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法神 第515章,曖昧的夜晚  
   
第515章,曖昧的夜晚

彩色的草暈,看似絢麗,當眾人正式踏入草原中時,才明白想象與現實的差距竟是如此的大.那些哪是什麼草,那簡直就是行走中最大的阻礙.

那些色彩鮮明的小草,當雙腳踩去之時,那些草似乎是變得非常的堅硬,更為詭異的就是那些草就像是有生命的一般,竟然還會動,竟然快速的增長,直把整只腳給緊緊的纏繞住,而且還纏得非常的穩,拔起腿來都要費些力勁.而且那些草也不是普通的草,這纏繞的力勁竟也是有相當于聖級巔峰級別的力量.

此時,眾人才是真的叫苦不及,每走一步都要用些力才能將腳拔出來,大家就像是陷入了泥潭中,行步難受.無疑帶來了許多的麻煩,還有行程的速度,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去選擇離地而飛的權利,羅德也是在低空處嚴肅的望著大家.

不過,在眾人心中開始埋怨中,雷虎卻是顯得很興奮,便又在眾人驚駭的雙眼中喚出了笨重的大力神鎧,欣喜的自語道:"不錯,這確實也是處修煉的好地方."

維心涵看到後,真的是無語了,鐵熊更是直接搖頭對雷虎說道:"小雷,你可真是個修煉瘋子."

"呵呵,在這里,能多加一份實力才能多一份保障,我也是在為了我們的未來."雷虎笑了笑.

"也是,看來我們也得好好修煉了."維心涵溫柔的望著雷虎笑道,她也想變強,至少以後不要成為雷虎的累贅.

"嗯,竟然你們都那麼用功了,那我也得加把勁了."鐵熊也是氣鼓鼓的說道,不過很快就補上了一句:"要是在加把勁前能舒服的睡上一覺就好了."

雷虎與維心涵猛的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這說的也太逗人了.隨即,三人便開始嚴肅的對待起來,竟運起雙腳的力勁,不斷的在慢跑拔起著那被纏繞住的草藤,直往前處而去,不過相對速度來說就比較慢了.

而其他人似乎還在驚疑著,竟然一步又一步的緩慢而走.但羅德看到這一幕之後卻顯得非常的氣憤,便大聲喝道:"照你們這種速度,什麼時候才能達到起始城啊?我告訴你們,別說我沒有提醒,要是頑皮先到了起始城,我絕對不會等你們超過三天,哼!"

就這一哼,羅德便不由加快了速度,理都不再理他們,直接急速的飛離而開.

這時,格羅他們才反應了過來,便見雷虎三人已經是走到了遠處,便也簡單的運起氣力快跑而去.雖然這路是難走些,每次都有那些草藤扳住,但是,對于修煉還是非常不錯的,最起碼在這路程走下來,絕度可以讓自己的實力得到一定的提升.

這就是劍尊門嚴格刻苦的修煉,而雷虎他們自從被選入取時,就等于是屬于了劍尊門者,同時也給予了他們漫長的修煉.而這修煉也是較為安全的,如果換作是其他人,在神之大陸中行走沒有准確安全的路線,那便很容易闖入禁地或是凶險的地方,那結果可就冤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地面中鋪滿的彩草也是開始變得越來越大,都快達到膝蓋邊了.同時,那草藤所纏繞的力道也是越來的越強,這要是光憑肉體力量,這可就走得非常艱難了.

起初,格羅他們便有些忍耐不住,更是產生了些怒火,開始向那些彩色的草展開攻擊.但是,那些巨草的生命力實在是太強了,剛一斬斷,那草又會迅速的長出來,而且長得比原來似乎都還要更大些.無奈之下,他們只能以手中強橫的神器施力將那整塊泥土都翻了起來,但是那土質也實在是太強了,這挖掘的功夫可也是要費很多勁啊.

格羅他們不是傻子,這片彩色草原可是有上千里,要是就這樣的方法走出去的話,這所消耗的力量就更多了,那可就不劃算了.所以他們便不再打那些巨草的注意,周身力量釋放出了些許,飛快的往前跑去.

同樣,維心涵與鐵熊也是如此,不得以已經釋放出了體內力量,才不至于落于眾人身後.但是,雷虎卻是不一樣了,不僅沒有使用體內任何的力量,更是身裝負重,那些纏繞而來的草藤竟被雷虎輕輕的一抬腳便掙脫開,似乎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般,依然還是跑如平常.

然而,因為彩色草原的范圍實在是太廣了,他們也不會整天整夜的跑下去,這消耗的力量可不會少.所以,整體大概走了一段路程之後,雷虎便被在彩色草原中隨意的破開一個大坑,而那大坑便不會再有那些會纏人的巨草了.所以大家都很安穩的在那大坑中休息恢複消耗的力量,因為那些巨草,只要不是踩到了它們,它們也是不會去纏繞人的,這點倒是可以放心.

