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弓箭手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最後一戰(結局)  
   
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最後一戰(結局)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最後一戰(結局)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最後一戰(結局)

龍天和霍伊金娜對黑暗的驅散效果很快就有了明顯的區別,龍天的光明魔法和黑暗更像是在戰斗,通過激烈的交戰來取得空間的控制權,在光明的范圍內,容不得半點的黑暗存在著.

而霍伊金娜的生命魔法卻不是這樣,它更像是在融化,像一個化解一切的霧團,所到之處,黑暗都被化開,不再是濃黑一片,而是淡淡的柔和光團蕩漾著,有些迷離感覺,一種充滿生機的景象.

也就是說並沒有完全消散掉黑暗,只是將黑暗中將會威脅到人生命的死氣消除掉,其他沒有危險的卻保留著.

實際上,龍天的這種光暗之斗更加耗費魔力,以他的能力,估計支持不了一個時辰,到時肯定也會處于黑暗的重重包圍之中,倒是精靈的生命魔法,輕松得讓人不敢相信,自始至終都只是一團生命綠霧,雖然在慢慢擴大,但卻不見施法者有任何的費力,好像那團霧與其本人無關一樣.

而那團霧好像也真是自己化解黑暗死氣過程中慢慢壯大的,霍伊金娜並沒有刻意的去控制它.

龍天在一次施法的停頓中發現了這種奇怪的現象,他很好奇的停止了繼續施展魔法,看看霍伊金娜的魔法能不能抵擋黑暗的侵蝕,結果發現,雖然周圍黑是黑了點,但大家都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好像真是在黑暗中行走一樣.

黑暗,去除了帶給人死亡感受地威脅,終窮也只是像黑夜一樣,僅僅給大家一點視覺上的不便,完全不必如臨大敵般緊張.

所以眾人一下子又從繃緊的狀態下松懈下來.

這個時候,他們才有時間從空間戒指中掏出干糧來充饑.

降落是不敢的了,地面上的危險實在是不可預估. 他們不想再次險入困境之中. 現在雖然好像是在黑暗的包圍之中,但反而沒有那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現在. 是他們今天最輕松地時刻,一直繃緊的神經稍稍放松,只是最危險地時刻已經過去,但並不代表他們現在是安全的了,所以龍天的心思,依然還是放在精神搜索之上,他是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反而是黑暗給了他更大的危機感.

只要經曆過那種黑暗中幾乎喪命的時刻,都會對黑暗有莫名的警惕與關注,而不僅僅憑著感覺上地安全就放松.

感覺有時並不可靠,特別是在經過長時間激烈的逃亡之後.

"我感覺我們又被包圍了,今天可真是我們的逃難日. "風淡語突然傳音給所有人,語氣中雖然盡量放輕松,但大家卻一點也沒有輕松的感覺.

"我們把光明黑暗全得罪了,這里還有我們的立足之地嗎. "伊麗惱怒的叫道. "最奇怪的是,在光明的地盤,居然有如此龐大地黑暗屏障,難道光明和黑暗已經勾結起來,想要一起統治我們的大陸嗎. "

"桀桀桀,小女娃說得沒錯. 光明和黑暗雖然是對立的,但卻又是一個不可分割的統一體,我們並不是勾結起來,只是在尋找一個平衡點,一個可以共存的平衡點. "一個如怪梟捏著嗓子尖叫的嗓音響起,而聲音卻是如同從四面八方傳過來地,在這片可見度不足百米的空中范圍,周圍全是密不可視的黑暗屏障,實在是有點突兀和嚇人.

這把突然出現的聲音預示著,周圍存在著某些生物. 他們看不到的生物. 很可能威脅到他們生物的黑暗生物,從這聲音. 可以知道絕不是普通的人類.

龍天曾在幽靈古堡前與黑暗某類生進行過對話,對這種聲音印象非常深刻,所以一聽就知道,真正是黑暗生物,它們好像是用飄的,也許真的不用坐騎就可以飄到這樣的高空,這樣一來,戰斗可就對他們不利了.

