊金娜的防護能力在空中幾乎是可以被忽視的.

而正是這種情形,卻是他們最安全的時候,實在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全力防守的時候總防不住,改為進攻,沒有防守時,卻是安全無比.

看來進攻果然還是最好的防守.

(停更了一個多月,非常抱歉,現在把最後的結局發上來,後面還有兩章,雖然結局可能顯得太倉促,但總算是作個完結,希望讀者們可以原諒. )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三章 互相算計     下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五章 黑暗中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