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法神 第298章,子父結恨  
   
第298章,子父結恨

三龍自落敗而逃後,完全以意志堅持奔行出了密林,同時倒在了地上.-

而後,當三龍被發現之時,即被抬回龍族救治.-

因為三龍灼燒嚴重,特別是那水系幼龍,體內還身受重傷,不由讓聞訊而來的大長老心疼不已,大呼喊殺.-

由于三龍昏迷不醒,龍族之內便以為有外敵侵入,舉島搜索.可惜卻沒有查探出什麼結果,只能警惕著四處防范.-

而對于三龍的傷勢,唯一救愈之法便是以水系魔法施愈,但效果卻遠遠不如.而且救治之後,還要長時間的自行恢複.-

就這樣,時間足足耽擱了有近三個月.-

……-

溪流之旁,密林小樹,遍地綠草花舞,環境極其優美.-

自那痛苦一日之後,火系幼龍好似若無其事般,周而複始的修煉.-

因為龍的修煉都為魔武雙夜,黑夜火系幼龍就冥想凝練魔力,白天就苦修武技.修煉也是從那一日開始變得得心應手,實力也是突飛猛進,完全與當初變了樣.-

確沒有誰能想到,火系幼龍之所以變得更為刻苦的修煉,完全是為了它自己的父親.因為它心里始終認為,父親還是疼愛自己,只是自己不爭氣而已.所以,火系幼龍就化悲傷為動力,刻苦努力修煉讓自己變強.-

算來算去,很快便過了有三個多月,火系幼龍也在這簡短的時間內實力增強了許多,體格也健壯了許多.-

不過,就在這一天,在這一片和諧之地,卻迎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因為溪流對岸,此時正無聲無息的站立著四道人影,身穿長袍各色不同,唯一相同的便是那一雙雙充滿冷意的瞳孔.-

修煉中的火系幼龍嗅到了一股股可怕的氣息,很快便注意到了那四人的存在.不過也同時讓它驚嚇了一跳,能在魔龍島的,如果不是人類的話就是可以幻化人身的強大成年巨龍.-

惶恐之下,火系幼龍就似犯人等待宣判般一言不發的靜站原地,虛汗直流,心中怎麼也想不明白他們為何會找到這里,因為他都沒有與當日打傷三龍一事聯系至一起.-

"你是否叫做赫拉斯?"身穿火袍的紅發老者突然問道,言語之中,竟有種讓人心驚的威嚴.-

火系幼龍被一股威勢直壓得全身發顫,但又不敢有任何怠慢,當即恭敬的點了點頭.-

"恩,竟然如此,那就請跟我們來吧."紅發老者用命令似的口吻說道.-

在不明情況之下,小赫拉斯自然心中不願跟他們隨走,便恭敬的回道:"不好意思,這是我父親吩咐過不能離開這里,所以我不能跟您們走."-

"哼!這可由不得你!"紅發老者似乎對小赫拉斯懷有敵意般,口氣不善,揮發便是一道火光射去,瞬間將小赫拉斯籠罩在內.-

"走!"隨著一聲輕喝,紅發老者虛手托浮著火團沖天而起,其余三人也照樣飛至而起,凌立當空.-

忽的,四人便帶著小赫拉斯直往龍王殿的方向極速飛去.-

由于四人的速度極快,身形較穩.短短片刻,常輕身落于龍王殿下的宏大廣場之中.-

不過,這一次又好似有什麼喜事般,幾乎島內的巨龍與幼龍都來自于此,場面顯得極其熱鬧.-

四人與小赫拉斯現于廣場至中央,頓然整個場面安靜下來,但卻又數之不盡的憤怒目光凌厲的往小赫拉斯射了過來.-

面對如此場面,如果換是以前,小赫拉斯恐怕早已嚇得六神無主如今,自上一次幾近心死之後,它對一切都變得非常冷淡了,所以表現的極為平靜,對此視若無睹.-

吼!徒然一聲龍吟.龍王殿中,正有一昂首得意的黃金幼龍與金發男子伴同而行,立于石階之上,俯視著廣場中的小赫拉斯.-

不過,金發男子見到小赫拉斯後,雖然威容猶在,但始終還是掩蓋不住心中的激動.快兩百年了,自己的心思卻完全放在赫德拉的身上,黃金爪龍的誕生絕對不是如此容易的,還需至高龍氣的裹護.又因龍族事務繁多,自己再無心思理會赫拉斯,久而久之,竟然慢慢淡忘了.-

如今,相隔近兩百年,見到眼前不成器而又最疼愛的兒子,心情複雜不已.似激動,為見到眼前的兒子而激動,為它自豪,它真的長大了,也變強了,這是金發男子所不敢去相信的;而又氣憤,它竟然重傷了族人,特別是是大長老之子最為嚴重,也因此更不好應付了,自己作為一族之王,哪怕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也絕對不能徇私.-

