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界王 一百二十三 強勢  
   
一百二十三 強勢

一百二十三 強勢

當形成良性循環,整個帝都就變的更加繁榮,前三屆已經給帝都帶來了巨大的收益,但這一界更是到達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恐怕主管商業的八靈師中的利師最清楚了.

無論統治還是戰爭,最不能缺的就是金錢,這是維持統治,擴大版圖的關鍵,可以說,戰爭最關鍵的不是戰士,而是錢,打仗就是打錢.

當然這種說法有點極端,但從某些角度看,卻是相當有道理.

所以最近熾釋天陛下心情大好.

第二階段的比賽開始了,這一階段,將最終決出八個最強的隊伍,進行更加殘酷的正賽.

如果以往,那毫無疑問就是八部眾了,但今年,真的不好說,除了也夜叉族,又有誰敢輕言勝利.

不要說像天奇隊這樣聲名赫赫的隊伍,還有一些隊伍名氣並不大,可是實力卻不容小覷,天下能人無數,以前有些人對這樣的比賽並不感興趣,可是這一屆,熾釋天的大手筆,加上夜戰天的出現,把那些人都也都刺激出來了.

就像熾釋天自己的名言,當然是他還沒有稱王之前的名言,王侯將相甯有種乎,八部眾也不是不可戰勝的.

從政治角度看,熾釋天並不太願意讓八部眾依舊這麼強大,雖然他已經稱帝,可是對八部眾的控制並不強大,八部眾就像一個個尾大不掉的諸侯國. 獨立為政,只是廢除大梵天這種純宗教意義地統治者容易,想要動搖八部眾的利益,可就太難了,他們的存在已經根深蒂固,在前面的十幾年的統治里,熾釋天也絲毫不敢亂動. 可是現在也不同了,熾釋天也積累了很強大的力量. 而且熾釋天最強的並不是武力,作為守護神族地王,最強者,他可能擁有者不亞于夜叉王的實力,可是人們所知道地都是熾釋天在戰場上如何運籌帷幄,決勝于千里的才能.

熾釋天絕對是個能忍,且可怕的人.

這樣的人制造這樣的盛大的比賽. 究竟為了什麼,一些別有心思的人也在猜疑,只是在發動之前,誰也不知道,也許真地只是胡亂猜疑.

這些問題只有處在這個階層的人才會考慮.

對于選手們,他們想的是如何進入下一輪.

夜叉族率先拉開了第二階段的第一戰,顯然這也是為了制造聲勢,沒辦法夜戰天的崇拜者多的嚇人. 夜摩天雖然有名,但那是經過和冥土的聖戰傳播的,而夜戰天地名聲則是一點點制造出來的,而這樣的比賽更是以前沒有的,先是親耳聽到,緊跟著又得到了親眼看到的機會. 用眼睛看到的肯定更加深刻,而且隨著一場又一場比賽地進行,人們在不知不覺中也形成了一種追隨感,仿佛夜叉族的每一場勝利就是他們的勝利一樣.

這個效果,卻是誰都沒想到的.

熾釋天在有智慧,也不是神,他有很多地方也是考慮不到的.

夜叉族的對手是鬼影族,和修羅族走的比較近的一個種族,這個種族的人擅長一種秘法,可以制造視覺盲點到達隱身的效果. 屬于擁有特殊能力地種族. 這個種族盛產刺客.

夜叉族上場地先鋒是冷血,作為僅次于在夜叉族里僅次于夜戰天的高手. 冷血地表現相當驚豔,展現出了遠超過他排名的氣勢.

顯然夜叉族的先鋒並不是安實力順利排的.

比賽一開始鬼影族選手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了,大白天無影無蹤,冷血並沒有強攻,甚至連劍都沒拔出來,而夜叉眾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他們的實力已經到了,無論對方是實力派,還是能力派都能泰然處之的地步.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夜叉族是承受著接受整個婆羅界的挑戰來參加這次比賽的,可是並沒有從他們身上看到壓力.

"鬼兀子選手消失了,冷血選手依舊沒有任何反應,場上也沒有什麼聲音,腳步聲也不見,夜叉族將如何讓他顯形呢,鬼影族的這種能力可謂是獨步婆羅界,沒有特殊的手段是很難發現的. "

比武場是一片寂靜,鬼兀子完全消失了,這種秘法堪稱神奇,這也是鬼影族第一次參加禦前比賽,而第一階段沒有任何一個選手能夠破解.

