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五章 黑暗中飛翔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五章 黑暗中飛翔

第二百八十五章 黑暗中飛翔

第二百八十五章 黑暗中飛翔

依古達拉當然不會就此放任龍天四人離開,在被擊落坐騎時,他就已經發狠了,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除掉此人.

雖然之前他也想過要無論如何也滅掉此人,動用所有的光明力量也在所不適,但那並不是他的所有可用力量,作為一名深謀遠慮的上位者,他還是有很多秘密不為人知的,暗中的力量與王牌當然也不會為人所捉摸到.

現在也許就是盡出王牌的時候了,因為,對手實在是太恐怖了.

他不得不承認,龍天的強大出乎他的意料,這個不滿二十歲的少年,給了他太多的震驚,以前沒交過手的時候,他對于傳聞中的事跡並不太以為然,很多時候,傳聞多了就變樣了,稍有點能力的都會被傳成英雄一樣的存在,而能力還不錯的,加上又是一些轟動性的事跡,就更是越傳越離譜了.

現在這個時勢,被圍攻的各個地區都需要一個領袖般的英雄人物來帶領,無論是戰斗中的,還是精神上,反正他們就是需要這個來對民眾進行號召.

他認為龍天就正是應了這個時勢,憑著不錯的實力,和不錯的時機,上位了. 而他和各大公會的關系還不錯,正好有了一個宣傳的媒介,可以說,就算他的實力不太行,在這樣的宣傳下,也會被人們捧為抗擊教廷的大英雄,大領袖地.

智慧如教皇的人. 當然知道其中的內幕,所以他並不大相信傳言中的龍天,什麼神界使者,箭神重生,全是屁話.

作為大陸最大的光明神教教皇,連他自己都對神表示了懷疑,他可算是和神最接近的人了. 神的傳說是控制人心地一種手段. 從來就不會在乎是不是真的存在.

之前他也和龍天碰過面,雖然沒交過手. 但雙方都是真正地高手,所以對對方的實力都有一定的估算.

依古達拉可以確定,龍天是個真正對他造成威脅的對手,他知道自己終于碰上一個可以一戰的對手了,但是他並沒有太把這個放在心里,因為他試探出龍天並沒什麼大志向,對統一大陸這樣的大業沒有任何的興趣.

那時. 他只把龍天看作是一個小絆腳石,卻不是什麼大敵,對他地大業並沒有什麼大的影響,這種隨性而為的高手,只要不去招惹,一般不會來攪你的場子.

可惜後來的事情發展有些出乎意料,教中的主教們一致認為要先奪取傭兵聯盟,打通東西聯接. 這樣可以輕易的把東西兩片大陸控制在手中,大軍可以通行無阻,這對所有反抗者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震懾力.

依古達拉雖然極力勸阻,但最後還是妥協了,妥協地結果就是,要先把龍天除掉.

但事情沒有發展中的那麼順利. 對方的情報人員並不如想像中的無能與無知,事先的消息泄露使得他們的襲擊計劃敗露,未能抓到聯盟地主要成員,更重要的是,並沒有留住龍天的親人作為要脅. 這是失敗中的最大失敗,為以後的失利埋下了伏筆.

龍莉的精明與決斷讓教廷吃了不少的苦頭,這小丫頭的動作快得驚人,在教廷下了決定要留住她以及明天傭兵團的成員來作為逼龍天就范的棋子時,她一接聽到消息,馬上帶著傭兵兵和一眾少年遠離這傭兵聯盟. 而不是去求助其他人.

這種決斷能力實在是讓教廷大多料人大跌眼鏡. 這是一個十五歲少女地所作所為嗎?

更郁悶地是,這一群人年齡最大的也不過十七歲. 完全是一幫毛頭小子,居然就敢這樣離開聯盟,開向猛獸遍布地深山與荒原. 明天傭兵團這一群少年,很快就成為他們的心中之痛,當初的忽視實在是毫無理由啊.

當他們的坐騎從迅馬改為飛馬時,教廷高層所有人都有種追悔莫及的感覺.