四人雖然曆經了各地困境和危險,但面對黑暗力量地機會卻是很少,現在差點被這突然出現的聲嚇了一跳,倒是龍天清醒得很快,只是稍一愣神,馬上就接口回應,

"黑暗與光明共存?你不是開玩笑吧. 這兩種狀態根本是不可能共存地,你到底是誰?難道沒膽子現身嗎?你們在光明教廷的地頭出來作惡,難道不把教廷放在眼里嗎?"

"桀桀桀,小子見識少,我們不會怪你,光明與黑暗對立又統一,密不可分,互滅互生,一直以來雙方戰爭就沒斷過,雙方都傷亡慘重,對各自的發展具有毀滅性的打擊. 最後我們終于發現,這種爭斗其實是很沒有必要的,只要我們找到一個大家共存的平衡點,雙方都可以在這片大陸上建立起自己的樂園. "

那詭異的聲音穿破重重黑暗,傳入四人的耳中,其理論更是眾人聞所未聞,但結果才是最重要的,那聲音繼續說道,"所以我們黑暗新君王和光明教皇達成共識,由教廷統一這片大陸,最後我們分而治之. 沒想到,被你們這幫毛頭小子幾次三番的破壞了統一大業,實在是該殺該滅. "

光明與黑暗達成共識.

這一下,眾人才真正是呆住了,沒想到這事,還是教皇親自參與的,這樣看來,企圖挑起雙方的爭斗幾乎是不可能了,反而是他們,陷入了兩方的圍攻之中.

龍天冷笑,"你說依古達拉與你們達成共識?誰信呢?你們連名字都不敢說出來,明顯是只敢藏匿在黑暗中的可憐幽魂,你們這種可憐的生物還敢和強大的光明教廷談合作?"

"呵呵,其實我們本神教也並不是很強大. 現在不是拿龍天先生毫無辦法嗎?黑暗力量本來就是和光明力量共生共存地,沒有光明又哪來黑暗,沒有黑暗,又如何得知光明?實際上,我們現在確實是合作關系. "另一把從黑暗中傳來的聲音就有點熟悉了,龍天不假思索就可以叫出聲音的主人,依古達拉.

而慢慢的. 從黑暗中慢慢飛過來一匹飛馬,馬上坐著的. 正是追了他們半天的教皇大人,只是現在的他,一點也不著急,一副輕松得意地模樣,這個時候,他根本不怕龍天有逃跑的機會.

這一片區域全是黑暗所籠罩,加上又已經是天色已黑. 即使發現異常,也沒有人會知道在高空中發生地一些事情.

"這是為什麼?難道你們教廷忘了人類的千年仇恨,黑暗是如何籠罩這片大陸,人類是如何絕地逢生?現在居然還和黑暗力量勾結,你要將全大陸的人民置于何地?"龍天語氣出奇的平靜. 短暫的震驚之後,他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

教皇單身一人,在離龍天四人五十米之處停下來,與龍天展了解疑對話. "這大陸是強者生存的地方,失敗者沒有權利爭取生存的資格,我們可以給他們活著地資格,但他們必須成為我們的奴隸. 說到底,千年前的光明黑暗之戰,也只是分配不均的結果. 最後元氣大傷,令雙方都意識到,戰爭實在不是解決分配不均的最好手段,于是,我們有了今天的合作協議,重新分配大陸. "

教皇把一些史前秘密一一道來,"黑暗生物雖然是來自另一個時空,但到達這里的它們並不想回到原來的地方,所在千年前地失敗之後,它們並沒有回到原來的時空之中. 而只是在大陸深層地下窩著. 它們期望著有一天重新占回這片美麗的大地. "

"而光明教廷也在大戰之後多年的和平生活中,逐漸失去了人們的信任. 越來越多的新興國家宣布脫離教廷地控制,越來越多的種族驅逐光明信仰者. 這使得教廷的信仰漸弱,光明神幾乎已經遺棄我們這些信仰者了. 這實在是令人難以忍受的痛苦,我們需要重新建立起一個新的秩序,讓所有智慧生物納入光明神的光耀之下,以充足的信仰之力重新獲取光明神的青睞. "