忽然冷血的耳朵輕微抖了抖,一個閃電般的橫肘,好像是打到了什麼.

噗通……

一個身影顯形,脖子凹陷,死亡.

冷血勝!

輕松愉快,這種小伎倆在他面前根本同找死沒什麼兩樣,眼睛只不過是發現敵人的一種工具,而不是唯一的工具,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徹底消失的功法,而且就算有,也稱不上天下無敵,只不過是見不得光的下三流.

本來期待鬼影族能給夜叉族制造點麻煩,但從目前看,冷血仿佛在告訴世人,想挑戰夜叉族就拿點真本事吧.

緊跟著上來的曼狂和冷血不同,主動出擊,對手還沒徹底隱形就被轟了出去,讓曼狂頗為無語的是,這些人難道頭腦有問題嗎,不是所有對手都喜歡等他們隱形之後才戰斗的.

就這樣,鬼影族已經到了淘汰的邊緣,讓觀眾大呼過癮的同時又埋怨他們太廢渣,好歹多撐一會兒讓他們好看一會兒偶像的風姿.

只要夜叉族的選手一出場就得到全場的歡呼,無論是不是夜叉族的人,都是一樣的反應.

夜摩天的存在,已經打破了種族的界限. 他是婆羅人地守護神啊.

在很多人看來,第三戰也沒什麼懸念了,也許是到了最後一次留戀的機會,鬼影族的隊長鬼魅出場了.

看他的表情絲毫沒受前兩戰的影響,很多人不知道鬼魅是誰,可是當解說員說出鬼魅的另外一個身份的時候,幾乎所有人同時倒吸一口涼氣.

殺手之王將殺地弟子. 雖然不屬于八奇人,也沒有參加聖戰. 但將殺的名號在暗黑界可是赫赫有名地,沒人見過他的真面目,可能連死人都沒有,傳說,只有你付得起錢,將殺連八部眾都照殺不誤.

只是讓人無比費解的是,將殺仇人無數. 作為他的弟子,肯定也應該隱姓埋名才對,可是鬼魅卻不在乎,頗有一種歡迎來找茬的感覺.

當然作為鬼影族的王子,敢得罪他的人也不多,鬼影族屬于那種死纏爛打不死不休地種族,而且殺手無數.

看來鬼魅只是想學將殺的力量,而不想當殺手. 他有做殺手的天賦,可他不缺錢,有份更有前途更光明的職業——王子.

所以鬼魅並不懼怕夜戰天,也是少有的有實力碰碰夜戰天的人之一.

而正如眾人萬分期待的,夜戰天出來了.

瞬間全場引爆,鬼魅皺了皺眉頭. 顯然對這種反應並不喜歡,很快他會用現實讓這些人愚蠢的家伙閉嘴.

夜戰天走到場上,殺手地方式,他想體驗一下,既然是殺手之王將殺的弟子,那想來會有兩下子.

夜戰天一出來鬼魅就隱形了,顯然鬼魅可不想被夜戰天來個速殺,但他可是太小覷夜戰天了,既然小夜叉王上來,就絕不是單純為了勝利. 至少覺得對手有值得看的地方.

鬼魅的隱身能力要比自己的隊友強太多了. 將殺只教過他一招,但絕對是最關鍵的一招. 那就是如何把零爆大招地靈力隱藏到爆發的一瞬間.

對付一些高手,普通的攻擊力是不能一擊斃命,而一旦出手後,再好的刺客也會露出蹤跡,對手的反撲也是很可怕的.

而零爆絕殺肯定最好的,但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就如何隱藏靈力,將殺解決了這個問題,所以他成了殺手之王.

鬼魅可不想糾纏,作為殺手講究的是一擊斃命,更不想去試驗夜戰天的實力,靈引境在年輕一代肯定無人可敵,但在沒引天力之前,他也不過就是零爆境,絕對有機會.

夜戰天負手而立,天狼星別在背後,顯然即便是面對殺手之王地弟子,夜戰天仍沒有動劍地打算.

靜……

人們在等待鬼魅石破驚天的一擊,可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場上依然沒有動靜,而一種奇怪的凝滯的氣場正在逐漸擴散.