聯盟中的圍殲失敗,讓教廷的所有陰謀都暴露在世人面前,對龍天的脅持失敗,更是激怒了這位本與人無爭的高手.

于是,才一開始的教廷戰爭,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剛控制不久的聯盟,面臨著被奪回的危險.

龍天發揮了他驚人的號召力,一批批的反擊者湧現,教廷從剛開始的勢如破竹到後面的寸步難移,幾乎都與龍天的瘋狂打擊有關.

除了召集傭兵團回聯盟奪回失去的家園,飛馬平原的冬天之戰更是讓他和他的團隊達到了名譽的頂峰.

教廷不再是不可戰勝的神話,而不可戰勝反而變成了龍天. 各種神一般的頭銜全都貫于龍天的頭上,大部分都堅信他就是神的使者,就像教廷的教眾堅信教皇是光明神派來清洗大陸的神使一樣.

而最後龍天的斬首行動,已經讓教皇忍無可忍了.

這個時候,龍天已經超過杜拉斯帝國,傭兵聯盟和北方飛馬平原的聯合部隊,成為教廷的頭號公敵,不除掉,戰爭將不可能獲勝.

不得已的他,只好親點部隊,回來與龍天一戰.

他已經足夠重視龍天這個高手,但事實證明,他對對手還是有些估計不足. 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會把他耍得團團轉,並且一次次的在他眼皮底下逃脫,這種計謀並不是這樣一個少年所有的.

最後逼得對方與他正面對決時,他還以為,事情終于可以有個了結了.

誰想,還是落入了對方的算計當中,現在. 那狡猾小子又要遠循了,若是這次給他們逃脫了,依古達拉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來伏擊對方.

這個時候再不用秘密武器,也許以後也很難有機會了.

教皇雖然表面上是狂躁無比,誓要活撕掉龍天地樣子,但暗中,卻已經作了幾個不為人知的安排.

一場真正的天衣無縫的包圍才慢慢展開.

前面. 急速逃奔的四人並不知周圍有些不可捉摸的動靜發生,雖然他們已經是全力逃離. 但這片屬于教廷范圍的平原到底還有多少不為人知地秘密,就算是大陸上最優秀的盜賊也不可探知.

不過,隊伍中卻是有人察覺不妥,而這個人卻居然不是龍天.

是伊麗,她皺眉說道,"團長,我好像感覺到有黑暗力量地湧動. 這是怎麼回事啊?"

她的手曾經受過黑暗詛咒,現在治好,但她本身卻對黑暗力量有一種莫名的感知,只要有一絲的黑暗湧動,她都可以感覺得到. 而且還對黑暗力量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不知是不是因為身體產生了抗體的結果.

有些人是對魔法有一定的抵抗或者吸收,這種情形地人在大陸上也有不不,但對黑暗力量抗性的卻是少之又少. 所有人幾乎都對黑暗有種莫名的恐懼,抵抗幾乎為零.

龍天聞言,仔細的留意一下周圍的異常,但沒有任何的發現,他也不太肯定,雖然他的光明魔法對黑暗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但他本身並沒有對黑暗具有敏感性,所以無法感覺到有黑暗力量地湧動.

他知道伊麗對黑暗具有一定的感知能力,所以一絲也不敢大意,現在他們不能出任何的意外,因為教廷在後面追得緊,一點放松很可能就又要落入對方的包圍之中.

"把高度升起來,盡快擺脫教廷的追擊,留意一下周圍的變化. "龍天簡短地下令,下面始終都給他一種不安全的感覺,只有在空中. 所有的敵人一覽無余. 才能給他一點心安的感覺.

他實在不想又看到從哪里突然冒出來的襲擊,像在飄香城. 他們差點就交待在那里了,所有的意外都足以讓他們喪命.

隨著高度的升高,飛馬的飛行要吃力得多,對方的坐騎若是劣質的,肯定會被拋在後面,這有利于他們快速擺脫追擊者.

因為他們地飛馬都是千挑萬選地良駒,而對方,只要是一匹能飛上天的坐騎就不錯了,真正優良地,都是各大主教霸占著,這些雖然也是高手,但地位明顯還是差了一點,他們教中的坐騎本來就不是很空余,所以這些飛騎的質量大部分是要比龍天他們的差一個等次.

