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法神 第297章,憤怒之威  
   
第297章,憤怒之威

密集的叢林,唇唇而動,象波lang般起伏不定,正有只火系幼龍瘋狂奔走,血淚隨風飄落.-

這一刻,它好似望乎了一切,望乎了自我.它只知道一個勁的往回跑,離開那帶來的傷心之地.-

也不知奔行了多久,總是就是跑過了那一條溪流,回到了那一片小小的森林,但它還是不停的盲目往前跑.-

砰!它感覺到撞倒了硬物,隨即便往後翻倒在地,甚乎忘記了痛苦,麻木的躺落在地,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然而,離那火系幼龍身前不遠處,現出了那一條熟悉的巨樹,而樹干中卻被印了一道巨大口子.-

"為什麼…父親不要我了…您忘了嗎?…您說過每年都會來看我一次的…都快兩百年了…父親您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火系幼龍瘋狂的在心中喊道,充沛著不甘和憤怒.-

忽的,腦中又閃現出了待在父親身旁的那看似非常幸福的黃金幼龍的樣子,似乎在對著自己得意的笑.-

"不!"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火系幼龍全身耀起火光,瞳孔中滿載著無盡的怒火.-

它瘋了,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猛的平地而起,狠狠的撞擊著巨樹中.-

蓬!∼這一聲,那巨樹開始搖晃著緩緩往後折斷,撞擊了兩百年之多的巨樹終于要倒下了.-

而那火系幼龍卻先倒在了地上,任由殘葉飄落于自己的體軀之中.-

……-

"恩?前面怎麼沒路了?"叢林之中,探出了三個幼小龍頭.竟發現前處再無去路,被密集的巨木擋得死死的,縫隙極小,遠鑽不入.-

水系幼龍頭腦靈活,周遭之物都細心打量了一番,突的靈光一閃:"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了?"剩下的兩只幼龍忙問道.-

"當然是那病態龍的去處啊."水系幼龍奸滑一笑,頓了頓,又往地下一指,又道:"你們看,這有那病態龍留下的腳印,而且直通那密林.如果我所猜不假,這里應該布有幻境,你們跟我來便是!"-

話音剛落,水系幼龍便延著腳印的方向走去,土系幼龍與風系幼龍尾隨在後.-

待在密林之時,水系幼龍輕輕的伸出觸去,竟然蕩起lang波,詭異般的融了進去.-

見此一幕,三龍一喜,再也無所顧慮的踏入而去.-

亮光一閃,豁然開朗,場景瞬間變化,一條林道現出.不遠處,卻又有道溪流,往前對岸邊,正躺落著一只火系幼龍,離身不近還倒落著一棵巨樹.-

三龍好奇打量著這一切,踏過溪流,圍過倒地無神的火系幼龍身前.-

"喂!你是叫赫拉斯嗎?"水系幼龍口氣不善的喝問道,對于強者為尊的龍族,弱者的地位就如同大’陸奴隸般低下.-

"老大,它不會死了吧?"土系幼龍心驚的問道.-

"哼,病態龍會死這有什麼奇怪!"水系幼龍淡然回道.-

然而,就這"病態龍"三個字卻象雷擊般刺醒著那火系幼龍,竟猛的睜開雙眼,眼中充斥怒光.-

三龍被此驚嚇一跳,當即退至一旁,因為那雙眼實在是太恐怖了.-

火系幼龍也緩緩站立而起,憤怒的環視著眼前陌生的三龍,冷冷的問道:"你們是誰?來這里干什麼?"-

"哼,我們愛來就來,這又不是你的地方,你管得著嗎?"三龍之中,還是那水系幼龍較為膽大妄為,仗起大長老之子的身份,欺壓龍族幼龍不少.-

而火系幼龍正處于憤怒的邊緣,竟喝道:"這是我父親給我的,你們滾!給我立刻滾!"-

"哼!你父親?"水系幼龍鄙夷的憋了眼那火系幼龍,又接著道:"龍王現有黃金龍之子德拉皇子,誰會管你這病態龍,你這還挺天真的,哈哈…"-

"你才是病態龍!"火系幼龍聽後怒喝一聲,直沖而來.-

水系幼龍屑之不顧,猛的轉過身子,擺起龍尾狠狠的掃了過去.-

砰!龍尾准確無比的掃中那火系幼龍的頭顱中,口吐一口血,甩倒在一旁.-

呆傻的土系幼龍不忍心看到這一幕,便好言勸道:"老大,你看它又沒得罪我們,就算了吧,別鬧了,要是激怒了龍王我們就慘了."-

"哼!怕什麼!龍王怎麼還會理這個病態龍,今天怪郁悶的,就陪它玩玩."水系幼龍說是這樣說,但貪婪的雙眼還是沒離開脖勁邊中的守護之環上鑲砌著的一個精致的戒指.-

水系幼龍見識不凡,那戒指正是龍王之戒.要拿到龍王之戒可不容易,不僅要成為成為巨龍,又還要通過層層考驗,最後要以龍王認可才能真正得到龍王之戒.-

龍王之戒在龍族的價值極高,不僅里面克制有超凡法陣和容量空間,而是還是龍族強者的象征.-

然而,那火系幼龍卻不知道自己身上之物被給盯上了,搖晃著站立起身子,眼中燃起怒火,它也確實需要好好發泄一場.-

"怎麼?病態龍,想反抗啊,我想你父親是不會管你了吧,而我父親為龍族大長老,地位也不弱于龍王,對我疼愛有加,恐怕龍王也不會因你這病態龍而與我父親翻臉吧."水系幼龍得意的說道.-