鬼魅在等,等對手出現破綻的那一刻,他的手緊緊握著匕首,靈力壓到冰點,夜戰天明明渾身是破綻,可是不知怎麼,總感覺不能出手,直覺告訴他,那是陷阱,一旦出手,等待的絕對是夜戰天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沒人能正面抵抗恐怖的天魔功.

而將殺告訴過他,對付這種級別的對手,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一旦失手,對方絕對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

耐性!

鬼魅在等,等破綻出現的那一刻,他的精神一絲不苟的抓住對手的變化,用感覺,只要一絲的松懈,只要是人都會有的,尤其對手處在明處,而他的隱身法,只要不動,沒人可以發現!

未知能產生恐懼和擔心,過度的緊張也會疲勞,疲勞就會有放松,這是不受自身控制的,而他需要的就是抓住那轉瞬即逝的刹那.

夜戰天不動,鬼魅也不動.

十分鍾過去了,鬼魅感覺手心在出汗,他竭力想穩定住的心情,忍耐,可是不知怎麼控制不住了,而夜戰天自始至終就沒有任何變化,精神平穩,身體自然,可是他卻緊張的有些發緊了.

忽然鬼魅發現,夜戰天正靜靜的看著他.

轟……

精神立刻遭受重擊.

被看穿了!

競技場上,鬼魅緩緩顯出真身,汗不可抑制的一滴滴落下,這一會兒仿佛經曆了一場鏖戰一樣,渾身酸軟,不知不覺中他的力量都快被耗干了,其實在比賽一開始,他就跟夜戰天進入了消耗,雖然不是動手,但這種精神層面的對抗更可怕.

"不錯,沒出手,練兩年在來找我. "

說完夜戰天轉身離開.

噗通……匕首落地,鬼魅緩緩倒地.

夜戰天放開了對他的鎖定,如果對方迫于壓力出手了,那就沒什麼可期待了,但落入了自己的精神桎梏,竟然還能忍住不出手,說明有相當的天賦.

鬼魅面色蒼白的坐在比武場上,他自詡天才,連將殺都動了收徒之念,雖然鬼魅不願做殺手,但將殺還是傳授了他殺手的絕學,十年之後,天下人皆可殺,但不可碰天魔功.

顯然對將殺而言,指的就是夜摩天,對鬼魅就是指夜戰天,只是鬼魅並沒當回事,同樣是人,殺手的絕招就是以弱勝強,何況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足夠的信心.

而這一刻,面對夜戰天,他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裁判慌忙宣布夜戰天的勝利.

所有都愕然,這是一場他們看不明白的比賽,可是鬼魅的樣子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似的,不用動手就可以讓零爆境的選手潰敗,這是何等的境界啊!

全場的觀眾瘋狂了,狂喊著夜戰天的名字,已經有人在喊天下第一了,當然這里的天下是指年輕一代,也許若干年後,就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了.

這就是夜戰天,又一個夜叉族的神話.

天族也開始了第二階段的第一戰.

應該是為了回應夜叉族吧,非信天第一個出戰,天王針的靈力直接刺破對手的防禦,連人帶武器一同摧毀.

在人們預期的終極大決戰中,非信天對陣的就是冷血,說實話,非信天別說對陣冷血了,就算是夜戰天他也可以一戰,而且一旦進入正賽,比賽規則就不同了,一人可以連戰.

既然夜戰天露了一手,小天王戰虎也不能太吝嗇,面對對手玩命的零爆一擊,戰虎釋放出了天王針,結果對手被天王針的反震力震昏.

是昏,不是死,可見連防禦的程度戰虎都可以精確,恐怖的控制力.

兩族隱隱的對抗讓第二階段的比賽進入了更加的瘋狂.

伊舍族也迎來了他們的對手禦魔隊.

顧名思義,禦魔隊是由馴妖師組成的隊伍,戰斗幾乎全是由他們控制的妖魔完成,這個隊也是有來頭的,隊長禦夕手是四妖使羯魔的弟子,豪門子弟,他們所操控的妖魔顯然不全是他們馴服的,但也無可厚非,有的師傅傳授心法,有的師傅贈送妖魔也很正常,對馴妖師來說跟送劍是一樣的....

,:..

上篇:一百二十三 強勢     下篇:一百二十四 大牌解說