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法神 第296章,火系幼龍  
   
第296章,火系幼龍

夜色明空,繁星璀璨,幕色像銀輝般傾灑而下,更為幽暗寂冷的林木之間增添了柔雅的氣息.-

赫拉斯孤寞的站立林間,穩若不動,但臉部卻激烈的抽’動,似乎有兩股勢均力敵的力量在激斗般.-

自雷虎一番講訴之後,對赫拉斯的心情影響極大,心中矛盾不已.他恨自己的父親,他恨整個龍族,所以他才會默然的選擇離開.-

而今,自雷虎告知真相之後,赫拉斯覺得自己確實也錯怪了自己的父親,沒有好好去理解自己父親心中的苦衷.-

但是,當年痛徹心扉的一幕至今還是刻骨銘心,赫拉斯也不是就如此容易就原諒自己的父親.-

一時間,赫拉斯腦海中便出現了兩道不同的思想,掙紮著不知該傾往哪邊,神色顯得極為痛苦.-

終于,赫拉斯還是忍耐不住,瘋狂的長吼一聲,像驚雷般撕破了甯靜的夜晚,整座環原山也緊跟著為之一顫.龐大的龍威驟然而現,威勢中又帶著些憤怒,所知周山魔獸,皆被嚇得全身發軟,畏懼的匍匐在黑夜密叢之中.-

"為什麼!為什麼命運要如此捉弄于我!"徒然又一聲驚響,一道火光熒繞四周,赫拉斯瘋狂的沖天躍起,全身被強烈火光籠罩.-

隨即,身形在半空中猛的定住,臉色霎變為掙紮.湧現出一股強大的威力,像隕石般砸落而下.-

蓬!∼整座山被赫拉斯砸得巨震,炸開濺起的火花之中,又夾帶著滾滾塵土,從而地面中便顯露出了一個深刻的大坑.-

赫拉斯從大坑中緩緩升起了身子,兩手死命的攥緊拳頭,雙目布滿恐怖血絲,緊視著前方,看似在回溯著一個痛苦的往事.-

事情一直追溯于足有七百年以前……-

那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島嶼,其四面環海,島中林木山地眾多,獸類橫行,最可觀的便是時而在島內空中回旋著的巨龍,每一陣龍吟都能驚威一片.-

然而,就在其中的一個小小森林中,溪流之旁,卻有只通體火紅色幼龍拼命的攻擊著眼前的巨樹之干.時而用頭沖撞,時而擺起幼尾拍打,但無論怎麼努力,巨樹依舊穩如不動,依稀間會有些片葉掉落而已.-

那應該是一只未成年的火系幼龍,而作為龍,天生力量就為驚人.長至百年之時,幼龍就可比擬五級魔獸,況且這只幼龍足有百年之多,如果要轟倒其眼前的巨樹,豈不是手到擒來.-

但結果卻出乎預料,那火系幼龍的力量實在是太弱.不過,火系幼龍卻表現的極為倔強,依舊不甘的催使體內氣力狠狠的沖撞巨樹.可結果還是令人失望,但他就是始終毫不放棄.-

因為,火系幼龍心中一直都在支撐著他堅持下去.第一次失敗了,他第一刻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會來見自己,為了不讓自己的父親失望,他得重新站起來.-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日複一日,年複一年,那火系幼龍依舊毫不放棄的重複著這些動作,但那心中的等待卻依舊沒有實現.-

因為這里實在是太安靜了,極少物類來此,火系巨龍卻重複著這枯煩的修煉.-

就這樣安安靜靜的過了有一百年,火系幼龍還是倔強的撞擊著巨樹.不同的是每一此撞擊,巨樹都會緊跟著一震,殘葉紛落.-

雖然那火系幼龍體內的力量增強了點,但用夠百年時間,卻還是沒能撞翻那巨樹.同齡幼龍中,幾乎都可以輕松的撞倒比眼前還要大上一圈的巨樹.-

也許那火系幼龍還太天真,以為自己進步極快,欣喜之中又想起了那慈祥的父親,自言自語的道:"父親都快兩百年沒來看我了,我想父親見到了現在的我一定會很開心的,不如先去把這個好消息去告訴給父親吧."-

剛說完,那火系幼龍便漫過了溪流,滿懷笑意的隱入另一片叢林之中.-

隨著叢林的深入,徒然有一股轟隆隆的震地響,時而夾帶著一聲聲溫吼.-

火系幼龍感到奇怪,為何今天龍島會如此熱鬧,便有一探究竟之意.因為體軀瘦小,躲在密集的草叢中延著而行.-

良久,震動聲似有停止,火系幼龍也停止了走動,微微的從草叢中好奇的探出頭去.-

就這一探,卻被一副浩大的場面給驚得目瞠口呆.-

那是一個寬闊無比的廣場,廣場以堅硬的龍岩石鋪地,延著廣場邊上便是一座巨大的宮殿.而更加震撼人心的便是那廣場之中圍得水泄不通的龍,有幼龍,也有成年巨龍,各色不同.-

