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法神 第318章,戰將厲殺  
   
第318章,戰將厲殺

黑色光罩籠蓋之下,整個戰虎家族,喜慶的氣氛傾刻間化為了恐懼而又嗜血的末日氣息.-

人群驚恐的四處而逃,卻始終尋不得去處,耳邊時刻響起著那刺耳的狂笑.-

"哈哈!死吧!都去死吧!死在我厲殺的手中,將會是你們的殊榮!"黑袍人得意大笑,周身熒繞著如同藤條的黑光,一股龐大的森冷氣息正隱隱間蓄勢待發.-

戰將厲殺!死神五大戰將之一,嗜血好殺,手段極其殘忍,更是喜歡將殺人當作是一大樂事,中位神巔峰之境.-

厲殺冷眼環視,緩緩飄浮至半空之中,好似特別享受看到這慘叫連連的場面般,竟舒然一笑.-

地虎作為一族之主,面對如此情況,也是處亂不驚.但心中的憤怒早已達至邊緣,自己最關心的親弟弟在族中舉辦婚禮,竟敢有人公然闖入,大舉腥殺.-

"死!"地虎突然面目一獰,周身耀起強烈銀光,掀飛桌椅.-

咻!∼未久出鋒的長劍頓即從地虎手中抽出,身化銀光,好似與劍結為合一,身化銀團,迎空沖射.-

可惜,蓬的一聲,攻勢未到,卻被嘯天虎反手一掌拍了回去.-

地虎狠摔落地,嘴邊血絲,不甘心的正欲再出攻勢,腦海中卻突然響起了嘯天虎那不可抗拒的威嚴:"地兒,我能明白你現在的心情,爺爺又何嘗不是,此次突遭劫難,不是義氣用事的時候,快些帶著族人逃尋安全之處,不然將會全無活口,希望你能盡好一族之長的責任."-

地虎雙目淚光,狠狠的咬了咬牙,心終一決,仰望著嘯天虎那孤傲的背影,徒然撐起劍迎著混亂中沖去.-

"好強的黑暗之氣,發生什麼事了?雷,你怎麼還不回來?"維心涵抬望著天空中的黑色光罩,眉頭緊皺,心中不好的預感終于印證了.-

維心涵遲疑片刻,一臉決意的咬緊雙唇,身形驟然消失.-

而在混亂之中,各強者開始彙集為一團,以比蒙赫斯為領,迎著一個方向沖去.-

他們都很明白,這會是一場神級強者的戰斗,他們只是區區凡人,怎能去對抗?在這里,就算是聖級巔峰的強者,也與手無寸鐵的普通人沒什麼兩樣.逞一時英雄的話,那跟去找死沒什麼區別.-

所以,較為有經驗的比蒙赫斯等強者,響召有實力者結為一團,以凝合眾人之力,聯手攻破黑色光罩.-

這是唯一可行的辦法,唯一可以活下去的辦法,他們現在就得這麼做.-

凌空之中,嘯天虎與厲殺對峙而立,暫無動手.-

為此,爭取了比蒙赫斯等所有強者攻破黑色光罩的時間,很快便沖到了黑色光罩之處.-

不作任何遲疑的,比蒙赫斯等數十位強者,蓄力著最強一擊.-

終于,一陣狂吼齊聲而起,數十道強橫的攻擊好為融彙為一體,轟然沖擊至那看似薄薄的黑色光罩中.-

轟!∼光波蕩漾,強橫的反震之力竟讓比蒙赫斯等數十位迫退而出.-

震駭之下,眾強者不得再聯手發動一波攻擊.-

可惜,絕望的是,不管怎麼全力轟擊,就是攻破不了,反而自己力量正逐漸耗費減少.-

厲殺自然明白那一邊的動靜,不過他對自己的實力也是非常放心的,如果沒有神級的實力,便堅不永摧.-

嘯天虎頭發蓬亂,鮮血灑衣,對著厲殺怒吼道:"混帳!我族並無有人得罪于你,今天是我族喜日,為何要下此毒手?"-

"正好那雷虎不在,所以就先進來替我死去的兄弟算算帳了."厲殺無所謂的一笑.-

"你太殘忍了!老夫今天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嘯天虎暴怒一聲,全身充斥奪目金光,橫舉長劍,周邊空間巨震.-

厲殺不屑一笑,冷道:"看來你也是新晉階不久的強者吧,不過也是小小下位神而已.可惜啊,你來錯了地方,算你倒黴,讓我送你去死吧!"-

"哼!誰先死還不一定!"嘯天虎臉一凌,舉劍便沖刺,去勢凌厲.-

"哼!對付你,還不需要我親自動手!"厲殺陰陰一笑,身形驚然消失不見.-

嘯天虎滿臉驚駭,竟撲了個空,當即警惕的用神念鎖定著四周動靜.-

"神域!殺戮之舞!"-

徒然,天地之間,好似響起了悶雷般森冷的聲音,隨即黑暗籠罩了一片.-

嘯天虎忽然雙眼一紅,殺氣驟然而現,但心中又還保持著一絲平和的氣息,矛盾的思想不斷在自己腦海中打架,就像是分裂為對立的雙層人格般.-

但嘯天虎依然還保存著一絲清醒的神志,他得竭力的控制著自己,控制著那沖擊而來的殺意.如果被那殺意取代了的話,那將會成為一個失去正常思想的殺戮工具.-

遺憾的是,嘯天虎還能勉強忍耐著,其人心境不穩的便陷入神志迷離中,雙目赤紅,瘋狂的陷入撕殺,哪怕是曾經最好的伙伴,也如似仇人相殺般,就連比蒙赫斯等那些數十位強者也有些陷入殺戮之中.-