依古達拉的雙頭鳥被擊落,現在騎的普通飛馬,速度自然大不如前,空望著前面的死敵漸飛漸遠,越升越高. 他嘴角露出一絲不可察覺的冷笑.

天色漸漸黑下來了,這場逃亡追逐戰已經接近結束了,也是休息的時候了.

"後面的教廷飛騎都不見了,可能是看到追不上,已經撤了,現在看來,我們已經是安全的了. "精靈霍伊金娜往身後觀察了好幾次,最後終于確定對方並沒有追上來這個事實,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這半天的逃亡驚險刺激,他們以前所有的冒險經曆都沒有這次來得驚險.

"不過,我覺得黑暗氣息越來越濃了,這是怎麼回事?"伊麗皺起秀眉,"你們有沒有覺得這天黑得有些奇怪?"

"是的,今天比往日黑得有些早了,這並不是正常的天黑,倒像是黑暗力量的一種蔽日魔法. 沒想到剛逃出光明的包圍圈,又進了黑暗的地盤. "龍天點點頭,這個時候他才對黑暗有所覺察,以他光明的體質,這還算比較正常.

"看來今天真的不宜出門啊,這不是要把我們的馬兒累死嗎?"伊麗惱火的叫道,對于黑暗,她有一種莫名的猙恨,這帶給她多年痛苦的力量,讓她噩夢連連的黑暗力量.

"事情有點不對勁,這里還是光明教廷的地盤,怎麼可能出現黑暗力量呢,教廷里的人肯定會感覺到的,他們是死敵啊,怎麼會有黑暗力量敢來搗亂?. "龍天的眉頭也輕輕的皺起,事情有些反常,他感覺到其中有不尋常的東西.

前段時間他有種不安的預感,就是那種被黑暗重重包圍的感覺,沒想到,現在真的出現了黑暗的力量,這使得他的警惕性一下子又提高起來.

對手一下子從光明教廷變為黑暗力量,這變化可真是太大了,他都有點適應不過來,累了半天,連個休息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又要面臨另外的威脅了.

無論如何,無論對手是誰,只要是對他們不利的,他們都會奮起抗擊,所以,龍天他們現在只有把這些疑問鎖在心中,再次提起精神面對無形中的敵人.

這次,祭起防護罩的,卻變成了精靈美眉,本來她的生命氣息護盾幾乎是沒有任何保護能力的,那淡淡的綠光罩子,就像是水泡一樣,好像吹彈即破,但卻可以把黑暗隔絕在外.

而龍天自己也升起了一個光明照明術,這個照明術與他們白天碰上的那個耀眼無比的大光球自然是沒法比的,但起碼還是可以照亮百米范圍的.

可惜現在,光線好像被黑暗吸引了一樣,照亮的范圍居然小得可憐.

看不見的敵人是最可怕的,你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會給你致命一擊,也不知道對方何時會發動攻擊,你只有一直凝神等待,也許等待的最後只是白等,也許等待中你最疏忽的時候,敵人會給你意想不到的一擊,就算對方明明比你弱,但卻能得到最後的勝利.

龍天就吃過這樣的虧的,所以他拼命的施展光明魔法,想要驅散黑暗,就是不想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他很不喜歡那種被動的感覺.

在他和精靈美眉的努力下,總算可以了解周圍百米范圍內的一動一靜,起碼不會像無頭蒼蠅一樣亂沖了. 而他的精神搜索也差不多是這個范圍,所以他的心才稍稍的放松下來了.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的速度卻是幾乎慢得感覺不到,也許他們都沒感覺到自己的速度現在已經是很慢了,他們所有的精神都在留意周圍的動靜,反而顧不上催促坐騎快速前進,而經過這段長時間的急趕,飛騎也都已經疲倦了,現在只是靜靜的,在黑暗中飛翔著.

就像是在沒有星星的夜晚飛翔著.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最好的防守     下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最後一戰(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