那火系幼龍孤寂了近兩百年,何時見過如此宏大熱鬧的場面,心中激動不已.因為草叢之外也有巨龍站立,所以那火系幼龍也極為小心,不敢發出有任何聲響.-

時過良久,宮殿中直射出五道人影,凌空而立,其致立最前的便是身穿金袍,金黃色頭發披肩的中年男子,隱隱間滲出一股強大的威勢,整個場面也不敢發出有任何動靜.-

而那火系幼龍自見到那金發男子後,神色顯得極為激動,眼中泛起滾滾淚花,輕滑而落.-

它終于盼望到了,那日夜所思的身影,那正是它近兩百年未見的父親.不過,那火系幼龍還是掩抑住心中的激動,才不至于變得沖動.-

場面寂靜了,焦點瞬間彙集于那金發男子中,而目光中卻滿載著尊敬.-

金發男子也是欣喜無比,俯望著地面中如海洋般的龍群,威嚴的朗聲而道:"諸位,今日是我皇兒百年誕辰,也是我龍族大喜之日,我們龍族定會永盛不衰!"-

話音剛落,雷鳴般的一陣龍吟轟轟響起,整座龍島也在如此歡呼中震震而動,場面轟動不已.-

"父親說的是我嗎?怎麼辦?父親一定不知道我現在躲在這里."躲在草叢中的那只火系幼龍開始顯得焦急不已,不知所措.-

如果現在跑出去的話,那絕對會丟自己父親的臉;如果不出去的話,父親又找不到自己,一時間陷入了進退兩難之境.-

短短片刻,在金發男子揮手示意下,場面又頓然變得安靜,靜的能清晰的聽到一聲聲激動的心跳聲.-

"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父親一定會被急死的!"火系幼龍顯得更為急亂,正猶豫著要不要出去.-

徒然,就在這一刻,寂靜的場面中響亮的傳來了一聲龍吟,是直接從宮殿內響起.-

就這一聲,火系幼龍全身卻明顯一顫,尋聲緊緊遠望,心跳直喘.-

終于,所有的龍都看到了,宮殿中緩緩走出了一只幼龍,一只通體黃金色幼龍.-

在數之不盡崇拜的目光注視下,黃金幼龍得意而行.-

接著,拍動著身背的一對小小金色羽翼,沖天而起,凌立于金發男子身旁.-

就在這一刻,看到如此不敢相信的這一幕.火系幼龍如突遭雷擊,全身痛苦抽搐,心如刀割,赤紅的雙目中流盡著血痕.-

每一妙,每一分,似乎那火系幼龍都要承受著那如千刀萬剮的痛苦.不過,它又還在等待著,因為心中還保留著最後一絲極為微小的希望;它又在呼吸,呼吸著那即將遺失的親情.-

也許驚動了心靈,來自于父子之間的靈動.那金發男子開始變得有些心痛,又有些煩躁不安,一時間陷入出神,竟靜默不語.-

身旁的黃金幼龍察覺出自己父皇的不對,疑惑的喚道:"父皇,您怎麼了?是不是皇兒做得不好?"-

猛的,那金發男子被這一聲驚醒過來,傾頭望向那黃金幼龍,溫笑道:"不,德拉,你做得很棒,你是父皇的驕傲."-

不知為何,金色男子在誇贊之時,心中卻莫名一痛,這些話好似隱隱間自己在很久以前說過.-

黃金幼龍聽後,顯得有些天真的問道:"是嗎?那父皇為什麼您看起來那麼不開心?"-

聽後,金發男子只是敷衍似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黃金幼龍的問題,因為他心中也沒有答案.-

不過,這些問題很快就被金發男子暫拋在腦後,隨即朗聲說道:"今日,我以龍王之名宣布,我皇兒德拉成年之後將為下一任龍王繼續人!"-

聲音如雷,島內滾滾回響,一片歡騰.作為黃金巨龍,天生便是有王者之風.-

而在歡呼之中,在極不顯眼之地,極為平凡的瘦弱火系幼龍,卻還要忍受著那無聲的痛苦.-

就在那一刻,它已經感到自己的心碎了,完完全全的碎了.感覺到這世界上只有一個自己,或者它與整個世界就不同存在同一個界面般.-

默默的,火系幼龍艱難的拖著腳步,延著來處而去.只有那一條溪流對岸,那一片小小的森林才是屬于它的.-

然而,就當火系幼龍離去之後,另一片草叢之中又探出了三只幼小龍頭.-

"大哥,它是誰?怎麼在龍族我都沒見過?"一個顯得有些呆傻的土系幼龍突然問道.-

"如果我眼光不錯的話,它脖子上帶著的應該是龍族聖物守護之環."看似有些機靈的水系幼龍兩眼精光.-

"龍族聖物守護之環!這麼貴重的東西,它怎麼會有?它到底是誰?是長老之子嗎?"又一風系幼龍忍不住驚呼道.-

"不是,我父親身為長老,如果真是長老之子,我豈會不知."-

"那它是誰?"-

聞言,水系幼龍凝視著火系幼龍離去的方向,淡淡的道:"如果我所猜不假的話,它應該是失蹤了有兩百多年的龍王長子赫拉斯."-

"病態龍!"其余兩龍同然一驚.-

"正是!"水系幼龍兩眼一定,隨即又道:"走,我們跟上去瞧瞧."-

……-

上篇:第295章,赫拉斯進階(忙完了,開始努力補更了)     下篇:第297章,憤怒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