"而同時,黑暗力量也正好想重返大地,我們希望重新分配大陸,但首先,我們要支配大陸,聖戰只是一個開始,到最後,我們大陸將只有兩個共存的信仰,那就是黑暗與光明. "

"單憑我們光明教廷的力量並不足以統一大陸地,所幸,我們黑暗生物地朋友們願意助一臂之力,它們派遣了大隊的高手為我們清除了障礙,使得我們地統一工作得以順利展開,眼看勝利已經在望了,沒想到龍天先生出來攪局,實在不是時候啊. "

依古達拉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歎息道,"在他們的幫助下,西大陸已經基本處于本教的控制之中,現在只剩下這片東大陸了,若不是龍天先生的一再阻撓,我們也許早已經成功了,大陸人民已經恢複了平靜的生活了,哪會是現在這樣,忙著四處奔逃啊,這些,可都是龍天你害的啊. "

龍天搖搖頭,"不對啊,你們的黑暗朋友隱藏得這麼深,做了那麼多事也沒一點暴露,怎麼會在聯盟中幾次三番的出現,來爭奪黑暗聖物呢?這些叫你們教廷去做不是更加好嗎?"

"呵呵,說實話吧,這些只是游離在黑暗主體之外的小勢力所為,就像我們光明大陸也出現了龍天先生這樣的叛逆反抗者,當然在黑暗中也不例外,不過那些只是小勢力,不足為患的,況且他們也並沒有得到最重要的聖劍. 它們不服黑暗新君主的統領,企圖取得古聖物以推出新君主,可惜並沒有得逞,這一點,我們還得感謝先生你幫了一個大忙. "

日!龍天暗罵一句,搞了那麼久,還以為黑暗力量遠在另一個時空呢,沒想到就在身邊不遠. "這樣說來,你們是打算共同統一這片土地,然後在合適的時機讓黑暗力量現身. 雙方假惺惺地為了大陸人民,不想再燃戰火,而達成分割而治的協議,雙方互相共存. "

教皇贊一句,"真聰明,我們就是這樣作打算的,怎麼?是不是想加入我們了?不過太晚了. 我們很遺憾,你們都將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升起. "

"我們是不太想看到明天的太陽升起. 因為我們想睡到中午才起來,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先要把你們這些無視人類生命的垃圾清理掉. "龍天冷冷的說到.

"桀桀桀,不自量力,憑你這小娃就可以和光明與黑暗兩大勢力相斗?本君倒是想讓閣下死後變成我們地死亡騎士,不過看樣子,黑暗箭聖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沉寂了半天地另一把聲音. 終于又響起了.

"只敢縮在黑暗中的物體,不夠資格與本爺叫板,勸你們還是從哪里來的回到哪里去,別再在這里丟人現眼了,如果你們不想再讓人類驅逐一次的. "龍天冷哼道.

"小子,你真是太沒有禮貌了,我們的黑暗朋友實在不是很喜歡露面,本皇原來也打算與閣下公平一戰的. 畢竟像你這樣的對手在大陸上也很難找到,不過,閣下地行為品質實在是太讓人失望了,本皇也只好取消了這個決定,閣下一身強大力量,今晚之後就要消失在大陸之上了. 實在是讓人感到惋惜啊. "

"教皇先生和你們的黑暗朋友今晚之後就要消失在大陸之上了,不能再為禍人類了,實在是讓人感到高興啊!"龍天也回敬了一句.

"呵呵,口舌之爭實在無趣,就讓我們看看閣下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吧!"教皇長笑而退,百米之外的黑色屏障突然迸發湧動,圍向龍天四人.

黑暗力量最先發動攻擊了.

龍天卻沒有動,靜靜的等待著黑幕越湧越近,他甚至閉上了眼.

現在只有霍伊金娜在支撐著周圍不到十米范圍的生命氣罩,護衛著四人. 而風淡語和伊麗則是一點忙也幫不上的了.