黃金幼龍好似察覺出金發男子神色的不對,竟莫名的油生一股妒意:"父皇,它就是龍族傳言中的那只病態龍赫拉斯嗎?"-

"胡說!"金發男子情不自禁的喝道,直把黃金幼龍嚇得猛將身子往後一縮.-

"難…難道不是嗎?"黃金幼龍懦懦的應道.-

金發男子臉一沉,斜視著黃金幼龍,冷冷的沉聲道:"記住,它是你大哥,它叫赫拉斯,明白嗎?"-

黃金幼龍再次驚嚇,一時間反應不過,往日疼愛自己的父皇竟然在今天變了.它只能乖乖的點了點頭,兩眼卻遠遠怒視著小赫拉斯,高傲的它心里卻暗道:哼,病態龍,你可真丟父皇的臉,我永遠都不會認你這個大哥.-

安靜壓抑的氣氛並沒有維持多久,廣場中的紅發老者站前恭身道:"王,我以將赫拉大皇子帶到,還請您定奪."-

話語間竟帶著怒氣,而那紅發老者正是龍族大長老歐里夫,小赫拉斯正是重傷了他的愛子歐里克.當他得知自己兒子是被失蹤多年的赫拉皇子所傷之後,便先稟明龍王,問得去路,找到小赫拉斯.-

龍族有規定,只能公平決斗,不能惡意傷斗,如更不悔過則趕出龍族,永不得再踏入魔龍島.而今小赫拉斯一連打傷三龍,以表面看來,它已經嚴重范下了族規.-

金發男子強忍著淚水,當他知道自己懦弱的兒子能連挫三龍,心中早已高興激動.但心思慎密的他又想到自己的兒子性子內向,常年在幻境之內,理應不會做出此事.-

作為龍族之王,自當公平處事,俯視著小赫拉斯,心痛言冷的問道:"赫拉,告訴為父,你是何處遇見過它們?為何又要出手打傷族人?"-

"是它們闖進來來!是它們的錯!是它們該死!"小赫拉斯根本毫無顧忌,幾乎是心中的怒火迸發而吼出來,因為它的心也快要真的死了.-

"混帳!還不知悔改!"金發男子喝道,而心中好似在滴血,又接著道:"赫拉,你今天只要當著眾多族人的面承認自己的錯誤,肯改過自新,便可從輕處罰."-

說完後,金發男子兩眼充滿期待,期待自己的兒子能承認范下的錯誤.只有這樣,才能有挽回的機會,以自己龍王的面子,就算大長老也不會過于刁難.-

誰知,小赫拉斯卻倔強的抬起頭,兩眼直視著金發男子,望著眼前熟悉而又漸漸變得陌生的父親.這一次,它的心又再一次碎了,自己唯一所能依靠的父親竟然不相信自己,也不再疼愛自己.-

吼!∼小赫拉斯再也忍受不住,嘶啞的仰頭痛吼,更添悲涼.諾大的龍族,而它卻顯得如此孤獨.-

"我沒有錯!是它們罵我!要搶我的東西!還要殺我!所以我沒有錯!你們都有錯!全都有錯!…"小赫拉斯發瘋似的喊道,淚水打滿了面孔.-

然而,這都只是一個無聲的哭訴.對于等級森嚴的龍族,或者說這是強者為理的世界,而今,它確實來說,是范了族規.-

"赫拉,就算它們有錯,你也不能去出手打傷它們."金發男子沉聲道.-

"不!它們都該死!都得死!"小赫拉斯毫無理性的吼道,痛苦之中,又帶著無盡的憤怒與倔強.或者說,它已經死了,對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夠了!"金發男子揮手虛掌扇過,頓然現出一道氣光,橫掃在赫拉斯的瘦小的頭顱上.-

砰!小赫拉斯口噴一口血,摔倒在地,然後又倔強的撐起了身子,血紅的雙目緊視著金發男子.-

"赫拉…快承認錯誤吧,只要你肯悔過,大家都會原諒你的."金發男子似乎乞求的輕聲道,剛打過的手卻在顫顫發抖,心中的痛苦卻沒有誰能理解.-

小赫拉斯並沒有回答金發男子的話,而是兩眼冷意的環視著那一道道無情的面孔.-

接著,目光又重新彙集于金發男子身上,顫抖著的身子兩眼又閃過堅決,更是有滿腔的恨意,竟一字一頓的冷道:"父親,這是我今生最後一次叫你.而從今往後,你不再是我父親,我也不再屬于龍族,與龍族不再有瓜隔."頓了頓,冷冷的環望一眼,又道:"父親!我恨你!我恨你們!我恨整個龍族!"-

從未有過的倔強,從未有過的絕斷,小赫拉斯眼中流盡血淚,孤寞的轉過身子.不理會那一雙雙無一絲同情的目光,也沒有誰去攔截它,就這樣消失在所有的視線當中.-

而金發男子在聽到這些話後,再也掩蓋不住心中的痛苦,眼中的淚水輕滑而下.他感覺到自己好似失去了世間最珍貴的東西,再也不能挽回,不由暗自輕歎:"孩子…你真的長大了…為父也放心了…"-

機靈的大長老歐里夫知道龍王正于動情之中,也不敢再有所刁難,只能見好就收,默默的退下了.-

不過,當事情結束之後,龍王心息未平,休作幾日.-

待決定去見小赫拉斯之時,前往那溪流旁的那一片小森林,卻再也沒有了那瘦弱的身影.-

痛苦之中,心中還有最後的一絲希望.神念掃遍龍島,掃遍每一個角落,都沒有那熟悉瘦弱的身影……-

上篇:第297章,憤怒之威     下篇:第299章,戰將炎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