"那我也可以自己來教訓你!"火系幼龍大喝一聲,張口吐出數道火球,直往水系幼龍身前飛射而去.-

水系幼龍身手在同齡中身手不凡,不慌不忙的一一閃過,受其遭秧的其余兩龍也靈活的避開.-

"哼!不愧是病態龍,就這點能耐!"水系幼龍鄙視一笑,身前凝聚出數道凌厲冰槍,迎射而去.-

吼!火系幼龍吃痛一叫,冰槍已經無情的灑在身上.奈何體軀防禦極弱,步步逼退.-

砰!又是一聲,水系幼龍竟然猛的沖撞過去,碰在了火系幼龍的肚間上.隨即往後翻飛落地,激起煙塵.-

"哈哈!"水系幼龍得意大笑,沖了過去,雙退壓在火系幼龍身上,雙爪口住了其擺動著的頭顱.-

"這龍王之戒本來就不是屬于弱者."水系幼龍輕聲陰笑,鋒利的爪頭扣在火系幼龍勃頸邊的守護之環中,一只精致的戒指被抓了過來,被其偷偷攥進爪中.-

火系幼龍猛的一震,回想起自己父親送自己守護之環與龍王之戒時的那一幕,那是父親唯一最後給自己的.-

這一刻,它瘋了,拼命的吼道:"還給我!…那是我父親給我的!…"-

"哼!你說還給你就要還給你啊!"水系幼龍不屑一笑,移開身子,抬起腳猛的踢向火系幼龍那不經打的肚腹.-

砰!火系幼龍又被狠狠的擊倒在樹干下,巨力折斷了巨樹,倒落而下.-

"病態龍就是那麼得不堪一擊."水系幼龍冷哼一聲,隨即便轉身離去.-

忽然,涼風大作,正欲離去的水系幼龍猛的驚醒過來.-

當即回身一轉,還沒發動攻勢,一道紅色流光伴隨著巨力便狠的撞了過來.-

因其速度極快,根本來不及反應.隨即便有一聲巨響,水系幼龍口噴鮮血,往後拋飛,一只精致戒指隨著飄落而下去.-

火系幼龍見機沖了上去,一口咬住,竟吞了進去.-

而此時,火系幼龍卻被一團烈火給籠罩住,如同魔神般怒視著三龍,一字一頓的道:"你們都得死!"-

這一聲,如寒冰侵入心頭.屬于旁觀者的土系幼龍與風系幼龍背驚冷汗,由心畏懼了.-

水系幼龍掙紮的站了起來,口中滴落著龍血.雖然不知火系幼龍為何突然間變強了,但現在卻足有威脅到自己,機靈的它當即對身旁的兩龍喝道:"那病態龍瘋了,大家一起上,不然大家都得玩完了."-

兩龍一驚,這說的確實沒錯,那火系幼龍突變的力量很強大,而且還進入了瘋狂狀態,毫無理性可言.-

當即之下,三龍終于達成共識,口中同時噴射魔法,迎著被滾滾火焰包裹住的火系幼龍迎身沖至而去.-

火系幼龍雙目閃爍著怒火,瞳孔間只有那沖過來的三道身影,象保壘般穩而站立.-

吼!隨著一聲嘶啞的龍吟響起,火系幼龍全身的火焰凝化為一道粗壯的咆哮火龍.-

三龍還未沖至身前,就被火龍瞬間吞沒.享受著那炙熱火焰的焦熬,一陣慘叫,痛苦掙紮著往後倒飛.-

忽的,全身燃盡滾熱火焰的它們,臨難之前竟又看到了希望,瘋狂的往溪流中沖去.-

撲通撲通,三龍接連掉入溪流中,散發著模糊不清的霧氣,三龍身上的火焰才終于被熄滅.-

然而,遍體鱗傷的它們根本不敢再作停留,恨不得多長兩雙腿,狼狽的往密林外奔去,離開這魔鬼之地.-

三龍離去之後,透支力量的火系幼龍軟軟的倒在地上,知覺似乎完全消失了.閉著眼,沉沉的睡去了.

同刻,散去的廣場中,金發男子心中好私顯得很痛苦,卻沒有誰察覺到.

"怎麼了?為什麼我的心會那麼痛?"金發男子心中暗想,但還是有種感覺牽引著他往以往最熟悉的地方望去.-

上篇:第296章,火系幼龍     下篇:第298章,子父結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