令人窒息的黑霧翻湧著. 實在是令人不敢逼視. 一種壓得令人喘不過氣來地感覺浮上眾人的心頭,這不光是黑霧的壓力. 還有那後面不知道所在的敵人所散發的危險氣息.

龍天閉著眼,平舉寒冰弓,保持著引弓待射的狀態.

突然,他雙手快似無影般連續拉弓速射,利箭上早已經附著了他地光明驅散魔法,這對黑暗力量效果非常好,當然還有幾支是由霍伊金娜的生命增強加持,效果就更加是好了,對于黑暗生物來說,這幾支就是真正的奪命箭,只要被射中,就要被生命氣息驅散至靈魂消散. 對它們來說,這實在是最狠毒的利器. 十幾聲淒厲無比的尖叫從黑暗中傳來,然後又是一片死寂.

沒有人可以解釋給黑暗中的教皇及他的手下和他的黑暗朋友知,為什麼龍天突然會彈不虛發的射死了黑暗力量的十幾名高手. 他們幾乎是剛進入龍天四人地百米范圍之內被遭遇不測,無一幸免.

"他是怎麼做到地?"黑暗君主驚駭無比,這些幽魂手下的行動一向都是無聲無息地,又是有著黑暗屏障的掩護,根本不可能被對手覺察到的,沒想到現在居然無一不漏的被滅了,還沒有浪費一支箭呢.

"他不可能有那麼靈敏的感覺,看他現在還是閉著眼的,難道他已經開了天眼?他不會真的是神界使者吧?"

"可能有可以看透黑暗的某種裝備,這小子非常古怪,我們千萬不能大意,必要時,我也會出手相助的,現在再增派人手吧,務必要盡快的干掉這幾個小毛頭. 他們這段時間可鬧得我們焦頭爛額的,不滅掉他們本皇是寢食難安. "

"好,本君倒也想看看這小子有多大的能耐. "黑暗君主也發狠了,又一連派了幾批高手,甚至連骨龍射手也派上去,這可是他的秘密武器之一,和巫妖一樣都是強大的黑暗生物頂尖強手.

只是他們的射手在龍天面前,好像變成不會射箭的新手一樣,抬弓還沒來得及拉弦. 已經被一箭封喉了.

這根本是屠殺,所有的黑暗高手,沒有一個可以頂得住龍天地一箭,黑暗君主的心開始發寒了,這是怎樣的一個對手啊!

"看來,還得老兄你出手!"君主對教皇說道,如果他會出汗. 現在估計已經是在不停的擦了.

那一邊,伊麗則在不停的纏著風淡語在問. "又射了幾個?快說嘛!"

"呵呵,十二個,坐著骨架大鳥的射手,還沒來得及發出一箭呢,手上的骨弓很別致,骨制盔甲也很與眾不同,只是他們普遍都反應比較慢. 嗯,也許是天,天哥反應比他們快得多地原因. "風淡語居然也是閉著眼睛的,不過卻對戰場看得一清二楚.

"嘻,看來我們在黑暗森林拿到地那幾本書還是很有用處的,起碼可以了解對方的死穴在哪里,打起架來有個目標.

原來他們在黑暗森林中得到的關于黑暗魔法及黑暗生物介紹,得知黑暗生黑完全是靠著靈魂之火而生存著. 身體完全可以拋棄的,只要靈魂之火沒受到傷害,很快就可以重新換一個身軀.

現在龍天的每一箭都貫穿對方的靈魂之火,秒殺自然不是什麼大問題.

"我看他們地高手,比我們的小孩子都不如. 只要知道了弱點,要消滅他們真是太簡單了. "伊麗不屑的嘲諷. 好像她舉手之間便可成片成片的滅掉對方一樣.

"如果你有我這樣的身手,什麼事都可以變得簡單!"龍天突然插話笑道.

"怎麼,殺完了?"

"不,老對手出來了,他們比黑暗生物狡猾得多,我們的攻擊可要放緩一下. "不用說,教皇最後也不得不親自帶隊上陣了.