這可是一個團體,誰也不能舍棄誰,無疑來說,這趟行程會比較慢.他們白天都會盡全力的往前沖,而晚上便是休息恢複力量,而清閑的便會在觀賞著這周邊的景色,雖然是在野外,雖然那些巨草會是那麼的討厭,但在這里,晚上的景色確實是很美.

維心涵與鐵熊雖然大展過神威,眾人也是不敢小視.但是,對于他們兩人的速度來說嗎,實在是太慢了,總是會拖累整個團隊的後腿,但他們也不會去埋怨他們,因為他們是一個團隊.

而維心涵與鐵熊也意識到了自己會影響整個團隊的進程,也是非常努力的在提高自我,這速度也是開始在逐漸的增快,可見實力也會有些極小不斷的效果.但是,他們所消耗的力量會比較多,每到休息的一刻,他們倆便會很快的就進入了休息恢複狀態.

所以,在這些人之中,雷虎是最為輕松的.雖然消耗的力量確實不少,但雷虎幾個時辰間便可恢複.而那時候,他便只有孤身欣賞著這美麗的夜色,時時也會想起自己的親人.

這一晚,也是往常的一晚,雷虎很快就恢複了消耗的力量,也是與往常一樣,一個人獨自的欣賞著這美麗的夜色.就這樣坐在了眾人之外,靜靜的仰望著那神秘而又美麗的夜空.

突然間,雷虎一愣,便輕輕的回過了頭,遂而便看到了一個秀美的臉蛋正對著自己微笑,雷虎便笑道:"雅美,你怎麼不去休息呢?明早可又要趕路了."

雅美笑了笑,回道:"呵呵,我不會累啊,不過比較煩悶,所以便想過來跟你聊聊."頓了頓,雅美又不由望了眼雷虎的左身處旁,嬌美的臉色中泛起了一片紅霞,又道:"我可以在這里跟你坐坐嗎?"

如果你不介意這里很髒的話就應該可以."雷虎微微一笑.

"這怎麼會呢?"雅美當即回道,隨即已經坐在了雷虎的身旁,不過卻隔開了些許的距離,但可看出在雅美的臉色中所表現出的欣喜.

雷虎見雅美坐了下來,便也沒有再說話,而又是靜靜的望著那夜空,默然不語.

而雅美卻總覺得有些不自在,便輕輕的側過頭,偷偷的望了眼雷虎那俊美的臉,又看到了雷虎那正仰望著的眼眸.那眼眸很純淨,很美,似乎里面裝載了許多的憂傷,包含了種種的情感,但又是深邃的顯得很神秘,似乎是怎麼也看不透雷虎的那內心世界.一時間,雅美竟被那雙眼眸所迷住了,這也是她所第一次認真看過的最美麗的眼眸,她竟然有種要進入那眼眸中的沖動.

但是,那雙眼眼眸卻突然望住了雅美,雅美也是緊緊的望著那雙眼,似乎是迷失了自我,在雅美的眼中除了那雙與自己對視的雙眼,就再也沒有其它的了.

不過,雅美卻沒看到,那雙眼之下還有張笑容,接著耳邊便突然傳來了一聲具有磁性的聲音:"雅美,你怎麼了?難道我身上有什麼問題嗎?"

這麼一問,雅美才似乎是猛的驚醒了過來,便見自己竟然與雷虎竟是如此的接近,而且雷虎還正對著自己疑惑似的微笑.那一刻,雅美的臉色幾乎是唰的一下變得非常的羞紅,就像是做錯事了的孩子般,竟然微微的低下了頭,緊張而害怕的回道:"我···我····不,不,沒···沒有."

雷虎一愣,疑惑的問道:"什麼沒有?"

"沒有就是沒有,干嗎還要這麼問."雅美竟然顯得似為生氣的回道,語氣也變得生硬起來.

雷虎便一個尷尬,怎麼雅美的性情就變得那麼快的,便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干脆便不說話,抬頭又望向了夜空.

這時,雅美才意識到了自己的態度似乎是有點過了,臉不由又一紅,生怕雷虎是真的生氣而偷偷又望了過去.咬了咬清唇,終于鼓起了勇氣般的說道:"對不起,剛才我···""沒關系."雷虎直接便打斷了雅美的話,便又回過了頭望了眼雅美,淡淡的笑道:"不覺得今晚的夜色很美嗎?"

"額?"雅美一愣,還是覺得有些尷尬的回道:"是,是,是很美."

說著說著,雅美便又微微低下了頭,似乎還在為之前的話感到歉意.就這樣,靜靜的,兩人彼此坐立著仰望著夜空.

直過了許久,雅美又忍不住問道:"雷,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雷虎愣了愣,便回過了頭緊望著雅美,而雅美也是瞪大著水靈靈的雙眼望著雷虎,似乎是多了份期待,雷虎便隨意般的回道:"只要你喜歡這樣叫就可以."