頓然慘叫連連,碎肉橫飛,鮮血灑盡如成河.-

這一刻,人不再是人,也不是猛獸,僅僅只是個失去了靈魂的殺戮工具.-

不清醒的,便陷入了瘋狂的撕殺中;而略微清醒的,又還要忍受著那撩人的心志,運氣不好,則被他人斬殺.-

而周圍,響起的便是那雜亂的慘叫,倒下的是一具又一具的尸體,空氣間再無喜氣,彌漫著的是一股濃烈的血腥之味.-

瘋了,所有人都快瘋了;死了,都快要慘死去一半了.-

蘭虎奔行而出,臉色蒼白,撕心裂肺的泛濫著環視著這腥血殘不忍睹的一幕,怎叫她如何去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奇怪的是,蘭虎竟然心境堅穩,並無不適.-

多年來的幸福生活,蘭虎早已沖淡了過去的一切.她心里想到的不止有他的心愛的人,疼愛的女兒,更還有自己的親人,她向往平凡的生活,心志久經磨煉成鋼,所以並不會受此影響.-

但被她看到如此不盡人性的一幕,她自然不忍心,所以她必需去阻止.-

忽的,蘭虎身形如風,輕盈鬼魅,繞至人群之中,見到神志不清者,巨掌迎頭重拍而暈,這是唯一可行的辦法.-

然而,蘭虎才施手不久,忽覺身背涼風大作,凌厲的銀光長劍極速刺身而來.-

蘭虎當即反應過過,猛的閃及而開,但那劍的速度還是極快無比.-

嗤的一聲!一竄血珠濺出,蘭虎吃痛的扭轉過身子,右手臂中,便多了道深刻的血痕.-

但蘭虎卻驚然失色,嘶啞的喊道:"二哥!!"-

地虎撐劍在地,全身沾滿鮮血,面目猙獰,毫無理智的舉劍又直往蘭虎刺去,一邊還瘋狂的口呼著:"為什麼?都是你!是你殺了我大哥!是你害死了父親!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蘭虎心中一痛,極速往左一躍,避開了地虎的凌厲劍勢.又急速閃至地虎身背,抬掌欲往其後脖處拍去.-

然而,蘭虎心里打得注意卻沒有成功實現,雖然地虎神志不清,但反應能力與自身實力卻無減少.-

咻!∼地虎眼中厲光,身形未動,手中的長劍卻回旋劃過一道完美的銀色弧光,勢如**刀.-

蘭虎微驚,猛然止住身形,縱身躍至半空.-

地虎一劍斬空,喪失理智的他早已忘記了蘭虎,他腦海中有種聲音在誘惑著自己,殺死眼前的人,因為她是你的仇人,害死你親人的朋友.-

猛的,地虎狂吼一聲,抬掌猛的迎往地上一拍,借力沖天而起,長劍勢如長龍升天,凶猛至極.-

蘭虎自身實力本不敵地虎,面對如此攻勢,她只能一躲再躲,以尋適當機會出手.-

可是,地虎根本不給蘭虎任何有趁可機的機會.沖天一劍未果,蘭虎閃身而落,即便也跟著俯沖而下.-

蘭虎驚色,極速迫退,身背卻極速劃來了兩劍,正是周邊陷入神志不清的人.-

無奈之下,蘭虎不由兩手灌注斗氣,掌化為兩道銀色光團.身形猛的往後彎腰一傾,迎劍兩掌拍去.-

叮!兩聲同響,兩柄長劍瞬間就被蘭虎抬掌拍斷,巨力震開那兩人.-

隨即,蘭虎的身軀猛然一扭,往後一翻,剛定穩身形,卻正有把凌厲長劍極速而來,劍身充斥銀光.-

蘭虎驚恐失色,那劍實在是太快了,躲閃已經來不及了.-

絕望之中,蘭虎眼中流出淚水,晶瑩滴落,嘶啞的呼喚道:"二哥!…"-

可悲的是,瘋狂中的地虎根本無任何一絲感情,眼中充盡的皆是凶厲之光,猙獰的緊握長劍刺向了蘭虎脖頸間.-

這一刻,蘭虎干脆閉上了雙眼,淚痕縱橫.-

蓬的一聲響!地虎的長劍竟被瞬間擊飛,整個人也被一股巨力掀翻了出去.-

蘭虎猛的一睜開眼,便看到了那道身穿喜服的維心涵.從背影中,可看出維心涵此時的心卻有如此傷痛.-

忽的,維心涵微微側過頭,面無平靜的說道:"抱歉,是我來遲了,你沒事吧?"-

蘭虎一個激動,當即走至維心涵身前,擔憂的道:"我沒事,不過我二哥卻……"-

"放心吧,有我."維心涵突然打斷了蘭虎的話,雙手揮動而起,一道深藍色光芒驟然耀起.-

隨著神力的灌注,藍光竟逐漸開始擴大,凡在藍光籠罩之下,所有人盡皆昏倒在地.-

黑暗之處,厲殺的身形若隱若現,陰森詭異.-

"下位神!又是一個好玩的獵物!"厲殺陰陰一笑,面目猙獰.-

上篇:出錯,還有兩更     下篇:第319章,血色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