若是有他們牽制龍天,黑暗高手去纏斗風淡語他們,這倒是一個大問題,實際上. 龍天剛才那麼高效的攻擊完全是借助了加持的生命魔法和光明魔法地威力. 並不是他的弓箭威力. 如果由伊麗他們去對付黑暗生物,就算是知道對方的弱點. 也只是一個束手無策的被打下場.

"看來,我們還是免不了決戰一場,龍天閣下,你做好准備了嗎?"教皇又一次放聲喊話.

"帶著四十名手下,這就是你的公平決戰嗎?教皇先生!"

"哦,他們只是看熱鬧的!"

"武器不帶眼,我怕本人地利箭會傷害到他們,教皇可否讓他們後退百步?"

"無妨,若他們連這點防禦能力都沒有,那表示他們並不夠資格觀看我們的決斗. "

"既然如此,那我們開始吧. "龍天話還沒說完,便拉弓放箭了,教皇輕松拔開,搖搖歎道,"年輕人,還是太猴急哦,一點也不穩重. "

黑霧卻是沒有散去,看來光明教廷的眾人也一定是有某些裝備可以透視黑色的屏障.

龍天當然也不需要,他完全是靠精神搜索,對方一點點的細微舉動,甚至比親眼看到的還要清楚.

實際上,這場大陸最強者的決戰,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觀賞性,只是雙方迸發出的強大氣流有些驚人,若是普通的高手,還真是抵擋不住,幸好旁觀之人無一弱者,才安然無事.

龍天和箭幾乎連成一條黑線,射速之快,已經接近想像地極限,而教皇地斗氣激射與箭碰撞,發出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巨響,氣流刮起,陣陣如暴風肆虐.

空中地黑霧竟也無法抵擋,碰撞的氣流把這些黑色之幕吹散,形成一個幾百米范圍的空白球形地帶.

旁觀者無不驚歎,若是被龍天這樣攻擊,恐怕頂不過半分鍾,定要被射成刺猬. 而這些都是大陸上頂級的高手了,尚且有種折服般的驚歎,對教皇的實力也更是有深一層的認識,在這樣的對抗中一點也不落下風,確實如傳說中一樣,強大到接近神一樣.

"這很不公平,本人已經戰斗了一天,教皇閣下卻是以逸待勞,占盡便宜,實在是算不上公平的決戰. "久攻不下的龍天突然停手,搖頭抗議. 他也沒想到教皇如此強悍,在他如狂風暴雨般地射擊之下還能保持同樣的出手速度,斗氣與箭相碰的地點一點也沒有變化,可見其斗氣之驚人確實不是虛傳的.

更重要是,背後的同伴現在已經處于危險之中了,黑暗生物的趁機偷襲幾乎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沒想到同伴支撐得那麼辛苦. 現在完全靠著霍伊金娜地的生命魔法讓對方有些忌憚才支持到現在.

這樣看來,今天還是陷入了最大地危險之中.

"沒有什麼不公平的. 閣下不是想找個借口逃脫吧!"教皇大笑道,一番大戰下來,他的心已經大定,龍天的箭技雖然厲害,但傷害不到他,借著以逸待勞的優勢,他已經可以說是勝券在握了.

戰斗在龍天的不情願中再次展開了. 因為教皇已經不想讓他有喘息的機會,同時也不能讓他插手黑暗生物對風淡語等人地襲擊.

龍天對此毫無辦法,因為教皇確實是強悍,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分出心來照顧同伴們.

伊麗剛才還是大言不慚的貶低著黑暗生物的力量,現在卻是吃盡了苦頭,霍伊金娜已經是滿頭香汗,快要支持不住了. 而風淡語的魔法對黑暗生物的傷害並不大,三女都有一種束手無策的感覺,偏偏龍天又被教皇纏住了,不能前來救她們.

難道這次真的要喪命于此?想到要被這種丑陋地生物殺死,伊麗忍不住要悲從中來,打算自殺了事.

龍天現在已經陷入了被動. 他自然知道後面的女伴于處生死存亡關頭,心中急躁卻沒有辦法擺脫教皇連綿不斷的攻擊,斗氣刃有幾次都要及體了,他的射箭速度也放緩了不少,顯得有些凌亂.