雅美一喜,但心中又是不斷的再問自己,為什麼聽到雷虎的回答會是這麼的開心?便又笑問道:"雷,你也一定是有自己的家人吧."

雷虎不知道雅美為什麼突然間會這麼問自己,卻又正中了自己的心懷,情緒也似乎是一下子低落了下來,默然不語.

雅美一愣,才發現自己似乎是說錯了話,當即歉意的說道:"對不起,我想我應該是說錯話了,請你別記在心上."

"沒,我沒什麼."雷虎淡淡的回道,兩眼又是在望著那遙遠的夜空,心中又不是再想些什麼.

雅美望了眼雷虎,然後又望向了夜空,淡淡的說道:"其實我很羨慕你們,也許你們都離開了你們的家園而來到了這里,但你們卻是有過體會到那完整的親情.而我呢?自從我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之時,我便早已失去了自己的母親,甚至是連自己母親的樣子都沒有見過,我只能把這一切存在了幻想里.但是,這一切我卻被蒙在了鼓里,雖然我是在被呵護中長大,但從小就要備受艱苦的修煉,無聊煩躁的修煉,其實,我真的沒有去想過要讓自己變得很強,我怕只想簡單的和自己的親人過個普通的生活,但在這個世界中,是沒有這道規則的."

聞言,雷虎不由低下了頭,望著雅美那嬌美的面容中的傷感,似乎也是對自己也是有著極大的感觸,也有了番對雅美的同情與好奇,便細心的問道:"那你的父親呢?"

聽到父親這兩個字,雅美的身子不由輕輕的一顫,語氣冷淡的回道:"我父親是第一個欺騙我的人,還對我隱瞞了許多的真相,更是把我交給別人不管我.雖然我是有父親,但就是跟沒有父親一樣,自從我長大了之後,我父親每百年或許才能見我一次.所以,我心里會恨他,也恨所有的人,我覺得這個世界都很虛假.而我的性格也漸漸的變得很冷漠,我誰也不放在眼里,而我也沒有什麼真正的朋友,我一直都是在孤單中度過.但自從經曆了這斷曆練,我終于知道了,我也能擁有朋友,我也可以去在乎一個人."

說完,雅美竟不由自主的往雷虎望去,眼里竟然是有了淚水.而對于雅美的大感表露心聲,雷虎也是充滿了同情,便安慰的笑道:"呵呵,每個人都會有朋友,而我,也願意成為你真正的朋友."

"是嗎?你說的是真的."雅美一個激動,竟然直接抓住了雷虎的衣衫,不時才反應過來了自己的沖動,便顯得有些羞澀的將手放下,身子也是往後移了移.

"當然是真的啊."雷虎笑了笑,便又道:"其實我也跟你很相似,我也從出生的那一刻時,我便失去了我的母親,更談不上是見到自己的母親,一切都能存在于幻想中.但我還有疼愛我的父親,與我的兩位哥哥和姐姐,甚至還有許多的親人.但是,除了我的二哥,基本上都是永遠的離開了我,甚至是我面前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一個個離去.而我知道,這一切也許都是我害了他們,我的心真的好痛.我雖然擁有親人,但卻一個個從我的身邊離去,你說,你能體會到那種痛苦嗎?"

說完,雷虎已經是淚流滿面,那一刻的他,再也不是什麼強者,只是一位渴望得到親情的孩子.雅美也是被這氣氛所感染,也是跟著為雷虎感到心痛,才發現還有比自己還要更不幸的人,他還有資格去埋怨這命運的安排嗎?可是,現在的雅美,看到雷虎如此的痛傷,她卻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而她也是顯得極為的傷感,竟然不由自主的往雷虎的肩頭上輕輕的靠了過去.

而雷虎被雅美的話題勾起了心中積壓而發的感情,一時間也像是迷失了自我,沉鋟于了痛苦中.在感受到了肩頭所傳來的溫暖時,似乎是感覺到了一股熟悉感,雷虎竟然兩手抱了過去.

就這一抱,雅美卻是嬌軀猛的一顫,驚恐的瞪大了雙眼,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想推開雷虎.但看到雷虎這麼傷感的樣子,她也是不忍心推開.但是,雅美的心卻是急速的再亂跳,整張臉也是紅透了,第一次被異性抱住的感覺,竟然有種季極度怪異的感覺,而那種感覺,雅美似乎感覺到了似乎想一直擁有這種懷抱,竟然舍不得離開了這個溫暖而讓自己心動的懷抱了.

隨即,雅美也是輕輕的伸開了手,展開了好像是幸福般的笑容,兩手緩緩的攬住了雷虎的身子.而眼里也是流下了兩行淚水,但那淚水,

上篇:第514章,彩色草原     下篇:第516章,彩光神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