"哈哈,看來閣下真的是無法欣賞到明天的太陽升起了!"勝利在望地教皇越戰越勇,口中也有機會出些惡氣了,郁悶了一天的他終于找回了一些面子.

觀眾們對龍天可真是又恨又怕,現在看他終于有不支的跡象,也都輕松無比的准備調笑一番. 好像打敗龍天的就是他們自己一樣.

但就在各人以為勝券在握之時. 變化又一次出現.

四面八方居然突然亮起一陣陣的光明,吹散重重黑暗. 而天上的明月不知何時,明晃晃的掛在頭頂,好像伸手可觸.

雖然一直都是在黑暗中戰斗,但大家都忽略了是真正的黑夜還是黑暗屏障的效果,直到有光明傳來,眾人才發現,現在只是黑夜中,黑暗地氣息弱得幾乎不可感覺.

"呵呵,依古達拉,想不到我們要在這樣地情況下見面,真是讓人難以預料啊!"一把蒼老的聲音從光亮處傳過來,並且是快速地趕來.

"好像我們來得並不晚,還有一場大戰可以觀賞呢!"另一聲音也是是蒼勁有力,語氣中帶著欣慰.

"洛斯汀,風殘云,你們兩個老不死,又來搗什麼亂!"教皇大怒,"你們處處與我作對,是不是活不耐煩了?"

來得赫然是名震大陸的大魔導師洛斯汀和傭兵公會總會長風殘云劍聖,當然,並不是只有他們兩人,看那成群的飛馬,在一照明術的照耀下,竟然有幾十之多.

救援到了!這實在是大出眾人的意料,就算是龍天也沒想到,神秘消失的老法師居然是趕著來救他們的,一定是雪族的先知感知到我今天有危險,所以趕著過來了.

剛才,他真的是有種絕望感覺,但現在,絕處逢生的感覺又浮上心頭.

"呵呵,果然是你們和黑暗生物在勾結,怪不得各地的高手會無緣無故的死去,原來都是你的傑作. "洛斯汀看著還在纏斗三女的丑陋生物,一揮手,雪族的三名法師突然拍馬前去,手上法杖連連揮著,一團團與霍伊金娜生命魔法很接近的柔和綠光包圍向一團虛影般的黑暗生物.

就像是不堪一擊般,一陣陣的慘叫響起,仿佛垃圾清理般,這些綠光把這些黑暗生物全部清理掉了.

生命魔法!這是真正的生命魔法.

龍天精神一振,大笑著,"教皇先生,來來來,我們的大戰還沒結束呢,你不會因為多了幾個旁觀者就想退縮了吧. "

沒有了後顧之憂的他,一時間豪氣頓生,雖然內氣已經是見底,卻反而有種戰無不勝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場大戰的結局有很多種版本,有傳說是龍天棄弓換劍,以近身格真正的打幾離教皇,但又有傳說龍天一箭穿心把對方打落,總之,各種各樣傳說在大陸上流傳著,關于箭神的傳說始終沒有停止.

這場大戰的旁觀者們,該死的都已經死了,雪族的劍聖們也回雪山過著隱士般的生活,沒有人敢去打擾.

教皇的消失,教廷便無首,聖戰也失去了領導,在洛斯汀和風殘云的帶領下,大陸恢複了之前的平靜.

而龍天在這場戰斗之後也消失在眾人眼光之中,偶爾還會有人看到他們一男三女在某個危險冒險地帶的邊緣小鎮出現,只是他們都如神出鬼沒般,還沒來得及讓人認清,便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倒是龍莉,帶著明天傭兵團,成為名震大陸的英雄,從她的口中,人們還能偶爾知道一點龍天的消息.

也許在某個時候,當大陸再次出現危機,新的英雄才會湧現,取代現在的箭神傳說,只是,關于箭神的種種傳說,已經永遠留在人們的心中,曆史記載著這一點.

(本書完)

[

上篇: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二百八十五章 黑暗中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